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綦江26名安监员集体辞职风波

chenjin2003 收藏 0 530

安监员集体辞职风波


“闹一闹就能解决问题?”与教师们停工罢课不同的是,石壕镇集体辞职的26名安监员自始至终没有离开岗位


待遇不高,问责严厉,安监员这个工作,让从事者感到的不仅仅是肩头上的沉重


文/李邑兰(发自重庆綦江)


45岁的“老先进”马华雨要辞职,这多少让人有些意外。


在重庆市綦江县安监局局长陈学全眼里,自己的老部下马华雨一直是个“靠谱儿”的人:“工作非常踏实,还连续10来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7月15日,马华雨和同事们联合签名,将一纸《关于石壕镇安全监管人员集体辞职的请示》递到了陈学全手中。辞职的理由是:高风险的工作换来的是低待遇、工资少、级差大,高压力和低收入不成比例,他们是机关工作人员的“弱势群体”。


6月30日,石壕镇镇长张文野就已经收到了马华雨们的辞职《请示》,并答应好好研究他们的问题。


“我们等不及了。”马华雨说,他们要让政府做“选择题”:要么调换工作,要么提高待遇。


就在几个月前,湖南娄底涟源市刚因46名安监人员辞职事件出尽“风头”。而这一次,各路媒体的目光聚焦石壕镇。


“綦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在綦江县副县长朱川的记忆里,綦江上一次受到全国“关注”,是因为1999年那次著名的“綦江彩虹桥整体垮塌事故”。


香饽饽


石壕镇位于綦江南部,距县城97公里。这个临崖而建的西部小镇矿产丰富,全镇煤炭储量达1400多万吨。綦江县内27个煤矿,石壕镇就占了14个,还有5个非煤矿山,石壕镇也因此成为綦江县安全监管任务最重的乡镇之一。境内还有60多公里公路都是傍山而建,“地质灾害也十分严重”。


石壕镇安监办位于一栋建在山坡上的三层白色小楼里,这也是镇政府的所在地。二三层是镇政府办公室,马华雨供职的安监办在白色小楼的底层。办公室有十几平方米,斑驳的墙上贴着各种严厉的追责制度。安监办的旁边是煤管办,煤管办主任李尚虎和他的同事们也在26位请辞人员之列。


7月23日,刚下过一场阵雨,空气闷闷的。不少三四十岁光景的中年人光着膀子,蹲在马路边聊天。见记者问路,好脾气地笑笑,“找马华雨的吧?”


在成为安监员之前,高中读到一半就辍学的马华雨在石壕镇农业中心做了15年信息员,日子过得很清闲,“就是发展林业栽栽树,给农民发病虫害资料,现场指导,告诉农民农药杀虫剂哪里可以买到,怎么喷药。”


10年前,马华雨进入安监办工作,从临时工做起,后来有了事业编制。那时的安监工作是个“香饽饽”。马华雨回忆,“那时单位自收自支,也没有安全追责制,向下面的企业收取管理费,一个月的收入有1300多块。”


因为表现突出,马华雨几乎年年考核都被评为“优秀”,“而且是镇上70多个工作人员的不记名投票,”马华雨说来很是自豪。这个荣誉的后面还有更实际的好处,“连续三年考核优秀就涨一级工资”,马华雨连涨了三级。


他对前途充满期待,“干好了说不定还能混到县城里,到县里当个小领导”。


鸡肋


工资从自收自支换成了全部由国家财政拨款之后,安监办工作人员的日子开始变得不好过了。马华雨的工资由1300多元调整为每月1073元,这个标准一直持续到现在,成了名副其实的“死工资”。


“最高人员月工资总收入不超过1100元,最低人员月工资总收入在700多元,实属不平等。”在递交的集体辞职《请示》中,安监员们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在他们看来,这没有体现“安全与稳定的重要性”。


“考核优秀也不涨工资了。”依然年年得“先进”,马华雨却渐渐觉得“没意思”,“先进”头衔并没能为他的家庭带来多少实惠。


马华雨的老婆是农村妇女,早几年开了一家露天面摊,赚了点钱,后来生意日渐不景气,就关门不做了。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在重庆城里一家影楼打工,二女儿上初三,马华雨是家里最重要的经济来源。


“像马华雨这样‘一头沉’家庭在乡镇一级的安监人员中不在少数。”綦江县安监局局长陈学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除此以外,不少乡镇安监人员还存在年龄结构老化的现象。以石壕镇为例,这26名辞职的安监人员大部分年龄都在四五十岁左右。


与工资下降相对的,却是日益繁重的安监工作和严厉的问责制度。


綦江县似乎一直都没有从“彩虹桥整体垮塌事故”的阴霾中走出来。中共綦江县委书记王越说过一句话:“綦江的发展一天也不能耽搁,綦江的安全一刻也不能放松。”


“上一届县长说过,抓发展是保帽子戴帽子,不抓安全是摘帽子进监狱,通俗地讲,我们宁愿让GDP走慢一点,也不能让安全慢一步。”中共綦江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6月29日,也就是安监员们辞职的前一天,綦江县通过了一项关于加强安全生产工作的决议,对安全事故直接责任人和负有领导责任的人员,调离现工作岗位、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等问责处理,涉嫌犯罪的,将依法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更早一些时候,綦江县发生了同华煤矿“5·30”事故,马华雨认识的不少熟悉的同行被撤职,或者受到严厉的处分。


“每天过的都紧张得很,最害怕晚上接到电话,那一定就是出什么事了。”马华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到企业检查,查出了100条问题,但没有查出所有问题,你就是渎职,不去检查,你就是失职。”


日复一日的繁琐工作也让安监员们疲于应付。马华雨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农民家30米高的大树底下腐烂了,本来自己可以处理,砍掉就行了,他偏要来找安监办。”


除此以外,石壕镇安监办上访也管,企业与民众发生纠纷也管,连家庭矛盾、子女不孝也管,“多的时候1年有几百上千件家庭纠纷处理。”


“高高在上”的公务员也是马华雨们心头的一根“刺”。石壕镇安监办只有一名公务员,其他全是事业编制或者临时工。这次辞职的26名安监人员中,就有14人是事业单位编制,12人为临时工。


“在石壕镇,做同样的工作,公务员可以拿3000元以上,我们的收入比别人少这么长一截,大家都有情绪。”马华雨说。


“造反”


做了10来年安监工作,年届不惑的马华雨渐渐感到升职机会渺茫,“由于不是公务员编制,干部提拔基本考虑不到我们。”


对他而言,争取更好待遇的愿望显得比升迁更实际也更迫切。


继2008年9月成都郫县大规模教师停课之后,10月23日,綦江县教师也开始大规模停课。罢课事件很快引起了高层领导的重视,并通过了《关于义务教育学校实施绩效工资的指导意见》,教师待遇问题很快得到落实。


“闹一闹就能解决?”马华雨心中暗想。


7月15日,綦江县安监局开会传达市委安全会议精神。散会后,马华雨和几位同事没有离开,“我们商量了半天,最后形成共识”。他们决定效仿“秀才造反”。


天热的时候,马华雨喜欢扇扇自带的折扇。这把黄色的大折扇上,用黑色毛笔字醒目地写着四个字:“难得糊涂”。马华雨可一点也不糊涂,他知道用什么方法能“快速见效”地为自己和同事们争取利益。


当天,马华雨将之前递交给镇长的《请示》交到了綦江县安监局局长陈学全手中。


“如果不能解决待遇问题,我就想回我的农业中心工作,就算钱少一点,也不用这么成天提心吊胆地生活。”马华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7月20日,经媒体报道,这26名安监人员的“辞职事件”被迅速放大。“这么多双眼睛在看着呢,一定会有结果的!”马华雨的腰板挺得更直了。


马华雨已经成为请辞安监员的代表。“去问马华雨吧,他的意见就代表我们的意见”,这是第一个在《请示》上签名的安监员冯文给《中国新闻周刊》的回答,除此以外,他不愿再对自己的举动作任何说明。另一位当事人,石壕镇煤监办主任李尚虎,则一直没有露面。


在石壕镇党委书记周维思看来,促使安监员辞职的导火索早在公务员津补贴政策到位前就埋下了,后来教师的津补贴政策也落实了,事业单位人员的工资改革却没说法,让安监员觉得“受了气”。更让他们想不通的是,原来每月100元的岗位津贴费,也随着公务员津补贴政策出台而被取消了。


“干货”


前有湖南娄底涟源市48名安监人员集体辞职,今又是綦江石壕镇26名安监人员,基层安监人员为什么频频辞职?在涟源,煤矿安监流行一句话,安监员要有“机器人般的体力,圣人般的智慧和品德”。


待遇不高几乎是每个基层安监人员面临的问题。以湖南娄底涟源市请辞的48名安监人员为例,平均工资不足1200元,而他们中大部分拥有中级技术职称,且工龄大多在15年以上。除此以外,其他福利待遇也很低,甚至没有,日常的手机通信费用基本是自己掏腰包。


与待遇偏低相对应的,是繁重的工作压力。据了解,全国安监系统人员编制省一级一般配备50到60人,设区的市一级的安监局一般配备20到30人,县级安监局配备20人左右,乡镇配备的人数最少,而乡镇安监人员工作超负荷运转,几乎没有节假日可言。而一旦发生了生产安全事故,严厉的追责制度成为安监员们“不能承受之重”。不仅实行“一票否决”,取消所有的评先树优资格,甚至是被追究刑事责任。


7月21日,马华雨和同事们收回了辞职《请示》,原因是“领导们答应给个说法”。


与教师们停工罢课不同的是,这26名安监员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工作岗位,“日全食”出现前日,马华雨还和同事们去镇里车站给驾驶员发“日全食”安全宣传资料。


3天之后,綦江县召开了全县安全生产大会。因为“辞职风波”,大会多了些不同寻常的意味。


“我们会讨论不少给予安监人员人文关怀的‘干货’。”綦江县分管安监工作的副县长朱川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所谓“干货”,就是具体的实施细则。


马华雨也嗅出了大会于他们的“大意义”,他们连夜赶到了县城。安全生产大会上,“央视”也来了,只不过多数时候,他们的摄像机镜头,都是对准了坐在会场第8排的马华雨,和其他的领导。


安全生产大会上“出炉”了綦江县委办、政府办《关于加强安全生产“三项建设”的实施意见》:


上级拟将岗位津贴从原来的每月100元,提高到每月300元;矿山安监执法人员的下井执法补助调整到80元每天,以前是25元;给予直接承担安全责任的安监人员两三百的电话费与交通费补助;节假日安监人员值班处理突发事件,会补发特殊津贴和值班生活补助;为从事高危行业的一线安监人员办理人身保险。


除了在经济上改善安监人员的生活外,还提高安监人员在政治上的待遇,不论事业编制还是公务员,只要是有真才实学的都会优先提拔。


重庆市安监局局长肖健康在日前举行的安全生产媒体座谈会上透露,重庆市将出台安全监管员的“追责免责”细则,细化安监员的职责,简单说,就是该尽责没尽责时要追责,尽了责而出了事可免责。


为了参加这次安全生产大会,马华雨特意新买了件蓝白条纹的T恤,扎进腰间,显得很精神,头发抹得锃亮,随时腰板都挺得直直的,“这回,该是新开头了。”马华雨信心满满。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