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28 陪刘练进了洗头房

枪通条 收藏 7 5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康饶生敲了敲华哥房间的门,小玉一边问着“谁呀?”一边把门打开,见是康饶生也没有不自然,而是很平常地笑着招呼道:“呵呵,是阿生哥来了,进来坐把,阿华在里面!” 康饶生急着上来找华哥,也没去想见了小玉会不会尴尬,这会见小玉没什么不平常的反应,也放下心来:“嫂子!华哥!” 华哥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敲了敲华哥房间的门,小玉一边问着“谁呀?”一边把门打开,见是康饶生也没有不自然,而是很平常地笑着招呼道:“呵呵,是阿生哥来了,进来坐把,阿华在里面!”

康饶生急着上来找华哥,也没去想见了小玉会不会尴尬,这会见小玉没什么不平常的反应,也放下心来:“嫂子!华哥!”

华哥坐在床上看电视,见康饶生进来,赶忙移到椅子上:“小玉,把水烧开!”

康饶生坐在地上,弹出支烟:“华哥,刘练的事,你听说了吧?”

华哥淡淡地笑了笑:“知道,那小子昏了头了,那个女的都敢去碰!”

康饶生咪着眼看着华哥说:“这么说,上了?”

华哥点了点头:“只要不是丑得要死的男的,敢去勾引的,那女的都给上,你说刘练能上不了吗?”

康饶生冷笑了一下:“哼,刘练这个笨蛋,真瞎了眼了。”

华哥也冷笑道:“知道那女的干什么的吗?知道那几个男的为什么抢她吗?”

康饶生一副我当然知道的表情:“废话,长得又不差,谁不想上啊?”

华哥摇着头笑了:“看来你还是不清楚情况,也难怪啊,成天在一堆美女中间,这等货色你是看不上的。”

康饶生被华哥气乐了:“去你的吧,快说,别卖关子!”

华哥收住笑:“那女的就是个鸡!那几个男的是酒店里经常拉皮条的家伙,都想把她弄到自己下面,好赚钱,有一个以为刘练抢他生意,所以说要打他,可气的是刘练什么都不知道,说也不听!”

康饶生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良久才说:“这么说传言拉皮条是真的咯?妈的,刘练这个白痴,这样的也要!”

华哥苦笑道:“更可气的是他还以为找到了真爱,那女的刚来就被边防的张大队搞了几个晚上,哎!”

康饶生又惊讶地O着嘴:“你怎么知道的?怎么不和刘练说?”

这个时候小玉把开水提了过来:“你们聊,我出去下!”

华哥边泡茶边说:“在包厢,我去表演调酒的时候,张大队一帮人在互相吹牛。呵呵,和刘练说了,还以为我挑拨呢,不理我好几天了!”

康饶生突然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很想和华哥说让他看好小玉,但是他说不出口,毕竟自己差点也做了出格的事,心虚地说:“呵呵,那只能随他了,我们做朋友的,也只能是出了事的时候帮下他而已了。”

华哥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呵呵,喝茶,你小子不要太冲动就是!”

康饶生走出华哥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钟了,心情烦闷的他决定出去走走,于是就这么胡乱地逛,走到了姑丈打牌的士多门口。

康饶生走了进去,见姑丈正升级升得入神:“姑丈,几级了?”

姑丈眼也不抬:“打K了,哈哈哈!”又指了指和自己一伙的中年男子:“这的老板,叫刘叔!”

康饶生礼貌地叫了声:“刘叔叔好!”

中年男子笑了笑酸是打过招呼:“要喝什么自己拿,呵呵,我请你喝!”

康饶生对升级没什么兴趣,谢过刘老板的好意,继续在旧村乱逛。突然见到刘练在一家洗头房门口东张西望,心里咯噔一下,快步走过去。

“喂,在干嘛呢?”康饶生从后面拍了下刘练的肩膀。

刘练吓了一跳,回头见是康饶生,笑了:“没事,想去洗个头!“

康饶生一脸鄙视:“靠,你不是有女朋友嘛,洗个屁头啊?”

刘练无耻地说:“切,她把我弄得受不了了,又不让我上,我憋得慌就出来了,正好你来了,一起进去,给我壮下胆!”

康饶生心想,这女的很会欲擒故纵啊,脚下不动:“那你不会去舞厅泡个小MM啊?”

刘练一脸鄙视:“你傻啊,开房比来这里还贵,又要请消夜什么的,还装纯情!”

康饶生乐了:“靠,你就这么没耐心啊?要进你自己进!”

刘练死皮赖脸地把康饶生往里拉:“走啦,就当是陪我,我请你好了,走啦!”

康饶生见店里有个女人居然巨得如小皮球一般,也动了心,迈动了步子:“看看吧!”

小皮球女人笑着迎了出来:“老板,几位呀?”

刘练紧张地说不出话来,康饶生历来胆子大,脸不红心不跳地装着老练说:“两位!找两个漂亮的小妹过来!”

女人一脸抱歉地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的一个长发女孩说:“不好意思老板,店里的小妹都出台了,要不将就一下,两个一起?”

康饶生一阵恶心:“你不行吗?”

女孩这个时候说话了:“她是我们老板娘,不做的,按摩可以!“

康饶生本就没打算玩什么,于是无所谓地指了指刘练说:“那不用了,他一个就可以了!“

于是刘练就紧张地和那女的进了后面的房间。

康饶生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看着电视,女人笑着坐在旁边:“老板,要不我帮你按摩一下?”

康饶生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说:“好,按摩一下!”

女人把店门关好,带着康饶生进了后面的另一间屋:“老板你躺着,我先帮你按头!”

康饶生见这屋还算干净,按摩床也很整洁,于是平躺了下来:“用点力,我很受力的!”

女人拉过凳子坐到床头开始出力地按,由头到肩膀再到大腿,笑着说:“好结实哦,好硬的肌肉!够力吗?”

康饶生闭着眼睛,女人的手法还不错:“恩,可以!不要叫老板,叫靓仔就行了。”

女人还是一脸笑意,职业的笑:“好,靓仔!你朋友来玩,你怎么不玩呀?”

康饶生心想你真是废话:“你不是没有小妹了吗?”

女人说:“我也可以呀!只要你出去不说就可以!”

康饶生说:“我不嫖的!”

女人大笑:“哈哈,谁要你钱了,我是自己有需要,再说了你这么结实,合我口味。”

康饶生心动了,又有点怕:“你不会是想抓黄脚鸡吧?”

女人扑哧笑了:“要抓你黄脚鸡我一开始就勾引你做拉!”

康饶生想想也是,于是坐了起来:“那来吧!“

说完迫不及待地按着小皮球,压了下去。

女人陪着康饶生走出房间,刘练还没出来:“记得哦,保密哦,我老公知道了我就死定了!”

康饶生心里咯噔一下:“靠,你还有老公的啊?早知道我不玩了!晦气!”

女人乐了:“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呀?”

康饶生还是有点怕,踢了踢刘练房间的门:“好了没?”

女孩在里面喘着气答:“还没到钟呢!”

二十几分钟后,刘练才整理着衣服走了出来,康饶生急忙拉着他往外走:“靠,这么鬼久!”

刘练满足地笑:“先按摩再搞嘛,呵呵!”

康饶生平复下心情:“吃点东西吧?”

刘练一打响指:“好,我请客,算是对你陪我等我的感谢!”

康饶生心里笑,你小子傻乎乎地出钱去玩,我可是捡了大便宜了。心里的疙瘩也被讥笑刘练的快乐给取代了。

吃过消夜,刘练说:“走,陪我去士多,我去拿钱!”

康饶生剔着牙问:“拿什么钱?”

刘练得意地说:“昨天买六合彩中了!”

康饶生踢了他一脚:“你小子吃喝嫖赌样样来啊,六合彩不是好东西,注意别沉迷进去了!”

刘练不屑地说:“切,我一期就买个几十块,不会的!”

康饶生只好无奈地说:“反正你自己注意点,我可不会借钱给你!”

两人一路无话,来到士多,刚才的女人居然坐在刘老板身边,见康饶生进来,眨了眨眼。康饶生心里慌乱了一下,迅速调整过来,当作不认识她:“姑丈,还没回去啊!”

姑丈还是不抬头:“第二轮打到J咯,打完就回去!”

刘练对刘老板说:“老刘,我的钱呢?”

刘老板没好气地说:“没看我在打牌嘛,打完再给你!”

打牌的人很忌讳在牌局中把钱往外掏,两人只好拉了椅子坐了下来看牌。

女人这个时候说话了:“老王,这是你的亲戚?”

康饶生的姑丈明显打着马虎眼说:“呵呵,算是吧,按辈分叫我姑丈,所以就这么喊了,显得亲切。”

女人对康饶生和刘练笑了笑:“你们好啊,要喝什么自己拿!”

刘练也装作不认识她,和康饶生一起笑了笑:“你好,呵呵,不用了,谢谢!”

刘老板嘿嘿淫笑道:“两个小靓仔要玩小妹的话,找她,不过她不可以哦!”

刘练和康饶生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话,女人反而咯咯地笑得非常开心。

康饶生说:“不如我先回去好了!”

姑丈拉住了他:“等我一起走,还有几把!”

康饶生心虚地要死,不敢看女人,忍受着等待和心虚的煎熬,巴不得牌局赶紧完,好赶快逃离。还好姑丈打牌很精,刘老板也配合地不错,没几把就破了K,几个人算过钱,各自走了。刘练说要再研究下马报,于是康饶生跟着姑丈一起往回走。路上半试探地也问出了刘老板和女人的关系和一些情况。

女人是刘老板的老婆,刘老板吃喝嫖赌抽无所不来,士多的生意很好,但是赚的钱还是不够他挥霍,他老婆开洗头房赚的钱还要倒贴给他一大部分。而他早就厌倦了自己的老婆,总喜欢玩别人的老婆,两人晚上一个住士多,一个住洗头房里,不过刘老板对他老婆看得很严,经常不定时地或自己或叫朋友去查岗,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难怪她老婆会这么主动地不收钱就和康饶生嘿休一把。

一出典型的现代金瓶梅,也正印了那句古话:淫人妻女必被人淫。

康饶生心里后怕地厉害:还好刚才刘老板在店里打牌,还好他赢着钱顾不上来查岗,也可能是他认为天色还早,他老婆不敢这么光明正大地在店里有人的时候给他戴绿帽子,不然篓子就捅大了。

康饶生的后怕是有道理的,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康饶生见姑丈好几天都没出去打牌,于是好奇地问他怎么这么乖了,姑丈告诉他刘老板被抓了,原因就是他老婆故计重施的时候被他抓个正着,刘老板带人把那男的给砍成了残废,被抓进去判了十五年。而女人也离开了这里,康饶生才总算敢往那一片逛了。

康饶生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这么安慰自己:当时自己不知道情况,不知者不罪,呵呵,以后可不能乱玩了,翠儿姐说得没错,出来玩一定要注意;同时在心里给自己定了一个原则:男人可以风流但是不能下流,更不能去做那些破坏人家家庭的事,即使女的再放荡都好,即使自己不碰别人也会碰都好,打死也不能再做这样的事。

这是后话,不提。

第二天是七月一日建党节,酒店大休后重新开业,各部门都在开着或大或小的动员会。康饶生开过例会,把六月的报表整理好,把报税的表都填好,到税局把税报掉,回来酒店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吃过饭,各部门收银台转了一圈,最后到了中餐。

康饶生看了看大厅,人满为患,大都是各单位的党员聚会,走进收银台对黄家姐妹说:“忙得过来吗?”

阿娟端着茶杯笑着说:“你看呢,呵呵!”

康饶生故意把脸一板:“认真点,不许再拉单了!”

阿娟赶紧收住笑:“知道了,师傅!”

阿媛在一旁挪揄道:“再拉单就打屁股!”

康饶生这才笑了:“呵呵,尽拿你妹妹开玩笑,好了,认真干活!哦?新来的同事?”

阿娟顺着康饶生的目光看过去,一个模特般身高的漂亮女孩子穿着咨客的旗袍正从包厢那边走过来。给康饶生介绍道:“新来的咨客,很漂亮把?呵呵。”

康饶生不喜欢这样的女生,平静地说:“还行,主要是高!”

阿媛乐了:“什么还行呀,张大队可是出了价要搞她呢!”

康饶生赏了她一个爆栗:“好的不打听,尽打听些乱七八糟的事!”

阿娟指了指前厅,为阿媛辩护道:“是真的,刚刚张大队喝醉了,还把价格表给贴在前厅的玻璃上了呢,那个咨客现在是他们的头等目标,出一千块介绍费呢,可恶的家伙,居然还有我们的名字!”

康饶生乐了,其实黄家姐妹长得也不错,上了名单不奇怪:“呵呵,不要理他们这些鸟人,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平时注意点,有事和雨姐说,或者打电话给我!”

两姐妹感激地点了点头:“谢谢师傅!”

康饶生调皮地就伸头往前厅看:“还贴着吗?我去看看价,哈哈哈!”

阿娟满脸通红地说:“师傅,你不要取笑人家啦,撕了啦!”

康饶生收住笑,长出了口气,看着那个正四周带着客人找桌位的咨客,心里想:“你又有谁保护你呢?哎!”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