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七 问君能有几多愁 第196章、二次和谈(2)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1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在重庆“国宾楼”吃过午饭后,丁大全本以为天国皇帝会摆摆架子,将他丢在一边凉快几天才接见,谁知下午朝会,刘华就召见了他。 丁大全在一名高大皇家侍卫的引领下,朝金銮殿走去。这是他第一次来天国的最高权力中心。虽然他一年多前送建霖公主来重庆,但是那时候这个皇宫还没修好,所以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在重庆“国宾楼”吃过午饭后,丁大全本以为天国皇帝会摆摆架子,将他丢在一边凉快几天才接见,谁知下午朝会,刘华就召见了他。

丁大全在阿合马与一名高大的皇家侍卫引领下,朝金銮殿走去。这是他第一次来天国的最高权力中心。虽然他一年多前送建霖公主来重庆,但是那时候这个皇宫还没修好,所以当他进入这座气势宏伟、金碧辉煌的殿宇时,既兴奋,又紧张。虽然重庆皇宫占地面积在天下著名宫殿中只能算中等,但是其格局和雍容华贵却也是数一数二的。

“文天祥以前给理宗寄的《幄殿赋》,讲重庆皇宫[离宫三百,钟鼓帷帐,不移而具。又为幄殿,殿高数十仞,东西五里,南北千步,从车罗骑,四马骛驰,旌旗不挠,为宫室之丽至于此……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离宫别馆,弥山跨台,辇道相属,蔚为壮观]”丁大全一路上东张西望,唏嘘不已,“今日一见,果然规模空前、气势宏伟,确实名不虚传!”

入得金銮殿,文武百官按职务高低,分别坐在大殿两边的红木椅子上。丁大全看了不住摇头,心里不停地腹诽:“天国朝廷到底是由蛮夷建立的,所以不遵周礼,哪有文武百官也大大咧咧地坐在金銮殿内的?虽然咱大宋打仗不行,但是《周礼》规定的六典、八法、八则、八柄、八统、九职、九赋、九式、九贡、九两,可是一样都不少!”

这也不怪丁大全胡思乱想,大年初一,刘华在这万象更新的新年,突发异想,让人给文武百官在金銮殿中设立木椅,曾遭到刘秉忠、文天祥等人的激烈反对,反对理由不过是《周礼》和儒家“君君臣臣”那套,当然又被刘华的三寸不烂之舌给否定了。

刚开始文武大臣坐着还不习惯,但十几天坐下来,也发觉确实很舒服,特别是那些年过半百的大臣,因为年老力衰,加上骨质疏松,又没“盖中盖”之类的药品补钙,以前上朝几个时辰站下来,回家后老骨头都快散架了。现在皇上居然打破传统礼仪给他们设座,让所有大臣,甚至包括激烈反对的刘秉忠、姚枢等人,心中感激之情都油然而生。

“大宋国宰相丁大全,参见陛下!”丁大全以隆重的礼节拜见刘华。

“免礼平身!丁相,才1年不见,你怎么越来越显老了?头发全白了,连门牙都掉光了……”刘华关切地问道。

“外臣……外臣承蒙陛下关怀,真是受宠若惊、感…感激涕零!!”丁大全再次跪倒泣拜。

他今年刚好70岁,以前很注重养生之道,再加上各地官员给他孝敬了许多珍稀药材,所以看上去只有五六十岁。但是这大半年来打仗忧心的事太多,虽然是奸臣,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位摆在那里,确实也是日理万机,所以人一下子老了10多岁。

“莫哭、莫哭,年纪大了,要会保养,哭多了对眼睛不好!”刘华继续嘘寒问暖,“丁相来重庆有何贵干呢?尽管说吧,朕念在你是霖贵妃送婚使的情份上,一定尽量满足……”

“外臣谢陛下隆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55555……”这次来重庆,丁大全本预计会遭到天国君臣的羞辱,谁知敌国的皇帝居然比理宗赵昀还关心自己。本来老年人就多愁善感,所以他已经哭成泪人了。

坐在皇家侍卫给他端上来的红木椅子上,丁大全抽噎了片刻,擦干净泪花,郑重地说道:“陛下,外臣奉吾皇之命,前来请求陛下念在姻亲之国的情份上,息兵止戈,停止战争……”

“丁相,此言差矣!”刘华面色突变,冷冷地说道:“挑起战争的应该是你们,而不是朕吧!”

“是,是!陛下,确实是我大宋受陈朝余逆的蛊惑,不自量力地跟着[反天联盟]起兵……所以吾皇希望赔偿天国500万两白银,再在原来岁币的基础上,每年增加5成供品!只求陛下大发慈悲,如果东西不够,吾皇说了还可以商量……”丁大全近乎哭喊道。

“呵呵,500万两……”刘华感觉已经达到自己的期望值,所以面色又变得和蔼起来,“丁相,这点钱打发叫花子呢?想当初朕可是捐给你们灾区300万两白银和上千万石粮食呀,这笔钱粮怎么算?为了和你们打仗,朕花费的几百万军费谁来补?”

“陛……陛下,外臣不敢隐瞒,刚才开出的是吾皇给外臣的底牌,外臣身为宋国宰相,也知道国库中最多只能拿出这么多钱了!”丁大全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不会吧,据朕所知,你们宋国自澶渊之盟后,虽然先后给辽、西夏、金国进贡,但每年的收入基本都在1亿两白银上下,听说前年的国库收入也是1亿2千万两,怎么现在会缺钱呢?”刘华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问道。

刘华说的澶渊之盟,是历史上颇具争议的一次和谈。当时除了极少数主战派,满朝上下都劝真宗要迁都避战,最后依靠寇准无可匹敌的勇气终于达成澶渊之盟,30万的岁币和迁都比起来,代价简直不值一提。当时宋年收入1亿以上,而宋当时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事所耗费的军费就高达3000万以上。而历史走向证明一切,此战之后,北宋迈向颠峰——宋仁宗朝就算称为整个中国封建社会时期的颠峰,都不为过。辽国关南之地得而复失,但年三十万岁贡再加上日后富弼允诺的二十万,这些钱帛对于经济拮据的契丹来讲,无疑是天上掉的大馅饼。不过契丹上下因此而与宋交好达百年之久,契丹铁骑不再南下。此中弊利,一眼可明。对于北宋来说,“澶渊之盟”是个屈辱的合约,岁币成为北宋人民沉重的负担,但是从整个中华民族发展的历史来看“澶渊之盟”有其积极的一面,它结束了辽宋之间几十年的战争,使此后辽宋边境长期处于相对和平的状态,有利于边境地区的生产和发展,从长远来看,有利于我国多民族国家的发展和统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