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胸验肺:职业病鉴定的悲哀

by1952 收藏 0 67
导读:农民工张海超为了鉴定尘肺和继续治疗保命计个公道,居然采用了开胸这个极端的直观检验方法!真让我开了眼界。 在我们社会的中,农民工是处于最底层的弱势群体,他们的诉求没有一个专门的部门受理,也没有一个专门的组织可以让他们申诉,要想得到公道,经常要用到极端手段。 工会处理这些事本来是天经地义的,可这天经地义的功能却不是我们工会干的活!妇联也是一个讨回公道的渠道,(如邓月娇案),可妇联也是不管农民工的。职业病鉴定部门本来是应该向弱势群体倾斜的,但是他们却往往和造成伤害的单位一鼻孔出气。劳动仲裁可以管一下,可他们的

农民工张海超为了鉴定尘肺和继续治疗保命计个公道,居然采用了开胸这个极端的直观检验方法!真让我开了眼界。

在我们社会的中,农民工是处于最底层的弱势群体,他们的诉求没有一个专门的部门受理,也没有一个专门的组织可以让他们申诉,要想得到公道,经常要用到极端手段。

工会处理这些事本来是天经地义的,可这天经地义的功能却不是我们工会干的活!妇联也是一个讨回公道的渠道,(如邓月娇案),可妇联也是不管农民工的。职业病鉴定部门本来是应该向弱势群体倾斜的,但是他们却往往和造成伤害的单位一鼻孔出气。劳动仲裁可以管一下,可他们的仲裁是要有前题的,没有前题怎么仲裁?

张海超如今是出名了,肯定能得到一个公正的解决方案;但是,没有一个日常的处理部门可以让农民工讨公道,怎么行?农民工是弱势群体,弱势群体的特点就是文化低,信息少,社会关系层次低,在打工地基本上是两眼一抹黑。这个特点决定了他们不可能花很多时间来研究维权的方式和方法,他们只有在受到严重伤害时才会想到维权。如果我们不能提供一个简单明确的维权途径,他们一的方法往往就是走极端。

今天,张海超是个厚道人,他走的极端伤害的是自己;万一有人来个其他方式,他危害的就是社会稳定了。

广州有个大桥现在成为弱势群体爬桥诉求的著名地点,是不是将来的某一天,开胸、开腹、开颅也成了维权的时尚,那就麻烦大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