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二:内战又起 第三章 团聚(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对于王辉将军的盛情邀请,雷霆并没有感激涕零,只是对张贤道:“等我毕业以后再说吧。”就这么轻飘飘地过去了。但是,张贤却知道,在这个时候,他也是心灰意冷。仔细想一想,在遭到了如此大的打击,他不心灰意冷才怪呢。

郭万也到了重庆。

第六战区在孙长官被调到第十一战区之后,经孙仲的推荐,军委会任命另一位西北军的名将孙蔚如将军担任第六战区的司令长官,但是实权依然是在参谋长郭万的手中。郭万到底是陈诚的嫡系,便是任一个副职,也是主抓的军权,实际上这个西北军的孙将军也是被架空的。

在日本投降之后,第六战区从恩施入驻进了武汉,总体负责对武汉地区及湖北全省的对日受降与接收工作。在那个受降和接收的过程中,新四军的第五师曾经提出要参加进来,但是被第六战区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在受降和接收过程中,成立了第六战区接管日方物资委员会,这个会长便是郭万,不用想,这是一个非常让人羡慕的肥缺,垄断了对日伪物资的接收。同时,在重庆方面的示意之下,第六战区又大量地收编伪军,补充到地方保安部队和正规军中。但是,按照国府的计划,这个第六战区的长官司令部也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年前便已经在组建军委会下的武汉行营,已代替原抗战中的第六战区。

武汉行营的主任已经任命为国民党的元老程潜,这也是一个挂职。而副主任是孙蔚如、原第十集团军的王瓒绪、三十三集团军的唐式遵三个人,郭万依然是武汉行营的参谋长,并兼任武汉警备总司令一职。实际上,武汉行营里,除了程潜这个资历过深的元老,而孙蔚如是原西北军杨虎城的属下,而王瓒绪与唐式遵都是川军里的将领,只有郭万这个浙江人是中央军嫡系出来的,依然是掌有实权的人物。

此时的十八军,正是武汉的警备部队,也就是郭万手下的一支王牌。其实在十八军之前,倒是有两支部队,一个是六十六军,一个是九十二军,也在武汉驻扎,只是六十六军被调往信阳去包围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第五师,而九十二军也空投到了北平,去担任北平的警备任务,并抢占战略要点。

既然张贤已经打算回到第十八军,那么,郭长官自然是要去见一见的。

郭万还是那样神情怡然,便是在他最失意的时候,因为丢失了宜昌而被委员长连降了三级,他也没有着过急,上过火,依然一付稳坐钓鱼台的样子,这让张贤钦慕不已。

这个时候的郭万,更是精神抖擞,虽说这些年来,他一直是作为一个幕僚副手,而非真正的主将,却比那些做主将的更加惬意,更加舒服。

“参谋长还是这样得容光焕发呀!”张贤不由得这样感慨万端地道,半分是真心话,半分也是奉承。

郭万笑了笑,开着玩笑地道:“我们的小上校可是又瘦了一圈呀,抗战都胜利了,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难道陆大的伙食不好?”

张贤也笑了笑,道:“我哪有参座这么大的心胸呀,呵呵,这么多年来,参座都是这样得不急不躁,井井有条,令人好生佩服呀!”

郭万却摆了摆手,道:“哪里哪里,我也有急得吃不好睡不着的时候,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张贤好奇地道:“哦,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郭万道:“就是当年的常德会战之时,我就有好几天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恨不能自己到前线去。”

张贤愣了一下,常德,那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看到张贤不再答话,郭万知道他又回忆起了常德的那个血与火的场面,尽管没有亲历那个惨烈的战场,但是作为长官部的上峰,他当然可以体谅到张贤的心痛。抗战已经胜利,而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人们,再也无法醒来,也看不到胜利的欢愉。

“呵呵,不说这些了!”郭万打断了张贤的沉思,问着他:“我听陈长官说,你准备在毕业后回十八军,是不是呀?”

张贤点了点头。

“这样好呀!”郭万道:“回十八军,你就可以全家团圆了。”

“是呀!”张贤也打趣地道:“十八军的老战友也多,呵呵,我回去后可以和大家一起喝酒了!”

“呵呵!”郭万也笑了一下,同时问道:“胡从俊给你安排什么职务了吗?”

张贤摇了摇头,告诉他:“我还没有去找过他,我想等过年的时候回家,顺便去找一找他,看他能够安排我去哪里。”

“是这样呀!”郭万点了点头,想了一下,道:“如今十八军里没有空缺,而眼见着各军都要整编,还要裁撤一大批的官兵,一个职位有很多人在抢,你就算是去了那里,也不过给你个参谋之类的闲职。我看这样吧,你不如先在十八军里挂个名,到我这里来吧,等有空缺了再回去。”

张贤的眼睛一亮,忙问道:“不知道参座有什么好的职位给我?”

郭万笑着指了指他:“你呀,给你一个副官或者文书来做,太大材小用了。我如今是武汉警备总司令,下面的武汉警察局的局长人选还没有定呢,我肯定要找一个我信得过的人,我看不如让你代理些日子,等你有了好的职位再换他人。”

张贤心中不由得一动,喜道:“多谢参谋提拔,便是不去军中任职我也乐意!”如果真能够当一个警察局长,那么在这个政局还不明朗的时候,也比去当一名师长甚至于军长要强了许多,虽然手下没有那么多的兵丁,但是却可以避免去前线参战。

郭万却道:“呵呵,张贤呀,你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作一个警察局长太屈才了,到时陈长官也不会同意的!其实我也只是想让你帮帮我罢了,等武汉的局势稳定下来,便是十八军里没有位置,我也会给你搞到一个位置的。”

“谢谢参座了!”张贤连忙道。心中却在暗自欣喜,这一回没有白来看望老长官一趟,倒是但愿着自己一直能在警察局里不要从军了。

*****************

过年之前的几天,张贤沾了郭万的光,跟着他搭着飞机来到了武汉,飞机降落在了武昌的南湖军用机场,一下飞机,他便发现了一个老熟人——原先经常跑芷江到重庆航线的运输机机长潘飞。

潘飞已经转到了武汉这边来,空军准备在这里组建第四军区,许多的飞行员和教官也都从芷江那边转了过来,这里面也包括张贤的弟弟张仁。

听到这个消息,张贤喜出望外,张仁也来到了武汉,而十八军此时就驻守在武汉,也就是说他的三弟张义也在这里,他们兄弟三人马上要团园了。

张仁如今是新组建的空军第四军区第一大队第一中队的中队长,只是这个时候还在飞芷江方向,没有回来。张贤于是给潘飞留下了自己在武汉的地址,让他转给张仁,过年的时候全家能够团聚一次。

其实,张贤也是第一次回武汉的家,他还不知道王金娜把家安在了哪里,只知道是在武昌。十八军的军部设在武昌的旧督军署,离着起义门不远,离着南湖也不是太远。又是沾了郭万的光,郭参谋长专门给他找了一辆军用吉普车,倒是成了他的代步工具。

告别了郭长官,张贤开着车在陌生的武昌街头转悠着,大街上的人们纷纷为他让道,侧目看着这个年青的国军上校驾车在大街上行驶,报以羡慕的目光,这让张贤马上想起了几年前与韩奇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的情景,那一次他身负着一个暗杀的任务,想一想,就仿佛是弹指一挥间。

按照别人的指示,张贤从起义门开过,拐过了两条街,就看到了那座标志性的建筑,他知道已经到了第十八军的军部,既然来到了这里,定然要去见一见自己的老长官胡从俊了,以后还要在十八军里挂名的。

还未等到他把车开到,便见对面同样地来了一辆军用吉普车,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辆车却嘎地停了下来,车上的一个人高声大喊着:“那不是我们的小营长吗?”

张贤顺声看去,不由得又惊又喜,马上把车停在了路边。那辆车上跳下来了两个人,当先一个人飞跑着来到了他的身边,不是别人,正是三十二团的陈大兴,后面跟过来的是他的团长黄新远,刚才喊他的就黄团长。

老战友见面,自然别有一番亲热与感慨,互相拥抱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好不容易放开手,却也只剩下了哈哈的大笑,仿佛这天与地之间只有他们三个人。

“什么时候来的?”半天之后,黄新远才这样地问着张贤。

“刚刚到。”张贤告诉他们。

“呵呵,营长就是不一样,一来就有车开呀!”陈大兴在边上说着,还把他当成了自己的营长。

“什么营长!”黄新远回身说着陈大兴道:“如今的张贤可是人家五十七师的副师长了,你怎么还营长营长的叫着?”

陈大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我……我一时没有改过来。”

张贤也呵呵笑着,道:“没什么,我本来就是你的老营长,这么叫也没有错。”

黄新远看着张贤开的这辆车,比自己的还要新,也奇怪地问着:“是呀,你刚刚从重庆来,怎么就有车子开呀?”

张贤笑了一下,告诉他们:“我是和郭参谋长一起回来的,是他给我找的一辆车,等过完年,我回重庆去的时候,还要给他还回去的。”

黄新远与陈大兴对视了一眼,对于他们来说,郭万参谋长,那是比胡从俊军长还要高的一个官,他们根本就没有去见他的机会。这个郭参谋长既然能够专门给张贤一辆军车,想来对张贤的青睐是不言而喻的,张贤肯定会受到重用。

“胡军长在不在?”张贤问着他们。

黄新远点了点头,告诉他:“我们刚刚从他那里出来,杨师长也在军部里。”

“哦,那太好了,我正好去看望他们一下。呵呵,马上要毕业了,我可能是要回十八军的哟!”张贤向着黄新远首先透露消息。

黄新远怔了怔,迟疑了一下,不相信地道:“我知道如今的张林福是七十四军的师长,还以为他升上去了,你怎么也可以当五十七师的师长呢,放着这么一个好的职位不去,为什么偏要回十八军来呢?”

张贤悠然一笑,道:“我是舍不得你们这些好兄弟呀!”

陈大兴首先笑了起来,他听到这句话,心里暖融融的。黄新远也笑了,但是他却不以为然,才不会相信张贤真是为了这个目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