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太阳慢慢没入海平面下面,夜色一点点在迈阿密的角落里弥漫开来。但公园里的人不减反增。马蹄形海湾的尖角处是娱乐区,鳞次栉比的夜总会是仅次于迈阿密南海滩的迷人之地,绚丽的夜生活此时在那里才刚刚开始。

抬腕看看表,晚上九点。韩振叫醒了后排座上正在补觉的亚当斯,“伙计,该干活了!”

亚当斯很是灵敏,翻身起来,眼睛还没迷糊清楚,随手就抓起了身边的AKS-74U。

“把枪放下,我们出去一下!”将枪塞进座椅下面,韩振把他从车上拽了下来。

“我们空手去?”亚当斯疑惑地问道。

“跟我来就行了!”

从广场边上那辆警车旁边经过的时候,韩振扫了一眼,两个警察正在警车里随着广播里的音乐摇头晃脑。一下午的观察,韩振已经摸清楚了他们的巡逻规律。公园里一共有三辆巡逻警车,每隔半个小时他们会沿着各自负责的区域巡视一遍,而这辆警察就是负责广场这片。再有半个小时,他们就要开始另一次巡逻。

穿过广场,韩振不理亚当斯的追问,直接往海边的夜总会走去,顺便在路边的免税店买了套衣服,当然刷的还是亚当斯的卡。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说地一点不错,黑色的紧身衬衫,黑西裤,铮亮的皮鞋,大墨镜,一身新行头把韩振打扮地斯斯文文,有模有样。付完帐,韩振又在另一边的ATM取了一大笔现金。

这下,亚当斯不乐意了,当时就叫唤起来,“逃兵,你刷爆了我的卡!完了,这么多钱我该怎么还!可恶!你绑架了我,还用我的钱住酒店,我请你吃饭,给你买衣服,你居然还刷爆我的信用卡!你……”

“本来只以为你是个笨蛋,现在才知道你还这么抠门!”韩振老脸一红。幸好有霓虹灯灯光的掩饰,才没有出丑。

“我来美国本来就没有带多少钱,剩下的还被你和迈克尔搜走了,不用你的用谁的?放心,我一定会还你的!”韩振开始还能装作理直气壮的,后来声音越来越小。出这个丑,还是平生第一次。

塞给门口的保安一张钞票,韩振带着亚当斯大摇大摆进了一家夜总会。目光在里面扫一圈,韩振找个偏僻的空位坐了下去。

刚坐下,一个服务生扭着屁股走了过来。火爆的身材没有丝毫遮掩,除了大腿上系着的一条丝带,浑身一丝不挂。凑过来,冲亚当斯飞个媚眼,服务生贴上了韩振。肩膀上传来的压迫感让韩振回头看了一眼,呵,这对波还真不是一般的有份量!都说欧美人喜欢胸大美女,还真不是瞎说的,放眼整个夜总会,到处都是波霸,眼前这对都快抵地上韩振的半个脑袋了。

“啤酒!”韩振在她大腿的丝带上夹了一张小费。

啤酒很快就送来了。韩振一边喝酒,眼睛不停地在周围的裸女上游荡。

光怪陆离的灯光把眼前那一具具香艳的身体映射地无比暧昧,诱惑力十足。轰隆隆的音乐冲击耳膜,整个身体都震颤,刺激着身体内潜藏的野性一点点被挖掘出来。如果能再找个美女作陪,的确不失为一个发泄放松的好方式!

亚当斯几乎是趴在韩振的耳朵上吼,“我们来这干嘛?你还有心情玩乐?!”

韩振笑笑,一口气喝干啤酒,招手叫来了旁边的服务生,然后指了指舞台上的脱衣舞娘,在服务生耳边说了几句。不一会儿,服务生带来了几个脱衣舞娘。韩振塞给她们几张钞票,拉起一脸愤然的亚当斯就走。

出了夜总会,韩振一路疾走,亚当斯小跑才跟得上。对亚当斯的喋喋不休,韩振也不多解释。

走到广场边上的时候,那辆警车果然不在了。

“我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你是想听我解释,还是用这点时间我们做点什么?”韩振打开车门,一边取东西,头也不回地问道。

“做点什么?”亚当斯愣了一下,似乎明白过来一点,飞快地回答。

“很好!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兜个圈子,绕过广场,韩振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的树阴下。然后拿出一把M9军刀递给亚当斯,说道,“会用这个吗?”

“我不会杀人!”亚当斯连连摇头。

“不是让你杀人!看着我怎么做。”说着,韩振拔出M9,指着刀身尖端的方孔,“把这个套在刀鞘的卡笋上,在这儿!”韩振向亚当斯示意,刀鞘上有一个凸起的金属块,“这个叫卡笋!刀子卡在刀鞘的卡笋上。”亚当斯照着做了。

“这个刀柄和刀鞘都是绝缘的,一会你用它来切断电线。像这样!”韩振握着刀柄和刀鞘扭了扭,给亚当斯示范了一下。

亚当斯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正要下车,被韩振拽住了。韩振从后面的旅行箱里拽出一件凯芙拉防弹背心套在了亚当斯身上。

“你呢?”亚当斯盯着韩振。

“我本来没打算带你到迈阿密来,出了比斯特就要放你走的,所以只带了一件!”韩振耸耸肩,扭头下车。

泊车位的旁边是一条绿化带,修剪地整整齐齐的冬青树差不多有一人多高。四周看看没人,带着亚当斯钻进了冬青树丛。沿着冬青树丛慢慢往前走了一百多米,树丛外面亮起一道灯光,韩振探出头望去,只见一辆出租车飞驰而过,吱地停在了前面不远处。

“咱们的帮手来了!”韩振低声说道,“我们得快点!”

前面几步之外竖着一个大箱子,韩振过去抽出自己的AK多功能军刀撬开箱子,观察了一下,叫过亚当斯,“这是别墅的变电箱。左边这根电线,听我命令,然后用军刀剪断它!”

亚当斯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点了点头。

“剪断电线,你就回去,在车上等我!如果发生枪战,或者有其他异常情况,你立刻离开!”

亚当斯举着军刀的两只手直哆嗦。

“深呼吸,慢慢吸气,再慢慢吐出来,不要发出声音,不要紧张!”

就在这时,前面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接着就是一片刺耳的吵闹声。周围的几栋别墅都是黑洞洞的,静悄悄地了无人声,不远处的吵闹声隐约传过来。韩振又往前摸了一段距离,声音清楚了许多。

“你们老板付钱让我们来的,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一个女人叫道。

“宝贝,你真酷!我会让你非常快乐的!”另一个放荡地嗲声道。

“收起你手里的枪吧,我不喜欢它!我喜欢你下面那杆枪!”

慢慢探出头,韩振望了一眼,正是自己在夜总会找的那几个脱衣舞娘。此时几个人正围在别墅门口隔着大门和里面的人调情的调情,吵架的吵架。

“杰克,让他们离开!”别墅里面传来了另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

“我想是你们搞错了!我们老板并没有叫你们过来服务!”门口一个男人说道。

“没错!肯特大道71号,就是这儿!你们老板已经付过钱了!”

原本韩振只是想让她们吸引一下警卫的注意力,没想到妓女们很是敬业,并没有离开,又确认了一下,和警卫纠缠起来。

“我想你们真的搞错了!”里面男人的声音已经开始变味,“或许是我们搞错了,现在我们老板改变主意,不需要服务了。钱不用退,请你们离开!”

“杰克,赶走那些婊子!哪来那么多废话!”别墅里的人失去了耐性,恶狠狠地咒骂道。

这下子,轮到脱衣舞娘们不乐意了,“FUCK YOU!你他妈的说谁是婊子,你妈才是婊子!有钱有什么了不起?!我看你他妈的是个性无能!”

正在脱衣舞娘们和别墅的警卫吵地不可开交的时候,巡逻的警车到了。这下子更热闹了,几个脱衣舞娘骂性正酣,也不管来的是谁,逮谁骂谁,别墅门前乱成了一团糟。两个警察想要制止几个脱衣舞娘的纠缠,没想到两个脱衣舞娘的竟然上前和警察推搡起来,两名警察只好呼叫支援。

一切都在韩振的计划之中。眼看时机差不多了,韩振撤回到变压器那里。端起M24狙击步枪,瞄准别墅侧面阳台上的警卫,韩振命令道,“亚当斯,剪!”

咔地一声轻响,对面的别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灯光灭掉的瞬间,韩振扣动了扳机。肩膀一沉,M24狙击步枪枪口的消音器冒出一小团火星,阳台上的警卫遭到电击似的,身体剧烈颤了一下,接着无声无息瘫软在地上。拉动枪机,滚烫的弹壳带着浓烈的硝烟味跳了出来。

一百多米的距离,携带巨大冲击力的子弹刹那贯穿那名警卫的脖子,撕下了大半部分的骨肉。韩振的射击角度把握地非常准确,被掀飞的肢体和喷溅出去的液体随着弹头飞向了别墅后面的沙滩,没有留下任何多余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