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军人=嫁给耳朵 (转一位军嫂的文章)

电话,我们别无选择。


又到了每天的必修课时间,老公说:“今天给你读一段新闻吧。”


“好啊。”我欣然同意。



加班到九点多才回家,这会儿刚收拾停当呢。正好听他读新闻可以让我先休息一下。


文章主要是分析现在部队干部战士理财状况的,很多东西都只是从我耳朵里过了一编。文章中提到大部分部队干部尤其是基层年轻干部几乎都没有什么存款,个人经济状况只够自己日常开销。然后分析了很多原因,也给了不少可行的建议。


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一位少尉排长的话:“我的工资都贡献给中国电信了。女朋友对我什么多的要求都没有就是想多听听我的声音。现在这样的女孩子已经不多了,这点要求我还不能做到吗,所以打电话花钱是不在乎的,生日那天的电话废就花了320元。”


说到这老公笑了,“我们好象也是这样哦。”


“是什么?”我嬉笑着反问。


“跟他们一样呗”


是啊,可能大家都是一样的。决定做你的女朋友就知道我可能什么都没有,除了你的一颗心,但是也不是全部,你的心里首先装着你的工作。一样的,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即使偶尔使使小性子那也是实在委屈或者心里不舒服的时候。但是就是那样的时候我也没有刻意的要求你为我做什么,顶多就是跟你抱怨一下。


于是,连接着我们所有喜怒哀乐的也就是那细细的电话线或者薄薄的信笺。每次朝阳升起,都期盼着鸿雁衔来千里外的思盼;每当夜深人静的,都期盼着电波送来千里外的想念。日复一日,朝朝暮暮,日子就在这样的思念与等待中悄悄的游走。


在论坛里遇到名字叫“嫁给耳朵”的朋友。这个名字真的是很独到。嫁给耳朵,多形象啊。不管多远,即使信件不方便达到的地方,电话也是可以打通的。千里万里,电波都可以承载着我们的思念我们的牵挂我们的幸福我们的快乐。一切的一切,我们都是通过耳朵最先感受到的。一日电话中我也跟老公聊起了这个独特的名字,良久,电话里都只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细细想来,这里边又包含着多少心酸啦,那是别人看不见感受不到的。耳朵代替了所有的其他的感觉器官在那样的时刻感受着恋人之间最亲密的关怀,感受着夫妻之间最平淡的体贴,感受着彼此传递的点点滴滴。


也许别人正手牵着手漫步在花丛中,很想也和你牵着手。“好想你牵着我的手哦”不自觉的自己的手已经伸出去了,可是手掌握住的只有空气。“好啊,我牵着你。过马路要小心哦。”电话那端应对着。我能想象你肯定也是向空中伸出了手,肯定也是一样握着空气想象着牵着我的样子。于是想起你牵着我过马路,牵着我在大街小巷穿梭。我说我是路痴,你于是紧紧的牵着我生怕一不小心把我弄丢了。


睡不着的晚上,总喜欢一遍有一遍的告诉你我睡不着。你总是对我说“来,我搂着你,好好睡觉哦,别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发现自己抱着枕头。


生病的时候,打个电话给你,听着你的问候心里也就舒服很多了。可是起不来床的自己此刻最需要的是你在身边。


伤心委屈的时候,打个电话给你,听着你的安慰眼泪也许就不再流了。可是脆弱的自己此刻最需要的是你温暖的怀抱或者宽厚的肩膀。


电话,承载着我们军嫂多少的喜怒哀乐。耳朵,经历着我们军嫂多少的欢乐忧愁。


电话,我们别无选择。嫁给军人=嫁给耳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