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见鬼 1 >>

chenwenqiao 收藏 1 208
导读:原创文章

今天在网上看了一位网友讲述的关于他亲身经历遇鬼的故事,写得很好使人觉得有信服力,这不由得使我想起了我小时候所亲身经历过的灵异事件。首先我声明:我绝对不是胡说八道随手乱写,而是我真真切切遇到过的事情,虽然那时我还小但我却记忆犹新,因为这事儿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可以说是一生也不会忘记。至今还能经常清晰地在我眼前浮现出我小时候那惊恐眼神的模样……

这件事发生在30年前我六岁的时候。

1978年我才六岁,那时候我跟随爸爸住在湖南娄底的工作单位,我的弟弟才两岁跟妈妈住在张家界的老家,我和爸爸是腊月的二十六从娄底上的火车赶回家过年。那时候张家界市还不叫张家界叫‘大庸’市,我们在张家界下火车是晚上午的八点多,下车后还要坐三个多小时的汽车回老家所在的桑植县(那时没有高速路)。当汽车到达桑植县后已经是凌晨0:20了在县城下车后还要走近半个下时的公路才能到家(那时已经没车去老家那方向了),经过一路的行走大约快1:00时我和爸爸走到了离家还有两里路的河坝内(我老家离河边有两里路,我和爸爸是过了河后要进入河坝后往里再走接近一里路穿越另一条公路再走一里路才能到我家)河坝很平坦,四周望去没有一点多余的土包,当时的月光虽然很暗但还是能看得到近一百米内的事物。那时河坝内人工开出来的田里什么作物都没有,只有一些十来公分高的杂草在夜风中微微摆动。夜很静,没有一丝人声(那时还没有现在这么环境好,也没电视可看,农村人一到了晚上七点来钟就上床熄灯睡觉了)。偶尔传来几声远处村子里的狗叫声,给这静得使人不安的心里增加了一点胆量。

从河坝往里走大约500多米,我和爸爸同时看见离我们约50多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在给菜地浇粪,我们不但听到了他挑着粪桶扁担所发出的吱吱声还清楚的听见了粪水淋到菜叶上的沙沙声。爸爸隔老远就对那个人说:这么晚了还不睡觉,还在浇菜园子啊?话音刚落那个人就不见了,我和爸爸以为那个人蹲了下去舀田埂里的水,可当我们走近时却发现根本没人,而且旁边都是很平坦的田地,最深的能藏人的也就是那约三十公分深的田间水沟,可那根本藏不住一个人,更何况是一个在夜色里穿着白色衣服又那么显眼的人。我那时虽然还小但多少知道点有关于鬼神的事情,我只觉得头皮发麻巨大的恐惧感立刻袭上心头,不由地向爸爸身上靠去。爸爸也感到了事情的异常他紧紧的抓住我的手说:不要到处看也不要回头看,赶紧走!

爸爸几乎是半拖半抱地把我紧紧地护在身边,并且把他包里新买的菜刀提在了手上。但他没有叫我跑而是快步把我带到了前面的公路上,一上公路爸爸就对着家住公路边的一个堂伯父家大喊:三哥在屋么,我是明太你快开门……喊了几声后堂伯父应了声并起来开了门把我们迎进屋里,直到进了屋我才发现爸爸满手是汗而且脸也因刚才的紧张而涨得通红。在伯父家我们一直呆到天亮才回自己家,回到家后向家人提起此事,才知道前几天堂伯父他们住的那一带有户人家刚死了人身上盖的就是一快白布。

另外一件我经历的灵异事件是在我17岁时,那时我已经是高中生了,那是1989年的夏天暑假里。爸爸的同事彭叔叔因病去世了,而且去得很快,不到一个月间就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具冰冷僵硬的尸体。(彭叔叔没去时前曾亲口对我们讲过一件事,说他有天上街买菜遇到一个老头对他说:我看你好久了,你的身子已经被黄土埋到颈部了,余下的时间不多了是该买点好的吃吃了……彭叔叔当然不理那个老头说的话还笑他神精病乱说话,但没过一个月彭叔叔就去世了)由于平时相处得很亲密因此我对他的去世感到很悲伤,当得知他的遗体要送到邵阳火葬厂火化时我跟爸爸说也要和他们一起去送他最后一程。我们是下午的四点多去的,遗体用一口薄板钉的棺材装着放在敞蓬的解放卡车上,两边摆了两排礼堂里的长条椅子供吹鼓手坐,我也和他们坐在了一起,由于平时很熟因此我没有一丝的害怕。并且每隔半个小时就往车后甩一挂鞭和一小扎纸钱。

我们大概是晚上的23:00点多进入了邵阳市区的,但到火葬厂还要穿城而过还有近半个钟的路程。这期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首先是开车的司机找不到路了,转来转去总回到原先出发的路口,要知道他可是每年要去至少四趟火葬厂的(我们单位是煤矿,每年都有好几名矿工死在各种事故下)路熟得很,再说那时邵阳也远远没现在这么繁华就那么几条路不可能出现走错路的事情。更离谱的是我抛撒出去的纸钱在飞出一段后竟然又随风飞回到了卡车上,而且还有一部分正落在棺材上,我试了几次都这样。这一下车上的人都头皮发麻了,虽然我跟彭叔叔很亲近但遇到这情况我还是害怕起来了不由地缩到坐我身边敲锣的爸爸身边。车上的都是彭叔叔的老工友了见到这情况还是都有点紧张,鼓也不响了锣也没敲了一段沉默以后只听爸爸说道:老彭,大家都是几十年的交情了你走得这么突然确实令人难以接受,你是不是有什么没了的心事?如果有你就托个梦,我们这些老伙计会想办法帮你解决,但不要吓着小孩子(指我)希望你能安静些让我们把你送到边(指火葬厂)…….爸爸连说了几件跟彭叔叔有关的事情直到说到彭叔叔的小孩的户口问题(那时他小孩的户口还正在办农转非)时掉落在棺材上的纸钱才随风飘远了,接下来司机也能顺利的穿过市区了,而且从进去后把他从车上抬下来直到送入化火炉都一直很顺利。

这两件事情我曾经跟朋友门说过但谁也不信,都笑我瞎编乱造。当然我也知道这种事情在如今科学如此昌明的时代更加不会有人相信的,但是这的的确确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别人信与不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从那以后我再回老家时我绝对不会选择夜晚走那段路,后来我长大后也回过几次老家但我都是算好时间都是在白天过的那段路,仅有的一次因车在路上出了故障到达老家县城时已经晚上七点了,虽然只有十几分钟的路了我还是选择了在县城找个酒店过夜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回去。

这两件事是绝对的亲身经历毫无半点虚言和夸大,也许进来的朋友们看了会说我在宣扬迷信,但是信不信由你了,这世上的确有着许多不可思异和无法解释的事情在我们的身边发生着。待我稍大点时我又知道了另一个情况,原来那段公路前身就是乱葬岗,1969年修路时挖出的棺材和尸骨足有好几十具都无人认领。后来我才知道在我和爸爸遇到这事之前还有其它人也遇到过类似的灵异事件比如夜里听到有人在公路这一带哭,或明明看见前面有人形物移动待一走近却什么也没有……

鬼怪灵异的事人们听得多但是遇到的人却很少,因此也没什么说服力。所以说鬼怪之事跟拜佛求神一样信则有不信则无,希望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不要以为我是在宣扬封建迷信,权当一笑而过不必过于真究! [/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