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7月28日)在浏览铁血首页时,看到两篇有关警察的原创作品.不由得勾起了我对一段往事的回忆.当年的小警察固然有不对的地方,可我也有戏弄他的成分.现在想来,当初我面对的是一个涉世未深,刚二十初头的大孩子做的有点过了.今天借此机会寻求他对我的谅解.

时间:1996年6月4日.下午. 有朋友会问,为何记得如此清楚,因为当天是一个政治敏感日.所有警力都停休上岗了.

地点:北京中关村,海淀街里图书城南口.

当年我开车往图书城内送货.由于图书城内是步行街车辆不能进入,只能停在南口.当我到达南口时,老远就看到两车之间有个车位(该地区车位很紧张)便径直把车开了过去.人还未下车,我从反光镜中便看到有个巡警跑了过来.(北京的巡警成立于1994年(大概)不归派出所管理,是一支独立的警种,以支队建制.)我马上检索了一下我的停车过程,感觉没有问题便若无其事的下了车.来者是个很年轻的警官,有一米八的大个,方脸微胖.他瞪着双眼指着我吼道"谁让你停这的!"我冷静的反问了句"停这怎么了"他没有解释,瞪了瞪眼说了句"过来"我便随他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岗亭.边走边思量着该如何躲过这一劫.

岗亭是巡警的一个办公地点,里边有四,五平米大小.小警察进到里边,我在窗口等待发问.我与他的智斗从此展开.

"把驾驶本拿过来"我顺从地把驾驶本递了进去.他把驾驶本放在一边就不再理我.他和另一个三十多岁的老警察聊起天.十分钟过去了,我心里那叫一个急呀.心里想,你该怎么处罚就处罚吧,你不能老这么蹲着我呀.可欲言又止,怕惹烦了他加重处罚我.恰在此时那老警察看了我一眼.慢不经心地问了句:你往哪送货呀?我忙上前答话:我往向阳商店.听吧此话两人交头接耳了一会.那老警察说了句:交五块钱吧.

也许他们和商店的关系不错.说实话,五块钱是最低的标准了,绝对是照顾我了.可有一条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错在哪了.我要是没错一块钱也不能给你呀.可这话现在不能说也不能问.我将五元钱递了进去.他收钱开票.

此时我的大脑飞转:等你连票带本交出来时我一定要问个清楚,这样做不外呼有两种结果1:耐心解答.2:很不耐烦,火冒三丈.但此时我没有后顾之忧了.因为你已经处罚完了.哼不能因为我多问了两句就重新处罚我(北京警察不敢)

啪,本和票扔给了我.也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愣了愣神,很平静的问道"民警同志我有个问题不明白问问您,我今天错在哪啦,能跟我说说吗?"腾的,小民警就站了起来.太出呼他们的预料了.他们会觉得我会感激他们.没想到我会有这一手.小警察三步两步从屋里跑出来拉着我往停车场走.到了我的车前,他指着地面同样吼道:这是你停的地吗,这是内部车位.噢,原来如此.地上确有一条淡淡的黄线.对他的吼声我不做理睬,说了声:我知道了,下回不停了.就转身预走.可小警察比我还快.他一伸手把我手里的驾驶本又夺了回去.头也不回的朝岗亭走去.

当时我的心就一沉.这事要闹大呀.我担心的是小警察收不了这个场.因为前边是我有短,可已经了结了,后边可就是你的不是了.驾驶本给我还算罢了,不给,那咱就找地说理去了.果不其然他不给.我最后对他说了句:你要不给我本儿,我找你上级单位去,我就不信没有讲理的地方.而后我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的支队离此并不太远,十几分钟就到了.说明来意后,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同志接待的我,很是客气.我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遍.我一再强调小民警年轻火气大,请您不要难为他.因为我意识到,我往他的上级一跑真够小警察喝一壶的,他太年轻了.可我没办法,他太狂妄了.

我和老警官聊了近一个小时,他说的最多的是他这帮小兄弟如何的不容易.我越听越觉得对不住小警察了.最后他说:已经打好电话了,去拿本儿吧.从支队出来我就直接去了岗亭.

此时小警察正满脸堆笑的在门口迎接我.他把我让进屋里坐下,端茶倒水大献殷勤.可我的内心并不是味,事已至此何必当初那.你的威风那,你的火气那,你的尊严那?此时你全都没有了.人民给你的权力被你放大了.法律是严谨的,范围之内是你执法,出了范围你就犯法.

小警察也许会挨批.但这一课对他以后的人生是有益的.他不会在如此的张狂.他做事会更加的严谨.再不会留下小辫子让我这样的人攥住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