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合并(一)

oliverwan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URL] 吕宋自从独立以后每天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而且这种变化在大量的移民涌入后速度更快。就连在马尼拉生活的欧洲人也惊讶于这种变化。 整个马尼拉的城市建设让欧洲人觉得眼前一新,他们想不到这个新独立的华人国家竟然能在市政建设方面走在欧洲的前面。宽阔的柏油马路(此时欧洲还没有),能并排行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吕宋自从独立以后每天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而且这种变化在大量的移民涌入后速度更快。就连在马尼拉生活的欧洲人也惊讶于这种变化。

整个马尼拉的城市建设让欧洲人觉得眼前一新,他们想不到这个新独立的华人国家竟然能在市政建设方面走在欧洲的前面。宽阔的柏油马路(此时欧洲还没有),能并排行驶六辆马车(六排道,左三排右三排)两边的建筑都用水泥。而且细心的人会发现这些个建筑在施工的过程中都被加入钢筋(问了之后才知道的)。港口也从新建设了,一些更大吨位的船都能直接停靠在马尼拉的港口了(他们不知道现在的马尼拉可以停靠3万吨的巨轮)。每天从世界各处来的商船几乎塞满了马尼拉港口。而且听说当地的华人政府要给这座城市改名,因为这马尼拉是西班牙人起的名字,而华人们要起个中国式的名字,听说好像叫什么宋洲,说是为了纪念最早来到这吕宋岛的宋人。这些到无所谓,只要不影响商人们做生意,叫什么都一样。

但是欧洲人觉得没什么,土著们却有问题了。不是吕宋岛上的土著,是苏禄岛上的土著出了问题。

这事情还要从1849年崔强他们占了苏门答腊岛开始说起。当时崔强和当地土人做交易的时候是让德卡将军出面的,不然那些个土著也不可能和崔强作那买卖。但当最后崔强把荷兰人打跑了之后,德卡将军便示意崔强新得到的土地应该是苏禄王国的。崔强从来没有想过这德卡将军会有这种想法,而且这个将军竟然丝毫不买他崔长老的面子。当时根本里都没理他。但不和谐的种子就此埋下了。这些年这苏禄国可是跟着崔强占了不少便宜,而且崔强的实力他们并不知道多少,所以就以为是苏禄王国自己的力量才办到了这些事,自然分好处的时候应该拿大头或是全部。崔长老虽然出了人但是每次冲锋陷阵的时候都是其他大的贵族出的人最多。就像婆罗州和新得到的苏拉维西岛一样,那可是苏禄勇士拼死得来的。怎么这次在这苏门答腊岛的分配中崔长老竟然连考虑一下都不考虑呢。德卡将军本身也是一个大贵族,自然没有把崔长老放在眼里,何况这崔长老还是个华人,怎么当上长老的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在回去之后他就开始四处鼓动,说什么苏禄国应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华人大量的来到南洋对苏禄人不是好事。他做的这些事情崔强都知道,毕竟作为一个长老,崔强是要在苏禄人内部安排自己的内应的,不出事什么都好,出事的时候就体现了这提前布置棋子的价值了。虽然那些个吸白粉的长老们没心思听德卡将军在那瞎掰掰,但是小国王和其他一些贵族可是愿意听德卡将军的演讲的。何况他们这些年也觉得这崔长老越来越不对劲,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他们还说不上来,总觉得有些生分。现在听着德卡将军这么一讲,才明白闹了半天这崔长老就是想为了他们华人占地盘阿,然后让我们苏禄人出力。也不只是谁把这想法说出来之后,在这贵族之间便风传了开来。崔强听到这些后只是轻蔑的一笑 ,当时阿提那正在他眼前,他便问阿提那对这些个说法的看法。要说这阿提那也不愧是做外交的料,别人不知道这崔长老的实力,他可是知道的,别人没去过崔长老他们的基地他可是去过的。即使去了没进那些厂子里看他也知道那个基地有多少为外人所不知道的东西,这一点但从每天从住宅区往返于工厂区的火车就能看出来。吕宋岛的马尼拉他也去过,华人新成立的国家正在让英国人帮着他们铺铁路,可是那跑在上面的火车和崔长老他们那里的比起来简直都不是一个档次的。他当时也不明白这崔长老为何不自己去铺那吕宋的铁路,却白白便宜了英夷。后来崔长老领着他们苏禄的军队到处打仗,到处占地方,他渐渐的有点明白了。但是他越明白他就越感到害怕,他知道凡是干对抗这崔长老的都不会有好下场。远的不说就说这吕宋岛上的西班牙人吧。怎么那么多年都盘踞在上面,华人都打不倒他,可自从这崔长老来了没有几年,这西班牙人就被打败了呢?还有那次听他们说的大劫掠,怎么那么容易的西班牙人就被海盗给抢了呢。再就是这爪哇岛上的荷兰人,那可也是盘踞了几百年的,那个什么王子年轻的时候也跟他们干过,可是没打倒人家反倒是让人家给流放了。怎么到了老了反而却把那些个荷兰人给打倒了?虽然有苏禄人在里面帮忙,但是阿提那知道所谓苏禄人出兵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力量还是这崔长老的,就如同在婆罗州上发生的事情一样。那个傻德卡将军还以为在婆罗州上的土人是被他领过去的苏禄勇士给吓住了,才投降并和他们合并的,现在想一想也只有这崔长老能在几天的时间内把文莱国给灭了,别人还没有那个能耐。德卡他们过去了只不过是赶上个尾,然后替人家作幌子罢了。想到这阿提那已经流起了虚汗。好在这赤道附近的天气就没有冷的时候,流点汗眼前的崔长老也看不出来。

“大长老,这些年阿提那跟着您尽心尽力,这件事情我认为就是德卡在那里瞎说呢,大概是犯了疯病。”这阿提那倒是明白,说这话也就是表明了心迹。

催强也没有在问什么,他只是向报信的人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然后对阿提那不疼不养的说了句跟着我,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我不会亏待人的就起身离开了,只留下阿提那自己在屋里回味他刚才说的话。

等到阿提那回到达沃,已经能看到在德卡将军的鼓动下,很多大下贵族竟然把手下的兵将都集结起来,准备到崔长老所在的基地去兴师问罪了。就连年幼的国王也都派出了自己的护卫参与了进来。阿提那这个时候想拦也拦不了了,除非他傻,这个时候上去肯定会被那些狂热的人当作叛徒的。

这德卡将军大概认为他手里有从西班牙人那里缴获来的洋枪,甚至还有几门炮,在凭着他的人数优势,应该能让那个所谓的崔长老乖乖的就范。作为这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上可是寄托了王国里那些个贵族们的希望。想着再次占有更大面积的土地,获得更多的奴隶,德卡将军浑身就止不住的一阵兴奋,要是那个崔长老能把它的国王老师的职位让给自己,那自己岂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况小国王还什么都不懂!一边想着他的计划,德卡将军一边陷入了美丽的意淫。其实何止是他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意淫,有很多出兵的贵族都和他一样。这其中只有很少的一个贵族还保持着清醒地头脑,他们不是不敢去,而是在看风使舵。这样使得他们能利于一个不败之地。

德卡将军带着集结起来的大约十万多士兵出发了。他们没有走水路,没有那么多的船,从达沃出发,顺着河先到达武端,然后再沿着海岸向崔长老的基地进发。

这十多万人走起来肯定是声势浩大的,早有内线的人把这事情告诉崔强。崔强愿本正想着怎么解决这土著的问题呢,现在看来不用费脑筋了,直接开打就是了,要不这些土著们是不会等着你去对他们进行和平演变的。于是把姜雷找来做了一个计划。说实在的,姜雷听了后反倒很高兴,因为他的解放军新扩军,训练已经结束,正愁没地方练兵呢,这步正好吗。

1849年的11月,德卡将军总算带着他的军队走到了基地的外围。但是他们还没到大湖呢,就被一堵城墙挡住了去路。当初崔强让工人和奴隶们修的这个外围的城墙现在看来还真是有用,没想到今天能用上。

德卡将军一次也没有来过这个基地,不光是他,其他人也很少来,这些年这块地自从划给那个所谓的崔长老后整个王国就很少有人过来,要说过来最多的可能也就数阿提那了。看了一下德卡将军发现这座城墙是按照地势修的,一边直接联到海里,一边一直延续到山里面,也不知道尽头在哪里。不过这城墙还是有一个很大的门的,只是现在关上罢了。看来的想法攻城了。

休息一日,第二天德卡将军先派一个人过去向对方说明来意,同时把它的要求说给崔强听,然后就准备在对方不答应的情况下攻城。毕竟这十多万人带出来可不是摆设的。不过他但愿那个崔长老能如他所愿。这样他就可以不费一兵一足的获得他想要的

崔强显然没有满足他的愿望。这些天他都等的不耐烦了,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有好多事情要做的,虽然吕宋的政务他管的不多,但是基地里面的化工厂他可是每天都要去的,在化工技术上他还是要做培训和示范的。而且不时地还要处理从伊利安岛过来的信息,要知道秦清那个杀人狂到底推进到哪里,有没有受到英国人的拦击。在苏门答腊岛上的移民安置状况,南华公司在兰芳的发展状况等等。这些个土著们的事情他还真没有放到眼里,心里只是想着快点来吧,然后好让姜雷他们给解决完了了事。为了防止这些个土著被打败后溃散,他可是连穿越货中的步兵战车都调用出来了,而且还提前布置了一个口袋,用了一万多人,要不是姜雷进行扩军,他这次想过的更多的俘虏都成问题。在城墙上守城的是新扩编的部队。一共才一千人。崔强敢用一千人对人家十万人是由原因的,他们的武器不在一个层次上,差别太大。

新任指挥官是秦明,他是秦清的弟弟。崔强和姜雷则坐在后面看光景。这一千多的新兵平时的操练都是按照后世解放军的操练来进行的,只不过是没有杀过人,缺少哪种血腥。今天倒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原本秦明的作战意图是书本上教的步炮协同,在基地强有力的炮兵的支持下,打这些土著就像玩一样。但是崔强却不允许,因为要尽可能的多抓俘虏。要是用大规模的炮击的话死的人就会太多,达不到抓俘虏的目的了。只给他们十门迫击炮,而且炮弹还限量,每门十发。剩下的就靠他们手里的46式步枪和冲锋枪解决了。好在崔强还给了他们十挺12.7毫米的重机枪。当然作为崔强的杀手锏步兵战车是不归秦明指挥的。

秦明站在城头用望远镜看着城下密密麻麻的土著,脸上一点表情没有。而和他一样守在城头的那一千新兵表情可就比他丰富多了。

郑二此时已经自觉不自觉地开始哆嗦了,手里面拿着的46式步枪已经满是汗水,使得他不得不时不时地的用衣服去擦。带着钢盔的头上不时地能看到从两边的面颊上流出汗水。嘴唇已经稍有些发紫。和他一样的在这些个新兵但中可有不少的人。他们都是在本土或是这南洋的农民应召而来的,来之前只想着这部队给的饷钱高,却没有想到这打仗的时候还是要面对生死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