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6日,数百名世界各国记者注视着战争双方的谈判代表走进了板门店的帐篷,中断了6个月零18天的谈判重新恢复。谈判正如所料的异常顺利。这场持续了2年多的战争似乎快要走到了尽头。这对于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大多数人来说,无疑是一个福音。


但有人不愿意看到这种结果。孤独地坐在蓝宫中的李承晚“痛苦,混沌而郁郁不乐”,美国主子在关键时刻开溜,他怎能不深深失望?李承晚不自量力地威胁说:


“如果达成一项容许志愿军留在朝鲜的和平建议,大韩民国将认为它有理由要求除了那些愿意参加把敌人驱逐到鸭绿江以北的国家外,所有盟国都得离开这个国家。”


“如果美国武装部队要留下,那么它们就得跟随着前沿阵地的战士支持他们,并用飞机、远程大炮和朝鲜半岛周边的舰炮掩护他们。”


仿佛被自己养的狗咬了一口,美国人气急败坏,他们终于领教了这位老朽独裁者的厉害。3年来,为了证明所进行的战争是正义的,美国早在世界上把傀儡李承晚吹成了“民主斗士”“自由楷模”,现在自食其果,后悔都来不及了。


艾森豪威尔不得不耐着性子写了封长信抚慰李承晚,许诺:“美国政府在取得必要的国会拨款的条件下,准备继续给予大韩民国以经济援助,这将使它得以在和平状况下恢复它的饱受摧残的国土。”


谁料,当了3年傀儡的李承晚这次竟犯了犟脾气,只要战争打下去,美国人能不给他援助吗?在李承晚指使下,南朝鲜政府开始高叫“反对任何妥协”“进军鸭绿江”“单独打下去”等好战口号。在李承晚集团威逼下,汉城、釜山出现了大规模的反对停战的“群众示威游行”,更有甚者,南朝鲜政府谈判代表竟单独退出了谈判。


对于越战越强的志愿军来说,这些不和谐的杂音影响不大。志愿军已占据了战场上的绝对优势,中朝联军兵力合计已达180万人,仅地面部队就有25个军,装备已经和战争初期不可同日而语,防御阵地坚如磐石,长期困扰作战的后勤问题已得到彻底解决,全军上下积极求战,士气高昂无比,这些都是开战以来从未有过的有利条件。真马上谈成了,仗就没得打了,这么轻易地饶过敌人,将领们心里还真不会那么舒服。既然李承晚骨头痒痒送上门来挨揍,志愿军岂能放过这种好事?


彭德怀亲点入朝的郑维山刚刚接替生病回国的杨成武任20兵团代司令员,他觉得自己的仗没有打过瘾,有些愧对彭德怀的器重。但此时机会来了。


郑维山接替杨成武后,很快转遍了20兵团的阵地,他发现由883.7、949.2和十字架山为基点构成了金城地区敌军冲向我方阵地的一个“楔子”。这块宽20公里,纵深9公里、居高临下的山地,可以俯瞰我军纵深十多公里的地方,对我威胁极大。当时郑维山就想拔掉这几个支撑点,可惜由于诸多原因,一直没能动手,现在,“三杨”中最后一将杨勇已经入朝来接替他了,郑维山下定决心,走以前非拔掉这个“楔”子!


此时恰好3兵团司令许世友率众将入朝观战,于是就和杜义德、李天佑、李成芳等名将一起跑到20兵团来看郑维山究竟怎么砍掉这三条“牛腿”。


在兵团举行的作战会议上,郑维山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要在敌人手榴弹能砸到的地方潜伏3,000人!郑维山环视会场自信地说:“怎么打,敌我主阵地相距最多3公里,中间深谷相隔。步兵怎么集结?我看可以把部队提前隐蔽到敌前沿,第二天天黑后发起冲击,当晚完成攻击战斗,争取四五个小时抢修工事,补充弹药,天亮后就可有效反击敌人反扑。至于我们潜伏多少人,我测算了一下,至少要3,000人。”


会场一片沉默,潜伏作战不是新战术,但是一下子在敌前潜伏3,500人,而且要一昼夜,能隐蔽好吗?如果被敌发现,遭到密集火力的打击,后果不堪设想。


郑维山早已成竹在胸,半年前他巡视阵地时就命令60军军长张祖谅保护好潜伏地带的植被,坚决不允许敌人下山,敢下山者就让狙击手杀无赦,其兵家眼光委实令人叹服。郑维山的方案之大胆还在于,他要一气全歼敌军2个团,并夺下敌军2个团的阵地。


阵地战打了一年多,按照毛泽东“零敲牛皮糖”的攻击目标,“最好每个军一次攻歼一至两个排到一至两个连”的战术,志愿军打的都是小攻坚战。现在志愿军条件虽然大大改善,但制空权仍在美军手里,技术装备仍然较差,打这种大攻坚仗能赢吗?


60军军长张祖谅首先打破了会场的沉默:“支持兵团的作战方案,坚决执行命令,完成兵团交给的攻占883.7和949.2高地、歼敌1个团的任务。”


主攻军的军长首先赞成潜伏,沉寂的会场气氛为之一振,其他将领也纷纷赞同潜伏,并提出本部队的配合打算,郑维山越听越有信心,他一拍桌子,下了决心:“就这么打,错了我负责!”


60军在五次战役后期吃了大亏,其180师几近全军覆没,作为60军的新任军长,张祖谅决心用胜仗重新打出60军的威名。不但如此,他还就要重新组建的180师去打个翻身仗。


6月10日晨,郑维山、许世友、张南生、杜义德和前来观战的大批南京军事学院的将军和教学员们一起进抵龙门山,此地离883.7高地不足3公里。


日上三竿,许世友和上百名高级将校拿着望远镜在我军潜伏区瞄来瞄去,除了随风摇动的树枝、草丛外什么也没有。


“老郑,是不是改变计划了?”这些迷惑的将领们纷纷询问。


郑维山大喜过望,那里埋伏着昨夜潜进去的15个半步兵连、4个机炮连的3,500多人,可是这么多久经战阵的老将都找不到他们,敌人就更甭想了……


当夜20时20分,259门火炮将上万发炮弹突然倾泻向敌军阵地,几分钟后,炮火转入纵深,南朝鲜军纷纷爬出掩蔽部进入野战工事,不想数分钟后炮火又掉头打回来……


随即,“喀秋莎”火箭炮21师也加入第三次火力急袭。此时南朝鲜军阵地已燃烧成一片火海。地上腾起的烟尘,天上翻滚的云彩都是红的。


接着,180师3,000将士怒吼冲锋,仅仅50分钟,南朝鲜军27团就被全歼在自己挖了2年的坚固坟墓里了,3个高地全部拿下来了。180师打了个彻底的翻身仗!


在志愿军战史中,这一仗被称为“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天亮后,南朝鲜军大举反扑,60军借着连夜抢修的野战工事,击退其十多次冲锋。中午时,弹药告罄!


郑维山再出奇招。他来到弹药坑道口观察几分钟后,乘着10多架敌机俯冲后拉起的空当,一气放出10辆满载弹药的卡车向前沿急驰,等敌机发现时,9辆车都把弹药送上去了。


接任范弗里特的第8集团军司令官泰勒中将(此人以后在越南干尽了坏事)正在指挥南朝鲜军反击60军时,郑维山声东击西,忽然再刺了要命的一枪。南朝鲜军反击正酣时,67军邱蔚忽然杀出,将十字架山的南朝鲜军21团扫荡一空。


联合国军”将领闻讯震惊不已。十字架山是有名的“模范阵地”“京畿堡垒”,志愿军竟然只用了1小时20分钟就攻占了这个苦心经营2年的要塞,那“联合国军”还有什么阵地他们打不下来?


泰勒曾被美军誉为“二战后最杰出将领”,但哪里是20岁就当红军师长的郑维山的对手,他手忙脚乱,赶紧再去堵67军那边的漏洞。结果第三次中计。


郑维山又来了个指南打北,将泰勒这位后起之秀玩得团团乱转。


20兵团二梯队2个师从东西两侧突然同时加入战场,向南朝鲜军第5师949.2高地和20师62团1089.6阵地发起猛攻。


被打晕了的南朝鲜第5师再也招架不住了。15日零时,战争初期的情景出现了,南朝鲜5师彻底溃散,还一气炸掉了北汉江上的6座桥梁和能找到的所有船只。6月15日,郑维山指挥所部浩浩荡荡地杀向金城,准备一举攻夺这个战略要地。志愿军司令部总部来电停战,美国人已被打得同意中朝方的全部条件,朝鲜停战谈判达成协议了!


20兵团这次反击战确实把美国人打得够呛:60军歼敌14,000余人,彻底出了五次战役的恶气,为牺牲的战友复了仇。67军也毫不含糊,歼敌13,000余人。多年后,著名作家魏巍曾有诗句赞颂郑维山将军和这场战役:


赫赫猛将出少年,行似疾风势如电。


今晚出动夜老虎,明朝定有捷报传。


纵横华北称劲旅,金城一战美胆寒。


平生视敌如草芥,豪气冲天斗群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