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

静娴 收藏 2 324
导读: 你傻!”那时,亮说。 当很多人还在没头没脑地打听网恋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个渴望经历一场轰轰烈烈恋情的女人和一个渴望经历一场轰轰烈烈恋情的男人,却通过网络结束了他们那段非常凄美的网恋历程。我说的是她和亮。 他们都是围城里的人。她在一座美丽的大城市上班,而亮,却在一个小小的山区县城做生意。 “你好!”“你好!”“聊聊?”“聊聊!”就是从这些最简单的对话开始,她与亮踏上了复杂的生死之恋。 第一次,一聊就是五个多小时,直至下半夜。之后两人每天上网见面。这时候,似乎都

你傻!”那时,亮说。 当很多人还在没头没脑地打听网恋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个渴望经历一场轰轰烈烈恋情的女人和一个渴望经历一场轰轰烈烈恋情的男人,却通过网络结束了他们那段非常凄美的网恋历程。我说的是她和亮。

他们都是围城里的人。她在一座美丽的大城市上班,而亮,却在一个小小的山区县城做生意。

“你好!”“你好!”“聊聊?”“聊聊!”就是从这些最简单的对话开始,她与亮踏上了复杂的生死之恋。

第一次,一聊就是五个多小时,直至下半夜。之后两人每天上网见面。这时候,似乎都已忘了自己的另一半。在她看来,电脑前的这个与自己交谈的人,对自己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尽管睁眼不见、伸手不触,尽管不知对方高还是矮、是帅还是丑。语言的穿透力,也许比子弹要强得多。

其实,她寻找这种感觉很久了,用她的话来说,是在寻找一种失落了很久的感觉。而亮,在那边说得更直接:想经历一次真正的轰轰烈烈的爱。这话,恰好洞开了她那羞涩本质外壳里的真实内核。

她去电脑城扫描了几张自己的照片发给亮,亮也当即把电脑里自己的照片发给了她。照片的直观更坚定了两人的信念,他们热恋了。

接着是每天一、二个小时的电话情聊。她深深感到这是另一种感觉,就象伸出了一只手,很快就要触及到想吃的一只苹果了。

这天她突然心血来潮,想给亮来个意外的惊喜——她要在不跟他预先说的情况下,去见他。

坐在班车上颠簸了三个小时的山路后,她来到了那小县城。她拨通了亮的电话。当知道她是来专门看他时,电话那头的亮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傻!”。她听后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可名状的震撼,她知道:他是半惊喜、半责怪,惊喜的是能见到她了,责怪的是不该她来这小县城,而应该由他去大城市看她。这种震撼对于她,其实是一种幸福。“你傻!你傻!”他说。

亮向妻子找了个漂亮的借口,暗地里在一家宾馆开了个房间。当晚,两人同床共枕。“你傻!”“为你,我愿!”“你真傻!”“为了你,我真的愿!”亮感动得流泪。“我一定要到城里去让你做我的新娘!”他说。这回,是她感动流泪了。真实感情的流露也许总是这样的。

第二天她要回城了。不久后就是亮的生日,两人约定,到时候她再来县城,陪亮过生日。

亮的生日到了,她如期来到县城。见面后相互紧紧拥抱,都是泪流满面。这是自然的泪水啊,这样的泪水,有的只流一次,而更多的人,一生均无。

这一次她在那住了三天。在生日蜡烛前,亮对她说:“你生日时,我去城里陪你过!”“不,还是我来这。”“不行,我去!”“你是男人呀,好好做你的事,这样的婆婆妈妈的事情让女人做。”“不!你都来看我两次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去看你!”最后拗不过他,她答应她生日那天,在一个地方准备好一切,等他的到来。

日历在她的甜蜜的痛苦中终于一页一页地翻到了她的生日。事情也巧得出奇,那天她的先生恰好出差在外不能回来,在遥远的地方给她打来电话,祝她生日快乐,并表示在回来后一定为她补上生日的烛光。她听后,鼻子微酸,突然有了一种自责的感觉,泪水也就快出来了。 但对亮的渴望又是多么的难以割舍。那天,她早早地出了家门,选一个比较满意的宾馆,定了房间。在那里,她将和亮一道,渡过浪漫的日夜。

她要买很多吃的带到房间。上午八点半,亮打了个电话给她,说他有点事情要处理,可能要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一点之间才能到。她十一点就准备好了一切食品,开始憧憬地等着他的到来。

可是等到下午一点,亮仍未到,也没给她来电话;她好多次给他打电话,总是接不通。这时,她就急了。他是不是不来了?这样想着,就有些伤心了。

一点半,亮仍没来,也没来电话。这时候,她气呼呼地站起,来到镜前,对着自己嚷:“你傻!你傻!”嚷着,伤心的泪水就唰唰地流了下来,感觉亮是天底下最大的负心郎了。

快到二点的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响了。她赶忙接听,但好失望,来电显示不是亮的手机号码。说话的是唯一知道她与亮的事情的亮的一个好友,他那浑厚的男声告诉她:亮在来城里的途中,出了车祸,死了。

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醒来,已是天黑时分。尽管没做梦,但她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恶梦。她离开宾馆,踉跄着叫一辆的士回了家。在家里的镜前,她一次又一次端详自己,指着自己说:“你是魔女,你是魔鬼!”一出手,镜哗啦一声瘫在地上。

她还算娇柔的手被玻璃划破了,血,流到了手掌心。看到自己的血,他就想到了亮的流血。她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她,他不会出事;如果他们俩不认识,他不会出事;如果她那天不过生日,他不会出事;如果......呵,太多的如果了,这如果,是用血写成的。

几天后,她先生回来了。不知怎的,她突然对他比以前更亲热,但拥着他的同时,又总是默默地在心里对他说:“你傻,你傻!”更多的,是在他忘情地把她抱在怀里,说着如何如何爱她如何如何想她如何如何离不开她的时候,除了在心里默默地骂他“你傻,你傻!”,泪水总忍不住出眶。而他问她为什么时,她不能不撒谎:“你这么爱我,我很感动。”而他,真的象傻瓜一样相信了。人啊,有时候就是这样。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她是矛盾的,对亮的那份情、那份爱,始终难以割舍,尽管亮已不在人世。于是第二年,也就是亮的生日那天,她买了很多好吃的,又颠簸着来到那个山区县城,去到亮的坟前忏悔,一个人默默地呆了三个多个小时。她流着泪,对他说了很多话,很多话......

“你傻!”多少次在镜前注视自己,她默念着亮生前的话。

一个人,经历一种刻骨铭心的爱也许很难,但她经历了。她不知道,这究竟是谁的错。也许是她错了,也许完全是网络的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因为心中有了一个非常秘密,从此她的下半生将不再过得轻松。

这是一个完全真实的故事,也许是迄今为止最为凄美的网络爱情故事...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