兵殇 正文 第三章:蟠龙受阻

疏梅淡影 收藏 14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size][/URL] 李凌霄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回首向站在身后的战士们大声说着:“都坐下,放下武器,等着苟连长的回话!”战士们看着李凌霄,慢慢放下手里的武器,大声笑着说:“那我们就等着苟连长回来吧,哈哈!” 驻扎在蟠龙的国民党第三军,正是曾万忠的部队,这个姓苟的连长叫苟如斌,是曾万忠的警卫营下面的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


李凌霄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回首向站在身后的战士们大声说着:“都坐下,放下武器,等着苟连长的回话!”战士们看着李凌霄,慢慢放下手里的武器,大声笑着说:“那我们就等着苟连长回来吧,哈哈!”

驻扎在蟠龙的国民党第三军,正是曾万忠的部队,这个姓苟的连长叫苟如斌,是曾万忠的警卫营下面的一个警备连。是营长胡继明的小舅子。靠着自己姐夫的势力,在警卫营混了个连长。这小子平日里胆小如鼠,专门干些蝇营狗苟的见不得人的事。整个警卫营没有一个不恨这小子的,可是碍着他姐夫的面子,大家又不好多说什么,上面有他姐夫不停地打点着,使这小子的连长位子坐的到也牢靠。

苟如斌快步跑下山梁,来到营前的哨位上,把哨兵推倒一边,自己抓起哨位里的电话,拨通了胡继明的电话:“姐夫,姐夫,您起来了吧?我这有点事要跟您说一下!”

胡继明这两天正心烦着呢,前面战事吃紧,战场离蟠龙近在咫尺,时不时都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炮声。昨日,上面开会,整个第三军的高级将领几乎都到了,会开了整整一天半,直至半夜。整个军部的警卫防范工作全部落在了他这个警卫营身上,让他的大脑一直紧绷着一根弦,军座这几天心情也很不好,整日里铁青着脸,吓得身边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好不容易熬到会议开完,胡继明算是稍稍松了一口气,回到自己的住处,和衣躺下,倒头就睡。

胡继明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他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嘴里骂着:“什么人啊?这么早打扰老子的清梦!”胡继明懒洋洋的抓起桌上的电话喊道:“谁啊?这么早,他妈的不睡觉啊?”

“姐夫,姐夫,是我呀,如斌!”苟如斌在电话另一头点头哈腰的说。

“你又什么事呀?你能不能叫我清净清净?你真是他……”胡继明不耐烦的张嘴想骂苟如斌,这时苟如斌在电话里急促的说到:“姐夫,出事啦,八路,八路到了蟠龙了,现在就在蟠龙外的盘龙岭下,马上就要进来了,这不让我给拦在岭子下了,您快来看看吧,这么大的事,我可做不了主啊!”

胡继明听到这话,脑袋“嗡”的一下,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感觉自己气都要喘不上来了,这一夜功夫,八路这是从天而降呀,他们不是和小鬼子在长乐村打着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要是让军部知道了,或者是军座知晓了,我这小命还保得住吗?胡继明吓得汗立刻淌下来了,他抓着电话的手颤抖着,嘴里哆嗦着冲着话筒喊道:“苟子,如斌,你做得对,做的对,这件事你给我控制住,任何人不能告诉,我马上就到,马上就到!另外,你记住不要和八路产生摩擦,这可是关键时刻,你可千万别给我惹事啊!”

“姐夫,您放心吧,我都控制着呢,没有您的话,我不会动的,您快点过来吧!”苟如斌趁机溜须拍马的说。

胡继明放下电话,边往外走边整理衣服,出了门胡继明叫上自己身边的几个贴身人员,骑上马一路狂奔直奔盘龙岭而来。

李凌霄站开始有些不耐烦了,尚云飞看看他笑着说:“呵呵,别急,老李再等等,这可是咱们的政策问题,不能胡来啊,你知道这曾万忠可是国民党的重要人物啊,不能莽撞的,千万不能让他抓住我们一点点错误,否则,他非给咱扣上一个破坏抗战统一战线的帽子!那可就不值了,你说是不是?”

李凌霄看看他说:“云飞,你放心,我老李不会蛮干的,我懂政策,哈哈!这个曾万忠你了解吗,你估计他会让咱轻而易举的过他的防区吗?”

“我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多少听说一点,这家伙是云南人,从云南讲武常将校班毕业后,就参加了反清革命。辛亥革命后,参加了护国、护法等运动。曾经做过滇军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并率部参加北伐。1935年以后,被升任中将,任国民党第三军军长,第五集团军总司令。”尚云飞看着李凌霄说。

“哦,还是挺大的官呢,中将是吧?”李凌霄看着尚云飞说,尚云飞点点头说:“是啊,不知道这位中将大人能否让咱们顺利通过啊?”二人正说着,苟如斌再次用他的娘娘腔喊道:“叫你们当官的过来搭话!我们营长来了!快点!”

尚云飞拉着李凌霄来到队伍前,李凌霄一手搭在腰间的枪柄上,一手冲着苟如斌挥了挥说:“我就是这个连的连长,你们有什么事就说吧!”

胡继明匆匆跑到山梁上看了看下面站着的八路军战士,回头看看苟如斌说:“他们有没有说他们要干什么?为什么跑到我们的防区来?”

“问了,问了,他们说他们要从我们这过,借条路走,就是借路,借路,路过。路过,呵呵,姐夫您看这是……..?”苟如斌看着胡继明点头说。

胡继明再次看了看下面,冲着站在最前面的李凌霄喊道:“下面的八路兄弟,你们是哪个部分的?为什么会跑到我们这里借路?”

李凌霄上前一步大声说道:“这位兄弟,我们是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七七二团,一营三连的,路过此地,想请贵军给一条路,让我们过去!”

“哦,这么说你们是刘伯承的队伍?”胡继明笑着问。

“不错,我们是刘师长的队伍,陈赓是我们旅长!”尚云飞也跟着回答道。胡继明看看尚、李二人笑着问:“那你们是怎么跑到这里的?”

李凌霄一听这话就来气,刚要搭腔,尚云飞走上一步拦住他说道:“哦,我们在长乐村撤退时和队伍打散了,这不就冒冒失失的闯到这里了,呵呵,一想反正我们都是友军,又是国共合作期间,索性也就过来了,我们只是从此路过,并没有别的意思,希望这位兄弟能理解!”

“哦!是这样啊!呵呵,不过你们这么多人,荷枪实弹的过我的防区,我怎么能相信你们只是路过呢?现在兵荒马乱的,一旦出了什么事,可不是我这个小小的警卫营长,能付得起责的啊,所以嘛,请八路兄弟也理解一下,看看你们是不是绕到走一下呢?”胡继明看着尚云飞笑着说。

“你说什么?绕道?你们也太…….”李凌霄吼道,尚云飞赶紧拦住李凌霄,冲着胡继明一抱拳说:“这样恐怕不好吧?我们是有友军,再说了我们只是路过,并没有任何想法,你何苦难为我们呢?我们这就一个连的人,你们这住了一个军团,难道还怕我们区区这一百来号人吗?呵呵!”

胡继明被尚云飞这一句话问的哑口无言,一旁的苟如斌见自己的姐夫被人家呛了白,便站出来想为自己的姐夫出气,他晃着麻杆一样的身子,扯着娘娘腔冲着尚云飞大声说:“大胆,你敢这么和我们营长说话,你不想活了吧?”胡继明上前一步拉开苟如斌说:“你退到一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没有你说话的份!叫你的人都下去,记住我的话,这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明白吗?”

苟如斌点着头说:“姐夫放心,放心,我这就吩咐下去!吩咐下去,呵呵!”苟如斌边说边带着人向梁下走去。胡继明冲着尚云飞笑了笑说:“请二位随我到前面的哨位上说话!”

尚云飞和李凌霄看看胡继明,回头对战士们使了个眼色,二人边向着前面的哨位走了过去。来到哨位旁,尚云飞看见电话突然笑着说:“要不这样,这位兄弟,你这有电话,我给我们师长打一个电话,再请我们师长给你们曾军长打一个电话,这事不就解决了吗,你看这样行不行?”

“呵呵,不必,不必,不必了,再说这电话只限我们哨位上和里面联系用的,打不了你们师长那,呵呵!”胡继明赶紧拦着尚云飞说,同时又回头对身边的喊道:“来人啊,给两位八路兄弟拿些吃的和水来!”

“哦,不用了,还是说我们的事情吧,我们要尽快从这过去,这位兄弟敢问你大名?”尚云飞笑着问。

“哦,兄弟胡继明,是这里的警卫营长”胡继明说着看着尚云飞和李凌霄,李凌霄上前一步报出自己的姓名和尚云飞的姓名,接着说:“请胡营长尽快让我们过去,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赶路!”

其实,胡继明也想尽快了解此事,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一旦事情传到曾万忠的耳朵里,自己可就有麻烦了,但是,胡继明还有点心有不甘,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让这些八路过去,那以后一旦要是军座知道了这件事情问起来,自己怎么回答呢?这样的话,第三军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想过就过,想走就走,自己这个警卫营长连八路到了自己鼻子底下都不知道,还客客气气的让人家过去,这要是说起来可是说不清楚的啊!想到这,胡继明看看李凌霄,又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苟如斌,这个时候,胡继明知道该让苟如斌出面难为难为这些八路了。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