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战国 末世战国 第四十四章 草原冲突

ljianf1982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size][/URL] 土龙木北方草原 轩辕易来到这里已经有近1个月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身上的膘肉减少了不少,身体也壮硕了许多,土龙木要塞确实是个磨练的的好地方,况且他到此后,除了主将刑道天之外,刻意隐瞒身份,从底层做起,人也变得成熟许多。不过,人却越来越有些焦躁起来。 他来此锻炼磨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


土龙木北方草原

轩辕易来到这里已经有近1个月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身上的膘肉减少了不少,身体也壮硕了许多,土龙木要塞确实是个磨练的的好地方,况且他到此后,除了主将刑道天之外,刻意隐瞒身份,从底层做起,人也变得成熟许多。不过,人却越来越有些焦躁起来。

他来此锻炼磨砺是其次,主要的是希望捞到不逊色于他大哥的军功,但类似于早前的大战他是不敢的,而是希望积小功为大功,专门找些对方虾兵蟹将来欺负而已。

可一个多月过去了,连对方一个兵毛都没看到。具探子回报,方圆百里之内,没有任何哈尔刺军事力量活动痕迹,到互市交易场的自由特工人员也大听不到,任何消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从土龙木一役后,哈尔刺实施全面战略收缩,至于打什么主意就不知道了。刑道天元帅根据以上种种情况作出决定,以不变应万变。毕竟那一役己方也损失惨重,虽然再次补充了一批新生力量,可却是彻头彻尾的新,十足的新兵蛋子,才一个多月的时间的磨练根本就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老兵,在这微妙的时刻,还是不要主动去惹对方为妙。

刑道天乐得悠闲、以下军将百姓乐得悠闲、只有轩辕易不能悠闲。天晓得他还能在这里待多久,皇帝的圣旨随时可以把他调走,况且,他也不想待在这里太久。

接下来的日子,则是他一力向刑道天请战不休,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大事,也就是希望能带领一支兵马,去哈尔刺境内欺负欺负平民百姓罢了。刑道天早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这种没多大意义的举动自然是不允。

到最后,轩辕易实在不能再等了,他决定自行出兵。

终于到了这天,他的机会来了,一支不足百人的哈尔刺骑兵哨探,出现在离土龙木要塞以北数十里的地方。在一丝考虑后,决定不通知刑道天,自行带领本部一营千人兵马前去歼敌,回来时,再适当夸大,就是大功一件。

趁着刑道天等一众高层将领召开会议时,带着人马溜出要塞。

此次是他第一次领兵作战,也不敢脱大,放出近百名斥候,探之周围百里无其他敌情后,便大胆突进,在他的想法很简单,以十倍以上的实力去打,不是砍瓜切菜么。

敌方骑兵也识趣,见对方势大,立刻掉头就跑,轩辕易也乐得追击,具草原民族的生活习惯,敌骑活动方向毕有群居部落,这也是长年战斗的经验之一,而哈尔刺一直都没有什么变通。至于为什么突然出现对方部落,明显是天气渐冷向南而牧的传统习惯,华夏中国也往往利用这点入境打击。

果然,在奔袭了数个小时后,果然见到一个中等规模的部落,估摸着有三千余人,根据哈尔刺全民皆兵的习惯来看,应至少有七八百敌军,吃下还有些困难。不由着有些疑虑。

观察了一会,一名自中京跟随来的家将上前进言道:“主子,属下刚才观察过,对方营内精壮不过三百余口,具他们的习惯,这个时间正好是大量年轻人出去游牧打猎的时候,正是突袭的大好机会啊!”

轩辕易眼睛一亮:“此话当真?”敌人少一倍自然是好事。

家将肯定道:“哈尔刺蛮子习惯将战士常备战马栓在一个马圈里,刚才属下数过,共有600余匹,哈尔刺骑兵一向是一人双马作战,具此估计也就是300人。”

这个道理,轩辕易在小时候就学过了,当然清楚。沉思一阵后,命道:“欧阳卓,待会你带领先头部队突击,本将随后就到。”

不到十分钟的准备第一批300人的骑兵摆开冲锋队形如猛虎下山般冲向哈尔刺部落。

眼看还差百余米就冲进部落营地,可对方仍是一片混乱,轩辕易放下心来,率领剩余部下,跟着冲过去。

华夏骑兵轻而易举的冲进营地里,哈尔刺的老弱妇孺尖叫着四处乱窜,但都很快的倒在华夏骑兵刀下。欧阳卓得意的指挥着部下烧杀抢掠,虽然有少数敌兵聚集起来覆偶顽抗,但人数明显不成比例,很快便被屠杀待尽,只是有些奇怪,对方的敌骑明显不足300人,恐怕连两百都不到。等到轩辕易也冲进营地,远处哈尔刺独有的号角声连接响起。

轩辕易等人早杀上了瘾,等到察觉时,漫天的敌军已将他们包围。

“快撤!”轩辕易心真的慌了,恨不得把自己的家将一刀砍飞。

首先是跟随他到土龙木的200家将亲兵紧紧跟着他率先冲出营门,他是打算抛下其他800配给他的部下,自己先逃。可敌方早已准备,大量箭矢射向营门,十几人应声而倒,欧阳卓不知道从哪跑出来,拼死将轩辕易拖回营地,大门关上后,外面躺倒了百多名家将的尸体。

“吴歌将军,这可怎么办呀。”轩辕易已经手足无措,只好向曾经劝阻过他,却被他凉在一边的副手。

吴歌冷冷道:“营长,我还是副营,不是将军!”

轩辕易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个,我说你是就是,回去你爱当什么将军都可以,现在快想想办法吧,我们已经被哈尔刺蛮子包围了。”

吴歌心想这个上司是不是吓傻了,什么叫爱当什么将军都可以,当你是皇帝啊,况且这次擅自出兵,不被治罪都算好运了。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还是有条不紊的发布命令道:“立刻将营中的火扑灭;把那些用不着的破铜烂铁通通丢到门口,以防敌方骑兵突袭,弓弩手向前,长枪兵在后,其他人盾牌或拆卸门板掩护。”

一刻钟后,简单的营寨防御设施修建完毕,但这明显就是一个陷阱,营寨所用的木头大多腐朽不堪,所以还是漏洞百出。

哈尔刺的伏击兵力也围了上来,将所有营寨口的方向封死。

“吗呀,他们足足有上万人呀,该死,是哪个杂种怂恿我出来送死的?”轩辕易哭骂道。周围的士兵和他的家将鄙视的看着他,明明是自己不听劝告跑出来,这么快就想撇干净责任,这上司(主子)还真差劲。

吴歌还是那冷冷的表情:“是6000余骑!”

欧阳卓不管一边快崩溃的轩辕易,急道:“吴副营,得赶快想个办法突围呀,咱们充忙出击,连信鸽都没带,恐怕是等不到增援了。”

吴歌摇了摇头道:“不会,我营这么多人出城,不可能没人知道,刑帅肯定也知道了消息,只是一时不知道我们往哪个方向走而已,,增援会来,只是我们等不了那么多时间。现在大白天的,也不利于突围,况且出口已被对方封住,我们也冲不出去,只好先等天黑。”

欧阳卓叹口气点点头,拉着轩辕易走进一座还没烧毁的营帐中。

哈尔刺阵营——

拖泰今天很高兴,闷了那么长时间,总算等到了行动的许可。只不过一个小小的诱敌之策,便把千名华夏骑兵给骗进圈套中,都说华夏人奸猾无比,在早前的土龙木攻防战中自己也见识过,不过看来对方的蠢人还是不少的,军师的计策果然有用,虽然他也是华夏人,但还是让拖泰不得不服。至于诱饵,不过是自己隶属的一个从别国掳来的奴隶部落,死个千百人一点也不可惜。

一名千夫长请命道:“将军,华夏军已被团团围住,请求立刻攻击!”

拖泰故做深沉道:“兵贵神速,对方所占的营寨不过是个花架子,好,维尔汗你火速攻击!”

那名千夫长喜上眉梢:“谢将军。”说完兴冲冲去起点自己本部兵马去了。其他慢一步的千夫长都投出嫉妒的眼神,显然这是个软柿子,不拣白不拣的便宜。

哈尔刺进攻号角响起,一只绕着营寨慢速机动的哈尔刺千人队骑兵突然对着营寨一个方向猛冲过来,具他们营建这个寨子的工匠解释,这一段是最薄弱的地段,那里的栅栏木桩子,轻易就能撞断,这次再来个突然进攻,华夏军肯定想不到他们会在这进攻。

华夏军确实没想到对方会在这段进攻,在吴歌指挥下,大部分下马骑兵急忙跑入那个地段摆开防御阵形,而战马统一栓在营寨中间。不过,华夏军可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冲进一百五十米后,已全力加速的哈尔刺骑兵开始弓箭抛射,经过多次经验,这正好是复合短弓的最大射程距离。而华夏军由于是轻骑追击,本身并没有什么重装备,所用的也是马上轻弩,射程虽然比对方的复合弓要远些,但却比不上对方抛射时的距离,而且本身也没带多少备用弩箭来,只好按兵不动。

“笃、笃”箭矢击中门板的声音连接想起,复合弓的威力不是很强,从营寨中捡来的大量门板起了很好的作用(别以为小说中的蒙古包还是全帐篷的模式,生活水平的提高,外加经过宇宙时代的洗礼,拥有可拆卸组装的木制房是轻而易举,就是现代都可轻易办到),大量的箭矢根本不能穿透,白白赠送了华夏军大量缺乏的箭矢。

进入80米后,华夏军前排的门板盾牌兵突然后退几步举起门板,遮住上方,现出两排分别采用站跪姿的华夏军弩手。而哈尔刺刚完成一番齐射。

“放箭!”随着喊令官的大嗓门,两排努箭放了出去。华夏的弩器还是箭矢质量都居世界前列,特别是箭头的威力可不是哈尔刺那手工粗糙,用料极省的铁箭可比。顺即哈尔刺骑兵先头惨叫声迭起,大批人马接连倒下,连同千夫长维尔汗也挨了一箭,哈尔刺所谓重骑的铠甲都无法阻挡华夏的钢制长箭头,而哈尔刺抛射从上方落下的箭矢几乎都被门板挡住。

经过两轮弩箭齐射后,哈尔刺骑兵已倒下了一百多骑,华夏军却几无损失。维尔汗咬碎银牙,心想最多60米就冲进去了,到时要你们这些南方佬好看。

突然间,从华夏军弩手身后,大量华夏军士兵冲向前,一脚齐踹向栅栏,那排腐朽的栅栏就这样轰然倒下。看得维尔汗莫名其妙,这不是等着自己去砍吗?

又是大量的破桌子板凳之类的丢向前去,看得维尔汗更奇怪了,以为这些东西能阻碍他的铁骑吗?随便一撞就过去了。

20米内,一只火箭镖射出来,射进那排破桌破板凳和倒塌的栅栏形成的破防线中,冲天的大火立刻燃起,形成一道火墙。

已冲进10米内的哈尔刺骑兵战马突然被大火惊吓,在火墙前闹腾一片,这情况太突然了,哈尔刺骑兵根本来不及朦马眼,谁都想不到华夏军竟然在这些破木头中上了油(突袭的轻骑往往会携带几小罐油,用于纵火)。

“放箭。”一排排箭矢穿过火墙,再次射向乱成一团的哈尔刺骑兵。这已经成为单方面的屠杀,在远处观战的拖泰目瞪口呆之于,无奈的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