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雇佣兵 第二卷 非洲冒险 第三十八章 艰难的逃出生天

zhizhuwang123 收藏 3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42.html[/size][/URL] 眼前的这群土著部落我早有耳闻,就是非洲丛林中臭名昭著的蒙杜马猎头部落,专门以取人首级为生,有时也打一些野兽,由于持续不断的战火,这群食人族好象近段时间已很久没有取到人的首级了。这群人的食人习俗是他们祖先传下来的,不能根除,有时长时间找不到人肉吃,他们甚至会吃他们本族人,部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42.html


眼前的这群土著部落我早有耳闻,就是非洲丛林中臭名昭著的蒙杜马猎头部落,专门以取人首级为生,有时也打一些野兽,由于持续不断的战火,这群食人族好象近段时间已很久没有取到人的首级了。这群人的食人习俗是他们祖先传下来的,不能根除,有时长时间找不到人肉吃,他们甚至会吃他们本族人,部落与部落间互相抢人吃。安迪以前跟我讲我,但我一直敢太相信在现在高度文明的地球上还会有如此野蛮愚昧的原始部落存在,今日总算开眼了。

从四周窜出的黑色土著越来越多,一大群穿树叶或兽皮,浓密头发,一脸食人像,长牙外露,皮肤黑得像油漆的食人部落的人来。这群人光着上身,下身只穿着用草和树叶等东西连起来的裤子,手里都执着木棍、石斧、骨刀、等武器,头发散乱而肮脏,从未剪过,显得奇长,披到肩以下,眼睛忽闪忽闪,在漆黑的脸上犹如跳跃的幽灵之火,鼻子似乎只有两个孔,牙齿却白皙,前面两颗特别长,好像是专用来咬人颈项的一样。他们不停地嚎叫,很是恐怖。

这群野人把我围住后却并不向前靠拢和攻击,只是在原地打着转,发出怪叫,叫声很响亮,响彻云霄,直震得人毛骨悚然。

对付这群野蛮人只有和他们一样,得用原始的暴力,所以,当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拿最先进的武器杀戮最原始而又最残暴的敌人,我不会因此感到羞愧。这是低成本的买卖,等下血肉横飞的场景,一定会让我和这些野蛮人更加嗜血和兴奋,我们的脉搏中都流淌着最古老的贪婪血液,因为,现代的人类都是从非洲走出来的,最后迁徙到世界各个角落。

这时这群野蛮人离我只有200多米了,他们奔跑的速度太快了,很快就有几个强壮的土著跑到我跟前,向我吹射涂抹有蟾蜍毒素的吹箭,这是原始人最原始普遍的饿武器,毒素含有麻醉的化学物质,会使猎物酥软麻倒,然后土著就可以活生生的喝血嚼肉了。我不由心头一阵怒火冲天,端起火狙击步枪连连射击,最前面几个土著应声倒地,但枪声却并没有吓走这群胆大包天猖撅一时的野蛮人,反而引来了更多的土著发出兴奋的嚎叫。

我记起猎人们常说的“打狼要打头狼”的哲理,我迅速用瞄准镜捕捉到站在最高处吹着牛角号,指挥进攻的土著头目,“叭”的就是一个精准的点射,子弹直接打进他的脑袋,鲜血飞溅,碎骨横飞,脑浆冒着热气喷射到岩石下面,这家伙被狙击步枪强大的冲击力撞下山崖。号角声一停,进攻的土著顿时停止了攻击,“嗷嗷”叫的跑到头目的旁死尸手舞足蹈的折腾着。

趁这当儿,我迅速抱着FR-F2飞快的向后狂奔,没多久,后面的土著又开始进攻,他们向我发射弓弩和投射长矛,可惜射程不怎么样,大多数的长矛和弩箭都远远的落在后面,只有少数几枝弩箭带着尖鸣声从我耳朵旁擦过。

我拿起狙击步枪,熟练的操练起过去的训练的射击动作,持枪转身射击、跑动中射击、奔跑急停射击、蹲伏射击、起跳射击……枪响处,必定有某个倒霉的家伙被炸烂脑袋或者胸膛。很快,狙击步枪的子弹打光了,而追在最前面的土著纷纷被射倒,因此追兵被我拉开一段距离,我赶紧扔掉,掏出USP手枪,里面有最后的10发子弹,关键时候防身用的,现在我不打算拿它射击远处的土著。

由于扔掉了笨重修长的狙击步枪,我的身子顿时轻便了许多,就像一只穿梭在丛林的猎豹一样敏捷,那帮土著虽然善于在丛林中奔跑攀爬,但和我这个长期经受专门训练的特种兵相比较,还是要差一大截的,渐渐的,我完全甩开了追击的土著,消失在深邃阴森的丛林不见……

经过几个小时的不挺奔跑,终于逃离了这群恶心野蛮的食人族,我现在的位置是一片热带丛林,站在密集的高约几十米的大树底下,树干很高,树与树之间距离很近,因而树冠与树冠几乎是分不出谁属于谁,密密层层地盖着,使得整个森林即使烈日高照时也是阴沉沉的,阳光是无法透过树冠而照射到地面上来的,这样的森林,即便是中午,林间仍是雾气氤氲,死气沉沉,幽暗深逢的森林无时不显现出一种鬼迷神话般的色彩,令人既好奇又心惊,似乎一生也走不到尽头。

我感到自己是那么渺小。仰脸眺望树梢,视线被林间极为茂盛的灌木遮没,根本望不见大树的枝叶。这属于刚果赤道热带雨林地区,到处云雾弥漫,林木遮天,真是一派与世隔绝的史前处女景象,泰莱湖地区无人居住,许多稀奇古怪的动物完全未被世人所知,尤其是那个恐怖的原始沼泽地,即使是最熟练的猎人都无法进入其纵深之处。

地面铺满一层层落叶,在上面行走,仿佛踩在厚厚的海绵上。纵横交错的树根露出地面,盘根错节,千姿百态,为丛林增加了神秘莫测的色彩。热带雨林中到处都开着形状奇特。香气诱人的鲜花,千奇百怪的藤条,光滑犹如玻璃管子,粗糙的好比锯子齿尖,还有许多藤本植物,弯弯曲曲,找不到尽头,寻不见根源,有的缠成一团,有的从此树攀悬到彼树,仿佛是专为冒险家架起的大桥。还有的藤蔓缠着无数色彩斑斓的寄生花,远远看去,宛如丛林巨蟒悬游在几棵树之间,令人毛骨悚然。

林中到处都是一片绿色的海洋,阳光在这里似乎也被染上了青绿的色泽,给人以虚幻的感觉。林间小道忽上忽下,阴暗曲折,需披荆斩棘方可前进。一路上无数的小河谷挡住去路,我不得不涉水过溪,重新寻找淹没在灌木中的道路。

余下来的几天, 我都在着荒凉的丛林中穿梭前进。一路上,我忍受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痛苦。饿着肚子在泥泞的沼泽中挣扎挪步,死神每时每刻都在威胁着我。不仅无法休息,还受到了无数嗜血蚊蝇的叮咬,以致于浑身上下都是肿块、疙瘩,伤痕累累。随身携带的食用水喝完了,沼泽中的泥浆水又不能喝,也没有新鲜的蔬菜肉类,只能依靠猎取一点小动物维持生命,如蛇,山鼠,蜥蜴,白蚁等。炽热的阳光晒得人头昏眼花,再加上营养不良,身上直冒虚汗,几乎要昏倒在沼泽地上。但我一直顽强的坚持着,最后终于走出茂密的丛林,看到了宽宽的刚果河,只要渡过这条河流,就是政府军的地盘,就安全了。

我用M9军刀砍了些树枝和藤蔓制了一只简单的小木筏,以及两根宽扁的船浆,东西都准备充分了,再带上前些日子打猎获得的未吃完的野味,打算横渡宽阔的刚果河。

从死神的魔爪中逃离出来的我乘简陋的木筏,击败了河马和鳄鱼的袭击,穿越宽阔的刚果河域,我凭借顽强的体力与意志,终于逃出生天,结束了这段死亡之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