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


第十一回 大虎造的半自动枪

大虎刚刚组装完他心想很久的半自动枪,用油布擦了又擦。心想宝贝,等下赵同来了,我们去试枪,你可要给我争气,要不赵同那小子又会取笑我的。

这枪枪管是鬼子的三八式,子弹也是用三八式步枪子弹。后面弹舱击发装置是他参照二十响驳壳枪原理,放大了的翻版。他也试验了好几回,都是第一颗子弹击发了,第二颗子弹上不来。原因是第一发子弹的爆发力没能把后推进装置足够大的力,向后推到位,下面的子弹也就弹不上来,找来一支‘花机关枪’参照有所改进,减小了后面复进装置的弹簧力度,稍微好些,但还是出现有时候推不到位的情况。他和肖中北、张先明研究不少个日夜,他不会作图,他说张先明画,研究来研究去昨天终于想出办法。在枪管弹膛前面钻了一个小孔,把子弹击发向前的冲击气压用导管导到后面,再推动小活塞加大往后面推复进装置,退弹到位,这样下面弹舱的子弹可以由弹簧挺到位,被复进装置推进弹膛击发,周而复始就不用再像前面一样打一发又拉一下枪栓,这样耽误时间,失去很多射击鬼子的好机会。原来鬼子三八式步枪一次只能装五颗子弹,现在他改进了,可以装十发子弹。他清楚得很,这些要是没有技师张先明和肖中北自己根本做不到,毕竟很多原理是联系多方面知识,自己只是肯动手加多年经验罢了,大虎这点谦虚还是有的。

赵同开着车进了五金厂,看到早就在等的大虎他们。

“去哪试验?”赵同下车就问,拿过大虎手中的枪也爱得不得了,左看右拉;“你试过几发子弹了,行吗?真的不用重复拉枪栓?”

“能试几发?你以为是战场,可以那么爽的开枪?”大虎见他不相信,没好气的回答。在这里试验是大虎从被服厂拉了一汽车废布堆起来,再把枪藏布堆里试验,声音确实很小,连车间里工作的其他人,不仔细听真还听不到枪响。

“我先在这试试行吗”赵同问。

大虎也不回答,从裤兜里拿出五发子弹,没好气夺过赵同手中的枪。把枪栓往后拉,还是与三八步枪一样往弹膛里压进子弹(这种有所改进,可以压10发子弹)。领着赵同来到他常试枪的那个很偏辟车间。

大虎把枪指向堆成长方形的布堆里,并用废布把枪身埋住,只露出枪把和扳机,站起来对赵同说;‘你自己去打几枪试试”

赵同也不客气,蹲下握住枪把、手指扣扳机击发。手稍微振动了下,一声轻轻地闷响子弹射出,感觉比三八式步枪后坐力稍微大些。但不见第二发继续射出。

“还不是和前面一样,不能连续打第二发”赵同回头对大虎说。

大虎也觉得纳闷,心想又出问题了,不会吧,试了很多次的呀。两边的肖中北和张先明皱起了眉头,也纳闷。

大虎拿起枪看看,就向赵同骂道;“你猪头啊,这不好好的,你扣扳机击发了扣住不放,要放了扳机再击发呀,你扳住不放当然不会继续开枪啊,哼!真笨!”

赵同再接过大虎手中的枪,按照大虎说的有节奏击发,剩下的四发子弹连续射出。赵同蹦了起来;“大虎你家伙还真行,我爱死你了”就要抱大虎。

大虎连忙躲:“你小子别抱,我不是女的,要抱去抱你的文莲”

“走!试枪去!我没过瘾呢,多带些子弹,我要亲自拿这枪打鬼子试试”赵同看大虎没动。又说;“还傻站着干嘛?走呀”

大虎也不说话,回房间拿了台望远镜,背着早准备好的工具包跟赵同上了车。

赵同在车上问大虎;“你试过枪的准确度吗?”

“我没试,在厂里怎么试,我只用手电筒蒙住,按从枪管里射出的光,找光着点装的准星”

“哦,那我们在前面停车试试准确性”

车在一个不大的小山包停下,大虎在前面200米左右一棵小树上,用雷之同打造的刀削了一块饭碗大的皮,回来和赵同趴在一个小土包后面,赵同架枪瞄准。“叭”一声响,大虎拿望远镜看;“偏左了,擦着树干过的”你稍微往右瞄一点再试。赵同瞄准往右移动点又开一枪,“正中,正中”

赵同要过大虎手中的望远镜看看。呵呵,确实正中削的树皮中心。大虎拿出工具包就要修正位于枪膛上面的瞄具标尺。“慢点,这样不行,我们把枪固定在树上再试,那样就可以修正标尺更准确”

大虎想想也是,俩人找了一会找到两颗紧挨着的树,有碗口粗,分别把枪的前后牢牢系在树上不让动。赵同去了枪指向前面的地方,搬了块大石头。大虎在这边瞄准,指挥赵同把石头放准星正好瞄准的地方。“好了,固定好,你躲开,我试试”赵同把石头立稳固定忙躲开,“趴”一枪击在石头上,留下一个弹点。赵同要上去看,大虎制止他,马上又开了三枪。四个弹着点差不多都在一块,把大石头击了一个白色的坑。

这样弹着点很清晰,看准星是不是正对准那弹着点。准星只是稍微偏左了一点,把枪标尺往右微调一点点并固定。连续十来枪基本枪枪准确。再慢慢由200米移到250米,300米试。枪枪准,至于弹着点上下位置因为大虎还是用三八枪的刻度,没得错。搞了一上午完全达到鬼子三八步枪的准确度,这也归功于鬼子的三八步枪好,准且远,大虎还是用三八步枪的枪管和子弹,对准确性能没改变。


俩人累了,高兴得躺在地上,赵同夸个不停,大虎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骂赵同刚才在厂里还奚落他。

“嘿,不如我俩找鬼子试试,让他们尝尝我的枪”大虎把躺在旁边的赵同身上锤了下。

“好,找哪的鬼子呢”赵同说;“我们把车一直往前面开,看情况再说怎么样?”

大虎表示赞同,俩人沿长江边上的土路一直把车朝华容方向开。开了很远,前面车不能走了,俩人把车开到路边并藏在树林中隐蔽,徒步沿一条离长江边不远的小路走。

赵同因为深深喜欢上这枪,心里头别说有多高兴。不让大虎拿枪,大虎也不与他争,拿着望远镜一路不停的在找鬼子。

“赵同你看,那有鬼子炮楼”大虎拿望远镜还在往远处看,并指着。

“我们可以到前面的悬崖上打鬼子”放了望远镜指着前方的悬崖说。赵同拿来望远镜看,长江对面、前方有个小码头,码头左右两边分别立着两座鬼子炮楼。而他们对岸是悬崖峭壁,距离大约只有三到四百米远,正好是这枪的最好射程。

俩人好不容易爬到鬼子炮楼对面的悬崖,座地上大口喘气休息会。爬到前面看了看对面距离正好,找了个位置用树枝伪装,赵同据枪也不急于开枪,在仔细观察鬼子,大虎在一边也用望远镜看。

“你小子怎么还不开枪啊”大虎等得不耐烦的问赵同。

“不行,我们的隐蔽不好,鬼子的50毫米掷弹筒。迫击炮能打到我们,这地方树也小,只要鬼子一打炮,我俩就跑不掉”

“我们找的位置不正是凹进去的岩石里吗,怎么不行呢?”大虎有点不解。

“这对鬼子的山炮和直射炮是起作用,因为很少有这种炮的炮弹能这么准确的打进凹进去的岩缝中。但掷弹筒、迫击炮就不同,是从上面掉下来的”赵同知道大虎毕竟没上过真正的战场,不知道炮的特点。

“那怎么办,依你的意思不打了?”大虎真舍不得这么好的机会。

“去后面砍树,把上面盖起来,就不怕迫击炮了”赵同放了枪,去那边砍树。

俩人在鬼子眼皮上面动作隐秘地把凹进去的石头缝、上面用树干横竖两层盖起来。用草拌泥巴、石头封住,并伪装好,成了一个很好的阵地战工事。

再次潜伏进去瞄准鬼子,还是大虎拿望远镜观察效果。赵同先瞄住右边炮楼顶上的鬼子的胸部,不敢瞄脑袋,怕这枪不能保证打准脑袋。太知道大虎的性格了,如果一枪不准,保管枪被大虎拿去,自己别想再拿。

“趴,趴”很有节奏的两枪分别击中两炮楼顶上的鬼子,右边那个鬼子因为太靠近炮楼边上了,捂着胸从炮楼上掉下来。鬼子顿时炸了营,但不知道哪开的枪,纷纷藏在沙包等隐秘处到处查看,没有立即反击。

赵同看准几个目标,又开始,趴、趴、趴、趴四枪,枪枪见人倒,弹夹里面剩下的四发子弹又连续有节奏地击出,有两个鬼子躲得快没打中。

大虎看赵同打完了一排子弹,要自己亲自来过瘾。赵同很不愿意,毕竟枪是人家造的,不好意思赖着不给,只好把枪给了他。这时候鬼子也知道袭击他们的大致方向,开始用步枪,机枪往这边射来。大虎连忙把十发子弹压进弹舱。

大虎的运气就是好,碰上不怕死的鬼子纷纷抬出迫击炮,在炮楼前面、沙包的后面准备架起炮来轰,炮楼顶上更有动作迅速的鬼子开始用掷弹筒发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