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11.html


"嘿,哥们,来点啤酒?"


列车服务员推着小车停靠在了李臻身边笑容可掬地问道.李臻真是佩服这些列车服务员,和每个人都好象认识一样,还有那脸上永远挂着笑容,甚至有些担心他们的脸会不会笑到抽筋,不过现在看来好象这份担心是多于的,至少现在新闻中还没有报道过干这行的人有笑到抽筋过。


李臻侧仰着脸望着服务员,给了服务员一个微笑:"谢谢,不用了".


服务员推着小货车走了,李臻望着背影回想起十多年前坐火车的情景,似乎是不堪回首但却又个味其中,暗然笑了,不得不为中华民族能吃苦耐劳的优良品行而深感骄傲,李臻把上身向后靠紧椅背,伸展了一下微微有些不舒服的双腿,松了松衬衫的领口,讨厌这种衬衫,如果不是老婆董潆一再要求,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穿的,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喜欢休闲一点的服装.


列车上的平板液晶电视的停止了播放广告,李臻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暂时清静一下,但马上李臻有些愤怒.


"各位旅客,欢迎乘坐本次列车......",广告换成了那播音员的声音,开始一天几次中其中一次的播音,平板液晶电视配合着正播放着整个行程图.


李臻感觉到车速慢了下来,可能是进站了,欠起身子,把窗帘撩开了一只角,朝外观望了一下,的确是进站了,站台上站满人,手里捧着盛各种食物的工具,满脸兴奋的神情,跟着还未停列车小跑着,都想第一个爬上列车,好挣得第一桶金.


高速列车在小站只停了短短的一分钟,随着一声汽笛,庞大的身躯似一条长蛇,缓缓蠕动着出了小站.


车厢里忽然热闹起来,董潆可能是忍不了这噪杂,抬起脸来冲李臻问道:"怎么回事?"


李臻望着董潆回答:"没事",然后扭过了头朝车厢过道望去,几个神情紧张手里端着东西的人匆匆而来,他们应该是刚从小站上车的商贩,可能是受到了列车上工作人员的驱赶,不然行色没有这么慌张.跑在最后是一个小个子商贩,在经过李臻面前时忽然停了下来,也没有问李臻愿意不愿意,把手里的东西硬塞进李臻座位下,嘴里说着"挤一挤",屁股已经落在了座位上,李臻无奈,看来只得委屈老婆,小声说道:"老婆,往里挤挤".


董潆扬起脸:"李臻,你今天是成心跟我过意不去是不,两个人的位置,你都占了一个半了,你还要拼命往里挤,你是不是嫌我还不够苗条,成心要把我挤成脱水后的豆芽是不?"


李臻忙赔不是:"不敢,我那里敢,再说老婆你现在本来就是脱水后的豆芽,再怎么挤也挤不出水是不".


董潆被李建设逗乐了,拧了李臻胳膊一把笑骂道:"真是要被你气死".


"哟,姐好福气啊",一个女人的声搭讪.


李臻侧头这才注意到原来不速之客是个女人,模样儿十分的俊俏,看年纪最多不超过三十岁,怎么看也不象一个偷偷摸摸的小商贩,女人笑眯眯地望着二人.


董潆粉脸飞上一团红晕,极其不自然地冲女人笑了笑.


李臻感叹,女人和女人永远也有说不完的话题,这个陌生女人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竟然和董潆熟络得不能再熟了,可能两人在千年前就认识吧,隔着李臻象亲姐妹般地天南海北,弄得李臻极其尴尬,最后不得不做出让步,站起身来把中间位置让给了这个陌生女人,陌生女人没有丝毫的客气,心安理得地坐在了还残存着李臻屁股余温的位置上.


李臻叹了口气,杂志是没有办法看了,无聊间抬头朝周围扫了扫,发现后面左排有点有对劲,一个衣着整齐,穿着白衬衣黑西装的小平头男人落入了眼底,正常情况下人上了列车应该脱下西装,除非这人正在"打摆子",病人怎么可能坐车,难道是恐怖分子?西装下面藏着凶器,是枪?还是别的什么?李臻朝赵智望去,赵智似乎也注意到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