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而优则仕--后唐庄宗李存勖用人心得

暗夜逝血 收藏 0 430
导读:公元907年,黄巢的叛将朱温再一次发挥了自己的优良传统,叛变了为之效力的唐朝,率领军队冲进长安废黜了唐哀帝,自立为王,改国号为梁,从而结束了唐高祖李渊近三百年来四时享受冷猪肉的统历史。以朱温建立后梁为开端,中国由此进入了五代十国的大分裂时期。   后梁建立的时候,北方还有幽州的刘仁恭和河东的晋王李克用两个较大的割据势力,其中晋王李克用更是朱温的生死老冤家。李克用本是沙陀贵族,后来因在平定黄巢之乱时立有大功而被唐廷加封为河东节度使,可谓是春风得意,但是这也引起了吃醋大王朱温的嫉恨。公元884年,李克用大

公元907年,黄巢的叛将朱温再一次发挥了自己的优良传统,叛变了为之效力的唐朝,率领军队冲进长安废黜了唐哀帝,自立为王,改国号为梁,从而结束了唐高祖李渊近三百年来四时享受冷猪肉的统历史。以朱温建立后梁为开端,中国由此进入了五代十国的大分裂时期。


后梁建立的时候,北方还有幽州的刘仁恭和河东的晋王李克用两个较大的割据势力,其中晋王李克用更是朱温的生死老冤家。李克用本是沙陀贵族,后来因在平定黄巢之乱时立有大功而被唐廷加封为河东节度使,可谓是春风得意,但是这也引起了吃醋大王朱温的嫉恨。公元884年,李克用大败起义军后胜利回师,途径汴梁时,只见朱温亲自带鸡赶鸭放羊牵牛,手舞足蹈的来到李克用下榻的上源大酒店为他设宴洗尘。李克用大为感动,于是俩人酒酣耳热、称兄道弟的喝了个不亦乐乎,直到深夜才与朱温惜惜离别。朱温出来后,冷笑几声,马上召集埋伏在附近的部队把上源大酒店团团围住,然后四面纵火,万箭齐发,准备一举除掉自己日后的心腹大患。正当朱温兴高采烈的时候,突然间风起云涌,雷声隆隆,刚才还皓月当空的天气,竟然下起了大暴雨,把熊熊烈焰一会就浇成了星星之火。酒店里面醉醺醺的李克用乘机在将领和亲兵的保护下仓皇逃出,从此便和朱温结下了深仇大恨。


李克用在得知朱温改朝换代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讨伐良机,于是和契丹国主阿保机桃园两结义,约为兄弟,准备一起进兵。哪知道阿保机日后了解到朱温势力强大,大呼上当,马上撕悔了和李克用定下的兄弟之盟,转而向朱温伸出了友谊之手。李克用得知这个消息后,连气带累,竟至一病不起。公元908年,弥留之际的李克用把他的儿子李存勖招至床前,交代后事。他对李存勖说:“我一生有三件事情引以为恨,一是朱温害我之仇未报;二是契丹违约之耻未雪,三是幽州之地未取,你将来一定要达成我的心愿。李克用言毕而殁,享年53岁。


李存勖即晋王位后,积极整军备战,处处以李克用的“三个遗愿”重要思想为指导,慢慢训练出了一支精锐的沙陀部队,在兵精粮足,条件成熟之后,开始出兵替父报仇。公元911年,李存勖击败了朱温亲自统帅的50万大军,致使朱温连气带怕下一病不起,后来被他儿子弑杀;接着,李存勖攻破幽州,活捉了刘仁恭和刘守光父子;九年后,他又大败契丹军队,将不可一世的阿保机赶回北方老家。经过十多年的南征北战后,李存勖于公元923年终于攻灭后梁,一统北方,当年四月,在魏州称帝,改国号为唐,史称后唐。


可惜李存勖是军事上的天才,政治上的白痴。称帝后,他认为大功告成,于是不再保持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开始迷上了看戏,还经常油头粉面的亲自登台表演,并取艺名为“李天下”。有一天,李存勖自我感觉良好的在戏台上吊嗓子,连喊两声“李天下”,还没被自己的优美嗓音陶醉完,就被一个伶人(演员)上去扇了他个耳光。莫名其妙的李存勖问伶人为什么打他,伶人大义凛然的说:“李(理)天下的只有皇帝一人,你叫了两声,那还有一人是谁呢?”李存勖听了大为感动,觉得还是伶人真心为他着想,那些个文臣武将什么时候说过那么高水平的话啊。伶人受到皇帝宠幸,不但可以自由出入宫中(不知道包括不包括后宫)和皇帝称兄道弟,而且还能肆意侮辱戏弄大臣,弄得是朝野上下敢怒不敢言。李存勖还把伶人当作特务,让他们借全国巡回演出之际去刺探群臣的言行。当官职有了空缺时,他也经常置身经百战的将士们于不顾,而去封身无寸功的伶人补缺。在李存勖的纵容下,有一次伶人竟抢了驻守魏州将士们的妻女1000多人,搞得军队上下怨声四起、离心离德。


公元926年,李存勖听信谗言,冤杀了劳苦功高的大将郭崇韬,另一大将李嗣源也险遭杀害。三月,李嗣源在满怀怨恨将士们的拥戴下,宣布自立为帝,进兵洛阳。李存勖这时候才想起军队的重要性,连忙率军进攻李嗣源,结果走在路上,士兵们就逃走了一半,李存勖知道形势危急,便回到洛阳准备据城固守。不过令他万没想到的是,这时候他一手提拔的伶人郭从谦看出皇帝已穷途末路,没有了利用价值,于是趁他吃早饭时发动政变,爱演戏的李存勖中箭身亡,尸体被大火烧毁在宫中,“李天下”就这样丧命在惊心动魄的特技动作中。不久,李嗣源攻入洛阳,后从废墟中找到了李存勖的一些零星尸骨,葬于雍陵,谥为庄宗。(庄宗好伶而最后死于伶人之手,倒也应验了“君以此始,必以此终”这句古话。)


李存勖即位后在短短的时间内变得昏聩无能,智力水平以“疑似银河落九天”般的速度急速下降,让世人痛惜之余,心中也冒出了了个大大的问号。其实从他的言行中我们可以窥见一些端倪,他这种先智后昏“症状”的出现,说到底,还是“骄横”两字在作怪。后唐能够夺得天下,靠的是战略得当,将士用命,文武百官各司其职。而李存勖却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成功的秘诀是“于十指上得天下”,也就是说,天下是靠他赤手空拳打下来的。一个统治者目中无人到了如此无耻的地步,人们要是还指望他励精图治,开创盛世,那真是自寻烦恼而已。


文学大家欧阳修是这样评价庄宗的:“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自然之理也。故方其盛也,举天下之豪杰莫能与之争;及其衰也,数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岂独伶人也哉!”后唐庄宗的用人之道,虽然独树一帜,实为不可理喻,“盛衰之理,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


本文史料来源于《资治通鉴》。


《资治通鉴》二百五十五:甲戌,李克用至汴州,营于城外,朱全忠(朱温)固请入城,馆于上源驿。全忠就置酒、声乐,馔具皆精丰,礼貌甚恭。罢酒,从者皆沾醉,宣武将杨彦洪密与全忠谋,连车树栅以塞衢路,发兵围驿而攻之,呼声动地。克用醉,不之闻。须臾,烟火四合,会大雨震电,天地晦冥,志勤扶克用帅左右数人,逾坦突围,乘电光而行,缒城得出。


《资治通鉴》二百七十四:帝幼善音律,故伶人多有宠,常侍左右;帝或时自傅粉墨,与优人共戏于庭,优名谓之“李天下!”尝因为优,自呼曰:“李天下,李天下”,优人敬新磨遽前批其颊。帝失色,群优亦骇愕,新磨徐曰:“理天下者只有一人,尚谁呼邪!”帝悦,厚赐之。诸伶出入宫掖,侮弄缙绅,群臣愤嫉,莫敢出气。


崇韬方升阶,继岌从者李环挝碎其首,并杀其子廷诲、廷信。于是朝野骇惋,群议纷然,天下冤之。


帝至万胜镇,闻嗣源已据大梁,诸军离叛,神色沮丧,登高叹曰:“吾不济矣!”即命旋师,是夜复至汜水。帝之出关也,扈从兵二万五千,及还,已失万馀。


乱兵焚兴教门,缘城而入,近臣宿将皆释甲潜遁,俄而帝为流矢所中,须臾,帝殂。左右皆散,善友敛庑下乐器覆帝尸而焚之。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