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没有了尾桨旋转产生的平衡力,直升机的旋翼旋转产生的与旋翼旋转方向相同的力矩,使得机身旋转起来,顿时我只觉得地动山摇,脚下软绵绵的,一阵阵剧烈的呕意自喉管直往上冲。

这让我想起来飞行训练时第一次坐歼10,教官来了个连续空中翻滚,结果就像现在的情形一样,我将胃里所有的东西吐了个一干二净。

我跟其他人一起,紧紧拉住身旁的护手,随着直升机的旋转一起坠了下去,现在我已经分不出东西南北了。

通过窗口我已经能看到尽在眼下的丛林,螺旋桨煽动带起的巨大风浪将树枝吹得东倒西歪。

“抓紧了,我们要迫降了!”就在直升机离树梢不足十米的时候,无线耳机中传来蝙蝠的喊声。

我紧张地拉紧把手,我知道在丛林中迫降,一旦高速旋转的螺旋桨碰到树枝,削飞的断木会如同机枪口飞出的大口径子弹一样四处乱飞。

一旦击中直升机油箱、弹药仓等核心部位,很可能引起爆炸,现在蝙蝠是在玩火,我们也只有祈祷蝙蝠能成功了。

机舱底压到树枝的瞬间,螺旋桨轰鸣声突然加大,我感觉到机身竟然又向上抬了抬,然后引擎便停了下来。

我感觉到机身竟然悬停在了树梢上,机窗外全是压折的树枝绿叶,原来是几棵巨大的参天大树稳稳地拖住了机身。

我又惊又喜,机舱打开后,队长先派铁塔、白毛狼、猎人和杀手下去警戒。

软梯放下后刚好能够到树底,四人下去后迅速呈辐射状警戒,猎人迅速爬到不远处一棵树的制高点上。

杀手在无线电中告诉我们警戒解除,我跟队长他们这才收起枪,带着那名毒贩自软梯上爬下来。

下到丛林中,队长重新打开便携式信号搜索器,搜了半天再也没有将我们吸引过来的求救信号了。

“我们中圈套了,很显然敌人是奔这毒贩来的,估计那些探测队员是凶多吉少了。”

队长说完示意我们将毒贩围在中间,然后指了指毒贩对我们继续说道:“刚才大家也看到了,敌人已经放弃了救这名仁兄,只想杀他灭口,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变成了保护此人!”

这可真够讽刺的,一名罪犯摇身一变享受起了国家级重要领导的服务,有专门的特种兵保护了!

“现在怎么办?”我问向队长。

“马上撤退,显然敌人已经观察好了我们的押运时间,并在此之前作好了暗杀计划。”

“敌人计算好不管我们走哪条路线,这个时间一定会飞临四川跟云南交接处,然后劫持了国家资源局的探测队,发出求救信号将我们吸引过来,借着山沟特殊的环境迫使我们低空低速飞行,这就大大增加了RPG-7这种落伍火箭筒击中飞机的概率。”

听了队长的分析,我不由暗自佩服敌人计划的高明,一环扣一环硬是将我们从天上拉进了黑竹沟内!

队长用我们战鹰特有的无线电频率向跟骇客简单说了下这边的情况,让他想办法弄架直升机来接我们。

打开电子地图核对了一下坐标后,发现现在处于黑竹沟深处,继续往前走大约6公里左右便是黑竹沟国家公园,那里树木稀疏,场地开阔,适合直升机降落。

我们一行十人分成三个小队,相隔八米,开始向公园方向前进。

相互之间用无线电耳麦联系,杀手是尖兵,走在最前面,跟铁塔、白毛狼一组负责开路,我跟魔鬼、猎人一组负责殿后,其余人押着毒贩走在中间。

四川中东部、云南北部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降雨量很大,这使得丛林中湿度很大。

我们所处的山谷海拔较低,此时正是春末夏初,天气已经开始闷热起来,走在丛林里更是如此,没一会人人都是满头大汗。

从一下直升机我就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因为毕竟是第一次出任务,加上刚才在飞机上被火箭筒吓得到现在腿还发软。

走出去大约一公里左右,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总感觉到浑身不舒服,似乎周围渐渐发黑的丛林中躲藏着一双眼睛,正形影不离地跟着我们。

“猎人,你感觉到有什么不同了吗?”我试探性地问向一直一言不发的猎人。

“不要出声!”猎人压低声音道,同时向我打手势,示意以后用手语。

看他的表情,应该也注意到了不同之处,但队长没有下达什么命令,我们只好继续顺着前面开出的道往前走。

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我们来到了一片树木比较稀疏的开阔地,除了几棵巨大的参天古树外,很少有灌木丛。

夜里前行更有利于敌人抓住机会,队长决定在这里落脚,只要占尽这几棵古树上的制高点,敌人偷袭只会变得很被动。

大家坐在树下拿出军用水壶喝了点水,然后掏出压缩饼干慢慢嚼着,我来到队长身边道:“队长,刚才在密林里你感觉到异样了吗?我总感觉有人在暗中看着我!”我很肯定低道。

“我看上的就是你这种危险意识!”队长竟然赞赏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道:“有人跟在我们后边”。

“我们这次碰上的可不像是普通的毒贩子,怎么办队长?”杀手用迷彩服擦拭着因为砍灌木丛而弄脏的军刀。

“不是毒贩子?你怎么知道的?”我好奇地问道,说实话,我只是感觉到有些异样而已,但杀手却已得出对方不是普通的毒贩子,这让我很好奇。

“这是一种感觉,嗯,对,菜鸟,经历的多了你也能分辨出来的!没错,对方是名军人,很可能是缅甸那边派过来的!”队长解释道。

晕,又是菜鸟,我抗议!这帮家伙随便说出的一个名字队长竟然还当真了。

现在不是反驳的时候,我想还是等回去之后再纠正吧

“怎么感觉出来的?”我问向队长。

“毒枭手下那些人一般都是些黑道出身的,厉害些的也就会端把枪扫一圈,对于潜伏跟踪这种特种兵才懂的手段,是绝没有可能的。我们身后的这几人已经跟了我们两个多小时了还没有行动,而且行动敏捷,不是职业军人便是雇佣兵!”队长喝了口水后道。

“那为什么说是缅甸的特种兵呢?”我还是很困惑。

“东南亚各国对中国毒品输出最多的便是缅甸,而且缅甸与中国接壤,很多边境的驻军私下里也会与大毒枭有来往,如果我猜的没错,军方的人是怕我们抓住的这名毒贩咬出某些会使缅甸在国际上很被动的东西,才会派特种部队过来协助毒枭灭口!”队长继续解释道。

这时队长身上的卫星无线电话震动了一下,接通后我听到一名男子的声音传来:“嘿,大家好,我有一坏一好两个消息!”

骇客卖了个关子:“好消息是直升机明天一早会在约定的公园中等待,坏消息是,客流量一直不大的黑竹沟公园今天傍晚突然后很多游人进入,我担心他们不是纯粹的游人,大家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