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事实上伊拉克人比起其他多次围殴以色列却被揍的鼻青脸肿的阿拉伯国家而言,在军事革新领域还算是比较开明和前卫的。在入侵伊朗的准备期间,巴格达于1980 年7 月底到8月初组建了自己的陆军航空兵。不过这支以法国陆军航空兵的模式为基础的部队。将所有的直升飞机用于支援陆军,而它的空勤人员和技师主要在法国和英国接受培训。

不过面对空前残酷的举国决战,伊拉克陆军航空兵还没有充分准备好。即使是最训练有素的部队,它的指挥官仍然要学会许多有关反坦克和战区机降行动的科目。但是巴格达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这支航空兵自战争开始就直接参与了作战行动,甚至每天出动数百架次:例如,1980 年 10 月 30 日,伊拉克陆军航空兵就出动了不低于120个攻击架次。

同时伊拉克人缺乏适当的装备,苏联提供重装的米—8型直升机是伊拉克陆军航空兵的骨干,对于运输部队和供给是理想工具,但是它太大了,对于反坦克任务来说不是合适的装备,而且容易受到伊朗空军强大的截击机部队的攻击。而从法国购买的SA.342 “小羚羊”型直升机则是轻装的,在大量的来自法国的“霍特”式反坦克导弹到来之前,也不适合用于反坦克任务。

而在伊拉克陆军航空兵中服役,并可以充当主力的则是另一种法国制造的直升机— 70 年代早期获得的 SA.316C “云雀”III型直升飞机。“云雀”III型直升机装备重机枪和法国制造的 AS.11 和 AS.12 空对地制导导弹。而且这些武装直升机在两伊战争之前曾用于镇压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起义。然而,在两伊战争的初期“云雀”直升机也被主要当作联络直升飞机使用,在战场上用于炮兵目标定位。

而与伊拉克陆军航空兵的稚嫩相比,曾雄霸中东的伊朗陆军航空兵却显得异常的强大。曼曼弗雷德. 阿德勒上校和他的民主德国军事顾问团抵达伊拉克之时,伊朗***共和国陆军航空兵是海湾地区唯一一支经过战争考验的陆军航空兵部队。在 20 世纪 70 年代,伊朗曾从美国军火商手中购买了大量的攻击和运输直升飞机,包括 202 架 AH-1J 型“眼镜蛇”武装直升机、287 架贝尔 214A 和 214 架 AB.206 “巡逻骑兵”直升机。另外约 20 架 AB.205 型直升飞机用于搜索和空中营救及任务。由118 架CH-47C“支努干”运输直升机组成的机群则广泛的用于战场上各种运输和调动的任务。

而在20 世纪 70 年代的阿曼地区、1979 年和 1980 年镇压的伊朗库尔德斯坦省的库尔德人起义以及随后的击退伊拉克入侵的战斗中,伊朗陆军航空兵都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因此即便是向来敌视正规军的伊朗革命卫队和民兵都重视伊朗***共和国陆军航空兵(IRIAA)的支援。每当伊朗陆军航空兵直升机出现在他们上空,那怕只是看见一到两架AH—1J型“眼镜蛇”武装直升飞机,都往往可以极大地鼓舞了部队的士气。因为伊朗人知道他们的飞行员是多么优秀,德黑兰的神职人员政权为了获取胜利,乐于广泛使用伊朗***共和国空军和陆军航空兵的王牌飞行员,但却选择性的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实际上,他们几乎全是“大撒旦”美国培训的。

当然伊朗***共和国陆军航空兵也发现,在大规模的战争之中要在前线的一个特定的地区集中大量的直升机很困难,主要是因为战线太长了。而且他们仍然缺乏足够的人员操纵所有可用的直升飞机。然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与其他断绝了与美国的军火贸易就陷入半瘫痪状态的伊朗美系武器相比,伊朗陆军航空兵的军用直升机群所存在的维修问题是最小的,这得益于在20 世纪70年代伊朗就在国内建立了自己的大型直升飞机修理工厂—伊朗直升飞机支持和更新公司(IHSRC),这个位于在梅拉巴德机场东部的维修中枢当年由贝尔Textron/贝尔公司负责建立起来,战争的需要使得伊朗人使它变得更为独立自主和日益能够胜任战争的消耗,不再需要外国帮助。这家工厂现在能够整修和再建伊朗军火库中所有型号的直升飞机。而且野战部队的维护能力也不断增加,飞行人员同时也是有坚强的战斗意志和富有经验的。

不过伊朗政治领导阶层拙劣的战略战术排除伊朗***共和国陆军航空兵和空军对战争结果的决定性作用。虽然1980年秋季,这两个军种几乎单独地阻止了伊拉克最初向胡其斯坦省的进攻。但是此后他们始终被束缚在地面部队的防御和进攻的支援之上。在1982年夏季对巴士拉的进攻之中,伊朗***共和国陆军航空兵(IRIAA)也部署了一支相当大的直升飞机师,包括 34 架AH-1J/T“ 眼镜蛇”型武装直升机,已经众多作为后备力量的许多贝尔 204、贝尔 206、贝尔 214、CH-47“支努干”型运输直升机。

而此时接受了民主德国军事顾问团的指导。伊拉克陆军航空兵现在开始驾驶他们的米—25“雌鹿”和 SA.342L“小羚羊”型武装直升机组成低空猎杀部队,在实战中民主德国军事顾问团的战术得到证明和肯定。曼弗雷德.阿德勒上校以其在第五“阿道夫.冯.吕佐夫”武装直升机大队的经验教给了伊拉克陆军航空兵猎杀队简单而高效的战术。充分发挥出了伊拉克陆军航空兵所拥有两种主力型号的武装直升机的最佳效能。米—25“雌鹿”型武装直升机先型出发,凭借着优异的装甲仿佛飞越伊朗人的阵地,利用廉价而密集的57毫米非制导火箭的火力,尽可能的压制伊朗防空阵地。而脆弱的“小羚羊”型武装直升机则跟随其后,利用混乱,向锁定的伊朗坦克发射“霍特”式反坦克制导导弹。

这一战术在巴士拉的防御战中大获成功,不仅伊朗革命卫队在人员和坦克方面遭受了惨重的损失。甚至装备了“酋长”式主战坦克的伊朗第16和第92装甲师先后加入战团也未能改变不利的战局。而伊拉克陆军装甲部队随后展开的反攻甚至有全歼伊朗革命卫队的危险。最终还是伊朗正规军陆军航空兵的AH—1J 型“眼镜蛇”武装直升机的介入,才挽救了处于毁灭边缘的剩余伊朗装甲部队。他们不停地收到地面部队无线电的呼叫,以火力遮断的模式打击伊拉克陆军的装甲前锋,为巴士拉方面伊朗军队的后撤提供空中掩护。

曼弗雷德.阿德勒上校和他的团队首战告捷。但是更为凶险的考验却在并不遥远的地方等待着。随着7月在萨拉姆切赫和巴士拉东部的攻势以高昂的代价而结束,在这个炎热夏季剩余的日子里,伊朗人改变了他们的推进方向—这次德黑兰终于肯听从职业军官团—伊朗共和国***武装部队(IRIAS)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意见,准备在离伊拉克首都仅仅 120 公里的地方发动针对巴格达的行动。最初的这一系列行动的代号是“穆斯林–伊本―阿奎尔”(MUSLIM-IBN-AQIL)。

由A.罗斯塔米上校指挥的伊朗正规军第一军团将主要负责这次行动,这支精锐兵团包括了伊朗陆军第28机械化步兵师和第 81 装甲师,除了庞大的机械化纵队之外,伊朗正规军还得到许多革命卫队和民兵的支援,这些霍梅尼狂热的追随者们不得不抑制他们那狭隘的敌意,与伊朗***共和国武装部队共同与伊拉克军队作战。这次行动的目标是,解放仍然被伊拉克人占领的苏玛尔山区以西的一些伊朗领土,然后夺取距巴格达东北120 公里的伊拉克边境城市曼达里,如果这一行动能按照预想能导致伊拉克防御体系崩溃的话,那么A.罗斯塔米上校的兵团将直捣巴格达。

事实在整个两伊战争的进程中,拥有兵力优势的伊朗指挥官总是希望通过对伊拉克中部和北部防线发动奇袭,以打破战场平衡、以延伸并攻破整个伊拉克人的国境防线。而苏玛尔山区显然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如果顺利越过并不辽阔的山区之后,伊朗部队就可以孤立当前的伊拉克军队在纳夫特.沙尔地区,然后抵达曼达里-巴古拜公路,他们甚至不用担心后勤和维修的问题,因为在他们的兵锋所向,距伊拉克首都 75 公里的地方,有一个伊拉克陆军防备松懈巨大的车辆维修场和的大型补给站。

而在这支伊朗攻击集群正面的是伊拉克陆军第3军团,这个兵团由新组建的装备了苏制T—72型主战坦克的第3“贾拉赫丁”装甲师(Jalaheddin),第5、第 6 机械化师和第11步兵师组成,同时至少还可以得到一个炮兵旅和一个特种旅的增援。但是这些部队的绝大多数还没有满员,甚至比起伊拉克人的防御来,苏玛尔山区崎岖的地形反而是更为严苛的对手。

因此在行动之初伊朗正规军便根据美军在越南战争中的经验进行组织和装备,几乎过分的依赖直升机群:地面部队的快速推进地依赖贝尔 214 和 CH-47C 型运输直升机提供补给,而AH—1J型“眼镜蛇”武装直升机则需要代替炮兵提供火力支援。为此伊朗***共和国陆军航空兵所属的科曼沙陆军航空兵大队将负责这次行动的空中支援,他们的前进基地在苏玛尔附近,此外,伊朗***共和国空军也集结起了空前强大的力量。

“穆斯林–伊本–阿奎尔”攻势于 1982 年 10月1日的夜间全面展开,借助夜色的掩护,兴高采烈的***共和国革命卫队军团的步兵在机械化部队的伴随下向战局着山区制高点的伊拉克军队发起冲锋。拂晓后不久,伊朗空军便投入战场,在第一轮轰炸之中,伊朗空军便摧毁了伊拉克第3兵团的后勤补给中心。但是在地面进攻中伊朗***共和国武装部队(IRIAS)与***共和国革命卫队(IRGC)之间缺乏协同,所以原本的突袭作战不久就发展成了对每一座山头的反复拉锯。

伊朗地面部队的推进变得异常的缓慢,至到10月4日,他们还没有到达曼达里。而相反曼弗雷德.阿德勒上校在指挥之下,伊拉克陆军却提供陆军航空兵的机动优势,源源不断的将补充兵员和物资送到苏玛尔山区的前沿,并制定了利用武装直升机群迟滞伊朗人攻势的计划。两伊战争之中最大规模的空地交战由此而拉开了帷幕。

根据“穆斯林–伊本―阿奎尔”行动最初的计划,伊朗空军每天只出动30个架次左右的机群进行近距离空中支援。这无疑是不够的。为了弥补对地打击的火力缺口,伊朗***共和国陆军航空兵的AH—1J型武装直升飞机不得不拼尽全力,把每一架直升飞机和每一个机组投入到大量的日常战斗任务中。在伊朗***武装部队与***共和国革命卫之间持续不断的争吵中,他们终于控制了俯视曼达里的高地,并距离这座关键性的城市外围只有两到三公里。一旦伊朗人占据了这座城市,整个伊拉克中部的防线便将被彻底撕裂。

为此来自民主德国的曼弗雷德.阿德勒上校不得不要求巴格达投入所有可以动员的陆军航空兵力量向曼达里紧急空运了接受过城市作战训练的特种部队—共和国卫队旅。在1982年的夏天,伊拉克陆军航空兵能进行作战的兵力总计编制为8个中队,自称有70架可以使用的军用直升机。伊拉克陆军航空兵不仅在兵力上远弱于对手。兵力部署也存在着极大的漏洞,每个直升飞机中队配置在几个分遣部队中,沿前线分布。

而最为精锐的米—25“雌鹿”型武装直升机更是被拆的七零八落。由于阿富汗战争的需求,因此即便是军工发达的苏联也不得不放缓向巴格达交付米—25“雌鹿”型武装直升机。到 1982年8月,整个伊拉克陆军航空兵只有 20 架米—25型直升机在役。而所有的米—25“雌鹿”型武装直升机都由第64攻击、运输、训练和特别行动中队的飞行员驾驶。这个中队由伊拉克陆军航空兵最有能力同时也是最忠诚的直升机驾驶员组成。

而也真是由于第64特别行动中队的精锐,曼弗雷德.阿德勒上校眼中这支战略突击力量被当作救火队一般在伊拉克四散布防。其中有8架米—25型武装直升机被驻扎在远离战场的萨马拉、拜吉、摩塞尔、费卢贾以防备伊拉克本土的库尔德人和什叶派穆斯林的“背后一刀”,剩下的战机则需要经常在伊拉克几个大型早期预警雷达站附近执行警戒任务,因为这些雷达正不断成为神出鬼没的伊朗突击队袭击的目标,而这些袭击对伊拉克人来说已经是灾难性的。

如果说这些任务还可以理解的话,精锐的米—25型武装直升机还需要双机编队经常驻扎在巴士拉、巴格达的总统宫殿附近,在那里他们为萨达姆和他的家人使用的直升飞机充当护卫。则几乎令曼弗雷德.阿德勒上校为之崩溃。在得罪了众多伊拉克军方的高级官员之后,曼弗雷德.阿德勒上校毫不容易终于获得了半个第64特别行动中队的指挥权,将10架米—25“雌鹿”型武装直升机和15架“小羚羊”型直升机混编组成5个猎杀机组。而在巴士拉城外小试牛刀之后,此刻他们又成为了危城曼达里的盾牌。

而其中的一个猎杀小组甚至直接由曼弗雷德.阿德勒上校的老部下—民主德国陆军上尉拉尔夫.哥斯切克指挥。关于这一安排,曼弗雷德.阿德勒上校有其最为充足的理由,因为这个猎杀小组所装备的2架米—25“雌鹿”型武装直升机本来就是民主德国军队的财产。

在两伊战争中,伊拉克人从来不认为米—25是反坦克直升飞机,更喜欢把它们描述成战斗运输直升飞机。这个说法其实也无可厚非,毕竟伊拉克的米—25“雌鹿”型武装直升机从来没有装备过苏联方面最新型的AT—6型反坦克导弹,也从来没有装备AT—4型反坦克导弹。前者固然是因为苏联方面当时没有提供,但是后者却是因为苏联方面出口给伊拉克的“猴型”米—25武装直升机没有安装射击员用的稳定的瞄准系统。因此,在整个战争期间,伊拉克陆军航空兵唯一可以使用的反坦克导弹,就只有速度慢,威力弱的 AT-2B/C型反坦克导弹了。

但是不久之后在艾恩赫什地区北部的一次空战之中,原本理应是固定翼战斗机猎物的米—25“雌鹿”型武装直升机却意外的暴出了击落了一架伊朗的F—4 “鬼怪”型战斗机的战绩。伊拉克杂志《巴格达观察家》宣称这架“鬼怪”式战斗机被米—25“雌鹿”型武装直升机发射的下一代 AT-6 远程反坦克导弹摧毁了,这批AT—6型反坦克导弹是苏联给伊拉克用来测试空对空模式的功能。

伊拉克人在声明中夸大在空战中和被防空火力击落的伊朗作战飞机的数量,在这场战争中是特有的。当然伊朗方面的报导也好不到那去。但是这则几乎是天方夜谭的消息却被向来对阿拉伯人的任何声明都持怀疑态度的西方世界所认可和接受,而苏联空军和航空工业的高官们似乎也采取了坦然接受的态度。但是自从《巴格达观察家》第一次公布了那篇报道以来,关于这次交战没有新的细节出现:没有射击记录摄影机胶片,尽管所有的伊拉克的米—25型直升机和所有的苏联的米—24型直升机装备了射击记录摄影机,也没有任何伊拉克方面飞行员们出来接受完成了这一壮举的荣誉。甚至没有一份这场交战进行更接近事实的记述,但是这个向来苛刻的世界这一次却似乎变得宽容了起来。

但对于曼弗雷德.阿德勒上校和他后来更为著名的儿子而言,这一战绩却绝无水分,而开创这一人类历史首次使用武装直升机击落喷气式战机的英雄正是民主德国陆军上尉拉尔夫.哥斯切克。由于在阿富汗的战争的影响,交付伊拉克的 米-25型直升机的时间严重地落后于时间表。为此苏联方式被迫从民主德国抽调了几架米—24P武装直升机交给伊拉克军队应急。而这批几乎与苏联军方所使用的机型相同的新锐战机不仅可以发射AT—6型反坦克导弹,甚至还携带有R—60 型短程空对空导弹,而这种武器正是两伊战场之上那架F—4 “鬼怪”型战斗机的终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