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中之谜:北约“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

cs00751151 收藏 1 866

北约缘何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对此美国和北约有其说法,而我们有自己的看法。一些媒体就此登载崇论宏议,颇有见地;有的媒体不断散布奇谈怪论,欺世盗名;也有的媒体传播谎言谬论,蛊惑人心。在国内外,每逢谈及此事,人们也不断向我发问。美国和北约迄今没有公布相应文件和材料,也许此事将成为“千古之谜”。作为身罹其难者,我当然也不断“上下求索”,试图解析这“千古之谜”。


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遭袭后仅半小时,在北约新闻发布会上,北约发言人谢伊极力逃避中国记者就此的提问。他滔滔不绝地大谈北约的精确打击如何如何,似乎轰炸中国大使馆的惨剧根本没有发生过。当中国记者一直追到他办公室时,他还强词夺理地声称:北约的打击是合理的,随即蛮横地关上了大门。


据我驻美国记者报道,在北约新闻发布会之后,在美国五角大楼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培根的口吻和谢伊几乎一模一样,大肆吹嘘“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飞行员,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武器,我们的行动经过最精心策划,我们的部队受过最优良的训练……”此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战争造成意外是难免的”,把一桩惨剧一笔带过,然后着重强调“空袭还得扩大”。


然而,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应使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稍微冷静了一点儿,也迫使他们把蛮横的态度收敛了一点儿。他们似乎刚刚意识到,他们必须为这一暴行向中国政府和人民做出交代。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首先辩称,对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的袭击是一次“无意”中的“误炸”。飞行员原先预定的目标可能是距中国大使馆数百码外的南联盟一家电视台。可是,使馆周围根本没有电视台。离使馆最近的电视台设在离使馆二公里以外的塞尔维亚社会党总部大楼上,该楼已于4月24日被炸。“经过最精心策划”,“世界上最好的飞行员”,居然把五枚“世界上最好的武器”扔到两公里开外,这和美国一贯吹嘘的“精确打击”实在对不上号。于是,又修正了说法,飞行员没有错,导弹没有出毛病,问题出在最初对目标的选择上。


随着事态的发展,中国国内爆发了声势浩大的群众抗议示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应,使美国和北约的决策者们不得不寻找更为“令人信服”的“解释”。


5月9日,美国国防部部长科恩和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特尼特发表联合声明,宣称:我们对昨天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遭到轰炸所造成的人员伤亡深表遗憾。这次轰炸是一个错误,参与这次错误打击的人认为被击中的目标是南联盟物资供应局。声明还说,北约至今在空袭中攻击了数千个目标,其精确程度和专业水平在军事史上是无与伦比的。我们对平民生命的损伤和其他无意中造成的损失表示遗憾,但是没有风险的军事行动是不存在的。我们过去数小时内对此错误进行了联合调查,这既不是飞行员的错误,也不是机械故障,显然是错误的情报导致了对该设施的错误攻击。此外,用于选择和确定目标的程序也没有纠正这一错误。我们对程序的检查使人们相信,这是一次意外。它不会再发生了。北约将继续并加强对南联盟的空袭行动。


中情局局长进一步解释说,中情局已经确认,是一名情报分析家的误判,加上所用地图太旧造成的。他说,“选定目标的卫星图后,分析专家坐在足足有一屋子高的航拍图像中,要找出中情局头头圈定的南联盟武器采购局。很快,那几个家伙告诉我说,‘头儿,我们已经找到这些目标了,我们可以在两天内攻击这些目标。’要命的是,这些家伙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所用的航拍照片是什么时候的。”随后,中情局建议的轰炸目标逐级上报到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驻欧洲美军司令部和北约


这个联合声明发表以后,从北约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到华盛顿一下子统一了对外口径,他们齐声推脱说,这是“老地图”的错,是负责提供情报的中央情报局错用了多年前的“老地图”,以及过了时的航拍照片,结果造成目前选择错误。


北约发言人谢伊随后也立即改口承认,这是北约轰炸南联盟以来“犯的最尴尬的错误”,北约愿向中国表示“真诚的道歉”,并称北约的道歉是“真诚的、合理的”。


据《光明日报》驻南斯拉夫记者韩显阳引用西方的材料写道:“现任美国国会议员克尔克从前是一名美国海军情报官,他是参加5月7日晚间轰炸行动的飞行员之一。克尔克说,他自己在北约轰炸前几天,曾经参观过美国中央情报局贝尔格莱德情报站。他个人相信官方解释,并且说出了自己的理由:“当时我了解CIA的工作,情报站的A小组主要针对米洛舍维奇开展工作,比如摸清楚他住在什么地方,他在干什么,对他的保护情况等;而B小组都是一些年轻的小伙儿,他们喜欢开上四轮驱动的吉普车,跑到科索沃去训练‘科索沃解放军’,剩下一个给大家煮咖啡的小伙子。他就是负责绘制轰炸地图的那个人,显然,这令人难以置信。实际上,情报站里没有人愿意干这种工作。道理很简单,费力不讨好,既枯燥乏味,又对自己的仕途没有什么好处。也许是疲倦了,也许是漫不经心,将目标标错完全是可能的,所以,我相信过时地图的说法。”


克尔克说:“那天晚上,我在‘战士之星’上。我担负的任务是向南军雷达发送干扰电磁波。这样一来,能使南联盟的通讯系统、地对空导弹和电子战设备陷入瘫痪。当我返回阿维亚诺空军基地,从飞机上走下来的时候,发现地面人员已经守候在那里。他们开口就问我:‘你知道你的人刚才炸的是什么地方吗?’我告诉他们是NOPE(一个目标代号)。‘代号没有错,但那是中国使馆!’我说,‘哦,有时人也会出点儿小错。’可他们却说‘不,你们炸了五次。’我就告诉他们说:‘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是完成了任务,击中了目标,要骂就骂那些负责定位目标的人去。’”


据媒体报道,经过“认真细致的调查”,美国中央情报局长特尼特于2000年4月解除了中情局一名情报官员的职务,并对其他六名职员提出口头警告或书面申斥,其中包括一名职位较高的官员,原因是他们为美国提供了错误情报,从而导致中国使馆被炸。中情局在一份陈述中说:“我们不会放过导致此次轰炸的错误,我们应该对这次轰炸承担适当的责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发言人说,被解除职务的是一名中级军官,是他标错了目标,导致中国使馆被炸。发言人称,情报官员在地图上原本想标注的目标是南斯拉夫的一座军火库,但错误地将目标标注在中国大使馆上。


但是,美国国内许多人对美国中央情报局以上的说法和做法并不认同。美国国防大学前校长、蒙特雷国际关系学院荣誉退休校长罗伯特•加德中将说:“当我们打算攻击居民区中的目标时,我想,我们有一种责任。例如,在中国大使馆事件中,将责任归咎于7年前的一张地图是极为荒谬的。”资深律师克林伊格表示,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政治压力抛出替罪羊的做法并不明智。[更多精彩,尽在★军事第一播报★ http://jsdybb.netsh.com.cn]


白宫、五角大楼连同北约组成了调查组,对袭击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事件进行了近一个月的调查。6月16日,美国总统特使、副国务卿皮克林来到北京,向中国政府报告了调查结果。外交部长唐家璇和副部长杨洁篪分别与特使进行了会见和会谈。皮克林说,克林顿总统和美国政府就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事件向中国政府和人民做了道歉,美方认识到再多的解释也不能弥补死伤人员及其家属所遭受的悲剧。此次,他奉克林顿总统之命,作为总统特使前来向中国政府报告美国政府对这一事件的正式调查结果。美国调查表明,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是一起由美国政府一些部门的一系列失误所导致的“悲剧性误炸”事件。美国有关部门有三个重大失误:一是目标定位方面失误;二是数据库存在缺陷;三是审查程序未能纠正上述两次失误。在此情况下,从密苏里州怀特曼空军基地出发的一架美国B-2轰炸机于5月7日晚11时向中国驻南使馆这一错误目标投下五枚全球定位系统制导、全天候、负重2000磅的联合直接攻击弹药(JDAM)。由于是夜间飞行,加之飞行的速度和高度,机组无法看清中国驻南使馆的国旗及其他标志,不可能知道轰炸的是中国驻南使馆。


显然,美国总统特使皮克林的说法不能令人信服。


第一,美国方面承认,这次攻击目标是由美国中央情报局选定的。为什么这样巧,在北约对南联盟实施的78天空袭中,这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选择的惟一目标,而其余的九百多个轰炸目标都是北约或者美军欧洲司令部确定的。最令人不能理解的是,攻击使馆的B-2隐形轰炸机并非从北约驻意大利空军基地起飞,而是直接从美国本土起飞,经过多次空中加油才飞临南斯拉夫上空的。


第二,即使中央情报局用了美国国家测绘局有错误的地图是真的,也不可能避开指挥系统在这之后的情况核实。按照惯例,目标提出后,五角大楼会对确定的目标反复核实。这一复查过程是从美国政府的情报资料库和情报人员中收集更多的证明材料。美国军方的一些部门,还有美国其他情报机构的代表参与这一过程。


按照美国的战略常规,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是美国国家安全局进行电子监听的一个目标。大使馆往来的电话和电报是美国“国家情报手段”的首要目标之一。我在南斯拉夫任职期间,同美国驻南联盟使馆保持交往。美国驻南联盟临时代办曾来我馆参加国庆招待会,美国使馆武官也曾来过我馆拜会任武官。因此,美国情报机构的总部关于没有注意到中国大使馆1995年迁址的说法是十分荒谬的。


第三,如果建议目标通过了上面那道核实,该项目会提交到北约布鲁塞尔总部,再通过一次复查程序。在北约总部的联合情报和联合行动部,对所建议的目标进行证实的美国情报人员用北约其他国家提供的情报再次核实。在目标批准之前,北约情报人员还要进行地面核实。在中国大使馆被炸事件中,可能让贝尔格莱德的地面情报人员在炸前亲眼见一见这个目标,以证实确定这一目标在各方面是准确无误的

第四,如果像有关人员所说,将中国大使馆定为目标时,没有核实情报,那就完全是北约指挥部的重要人物故意破坏。根据北约的内部规定,除非布鲁塞尔得到目击证人的证据,确认有关目标的情报是正在这次空袭南联盟的战争中,“战争之星”一共执行了150次战斗任务。其中149次任务中,战斗人员并不知道袭击的目标是什么,只是拿到目标的经、纬度,也就是该目标的坐标数据,飞行员就按照手中掌握的这些数据来投放炸弹。但是,5月7日晚上的轰炸目标却显得有些特别,除了坐标数据之外,在旁边,还有一行文字:“南联盟军需供应部。”这是一个“奇怪的巧合”,还是“欲盖弥彰”呢?


第六,美国国家地图局不愿充当替罪羊。该地图局5月16日发表一份正式新闻稿,强调“使用我们的产品的人员,不管是国务院、情报分析家,还是陆军、陆战队、海军或空军,都可以信赖国家地图局全力以赴的及时性、准确性……”声明说,“国家地图局的用户对我们有巨大信心。”声明还进一步强调,“最近有关国家地图局地图准确度的新闻报道,是不正确的,是片面的。”国家地图局发言人珍妮•拉弗利向《亚洲周刊》证实:“我们的地图正确地标示了中国大使馆及南联盟军需局的位置。”她说,“问题一定出在其他数据上,因为瞄准轰炸目标不只靠地图。”由此可见,美国国家地图局的郑重声明有力地驳斥了“地图标错”之说。


第七,就在误炸之说甚嚣尘上之时,5月18日,南联盟建筑师向记者展示了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所在位置的图示。它说明使馆与两度遭空袭的塞尔维亚社会党总部大楼的直线距离为两公里以上,使馆距南联盟政府大楼也有一公里。他说:“中国驻南联盟使馆是建筑在一片空地上,馆舍所在地原本是一片荒地,那里没有任何建筑,更谈不上什么军事设施。”炸馆之后,到此地参观的我国内以及外国代表团看完使馆所在地及周围环境之后,都认为美国和北约的说法无法置信。美国国防部的一位高级官员也表示,中情局所说的由于“过期地图”造成的轰炸很难站得住脚,因为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早在四年前就搬到了现在的新地址。


第八,美国和北约口口声声说要轰炸的是“南联盟军需供应部”,实际上它的名称是“南联盟物资供应局”。炸馆之后,我曾专门驱车去看过这个地方。该局距使馆直径距离约1.5公里,要绕过好几个街区,位于一个居民区的一角,是一个不大的灰色二层建筑。无论是周围环境,还是建筑规模及建筑特色,同使馆毫无相似之处。把使馆同物资供应局混淆造成误炸是根本不可能的。在轰炸中国使馆约两周之后,北约用一枚炸弹轰炸了这个所谓的“南联盟军需供应部”大楼。令人十分费解的是,为何轰炸南联盟内务部、联盟国防部、南军总参谋部等十分重要的项目由北约总部策划和执行,而一个小小的“南联盟物资供应局”却由美国中央情报局亲自策划,并从美国本土派遣重型轰炸机远涉重洋去实施轰炸呢?


基于上述种种,美国和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究竟是否是根据“标错的地图”、“过时的航拍照片”而实施的误炸,还是由读者自己去下结论吧!


美国和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后,各种流言蜚语不胫而走,各种背景的媒体蜚短流长。不难看出,有的媒体是为美国和北约的全球战略服务,因此,也就为其炸馆行为辩护,事后为其行为寻找借口


说法之一是,轰炸针对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据说,一个日本记者后来回忆说,当时他看见从被炸使馆逃出几个白人,说塞语,不是消防队员。他就此推测,说米洛舍维奇当时藏在中国使馆。美国人获取确凿情报证明中国使馆允许米洛舍维奇避难的消息后,断然采取行动,既从肉体上消灭米洛舍维奇,又给坚决反战的中国以难堪。我驻南斯拉夫记者认为,要不是这位记者眼花了,就是他服务的那家报纸与某些势力配合,其动机令人怀疑。当然,这位记者的背景我们就不去考究了。


我在这里可以郑重地声明,关于米洛舍维奇总统在使馆避难一说,完全是彻头彻尾的捏造。我不愿去分析谎言制造者的意图,他受何人指使以及因此得到什么样的奖赏。我只简要分析了一下当时的局势和背景,对此种说法就不难做出判断。


迄至炸馆之日,北约空袭南斯拉夫已经进行了45天,南联盟虽然受到严重破坏,遭受巨大损失,但南军抗击北约的士气仍很高涨,南军的军事实力并未遭重创。据事后有关媒体报道,南军最好的装备转移到安全的地下要塞,飞机、计算机、雷达系统被深深地藏匿在地面以下。据称,地下工事完全可以承受中等强度的核打击。北约空袭结束时,南斯拉夫军队从科索沃完师撤出,可为佐证。总体来说,南斯拉夫老百姓对南斯拉夫当局抗击北约侵略的政策是支持的。尽管经常断水断电,人们尚能忍受。同仇敌忾仍是社会的主导气氛。南联盟国内局势稳定,秩序井然,没有发生内乱的迹象和可能。米洛舍维奇仍在主持大局,指挥抗击北约的战争。因此,对米洛舍维奇来说,不存在避难的问题。


退一万步说,假如米洛舍维奇真的在使馆避难,美国和北约也无权轰炸使馆。翻阅外交史,一些政界高层人士,包括总统以及总理,甚至包括普通公民到外国使馆避难之事不乏其例。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使馆馆舍、住宅及其领土神圣不可侵犯。袭击使馆,是对维也纳公约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粗暴践踏,也为天理人性所不容。


说法之二,称米洛舍维奇要于5月7日夜来中国大使馆参加招待会。这实际上是说法之一的变种。奇怪的是,直到2004年10月,还有这种说法。据《中国青年报》载,原南联盟军事情报局上校情报员彼得科维奇近日在接受一家杂志采访时认为,1999年5月7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的初衷是想炸死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彼得科维奇说,北约情报部门获悉,5月7日,中国大使馆将举行招待会,米洛舍维奇将出席,因此北约决定轰炸使馆,目的是置米洛舍维奇于死地。


这一说法带有一定的欺骗性,原因在于消息来源是南斯拉夫方面,而消息的传播者竟是原南联盟军事情报官员。我不认识这位官员,也不知道他是为谁从事情报工作,更不知道他是否是某国情报机构在南斯拉夫情报部门的卧底。但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在北约空袭南联盟期间,没有哪一个使馆还举行招待会,更何况在断水断电的情况下不知如何举行招待会。在平时,起码我在贝尔格莱德任职期间,米洛舍维奇总统除了出席塞尔维亚总统米鲁蒂诺维奇举行的南斯拉夫国庆招待会之外,从未出席外国使馆举行的招待会。我在南联盟期间,曾举行过三次国庆招待会,米洛舍维奇从未出席过。特别是在战争期间,米洛舍维奇更不会出席外国使节举行的招待会。我想,彼得科维奇上校的说法,也许会蒙蔽一些不谙世事的人,但稍有常识的人,都不难识破这种说法是一个骗局。说法之三,称美国人怀疑中国使馆曾被用作“无线电转播中心”。丹麦《政治报》记者延斯•霍尔舍、英国《观察家报》记者约翰•斯威尼等组成的调查小组披露了这样的结论:美国人怀疑中国使馆里隐藏有先进的通讯和电子窃听系统,中国方面把自己搜集到的军事情报传送给塞尔维亚方面;作为交换,南军将击落的F-117A隐形战斗机的残片交给中国。美国人以为中国已经搞到隐形技术,所以大为恼火,于是冒险对中国主权领土进行了轰炸。延斯•霍尔舍在其报道中说,他获悉北约轰炸中国大使馆时,就知道北约的“旧地图”解释完全站不住脚,“但自己那时对此并不十分关注”。后来,他随北约部队进入科索沃后,遇到北约一名情报官,开始得到怀疑的理据。“这名情报官告诉我,中国大使馆曾被用作一个无线电转播中心,这也解释了它为什么会被炸

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所有大使馆同其派出国都有无线电通讯联系,这一系统不可能移作他用。中国政府此后已多次发表郑重声明,中国大使馆不是南斯拉夫军队所谓“无线电转播中心”。关于“转播中心”的说法,无非是为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大使馆的野蛮行径寻找托辞而已。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外国记者,一些有识之士披露的情况,提出的看法,为我们揭开了这厚重帷幕的一角,使人们在迷茫中能够看出事态的大体轮廓。


在伦敦,《观察家报》的记者采访了一位高级军官,披露北约在选择攻击目标时有个“双轨”系统:一个轨道是先由北约侦察机和士兵选定初级目标,然后由北约秘书长索拉纳和英、法、德三国的领袖认可;另一轨道的目标选择则“完全由美国单独控制”,包含一些“政治敏感”目标,须得到美国总统或美国国家安全局同意。如果“双轨说”成立,那么就可以认定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确是“有意或无意”地标错地图,要美国最高层相信那是南军指挥中心,绕开北约的核实机制予以摧毁。


1999年7月2日,美国《政企首要情报评论》周刊发表了一篇题为《轰炸中国驻南使馆并非意外事件》的文章。文章说,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作为轰炸目标,是可以由不低于英国外交大臣库克和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一级的指挥官来批准的。这里提出的问题是,由哪一个来批准,还是两人一起来批准?人们应该已经觉察到根据盟国在任何战争中的关系而实行国家安全规划。这些战争包括美英控制的北约对南斯拉夫发动的战争。文章接着说,考虑到所有这些情况,有意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的动力也是来自英国政府和白宫政府。如果克林顿总统披露这一事实,甚至声明这起轰炸事件“绝非意外”,他要么将在被人操纵的弹劾之下而下台,要么被某些深深潜伏在美国安全机构中的英美利益集团所暗杀。


5月中旬,美国国际行动中心华盛顿办事处负责人马尔科姆•坎依接受了我国驻美记者的专访,就北约袭击中国驻南联盟使馆事和美国轰炸南联盟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坎依认为,袭击中国驻南联盟使馆是美国干的,是有意所为,是美国战略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决不能软弱,应当要求全面调查、审判肇事者;美国轰炸南联盟主要出于战略和经济利益,美国新闻媒体完全受控于利益集团,美国没有新闻自由,美国民众被虚伪的新闻舆论所愚弄,美国政府启动战争机器的同时,也启动了宣传机器。


坎依还说,美国和北约在解释这次事件的原因时前后不一致。他们先是称北约是在瞄准使馆附近的目标,导致偏离方向,因为中国使馆离北约要打的目标很近,北约这种误击已经有多次了。但是当事实证明,五枚导弹从不同角度袭击中国使馆时,国防部长馆没有标进去。这不可能。任何贝尔格莱德的旅游图都清楚地标明了中国大使馆的位置,宣称美国情报部门使用旧地图是十分愚蠢又可笑的。同时,美国使馆的外交官在许多场合都去过中国使馆做客,中国使馆不是昨天才搬过去,而是已经建成三年了。同时美国及北约国家都会有一份各国使馆的清单和地址。美国称对每一个轰炸目标都经过了广泛讨论,包括美国政府官员,因此,他们应该能够识别中国使馆是一个错误目标,使用旧地图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坎依认为,袭击中国使馆是一个大阴谋,是美国的战略。这一战略不仅向中国政府,同时也向世界其他支持南联盟的国家和组织发出信号:不要反对我们轰炸南联盟,否则我们将轰炸你们的使馆、你们的领土和平民百姓。这也是对俄罗斯的警告。同时,美国发出的另一个信号是:亚洲可能成为美国的新战场,朝鲜和中国可能成为美国袭击的目标。亚洲国家也要听我的话,在台湾和西藏问题上,美国已经在干涉中国内部事务。[更多精彩,尽在★军事第一播报★


我对美国及西方的有识之士们表示钦佩。他们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对事物有洞若观火的辨析力和透视力,同时又能仗义执言,讲出人人心中皆有而言中皆无的话。


首先,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这是美国和北约在“科索沃”战争中无可奈何的表现。截至炸馆之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已对南联盟连续轰炸了45天。南联盟所有的军事设施已经被轰炸了几遍,事关国计民生的工厂、企业、民用设施也几乎炸完,桥梁、公路也所剩无几,美国和北约还要为将来进军南塞留下通道。北约也间或轰炸平民住宅,造成不少平民伤亡。北约的决策者们知道,再大规模地轰炸民用设施和无辜平民会在世界范围内激起反战浪潮,进而会束缚北约手脚。而此时南斯拉夫当局尚无投降的迹象,而北约以打击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设施以激起民变,推翻米洛舍维奇总统的希望落空。那些美国和北约的主战派们事先宣称,只要三天,最多一个星期就让米洛舍维奇跪下求饶,这成了他们大言不惭的自我吹嘘。北约骑虎难下,无计可施,于是采取“左道旁门”的卑劣做法,轰炸中国大使馆,打掉米洛舍维奇的所谓“精神支柱”,打击南斯拉夫人民抗击北约的战斗士气,达到扭转战局,便捷取胜的目的。当然,这也是对同情南斯拉夫,反对北约战争行动的俄罗斯的一个警告。


再者,轰炸中国大使馆,是对中国的火力侦察和战略试探。美国和北约的一些敌视中国的强硬派把中国看作是潜在对手,不愿看到中国的迅速崛起和飞跃发展,千方百计地遏制中国,挖空心思地在中国前进的道路上设置障碍,制造困难。借南斯拉夫战争之机炸中国使馆,对中国人民的民意和士气,对中华民族的凝聚力进行探察,也相应地考究中国领导人的决策能力。中国人民愤怒的呐喊,中华民族同仇敌忾、共赴国难的决心,中国领导人应付裕如地驾驭复杂的国内外局势的能力,高屋建瓴的高超斗争艺术,对那些对华强硬派是一副清醒剂:今日之中国已非昔日之中国,中国人民不可侮。中国人民有过备受列强侵略欺凌和国破家亡的惨痛经历,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国家主权和安全,决不容忍国家统一、领土完整、国家安全、民族尊严受到侵犯。中国从不损害别国的利益,但是列强骑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最后,轰炸中国大使馆,是美国对华强硬派给克林顿总统出难题,着眼于下届美国大选。克林顿总统表示致力于同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表示严守中美关系的三个公报,在台湾问题上表示不支持台湾独立,不同台湾发展官方关系,不支持台湾加入由主权国家参加的国际组织。克林顿的对华政策引起了美国内对华强硬派的不满。他们以轰炸使馆这种非常手段,干扰克林顿的对华政策,破坏中美关系,打击克林顿的威望,挖民主党的墙脚,为下届共和党竞选总统做铺垫。


我这里要说,中美两国和平友好相处,是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和平、发展、合作是当今世界不可阻挡的主流。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那些策划炸馆事件的一小撮人,阻挡不住中美两国人民要和平、要友好的潮流。我想引用美国人士的话说:“真相终会大白于天下。”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