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个多月来,东沙岛成了媒体的热门话题。原因是下面两则新闻引起的:

[据4月15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 台湾《中国时报》14日爆出"东沙对峙"的消息,称美国调查船再次被中国大陆的舰船驱赶,而且位置是在更靠近大陆的东沙群岛海域,东沙群岛目前实际由台湾当局控制。不过这一报道并没有得到其它消息源的证实。

《中国时报》称,这起事件是继"无瑕"号之后,美国船舰进行测量任务引发大陆干预的第二起风波。台"国安"高层已收到相关通报,这起事件也惊动美国国务院。报道称,"面对中国一再挑衅,美国务院颇有微词"。

这两则消息见报后,《中国经营报》于5月4日发表了雪珥的文章《1909年龙旗插上东沙岛》,发行量极大的《中国剪报》于2009年5月8日予以转载,《海军论坛》等各大网络也纷纷转载,于是引起了人们的热议。

雪珥的文章长达二千字,详尽地论述了东沙岛的重要战略位置和它的丰富资源,并详尽地叙述了中日两国交涉主权的经过。文中还说:"在最初的外交交涉中,日本政府坚持认为该岛是‘无主荒岛',但张人骏的准备极为充分,提供了大量历史资料及人证、物证,日本人最后不得不承认中国对于东沙岛的主权。"

"最初的外交交涉"是怎么一回事?大量的物证是指什么物证?是谁提供的呢?文中并没有提及,故我要写这篇文章予以补充。

我要告诉读者:大量的物证中的关键物证是晚清史学家陈庆年提供的。

陈庆年先生,字善馀,号石城乡人,晚号横山,江苏省镇江丹徒人,生于清同治二年癸亥(1863),卒于民国18年己巳(1929);光绪戊子(1888)科优贡生;为清末民初著名爱国史学家、教育改革家和国家图书馆事业创建者。

早年肄业江阴南菁书院,与唐文治、吴稚晖、丁福保、钮永建同学。院长黄元同认为先生文章"读书有间,有石破天惊之妙"。其后应湖广总督张之洞聘,任武昌译书局总纂兼两湖书院分教,编辑《洋务辑要》,协助张之洞推进洋务运动,编授《兵法史略学》,编撰《中国历史教科书》,为张之洞极为赞赏,时先生学生有黄兴、宋教仁、曹亚伯等。后应两江总督端方之聘,任湖南全省学务提调、筹建长沙图书馆兼任岳麓书院改制为湖南高等学堂之监督(校长),按新式学堂要求,扩建校舍,增加自然科学课程。于1906年建成我国和东亚第一座国家图书馆,即长沙图书馆。1906年后,任江楚编译书局坐办(主持工作)、佐缪荃荪创办我国第二座国家图书馆,即南京江南图书馆。(缪荃荪还兼京师图书馆长,所以南京江南图书馆实际上是陈主持的)

陈庆年先生生平著述甚丰,主要有《两淮盐法志》、《兵法史略学》、《中国历史教科书》,《西石城风俗志》、《杨文襄公年谱》、《横山乡人丛钞》、《横山乡人类稿》等。关于地利者有《法显行程图》、《玄奘旅行图》、《元代疆域图》、《舆地新资料》等。另校刻宋嘉定和元至顺两种《镇江志》,张莱《京口三山志》;刊刻校勘朱元正《江浙沿海图》,欧阳季香《蒙古史》等数十种,约数百万言。

当时的政界与学界对他的评价极高。张之洞评其"才识开通,学问淹博。于古今战事兵略研求探讨,贯串无遗,洵为杰出。"端方评其"吐纳九流成一子"。吴稚晖评其:"迁(司迁)固(班固)无其学,郑(玄)许(慎)无其文。江东大师,比迹顾君(炎武),生胜伐永终之末,冠民国儒林之军。"尚书张冶秋(张百熙)评其:"为近时江左史家第一"。(转引自陈登丰《陈庆年评传》,《镇江文史资料》第42期)

关于他对收复东沙岛的贡献,请看他于己酉(1909年)三月二十一日上端陶帅书:

"近谈日商西泽占东沙岛一事,是岛明系粤辖,张安帅与日领反复辩论,彼始终欲以志书为凭,议归无著; 而安帅自前年十月来电即云:遍考粤省志书,均无记载此岛确據。本年二月三十电亦谓:彼明知中国志书只详陆地,而海中各岛素多疏略,故坚以志书有载方能作据为言;其用意狡谲,情见乎词云云。是外人意在以志书苦我,而我若不能依据志书与之辩难,无以折服其心,即末由閒执其口。

"日来在舍间检阅所有海道各书,见陈伦炯《海国闻见录》《沿海形势图》惠州甲子港之西,明有东沙一岛,其东北为田尾表岛,西南为南碣岛;当碣石镇之南海中即其位置所在。是日人所占之东沙,确为华属无疑。陈伦炯之父以习于海道,从施琅征澎台,事定,擢碣石镇总兵。伦炯为侍卫。时圣祖曾示以《沿海外国全图》,后于雍正初年又自台湾移镇高雷廉,故于闽粤一带海岛最所熟悉。东沙一岛,既西人所谓扑勒特斯岛,检英人金约翰《海道图说》谓是岛形如圆环,而伦炯是图于东沙岛即绘一小圈,与西人圆环之说适合。西人之来斯岛探此处深浅,据金书始于嘉庆十八年间,而伦炯此书成于雍正八年,其遍探海岛又在先世,则西人未能或之先也。何况东人乎。是书自刻之本庆年未见。仅见于《艺海珠尘》"史部地理类"中。近人所著《柔远记》后有"沿海舆图"三十页,于页末题曰:光绪七年六月,清泉王之春谨绘。其实既伦炯之图,毫无一字差异也。谨即从王书别订成册,奉呈精鉴。故书雅记有益于国际交涉如此!治此学者日益寥落,不能办一机关杂志耳。......"

(《陈庆年文集》第241页,许进、徐苏主编,南海出版公司)

从信中可知这样几点:①张安帅(两广总督张人骏)曾与日本领事就东沙岛的主权问题反复交涉辩论,日方坚持要"以志书为凭",但中方拿不出来,所以交涉都无成。②张安帅于1907年10月给电陈庆年,云"遍考粤省志书,均无记载此岛确据",所以,求助于既精史学又精地舆学的陈庆年。③1908年2月30日又电陈庆年,指出日人明知"中国志书只详陆地,而海中各岛素多疏略",而故意坚持以志书为据,其"用意狡谲",如果我方拿不出志书之据,就没有办法"折服其心",交涉只能失败。张安帅的焦急心情已跃然纸上。

陈庆年在接到张人骏电文后,曾遍查图书馆志书,但都没有查到有关证据,后来他在家中查阅所有海道图书,见陈伦炯《海国闻见录》《沿海形势图》惠州甲子港之西,明有东沙一岛,其东北为田尾表岛,西南为南碣岛;当碣石镇之南海中即其位置所在。证明日人所占之东沙,确为我国版图。

陈庆年把家藏的雍正间陈伦炯《海国闻见录》《沿海形势图》献给("奉呈精鉴")了端方。端方转交张人骏,张有了此证据,底气大足,"几番唇枪舌剑后,中日双方终于在1909年10月11日签订了东沙问题条约,明确东沙群岛为中国固有领土,日本人立即撤出"。(引自雪珥文)

唐文治、柳贻徵撰写的《陈君善馀墓志铭》中也有这方面的记载:"又佐忠敏与日商西泽争回东沙岛,盖援雍正间陈伦炯《海国闻见录》《沿海形势图》以为据。海内缙绅交口称颂甚矣,通人之有益于邦交也。"文中的忠敏是端方的谥号。

南师大1983年7-8期《文教资料简报》《横山先生传》中也有此记载:"时日商西泽,占我东沙岛,我力争不得,必欲以志书为据。横山先生遍索海道图书,得东沙岛见于陈伦炯《海国闻见录》之沿海形势图中,致书端方详证此岛于雍正间已见于华籍,早于英人金约翰《海道图说》八十余年,遑论日人。日人折服,归我东沙。"

镇江市文管委建立的陈庆年纪念碑上也刻有这样的文字:"1909年日商强占我东沙岛,清廷应对无策。先生闻后,献出家藏陈伦炯《海国闻见录》《沿海形势图》证明该岛为我版图,东沙岛遂不致沦入日本。"

此外《镇江文史资料》第42期,陈登丰的《陈庆年评传》也有同样记载,恕不一一引录了。

由此可见,陈庆年在收复东沙岛中的功不可抺。陈庆年是一位爱国学者,他的行为也是"可圈可点"的。

当初东沙之争实际是打了一场国际官司,官司的胜负取决于证据,而陈庆年提供的雍正间陈伦炯《海国闻见录》《沿海形势图》是关键证据,无此关键证据,其余努力都将白费。所以,两位封疆大吏端方、张人骏固然功莫大焉,但史学家陈庆年也是功莫大焉。值此东沙岛收复100周年之际,我写此文为之纪念,并补充雪珥的文章。


尤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