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拖住了普京的“后腿”?

长江商报 7月27日发表题为《什么拖住了“普京的后腿”?》的文章,作者安平,系上海资深媒体人。全文如下:

奥巴马访俄之前,指俄罗斯总理普京“一只脚踏入了新时代,另一只脚却还停留在冷战时期”。一时双方口水不绝。指责普京“走回头路”,在西方早甚嚣尘上,奥巴马不是第一个。


平心而论,普京担任总统及再次担任总理后,俄罗斯的国家治理风格,确有很大改变。小事可窥一斑:近来普京四处视察,遇到看不过去的事情就把一些老板叫来申斥,老板们则毕恭毕敬、唯唯诺诺。这种场面,在叶利钦时代少见,和苏联的威权政治时期倒更为神似。集权果然有效。


不过,将“回头”或“不前”归因于普京个人性格或野心,并不公平。“形势比人强”,与其说是普京选择了改变,不如说形势选择了普京,且假手普京实现了转变。


比人强的“形势”,是以车臣为代表的分裂势力对俄罗斯联邦利益的挑战。在转型期的俄罗斯,这种挑战相当大程度上影响了俄罗斯的政治形态和未来走向。普京最耀眼的“演出”,正是强硬地指挥车臣战事。


俄罗斯联邦是在苏联解体的残墟上建立的,随即遇到了民主政治理念与解体力量撕扯的困局。民主与民族问题的关系,那是需要另一本大书才能讲明白的。假如说,民主无非是人民当家作主,那么,按照这一理念,俄罗斯怎么能拒绝某个地方、民族自立的要求呢?民主当然不是这意思!这样的认识太幼稚也太脱离现实了。至少对转型期的俄罗斯来说,是不能这样简单推论的。不说显而易见的多米诺骨牌式后果有多可怕,看看其他多民族国家的前车之鉴,就令人不寒而栗。


问题是出在俄罗斯还“不够民主”吗?不然。君不见英国之于北爱、西班牙之于巴斯克分离运动、斯里兰卡之于泰米尔人……何曾将民主与自主的逻辑轻率、简单地无限度推论下去?现实与理想化,距离还是不小的。


当然,长远看,实现现代民主政治仍会是俄罗斯的坚定目标。参照各国经验,困扰俄罗斯的民族问题,未来终归要在民主的框架内解决,才可能长治久安。但对仍处于转型期的国家来说,民主问题与民族问题,孰先孰后、谁来主导,如何避免“双输”甚至全盘皆输,需要精细、稳妥地操作,还要靠一点运气,更没有现成解决方案。稍有不慎,仇恨和伤害就会如蛆附骨。另一方面,现实的威胁,在敏感脆弱的转型期政治格局下,压力很容易迅速传导,促使权力集中,塑造威权式的领袖。


对追求民主和自由理念的俄罗斯政治家们来说,真是两难。民族问题将是像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实现政治现代化难以逾越又必须逾越的障碍。从这个角度说,民族分裂势力特别是极端势力对一个国家的伤害还远不止表面看起来那些:历史上,分裂固然会使民众倾向选择强人政治,而威权政治也通常不会放弃通过渲染分裂威胁的程度以压制民主吁求的机会。


回到前题。拖住普京“后腿”的,正是分裂的危险。最糟的是,拖住他后腿的力量,也将因此无法再前进一步,更不会以此得到他们想要的。远景如何,是吉是凶,福耶祸耶,殊为难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