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死不救,狂被人皮.竟然是警察中队长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0 2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都昌县一精神病患者躺在马路上遇车祸身亡 县交警大队一副中队长被指发现险情而不施救


记者刘国伟 实习生凌强强

5月,都昌县一名妇女深夜遭遇车祸身亡。然而两个月来,该事件并未淡出人们的关注视线。

其中的原因就在于,死者儿子透露,其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躺在马路上,尚未身亡之前,当地交警大队一名副中队长曾发现险情,却未施援手,见死不救,此外他还发出事发路段的监控设备形同虚设等多处质疑。对此,都昌县交警方表示一直在大力破案,而该名身处舆论风口浪尖的副中队长则表示自己很受委屈。围绕事件前前后后,14日本报记者赶赴当地深入调查。


1、妇女之死

距离事故发生已近两个月,张月生看起来还未完全走出悲痛。

“我老婆叫付素琴,比我小四岁,还不满50岁。”张月生是都昌县多宝乡金沙村委会下张自然村人,今年53岁。他回忆,当年成婚以后,妻子一直很正常,两人生下三个儿子,直到1995年,妻子突发精神病,为此治疗多次,但一直没有治愈,平时就依靠药物抑制病情,十多年来,妻子的精神病偶尔发作,发病时就到处乱走,“她每次都在家附近出走,一般两天时间里我们就能把她找回来。”

今年5月14日,付素琴再次出走,但这一次,她走的是不归路。

“这次她出走得最远,我们也找错了方向。”张月生说,她以前的出走范围都在本镇,事发后,家人还是在多宝乡境内使劲地找,但两天下来,没有任何收获。17日晚上,张月生终于得到消息,有人说在汪墩乡见到了她。第二天一大早,张月生和岳父两人一同赶到汪墩乡,路上就有人告诉他,在喆桥那边好像有个精神病的女人因为躺在马路上,被车撞得很惨。他们随后赶到位于都蔡公路的事发现场时,发现地上有两大滩血迹,交警已经处理过现场,车祸被害人的尸体也被送到了火葬场。

在火葬场

,张月生确认,冰棺里那个短发妇女就是自己妻子,死状惨不忍睹。

交警副中队长被指见死不救

命案发生,肇事者逃逸,都昌县公安交警大队介入处理此案。

但另一场风波随之而起。死者的大儿子张圣告诉记者,听闻噩耗后,他急忙从外地赶了回来,在交警大队的时候,他听到一个惊人消息。他说:“事发后没几天,交警大队治安中队的交警邵继德无意间透露,事发当天凌晨,他曾经坐车从都蔡公路回都昌,路上看到了我母亲躺在马路上,还和车上的人说,如果两车在这里相汇就很危险。”

张圣指出,令人吃惊的是,作为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交警,看到这样的险情竟然没有下车劝阻,见死不救,实在是没有尽到做警察的职责,“虽然路上躺着的是个精神病患者,但就是条狗,那也是一条生命啊。我母亲当时还没有死亡,如果得到及时劝阻,或许今天母子就不会阴阳相隔。”此后,在九江当地论坛上此事披露后,不少网友对此也都表示强烈指责。


3、被指责者自称“很委屈”

14日下午,记者在在都昌县公安交警大队大楼采访时,只要一提此事,工作人员都能说上一些。

该大队治安中队副队长邵继德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是满腹委屈,他说:“5月18日凌晨30分左右,我坐朋友的车回都昌县,我坐在副驾驶座上,车上共5个人,当时先是司机说‘那有个疯子’,我也跟着看到了,跟着说了句‘是有个疯子’,然后车子就开过去了。”对于见死不救的指责,他表示,当时那人躺在路边,看起来并没有危险,那条路上以前也有疯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没停下来,而且路过的车子有很多,此外自己不过是想提供线索,没想到反被指责。



4、命案尚无明显进展

实际上,在见死不救的指责背后,最让死者家属与警方都感到焦虑的是,两个月来,备受关注的交通命案迟迟没有明显进展。

对此,张圣疑问重重。他质疑说,都蔡公路是出入都昌县主干道,事发地段是个大弯道,不止一次出过交通事故,虽然装了监控设备,但是无法看清车牌号码,这样的监控设备岂不是形同虚设?此外,他几次向县交警大队索取母亲的验尸报告,并要求查看都蔡公路上事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但一直遭到交警方拒绝。此外,交警所提取的监控录像只限于当天1:40至5:00之间之间,1:40之前的录像却没有提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