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六十章 孩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就在荷兰人、英国人把爪哇岛上的土著打得要死要活的时候,崔强却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的呆在他的实验室里,他还有好多技术上的问题要解决。那边全是姜雷的活了,何况局势还是在姜雷的掌控制下之下的。虽然白人们已经占了半个爪哇岛,但是还有一半没占不是。而且这荷兰人大概是疯了,竟然对一些投降了的土著进行杀戮,大概是为了报仇,但也不是在这时候阿,你把土著们都杀了指望谁替你在种植园里干活,指望谁去给你采矿?还指望华人,哼,那你可打错算盘了,你杀这土著正好合了我的心意,杀吧,杀的越多对我越好。我还巴不得你把土著们都杀光呢。不过崔强这种心思完全是一时的自我意淫。

眼下这双方都纠缠在日惹城附近,即使英国人有那么多的炮,也不见得能一下子轰开日惹城的防护堡垒,那可都是实打实的钢筋混凝土,要给轰塌,怎么的也得费上些炮弹,英国人要出血了,不知道他们到时候会跟荷兰人要多少好处才能抵上他们的炮弹钱。估计在耗上一阵子英国人大概好耗不下了,他们极可能采用对付北边那个老大帝国的方法,一处打不下,我就坐着船跑到别处打。不过这就不用崔强操这份心了,姜雷早已做好了计划。

不过即使不想这些,他今天的实验也是做不下了,这到让和他在一起学习化工的华衡芳着实的失望了不少,眼看着合成洗涤剂就要出来了,这老师却偷起了懒。其实不是崔强不做,而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发生了,他当爸爸了。

说起这事还要说说这兄弟五人的婚事来。自打来到这个时代,大家伙都一门心思的想把自己的实力发展起来,这样才有翻了这棋局的资本,可是五个大男人在生活上还真是有些不知所措的地方。后来刘轩领着工人们在基地里盖起了钢筋水泥混凝土式的别墅,这五个人总算是有了住所,总比老呆在飞鱼号上强多了,但住到里面后却总觉得却一些什么,后来才想起来,是缺女人。于是刘轩和武梁带了头,分别取了南洋的大族人家的姑娘,这也为吕宋的整体发展奠定了基础。刘轩和武梁在来的那个时空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对所谓的情或是爱的已经看得很淡了,找女人更多的是解决生理上的问题间或帮着他们照顾那个所谓的家,更主要的是照顾他们自己。再就是在这时局上的作用了,南洋的大族还是要结交的,婚姻就是一种很好的维持利益的手段。那些大族后来渐渐的都明白这吕宋能独立,能把这西夷赶走和这南华公司可是密不可分的,虽然不知道这南华公司到底有多大实力,但猜也能猜个差不多了。于是就主动地和这南华的上层搞好关系,况且这宋洲的稳定也离不开这南华公司所谓的解放军。一些大族一开始还拒绝执行那个林总统颁布的一些法令,可是这解放军来了以后以雷霆手段把他们都解决了,这下子那政令立马就推行开来,畅通无阻,再也看不到过去的样子了。就这样使得那些大族一下子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崔强也没有例外,他娶了这吕宋最大的大族李家的姑娘。而与他们相对应的是姜雷和王鹏,这两个家伙竟找了朝鲜老婆,还都是朝鲜国王的和大臣的女儿。尤其姜雷,找的那个朝鲜人更像后世的全智贤。用他们俩的话说这个时代的审美观有问题,本土的女人都是小脚,南洋的有没有几个看上顺眼的,只好到朝鲜找了,要知道这天下讲伺候男人最好的可就数着朝鲜女人了,日本女人虽然也很好,但是姜雷和王鹏本身就厌恶他们,更不用说找来当老婆了。倒是林家的林老爷子暗自后悔自己没有姑娘可以嫁给崔强他们几个,不过这其中考虑自家利益的成分更多一些。

在49年的时候,结了婚的兄弟几个都相继有了孩子,但就是这崔强老不见动静,一时间姜雷还直说要去朝鲜在找一个给崔强当妾,反正这个时代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可以占有好多女人。最终崔强还是没有允许,这种事情急也没有用。

这不,在人家孩子都一岁多了的时候,崔强自己的孩子出生了,为此崔强不得不放下实验室的工作。1850年的5月1日,崔强当了爸爸。

过来报告的随从告诉崔强夫人为他生了个姑娘,崔强并没有像这个时代大多数男人那样重男轻女,而是显得很高兴,毕竟自己在这个时代终于有了自己的后代,现在想起来有点像梦一样。然而李家的老太爷听到这个消息后反而不怎么高兴,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是个男孩,那李家的地位在这吕宋乃至南洋就会更提高一节。

崔强见到自己的老婆后先是安慰了她一番,这个时代不光是男人,女人也是重男轻女的,这种思想一直延续到100多年后,新中国成立后许多农村老太太还把儿媳妇生的女婴给摔死。崔强就是要从自身做起,让所有人重视起妇女,一个民族要想从根子上强大起来,他们的孩子是最重要的,而他们的孩子在接受学校教育以前,更多的是受他们母亲的影响,一个母亲如果没有文化,素质不高,无形中就会影响她的孩子。

王鹏这家伙听说崔强生了个姑娘,特意从船厂跑了过来,见到后还和崔强开玩笑,说是和他的儿子定个娃娃亲,搞得崔强哭笑不得。

不过这生孩子的事情也就兄弟几个以及相应的家人知道,另外通知了林家,崔强和姜雷刘轩他们一样,是不想把这件事扩大的,好在在这之前崔强把自己的实力一直隐藏的很好,倒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绕是如此,孩子满月那天吕宋的林家、李家还有其他的一些大族也派来了代表。这基地原本是不让外人进来的,进来的也出不去,但是这次就不得不坏了这个规矩了。崔强想了想还是把这些人的活动限定在居住区,这样基地的秘密会少暴露一些。

即使这样,来的这些人也对崔强他们的基地充满了好奇,大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那种感觉。在吕宋岛已经修好了宋洲到碧瑶的铁路,当时这吕宋岛上的华人见到那火车就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了,让负责工程的英国人好一顿笑话。可今天来到基地里,看到比那英国人造的火车大了好多的火车(内燃机车,穿越货)后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英国人的那铁家伙还要从头上冒出黑烟,而这个大家伙竟很少冒烟,他们下了船一路上就是坐着这个铁家伙后面托拽的车厢来到这居住区的。进了居住区一看,全是三层高的楼房(这几年为了解决工人们的住宿问题而盖的),大街很宽,和宋洲的主要马路一样的宽,街两边有一些茶馆、店铺,仔细一看全是林家开的。而这崔家住的虽然不是像那些个大族一样修的四合院,占上几进的院落,但也独显出它的气派。其实他们那里知道这是刘轩没事的时候仿照后世的那些个别墅自己设计的,进了屋之后就是一个很大的大厅,足足能容下一百多人,天花板上吊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到了晚上才知道那东西能发亮,问了林家的人才知道那叫电灯。至于这电灯到底是怎样亮的却全然不知,只知道侍从按了墙上的某处机关,这屋子里就全亮了起来,简直如同白昼。

如同这样的惊奇是在太多,诸如如厕的时候那冲水的马桶,完全是瓷制的,那屋里的窗户也装的全是玻璃,全不同于吕宋岛上纸糊的窗户。喝得水也不是从井里面打上来的,却是在墙上有个水龙头,一打开那阀门,水就从那管子里流出来了。这基地整个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城市一样,而这城市就好像那宋洲建设完后的模样。这一切就连李家的人都感到惊奇,唯一不惊奇的就数这林家的人了,因为这基地里的很多生意都是林家在做的。

崔强让这些人看到这些东西也是有目的的,就是为了这吕宋的发展。以往这些大族更多的做的是转手贸易,从本土买来,在卖出去,不生产,或是仅从事农业上的种植什么的。这种生意在这个时代虽说也赚钱,但终究是赶不上做实业的。要让这吕宋乃至整个南洋的华人从根子上强壮起来,必须让他们像西方的资本家一样。换句话说崔强就是要让这些大族完全的蜕变成民族资本家,这样这个新生的国家才能在南洋长久的存在下去。因此这次借着给孩子庆祝满月的机会,崔强让这些个大族都来到了基地,就是想让他们知道这些不一样的东西,然后向他们进行技术上的输出,让他们借助崔强的技术,然后结合他们自己原有的资本,做起这实业来。要知道崔强给他们提供的技术可是这个世界最先进的,转化为生产力的话创造的价值可不是欧洲的白人能比的了得。比如说英国人此时主要输送到亚洲的纺织品,在欧洲是用蒸汽机带动的纺织机进行纺织的。崔强让法联公司在欧洲买来样机后送到基地研究,经过武梁和王鹏这两个学过机械的人的研究改进下,已经比原始的机器大大的提高了生产能力,而且动力完全变成了电力,同时这个生产设备被重新改造,形成了一个生产流水线,这样就更加的提高了生产效率。这些大族完全可以把崔强的这套生产线买回去,只要让工人接受一些培训后,就可以开工生产,产品要比英国人的多而且便宜,直接就可以把英国人的机织布赶出亚洲市场。同时武梁和王鹏还研究了和印染有关的机器,拉宽的,印花的等等,这样基地就变成了一个生产线的输出地,染料的输出地,而不远的吕宋则可以变成一个纺织品的生产基地,他们完全可以从本土进口棉纱和生丝,然后再吕宋加工成布或是绸缎,然后卖给印染厂进行印染,最后输出回本土再就是整个南洋。甚至可以输送到欧洲本土和美洲。

这样看来这个给孩子庆祝满月的酒会更像是一个招商会了。崔强虽然答应这些个大族可以输出技术,但同时要求他们做好技术保密工作,对于一些制品的技术作了严格的限制,而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则没有作太多要求。整个会议进行的很顺利,因为那些派人来的大族在这南洋怎么说也是有些历史的,几代人积累下来的经商经验让他们很快就嗅到了其中蕴含的巨大商机。而技术保密更不用崔强说了,谁会傻乎乎的把自己会下金蛋的鹅借给别人家啊。

于是一些新的工厂在宋洲出现了,他们和那些从洋人手里买机器后建的厂子差不多,也都是用机器生产,但是不同的是厂子里看不到高高耸立起来的烟囱,因为这些厂子的动力都改成了内燃机的了,而且不让任何人进去参观,就是成为了工人,也要知根知底的。

于是一场关于纺织品的贸易战打响了,而他的前奏竟是在南洋的一场小规模的海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