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的这段子竟然雷倒了郁达夫

圣旨 收藏 1 610
导读:  鲁迅,不仅是写杂文的行家里手,而且他还是说黄段子的高手。在他笔下的《阿Q正传》中,就有不少黄段子让人捧腹。在《阿Q正传》中,阿Q虽然有的疯傻,但他也有七情六欲。一天,他不期遇上了静修庵里的小尼姑。于是,让阿Q得意的事情发生了:   小尼姑全不睬,低了头只是走。阿Q走近伊身旁,突然伸出手去摩着伊新剃的头皮,呆笑着,说:   “秃儿!快回去,和尚等着你……”   “你怎么动手动脚……”尼姑满脸通红的说,一面赶快走。   酒店里的人大笑了。阿Q看见自己的勋业得了赏识,便愈加兴高采烈起来:   “和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鲁迅,不仅是写杂文的行家里手,而且他还是说黄段子的高手。在他笔下的《阿Q正传》中,就有不少黄段子让人捧腹。在《阿Q正传》中,阿Q虽然有的疯傻,但他也有七情六欲。一天,他不期遇上了静修庵里的小尼姑。于是,让阿Q得意的事情发生了:

小尼姑全不睬,低了头只是走。阿Q走近伊身旁,突然伸出手去摩着伊新剃的头皮,呆笑着,说:

“秃儿!快回去,和尚等着你……”

“你怎么动手动脚……”尼姑满脸通红的说,一面赶快走。

酒店里的人大笑了。阿Q看见自己的勋业得了赏识,便愈加兴高采烈起来:

“和尚动得,我动不得?”他扭住伊的面颊。酒店里的人大笑了。阿Q更得意,而且为满足那些赏鉴家起见,再用力的一拧,才放手。

阿Q对小尼姑的调情,促使了自己的情欲膨胀,他不由想入非非地找个女人来陪他一起睡觉。于是,他看中了寡妇吴妈:

吴妈,是赵太爷家里唯一的女仆,洗完了碗碟,也就在长凳上坐下了,而且和阿Q谈闲天:

“太太两天没有吃饭哩,因为老爷要买一个小的……”

“女人……吴妈……这小孤孀……”阿Q想。

“我们的少奶奶是八月里要生孩子了……”

“女人……”阿Q想。

阿Q放下烟管,站了起来。

“我们的少奶奶……”吴妈还唠叨说。

“我和你困觉,我和你困觉!”阿Q忽然抢上去,对伊跪下了。

一刹时中很寂然。

“阿呀!”吴妈楞了一息,突然发抖,大叫着往外跑,且跑且嚷,似乎后来带哭了。

如果说这两个黄段子还不够雷人的话,那么鲁迅所说的一个名叫“高僧寻妓”的黄段子就足以能雷倒许多人,其中最有名的便是著名作家郁达夫了。

据有关史料记载,1935年,郁达夫曾以“小说”名义给上海《申报》副刊转荐一篇短文,注明作者是鲁迅。这篇短文便是“高僧寻妓”的黄段子。不知何故,《申报》在已排版情况下,出于鲁迅本人的反对,将稿子撤了下来。那时的鲁迅乃《申报》副刊《自由谈》支柱撰稿人,因此撤稿内情颇让人费解费猜。其后,这篇短文也从未收录进鲁迅任何文集里。因此,这篇精短犀利的“小说”实际上少有人知。

鲁迅口述的这个故事,大意是这样的:某日,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病危,因其一生自洁不近女色,临终前心有不甘。不想情欲突起,而且久不能退,使之无法圆寂。一众弟子眼见师父痛苦不堪,两害相权取其轻,决定花钱雇个青楼女子让师父开开眼过过瘾。妓女来到后,脱光衣裤,供高僧研究考察。高僧将此女裸体上下里外悉数看透,大失所望,叹曰:“没有想到,这女人的玩意儿怎么跟尼姑的一模一样啊!”话音刚落,这位高僧便溘然死去。

据郁达夫说,这个故事是他和唐弢在与鲁迅聊天时,鲁迅现场口述的。唐弢,也是著名作家;《鲁迅全集》编辑之一,《中国现代文学史》主编;中国藏书最丰的文史学者。巴金曾评说,有了唐弢捐赠的数万本藏书,文学馆就有了一半家底矣。可见,鲁迅与郁达夫、唐弢的关系亲密。但是,事后他俩查阅很多书籍,都找不着出处。由此认定这其实是鲁迅自己虚构杜撰的故事。郁达夫深感鲁迅厉害,一篇黄色段子抵得上几筐大部头,遂实录为文,作为“小说”言传。此事在唐弢《生命册上》也有记载。

唐弢还讲了鲁迅另一件轶事。他说,有次聚会时鲁迅听闻有个地方官僚命令男女必须分校,同时禁止男女一同游泳,不由出言讥讽道,干脆规定男女老少一律不准见面接触,再规定大家上街都要戴上防毒面具,既可以禁止有害空气流通,又可以防止女人抛头露面。说罢,鲁迅起身表演,模仿面具人的怪样子走路,笑翻一片听客。

其实,鲁迅的黄段子并非是一定意义上的黄段子,也并非是他“很想写几篇男欢女爱小说”就喜欢说起黄段子来了。且不说《阿Q正传》中的那些黄段子有何意义,就上面这个发表未遂的“高僧寻妓”黄段子,放在今天仍然具有炙热的现实主义批判精神和意义。更重要的是,它很文学,很审美,比硬梆梆的杂文板砖更摄人心魄,也更经得起时间的无情刷洗和甄遴。也许,文学真正的魅力和价值正在于此!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