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贪官贪色与玩色的三种花样给我们哪些启示?

文轩少帅 收藏 0 836
导读:[作者:闲散一石] 有些人对女贪官也好色、也贪色、也玩色大为惊讶,不断发出“女贪官好色的劲头为何不比男贪官差”、“女贪官好色为什么不弱于男贪官”、“女贪官玩男人能玩出什么花样”等惊叹之声。   这种现象说明,男人们是多么的浅薄,多么的没有见识,多么的自以为是。其实,无论男人女人,好色是天性使然。都是色中之人,为何只能男人好色、贪色、玩色,女人就不能呢?男女平等,在色上也一样。那么与男贪官相比,女贪官贪色、玩色的花样有哪些呢(好色是人之本性,不是罪恶,也不是错误,不在讨论之列)?大致分为三种模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者:闲散一石]


有些人对女贪官也好色、也贪色、也玩色大为惊讶,不断发出“女贪官好色的劲头为何不比男贪官差”、“女贪官好色为什么不弱于男贪官”、“女贪官玩男人能玩出什么花样”等惊叹之声。


这种现象说明,男人们是多么的浅薄,多么的没有见识,多么的自以为是。其实,无论男人女人,好色是天性使然。都是色中之人,为何只能男人好色、贪色、玩色,女人就不能呢?男女平等,在色上也一样。那么与男贪官相比,女贪官贪色、玩色的花样有哪些呢(好色是人之本性,不是罪恶,也不是错误,不在讨论之列)?大致分为三种模式。


第一种模式——以色谋权


在这方面,不仅许多女贪官身体力行,而且还上升到理论概括的高级阶段。


刘光明,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局长。应该说,刘光明是最知道如何玩弄男色的。她为了以色谋官、谋权、谋利,花费500多万巨资,先后几十次到香港、韩国澳大利亚等地国际知名美容所通过削、隆、吸、补、缝等手法,把眉、眼、鼻、唇、脸、下巴、乳房、腰肢、腹部、肚脐眼儿、胳膊、大腿、屁股蛋子、手指、脚趾等部位统统修理一遍,硬是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完完全全的美人,更是打造出一个全鞍山市最漂亮的屁股来!于是,这位身高一米七多(天然产品),已经五十多岁(天然看见)的女人一出现,人们无不惊叹,啊,这么年轻,这么漂亮,看起来只有二十八九岁。正因为如此,许多男性权贵就被她的屁股所吸引,被她的人造美貌所征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被她所左右、所驱使、所调用,她也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从副科长直线窜升为正处级的鞍山国税局长。应该说,刘光明,以奇特的方式,创造了以色谋官、谋权、谋利的奇迹。


蒋艳萍,湖南省建工集团原副总经理。与刘光明相比,她有三个特点,一是她是以色谋官、谋权、谋利的先行者,二是她是以天然姿色吸引男人,三是她的玩色有理论支撑。蒋艳萍在玩色方面,是一位理论联系实际的“专家级”女贪官。蒋艳萍有一句经典名言:“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她正是以此理论为指导,充分利用自身色相的优势,“开发”出许多资源供自己使用。她先后与40余名厅级领导干部发生性关系,以此换得官职、权利和钱财,以致从一个仓库保管员摇身一变,成为副厅级领导干部。不仅如此,她还轻而易举地贪污八百多万元,可谓官、权、钱三者俱得。


第二种模式——以权谋色


正象许多男贪官一旦大权在手,就色胆包天,大搞以权谋色。女贪官在这方面也不例外,客观上也不应该例外,因为他们都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工作在同一个环境、受到同一种官场文化熏陶,也都同时处于欲望高峰期,男贪官能做到的,女贪官照样能做到。这正如有一些女人专门盯着有权有势的男性官员一样,也有一些男人专门盯着有权有势的女性官员,无论男性贪官还是女性贪官都能轻易找到供自己消费的异性伙侣。


女贪官虽然不象男贪官那样,往往将女情妇的多少、漂亮程度等作为炫耀的资本,但也是因为有男人供自己玩弄而心满意足的,她们同样利用手中的权力,谋求享受男人的滋味。


在玩男色方面,最著名的还是处于改革开放前沿的原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局长安惠君。在深圳这样的地方,色情是大量存在的。安惠君看着一个个男贪官经常出入于风花雪月场所,自然心中痒痒,再加上也是正处当年,于是利用手中的权力玩弄男人,享受男人的滋润。她靠权力诱惑、靠权利挤压、靠暗示勾引年轻力壮、英俊漂亮的年轻警察为自己效劳,然后给以职务上的回报。为了满足自己的色欲,她多次以出外考察为名,指定自己相上了的基层警员单独跟随,与她一起前往外地。在异地他乡的孤男寡女的氛围中,她适时地向英俊下属作出性暗示,引诱他们为自己服务,并且赏罚严明:为自己提供优质服务的,回到单位后迅速提拔和重用;那些“过分老实”、不给自己提供服务的下属,则以“有待磨练”为理打入另册、调离岗位、让他升职无望。


第三种模式——以钱换色


实施第一种模式的女贪官,需要有出色的姿色条件,否则不会有什么效果。实施第二种模式的女贪官,需要有较大的男性资源可供利用,否则不可能保证经常享受“新鲜男色”。如果既不具备过硬的姿色条件,又不具备过多的男性资源条件,女贪官们为了满足自己的色欲,只好选择第三种模式了,这就是以钱换色。


男人们可以花钱卖春,也就是以钱换色。那么,女贪官同样可以如法制,以便在玩色方面与男人地位平等。在这方面,罗亚平是顶级高手。


罗亚平,“辽宁第一女贪”,原抚顺市顺城区国土资源局长。罗亚平虽然长相不算出色(有的说她长相丑陋,也许有意丑化她),但是她对男人、对男色却有着极大的贪婪。为了享受她手下的年轻小伙,硬是将比自己小十岁的下属弄上了床,并非常“大气”地拿出一百万元让“情人”摆平妻子,以免后院起火。这实际上是向“情人”的妻子买了一个男色。这样,罗亚平完全能够根据自己的需要,将“男色”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能满足。罗亚平还“相中”了一位“帅哥”领导,于是突发奇想“向他买春 ”,享受这位“帅哥”领导的良好服务。罗亚平将这位“帅哥”领导约到宾馆,把装有五万元的信封往其手里一放,光明正大地说:“我看中你了,你得陪我一夜。 ”俗话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在罗亚平看来这个评价态陈旧了,她的春宵一刻值5万金。看来,罗亚平对男色迷恋到何等程度。如此这般,“帅哥”领导也就成了罗亚平满足淫欲的机械人。在罗亚平看来,只要自己有钱,就可以向任何人买来“一夜之欢”,其贪色、玩色的豪放程度远非安惠君所能及的。


如果说,蒋艳萍、刘光明之流是玩色的话,那么安惠君、罗亚平之流则是贪色。玩色者,是利用自身的色相去换取自身所没有的别的东西,其直接目的不是为了享受男色的滋味。贪色者则与此不同,其直接目的就是为了贪图男色带来的享受,贪图男色给其带来的刺激,贪图玩弄男色中的乐趣。


女贪官之玩色,与男贪官有所差别。男贪官玩色,没有目的,只要是色,他就玩。女贪官则不同,目的明确,对自己有利可图的,才去玩,否则概不奉陪。女贪官之贪色较之男贪官而言,讲究质量、讲究品位、控制数量,没有男贪官那么滥。从揭露出来的女贪官性爱对象的数量看,远远低于男贪官,就证明了这一点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