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弯的弓,直的弦--悼父亲

chenpengbo 收藏 2 26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29_12298_9712298.jpg[/img] 弯的弓,直的弦像极了我的父亲,父亲腰是弯弓,精神是直弦。北方岩石上的柏树也像极了父亲,哪怕小小的一方土,也能扎牢根,顶天立地一好汉,哪怕风雨雷电,只能郁郁葱葱,是善良的本分,是舍得的本分,是勇敢的本分,是智慧的本分,是坚持的本分。 家乡的规矩清明不烧新坟,清明前夕我在父亲的坟前植下两棵柏树,以寄托我对父亲的哀思。挖坑,培土,浇水两棵一人高的树苗陪伴在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弯的弓,直的弦像极了我的父亲,父亲腰是弯弓,精神是直弦。北方岩石上的柏树也像极了父亲,哪怕小小的一方土,也能扎牢根,顶天立地一好汉,哪怕风雨雷电,只能郁郁葱葱,是善良的本分,是舍得的本分,是勇敢的本分,是智慧的本分,是坚持的本分。

家乡的规矩清明不烧新坟,清明前夕我在父亲的坟前植下两棵柏树,以寄托我对父亲的哀思。挖坑,培土,浇水两棵一人高的树苗陪伴在父亲的两侧,春风吹来树梢便欢快起来,像父亲逗我开心时顽童的样子。父亲在农历的二十一去世了,尽管我的思想上已经准备了十年,可是当父亲走了之后,我还是空荡荡的,从此我少了父爱,少了良师益友,少了分享我喜悦成就的见证着。

回老家,看到父亲住过的窑洞,我舒展着胳膊躺在床上总想起和父亲聊天的过去。在老家没有父子两人聊天勾肩搭背,那样会被人指为二百五,父亲惯我,也从不计较别人怎样评价,只是和我千般嘱咐我,男人别在乎 别人怎么看,走自己的路。是的,走自己的路,父亲一生都是这样走自己的路。父亲从小父母双亡,小学只读到二年级,勉强会写自己的名字,可是心算确是我见过的所有人里最好的,后来我知道是父亲八岁就在村里饿着肚子上工,不少干活确没吃的,为了一个馒头或一碗面,父亲和一个年龄比他大,确管他叫叔的学了乘法口诀。后来我无意听别人讲到了,我问父亲,谁欺负你了,父亲淡淡的笑说那个年代,人都饿肚子,望前看,走自己的路。

在我小的时候,家里环境已经很好了,父亲的叔叔退休后回到了老家,父亲也因为二期矽肺病退回老家。家门口总有一些乞讨的,父亲总拿零钱交我去给,夏天割麦子,山里的麦客子住在我家感冒发烧,父亲也支我去买药,麦客走时再吃顿包饭带几个馒头,交待来年还来我家割。到了初一暑假,父亲有天和我聊天,想开学买条新裤子不,我说想,父亲第二天就让我到家附近一个砖厂上班,每天5块钱,父亲看着我里外里磨的满是水泡的手,说钱只有自己挣的花的腰杆才硬。半夜父亲我的房间给我的手上红花油。父亲的叔叔每年从台湾回来给他钱他都没拿过,只是说我的日子过的行,不缺钱花。为的就是要我也腰杆子直,不图意外之财,不幻想别人的帮扶,路要自己走。

我小时顽劣,地上霜了还在河里游泳,上高爬低,打架斗殴,父亲从来没有因此打我,每次惹事了回家,母亲的笤帚重重落下的时候,父亲在一边看着热闹,一边取笑我说,男子汉要敢作敢当,别被人欺负,也不能欺负别人,看看你着熊样挨几笤帚东躲西躲,骨头也软呢,心里虚吧。每每那时我总是咬着牙准备出走,父亲的饭菜及时好,滑动的喉结暴露了我的心里,父亲说着记吃也要记打。直到很多年后,大学毕业闯荡打拼得时候,无论我吃得好坏,急急吞下每一口饭菜时,耳边总是有父亲的声音,记吃也要记打。刚工作的几年,回家很狼狈,几乎每次都是弹尽粮绝才回家,父亲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只是爱吃饼干,于是一听十元钱的饼干摸黑回家,远远看见父亲站在村口的路上顶着寒风看着我回家,家里父亲已经做好我最爱的菜,看着我的吃相,父亲能够洞察一切,离家时兜里总是有二百块钱。

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呼吸很费劲,口唇青紫,我知道父亲的日子不多了,只要有机会就带父亲吃饭,父亲和我吃饭的时候总是很得意,这种得意在我有了儿子越加明显,而父亲的身体也更加每况愈下。我出差带回来的东西父亲也从来不拒绝,父亲边吃边说,吃不穷喝不穷,计划不周一世穷。父亲走了,他对母亲说,只要让我走的痛快,父亲确实痛快的走了。清明节我植两颗柏树在父亲坟前,那树见我去浇水,会说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