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性感拍《时尚芭莎》 讲述十年演艺路(组图)

我爱国我怕谁 收藏 0 1695

范冰冰性感拍《时尚芭莎》 讲述十年演艺路(组图)


在《非常完美》中,她是众星捧月的明星,是妩媚性感的宠儿。男人爱她,摇曳的风情与绝色的美艳使他们奋不顾身、欲罢不能;女人恨她,对于她们来说,世界上最惨烈的战争,莫过于与这样的美女在情场上狭路相逢。


范冰冰,一个在银幕上夺走章子怡男朋友的女子,也是曾经内地娱乐圈最有争议的女子。十年以来,她的经历见证了内地娱乐圈的发展,她的演技、感情甚至连她的美貌,都曾经被别人恶意地炒作。直到今天,真相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她的努力渐渐浮出水面。上帝真的对她特别恩宠吗?美貌与才情真的冰火不容吗?如果,你能像我一样,放下成见片刻,你一定会看到那个真实的范冰冰。你也一定会感受得到,在她那旷世容颜之下,有着怎样一颗充满诚意的心。


在见到范冰冰之前,我告诉自己:忘掉吧,忘掉那个报道中的范冰冰,就当我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我希望用自己的眼睛和内心去感受这个曾经备受争议的女子。这天一大早,我来到摄影棚等范冰冰,就像等一位从未谋面的新朋友。听说为了把满头直发做成我们期望的大波浪卷发,她比我们早起了好几个小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晨的阳光透过天井铺洒下来,范冰冰顶着满头发卷,像“包租婆”一样走进我的视线。她穿着休闲T恤和棉质短裤,除了脚上的一双Gucci平跟布拖鞋,浑身上下再没一件奢侈品。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映得皮肤看起来通透而雪白,眼睛很媚,眼波流转。


她亲热地和老朋友们打招呼,研究他们新剪的发型,或是和他们说个小笑话。她走进化妆间,看着本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着一位只是配角的模特,便随便找了个角落,站着弄起了头发。她拿起发胶喷在手上,搓了几下,熟练地把头发抓出了最初预想的造型。弄完头发,她开始麻利地扑粉、涂口红,招呼化妆师:“哥们儿,帮我拿一下东西。”


接下来的拍摄,范冰冰一直兴高采烈。有时几位男模把她拦腰托起,她要凭空挺起腰杆,摆出性感的姿势;有时她要像一个麻袋一样,被模特扛在肩上,整个上半身和秀发一样,几乎快要垂落在地。不过,不管多别扭的姿势,只要镜头一对准她,她的状态马上就来。在变化动作的过程中,大声地对着经纪人囔囔:“光哥,快来托我一把。”她高兴的时候大笑,爽朗而大声,需要帮忙的时候就招呼:“哥们儿,快来帮帮我。”她像男孩子一样直爽,著名摄影师冯海不禁赞叹:“我太喜欢这个姑娘了。”好不容易,在拍摄的间隙,她坐到了我的对面,黑色的礼服映衬着性感的红唇,美得让人窒息。她忽然拿过来一顶帽子,调皮地戴在头上,笑着说自己要拍《哈利·波特》。


放下手中的帽子,她微笑地看着我,我能看得出她眼睛里的真诚。她缓缓地讲自己的故事,始终保持着微笑,她讲话的时候会直视你的眼睛,让你听着听着,渐渐忘掉了她的美丽。她的故事,让你明白,被女人视为生命般重要的美丽,并不是件天大的事情。


“我以后一定会比你强,你不要再打我了”


她是一棵树。


她从小便知道自己会长成一棵树,一棵参天大树。哪怕当时在老师的眼中,数学只考21分的她,可能只是一棵严重偏科的歪脖子树。


那个秋天,青岛的天瓦蓝瓦蓝,在全家人的期盼中,范家小妮子呱呱落地。这小妮子一生下来,便是出奇的漂亮,大大的眼睛,雪白的皮肤,连接生的医生都连连感叹:“接生了30多年,也没接生过这么漂亮的小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医院回家的那一天,小妮子的爷爷奶奶都来了,范老爷子是海军的高级将领,精神矍铄的他当天格外兴奋,和大家囔囔:“你们谁都别告诉我哪个是我孙女,我进去自己认。”老爷子走进婴儿房,对着20多个“小毛头”,范老爷子挨个儿辨认了起来,他走到一个婴儿床边,仔细地瞅着,摇摇头,再走到下一个……等他走到第七个“小毛头”面前,老爷子眼睛猛地一亮,连忙对老伴儿说:“这个大眼睛的孩子,肯定是咱范家的娃。”


爷爷奶奶抱着大眼睛的“小毛头”高高兴兴地回了家。“小毛头”一天天长大了,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奶奶每天都抱着字典,琢磨着给这个漂亮丫头起一个好名字。“我看她天生丽质,得起一个冷一点的名字。她又是海军的后代,起名叫‘冰冰’吧,字里有水。”


在青岛,4年的时光一晃而过,冰冰已经长成一个会唱会跳的小姑娘了。这个时候,小冰冰告别爷爷奶奶,回到了烟台,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闺女越长越大,出落得也越来越水灵,爸妈看着欢喜,也不免越来越操心。要知道,妈妈是舞蹈演员,爸爸也是当地有名的歌手,而冰冰又是从小就爱唱爱跳,如何去培养冰冰,便成为冰冰父母生活中顶顶重要的大事。思来想去,望女成凤的父母狠了狠心,在月收入几百元的情况下,把多年的积蓄拿了出来,给冰冰买了一台6000多元的钢琴,还请来了钢琴老师。不过,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冰冰并不喜欢弹钢琴。


“对于学钢琴,我的态度越来越冷漠,和妈妈无数次地爆发冲突,而她解决冲突的方式就是‘用拳头说话’。”在冰冰的眼里,正是这个钢琴,让她在童年时期挨了无数的打。


有一天下午,刚刚回家的范妈妈一推开门,便听到一阵杂乱的琴声—这段旋律冰冰已经学了一段时间了,却总是学不好。想起冰冰的不认真,急性子的范妈妈怒从中来,顺手抄起几个衣服架子,就猛揍了冰冰一通。冰冰倔强地站着,瞪大着眼睛不哭也不闹,任凭妈妈打着。被妈妈打急了,她便冲着妈妈说:“我长大后一定比你强,你别再打我了。”范妈妈一听,这丫头还挺不服气的,揍得便更狠了。


“十几天过去了,我身上还青一道紫一道的。当时,家里没有热水器,我只能到爸爸所在单位的公共浴室去冲凉。在被妈妈狠狠揍过后,因为怕被人看到伤痕,我有半个月不敢去澡堂洗澡。”冰冰笑着说起童年的“惨痛经历”,在她的印象里,自己小时候挨过的打,甚至比一个调皮的小男孩挨过的打还多。妈妈是个要强的人,她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一块上好的璞玉,所以从小就对冰冰要求十分严格。然而,让范妈妈生气的,并不只是学钢琴这件事。从上小学开始,冰冰就严重偏科,语文很好,数学却奇差,甚至有一次,拿回家一张只得了21分的数学考卷。要强的范妈妈仍是用拳头说话,冰冰却坚定地告诉妈妈:“以后我肯定用不上数学,你放心吧。”


虽然数学是冰冰童年心中的痛,不过,在妈妈的严格要求下,她不但弹一手好钢琴,长笛也吹得很棒。在冰冰的学校里,有一个80多人的乐团,冰冰是团长兼指挥,每年在学校的文艺汇演中,都能拿到好多奖项。


在艰难得快要过不下去的时候,她等来了一条改变命运的简讯


她在纸上画下了一棵树,根伸向泥土深处,累累果实挂满了枝头,树的顶部指向苍穹,挣脱了生命的桎梏。看了这棵树,她身边的朋友们都知道,她画的其实就是她自己,没有卑微,没有无助,微笑,付出,滴下的汗水默默入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5岁那年,范冰冰已经出落得十分水灵,尖尖的下巴,巴掌脸上是一双摄人魂魄的丹凤眼。这个时候,她已经“长开了”,甚至比同龄的小姑娘们还要高一些。这一年她特别高兴,因为她终于离开了家,来到了上海谢晋影视学校。入学那天,正是她15岁生日。“这段时光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期之一。那是我第一次离开父母独立生活的日子;也是我可以在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形下,无忧无虑地追求梦想的日子。” 在上海待的那八九个月里,冰冰很少到街上去逛着玩,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学校里,进行着各种各样的练习。或许,对于别人那叫学习,但对于她来说,也可以叫娱乐。因为她是那么全身心地爱着表演。


在入学半年以后,有一些机会可以上镜了,有一次,范冰冰去一个剧组客串一个小角色,刘雪华是主演之一,而范冰冰在这部电视剧中,只有3天的戏。有一天晚上,刘雪华在楼道里,忽然看见了坐在远处的范冰冰。“她披着齐腰的长发,看上去特别像古代的女人,猛一下我还以为看错了。”刘雪华如此回忆这场邂逅。后来,刘雪华把范冰冰叫了过去,让范冰冰给了她一张照片,让她在照片后面写上了地址和电话,并告诉冰冰,以后有机会她会向琼瑶推荐她。


冰冰没有想到,这张照片有一天会转到琼瑶手里,并让她从此走红荧屏。不久,她来到北京,拍摄了人生中第一部由她做女一号的戏——《爱之旅》。戏拍完了,她决定留在北京,成为一个“北漂”,那时她还不到16岁。在她的眼里,北京是个充满梦想与奇迹的城市。然而,这一次,命运并没有一下子便垂青于她。


最初漂在北京的那段日子,冰冰举目无亲,唯一的朋友,就是《爱之旅》的摄影师—甘露。在甘露的帮助下,冰冰找到了一套单元房。那是在铁路职工宿舍的一个小区里的一套老房子,大约有五六十平方米的样子。外面的环境破破烂烂的,房间里面倒还整洁。冰冰还记得那天是个星期天,甘露和她一起把房子收拾得特别干净,玻璃窗和水泥地都擦得特别亮。“在你困难的时候有人帮助过你,你永远都会记得。”冰冰特别怀念那段日子,后来她无数次想回去再看看这套位于复兴门的小房子,甚至希望能把这个房子买下来。


在这个小屋子里,范冰冰靠泡方便面、偶尔下楼吃碗凉皮过日子,在她觉得难得快要过不下去的时候,她的BP机上传来了一条改变她命运的简讯:“有一部琼瑶的戏,想找你来试试,请速回电话。


真的就是真的,永远也假不了,假的永远也变不成真的


她知道自己是一棵树。哪怕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以为她不过是个漂亮的花瓶,甚至仅仅是一支艳俗低廉的塑料花。她从不辩解,她心里知道,早晚有一天,他们都会知道,她是一棵大树,一棵枝干坚强的树。她默默地把美丽站成永恒,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这之后的故事众所周知。


范冰冰红了,她走在街上,会突然有人对她大喊:“金锁,我爱你。”这成功来得突然,就像一股强大的气流,猛一下把这个16岁的小姑娘推到了演艺圈这个名利场上。


每次回到复兴门的小屋,她一个人坐在里面,就开始瞎琢磨:自己的命运真的就这么好吗?原本留在北京,只是想先有戏拍,能自食其力就可以了。没想到进入了《还珠格格》剧组,每集戏不仅比第一部戏多了一倍的片酬,播出后居然成了名人。她再也不敢下楼吃羊肉串了,也开始戴口罩出门了,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当时她还没有做好当明星的准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然冰冰也很开心,因为她再也不用在小屋子里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等待着传呼机响起。她签约了大公司,渴望再多演几个像金锁这样的好角色。不过,当时的范冰冰还没意识到,成名并不意味着接下来的日子就会一帆风顺。仿佛一夜之间,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条条莫须有的负面消息,忽然劈天盖地地向她涌来。


一个所谓的“同学”(后来经查实,只是被雇佣的两个小孩),在网上编造了一些连范冰冰自己都想象不到的谎言;接着,一张和某位男士的普通合影照,令她陷入了绯闻;而她天生丽质的容颜,也被质疑为整容。坐在电脑前,看着网上爆出的一条条不实消息,她看着看着也会偷偷地流泪。她不服气,想要去证明自己。她去了医院,在公证员的陪同下做整容鉴定。


即便这样又能如何呢?要知道,流言似乎很难“止于智者”。所有的举措,在那些不喜欢你的人眼里,都只能是越描越黑。她的坦诚并没有赢取别人的信任,没有人关注她的作品,某些娱乐记者的镜头,仍然恨不得贴在她的脸上,希冀能从她的脸上找出瑕疵。面对如此不尊重她的人,她愤怒了,用自己的方式反抗了。


批评,依然是接连不断的批评。她像站在一个舞台之上,一束强光照在她的身上,四周一片黑暗,黑暗中嘘声四起,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也不知道是谁在如此对她。于是,她开始沉默了,在那些永远希望她出丑的娱乐媒体面前,开始把她直率可爱的一面隐藏起来。除了自己的作品,她不愿再多说什么。


几年之后,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冰冰一句一顿地说:“真的就是真的,永远也假不了,假的永远也变不成真的。”


漂亮的人就不该拼命吗?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现。是不是我们也要到霜染青丝、时光逝去时,才能像北方冬天的枝干一般,清晰、勇敢、坚强?她明白,生命的真相,正如一棵树。所以,她内心坚定,从不彷徨。


有人说2009年是范冰冰电影年。可不是呢,掐指一数,算上在国外拍的英文电影《Stretch》,这一年,范冰冰竟然拍了7部电影。在刚刚结束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她携4部作品《麦田》、《非常完美》、《十月围城》、《东风雨》参加,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她的8次亮相更是赢得了满堂彩。


当所有人为这些数字感到惊奇时,范冰冰却一脸的平静,面对不断涌现的赞誉,她仍然是微笑,一如她曾经面对批评。微笑之后,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分身有术,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众多影片中扮演了如此多的角色,当然,除了她的父母之外,也没人真正的了解,她为何会在《麦田》的发布会上落泪。


“并不是因为记者问了一句话,她就掉泪了,而是这么多年来,媒体心目中的冰冰,她自己心目中的自己,各种各种,在那一刻,集中爆发了出来。我和她爸爸看到了这个之后,特别理解。”说这些的时候,能看得到冰冰妈的眼睛里充满了对女儿的心疼,这些话,她从不曾对女儿说过,不是因为她不想说,而是女儿从来不在她面前掉泪,也从不在她面前喊苦喊累。


在冰冰妈的眼里,女儿不仅成熟、坚强,更是一个拼命三郎。虽然,对于那些不了解范冰冰的人来说,一想到她,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漂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难道漂亮的人就不应该拼命吗?”在范冰冰眼里,漂亮并不意味着可以肆意地享受生活。2007年,范冰冰在离开老东家华谊之后,正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范冰冰工作室,自己投资制作了电视剧《胭脂雪》和《金大班》,刚刚上映的《胭脂雪》总投资高达2800万,从服装到场景,各个细节至臻完美,极尽奢华。身为制片人的范冰冰,亲自参与从选角到戏服,直到演员定妆的全过程。“我打算每年能拍一部自己喜欢的电视剧。”在冰冰看来,成立工作室最重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挣钱,每年一部精品,才是她的目标。


“成立了工作室之后,我们一家连每年过年时团聚几天的日子都没有了。”范妈妈总在劝女儿不要那么劳累,而范冰冰却笑着说:“工作是我的快乐所在啊。再说了,别人看我们老是跑来跑去地拍片子,可是我们工作室的人都觉得是在团体旅游,大家都很开心的。”说这话时,她笑靥如花。在这一刻,我不得不承认,所有的感觉都是新的。是的,当我放下成见,我看到的是一个勤奋的姑娘,十多岁离开家乡,如何带着希望在这座城市里漂泊,追寻理想世界里的那道光芒。


如果,你也愿意像我一样,用内心去感受她的故事,你的眼睛和你的内心会告诉你,一个名叫范冰冰的女孩和她的人生真相。


摄影/冯海 资深时装创意总监/李晖 编辑/唐宜青 采访、文/唐宜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