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见鬼 2 >>

chenwenqiao 收藏 1 114

今天比较有点空处理完所有的工作后就翻了翻网页没啥引烟眼球的新闻,本想早点下班的但想想反正也没地方去不如写点啥放到空间里去。点开自己的空间发现好多人留过痕迹但又懒得一个个地去踩回人家,不经意地瞄了一眼自己日志的目录看到了那篇前几个礼拜写的我遇到的灵异事件才想起网上一个MM多次要求我再写一篇关于灵异的故事(我曾口头上答应过她但苦于一直没时间写只好拖着),正好现在有空就把那事写写权且当打发时间和兑现给小MM的一个‘诺言’吧,我还是那句话事情绝对是真的,信不信则由你!

2001年五月我在小榄工作的这家厂因为新宿舍还没竣工厂里就在小榄车站后面的当地政府修的外来工宿舍楼租了几间房。我们租在5楼(顶楼)这是栋比较陈旧的宿舍楼了估计有七八年的历史了吧,整栋楼显得灰不溜秋的有的墙体都开始有剥落的现象了。楼道口很宽但被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搞得很脏到处是被人丢弃的烂棉被,烂席子和垃圾,每层楼都有20间宿舍(分对面,每面10间)由于没几家厂租住显得很空荡,而且可能是因为没多少人租住的原因吧楼道内的灯也是好一个坏一个的大白天走进楼道都显得幽暗,加上偶尔从水房那边的窗口吹进一股风更使得楼道内阴森森的。楼道内两面的墙体不但剥落了很多而且还被以前在这里住过的人画得乱七八糟啥图案和文字都有甚至还有尿迹。总之,这栋楼从我第一次登上去就没给过我好印相而且也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这栋楼不但陈旧而且设计方面也不合理,不知道哪个混帐忘八蛋设计的竟然是面东背西而不是面南背北。每天早上还没睡醒就给东方的阳光刺醒了到了下午又得接受阳光的照射,有时下班回来很晚了摸摸墙体还是热的,墙体储存了一天的热量有时到晚上一点多才能完全散去。这很严重的影响了我们的睡眠。很多个夜晚我们不论男女都是把席子拿到阳台上(阳台是通的,宿舍的后门一打开就是阳台)把床板往地下一铺都睡在阳台上,以至于我们经常拿男同事开玩笑别‘梦游’一翻身翻到女同事那边去了(这段日子持续了近两个月到搬了新宿舍后才结束)。

住进去以后我不断听到有男女同事说晚上楼里老有人半夜三更还不睡觉老在水房那边搞来搞去洗澡洗衣服还哼歌,但又没有哪一个人肯承认都说自己没有那么晚还去洗衣服洗澡躲在厠所里哼歌,大家老议论说要把这个人揪出来‘批斗’却又没一个人真的会守到晚上两三点钟,上了一天班天又那么热谁不是洗完澡洗完衣服吹会牛就睡了?没人那么无聊到真的去‘揪’的。

可是有一天晚上我却当了一回守夜人,而且当得头皮都发麻只差没蹦起来……

那是一个很热的晚上,晚上加班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半了。待我们都洗完衣服洗完澡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大家都各自在阳台上睡了。可那晚我不知怎么的偏偏大脑还特别兴奋怎么也无法入睡到晚上四点二十了我还在望着星空发呆,于是我将席子放回床上将枕头垫高靠在墙上抽烟(我的头朝阳台脚朝搂道,我们的宿舍是两面有门的一个门通阳台另一个朝楼道开着,由于天热我们睡觉都是将两个门打开以便让空气流通)我抽了两支烟又休息了一会还是睡不着,当我点燃第三支烟时我看到一个女人(确切地说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头发批着批下的头发遮住了她面向我这边的脸)从门口一闪而过去了水房。不久水房那边传来了断断续续流水的声音和便后冲厠所的水流声,我以为是哪个女生上厠所就没怎么在意,可是当我第三支烟抽完又过了十几分钟也没见有人从水房那边过来,当时我还想女生就是麻烦上个厠所也比男生要费时间(当然我知道这是生理结构的原因),我还是没有睡意就又点了第四支烟虽然我吸着烟但我并没有更换体位依然是头朝楼道的门口。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香烟在手中逐渐地熄灭并被我丢到楼道中。看看手机这时已经快五点了虽然水房那边不再有流水声但是我却一直没见到有人回来从门口经过,夜风从水房那边的窗口吹过来吹的搂道里的塑料袋旋着从门口飘过,一股寒意袭上身我不由地把毛巾被拉了拉盖住了脚。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了那个从门前经过去上厠所却一直没回来的红衣女生,她怎么了?怎么这么久还没见人回来?是我看花眼了?不可能啊,我是在绝对清醒的状况下亲眼看见她从门口经过的啊,怎么还没回来?都已经快一个小时了没人上个厠所要这么久啊,莫非…莫非她是……顿时一股巨大的恐惧感袭上心头,我的头皮都发麻了,我竟然又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我翻身下床蹿到阳台上踢醒正在酣睡的陈健和钟红刚告诉他们我见到的东西,他们也吓呆了(就是他们对我说这楼里有古怪但我一直没当回事,毕竟我以前遇到过这种事情虽然有些害怕但并不是被吓得尿裤子那种))我们都没在睡觉而是把门关了把灯打开(我们也没叫醒其它的女生怕吓到她们从而引起更大的恐慌)干坐到天亮。

第二天为了慎重起见我问了这层楼内每个女宿舍的女生问她们昨晚有没有人晚上四点多起来上厠所(我撒谎说我四点四十上厠所捡到五十块钱),但是所有的女生都要头说没有人那么晚上厠所(是啊,哪个女孩有那么大胆子在这楼里那么晚还去水房啊?)到这时我才确信昨晚我见鬼了,而且是又一次真真切切的见鬼了。但是我没有声张出去,也叫陈健和钟红刚别声张出去。我将我从岳阳一座寺庙里买回的《金刚经》复印了五份(我们租了五间房,整个五楼就我们厂租)给每个房间放了一份,有女生问放这干麻,我笑着说这个可以避邪啊(但我没告诉她们我看见的事情)她们可能也是被晚上流水声和哼歌声弄得神经紧张了吧又不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也就还都真当了回事似的将〈〈金刚经〉〉挂在了正对楼道门口的墙上。

晚上没加班回得比较早我没有回宿舍而是到门卫室给了支烟给看门老头和他聊天,几支烟后门卫老头对我客气了很多,趁机问老头这楼里以前有没有什么事发生,比如有人见到什么脏东西没有。老头很惊呀地看着我问我你怎么知道有脏东西?我见老头这般反应估计肯定有过,于是我把我昨晚看见的跟他说了。老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告多我说既然你看见了那我就告诉你吧一年前有个女孩从五楼跳下来自杀了,跳楼时穿的就是红衣服而且是长头发听说是被人骗了感情还怀了孕…..到这时我终于明白为何我们厂租这房时房租那么便宜租五间房才四百块钱,要知道在小榄租那么大几间房每个三百一间是租不下来的。

这一晚我没再回宿舍睡了而是到别处急租了一间房(当晚陈健和钟红刚就摸上门非要和我挤着睡)很快由于其它男女生不堪半夜三更被水流声吵醒而强烈要求厂里换房,厂里只好另找了宿舍租下,对于我见鬼的事直到都搬了宿舍陈健他们向别人说起这事(我一再要求他们在没搬走前不能说出去以免引起恐慌或让厂里领导认为我在散布谣言),有趣的是一搬宿舍所有的男女生都说他们怀疑那里闹鬼但又怕人家笑话而不好意思对别人说,其实我很想告诉他们你们的怀疑是真的,但是除了陈健和钟红刚我没有向任何人承认我见过,因为我不想让别人认为我是在撒谎。

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二次遇到此类事情,不知道该说我倒霉还是幸运。我知道没几个人会相信这些东西的存在,我也不要求有人会去信。古人说得好举头三尺有神明(呵呵...当然也包括鬼魅)还是那句话——信不信由你!


红旗下的蛋

2009-7-29[/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