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岁爷爷 逼19岁孙女卖淫?每天接客六七人

13904306580 收藏 0 2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消息来源:南方网


●事发地点:坂田街道龙鼎皇公路旁一窝棚


●警方出击:少女不知所终无法确定案情


●寻求帮助:欢迎市民提供线索寻找少女


女孩特征:皮肤白皙,双眼略小,离开窝棚时,头发扎起,穿碎花上衣、牛仔裤,操四川口音。


还有一位好姑娘


中学毕业来深圳


工作就在富士康


每月工资三千零


就是缺少一情郎


谁能被她选中了


美满性福会久长


———老头写的“征婚”启事,更像拉皮肉生意的广告


龙岗区坂田街道龙鼎皇公路旁的一处窝棚已搭建半年多,昨日被拆除———一则传闻让违建暴露在街道执法队眼前———年过古稀的老人竟被指逼迫孙女卖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6岁老人坐在刚被拆除的窝棚前抽闷烟。头条记者王子荣摄


有市民称,近日发现屋内有年轻女孩从事***易,屋外收中介费的老人自称是其祖父。此前媒体暗访中,老人明确表示,给自己20、给女孩50,即可入屋与孙女发生关系,少女含混承认屋外老人是“亲戚”;警方获悉后紧急出击,却因少女落跑而未能获得足够证据。


面对本报记者,老人否认逼迫孙女卖淫,和窝棚一起消失的,还有暗访视频中每天接客的少女,她的不知所终,给老人口中的祖孙关系留下了众多疑问。


[目击者称]第一次“卖”了400元报料男子称偶撞色情交易


阿健住在龙鼎皇公路旁,偶尔买些***,常到老头处溜达,“老头姓林,常到外边找些信息,自己编‘码报’,我有时买了参考参考。”


6 月2日晚上的经历让他过目难忘。“我和朋友阿文跟平常一样,晚上7点半左右,走到他的窝棚旁边闲逛,看房门关着,里面还有女孩子哭喊的声音,就很好奇,想去开门看看究竟咋回事。”阿健刚要动手,却被老头拦住,“他越是不让我看,我越是好奇。趁他一个不注意,我推开门,吓了一跳,哎哟,一男一女光着身子在屋里的床上***,看不见女孩的脸,只知道她在哭,男的见我开门也挺尴尬。”


阿健赶忙捂住眼睛退出来,里边的男女似乎也放低了声息,不到一分钟,男人提着裤子出了屋,“可能因为被我撞见了,他也很不好意思,用手挡住脸跑出来,扔给老头400块钱就赶忙走了,听老头说,因为是女孩的第一次,才卖这么贵。”


事成后,老头进屋安抚仍在哭泣的女孩,透过虚掩的门,阿健隐约看见老头搂着女孩的肩膀说:“别哭了,看你,没钱吃饭,都饿了一整天了,先挣点钱起来吃饭嘛。”阿健由此估计,女孩的第一次是在老头的逼迫下“出售”的。约摸5、6分钟后,女孩边穿裤子边出了门,笔直走向远处,老头尾随而出,怂恿阿健和朋友, “说是咱俩‘搞’一下,加起来只要200块钱,我们当然没搞,屋里这么脏、这么臭,怎么搞得下去?”


第二天,满心好奇的阿健又晃去窝棚,想看看女孩是否还在。窝棚的门半开,光亮中,女孩独坐在床头,皮肤白净,五官长得倒并不出众,眼睛小,淡漠地注视着墙,上身穿件男式白衬衣,下身没穿外裤。


这一次,老头给出的价格又有“优惠”,80元即可入房上床,阿健赶紧离去“我有老婆的。”


他回忆,第三天,老头给阿文打了电话,称价钱已降到50元,催促阿文赶紧去“光顾”。次日,阿文向他抱怨:“房间里真是又臭又脏,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一大早6点还没睡醒老头就用旁边的公用电话打来催我去了,连安全套都不用,以后死活不去了。”


在阿文口中,或许因为连日来的凌辱,女孩表现得逆来顺受,没有过多言语。记者昨天与离开深圳的阿文求证此事,电话中,他起初否认自己曾“光顾”窝棚,在追问下沉默了一会,只表示,整个过程中,“那个女孩没说什么话。”


数周后,阿健在黑网吧上网,竟又瞥见了女孩,“我和她之间隔着个男的,这男的看她登了QQ,就加了她QQ号,跟她聊天,我在旁边偷看;没聊几句,女孩就主动约男的出去玩,两人一句话没说,就起身一起出了门,不知道是不是又‘做生意’去了。”


[暗访视频]每天接客六七人女孩只承认老头是亲戚,称未遭逼迫


7月25日,经过窝棚时又闻低泣声,阿健选择向电视台报料,陪同记者一起暗访。“老是不戴套实在太危险了,要是染了性病,一辈子就毁了。”


在阿健偷录下的暗访窝棚片段中,女孩终于现身。画面中,老林坐在窝棚外,一见有人靠近就开始热情推荐,称屋内可以提供性服务,和自己的孙女发生关系只要50 块钱,“给20块钱我,给50块钱她,你进去不要跟她说话,你给50块钱我,我拿给她。”被质问为何容留自己的孙女做这样的交易,老林含糊回答“没钱”,也不同意对方把孙女带出去,称不安全。


交完20元后,阿健和记者走进木屋,发现小屋内气味酸臭难闻,闷热难耐,老人介绍说,睡在床上的正是自己“19岁的孙女”。


女孩套一件红色碎花连衣裙蜷缩在床上,面对着墙不愿露脸,肤色白皙,简短回答着来者的问题。她未确认门外的老人是自己的爷爷,只表示“是亲戚”;自称19岁的她表示,“没钱,没办法就做”,并未遭人逼迫,来光顾的多是熟客,每天接6、7个,大约能收入300元。


老人透露,他俩白天做熟客生意,晚上则主动到附近网吧拉客,“不用戴套子,安全得很!”


据阿健说,电视台记者随即亮明身份,这令老人惊慌不已,立即将窝棚的门紧锁,拒绝接受记者采访。警方得知消息后赶来,却只找到老人。



[记者调查]“确实是我的亲孙女”女孩不知去向,老头否认逼迫卖淫


“喏,就是那个地方,你能想象罪恶的一幕会就在马路边发生吗?”阿健一边昂起头示意方向,一边反问记者。在龙岗区坂田街道吉华路九鼎皇公交站台附近,一个简易的窝棚搭建在路边的人行道上。阿健说,就在这个窝棚里,老头逼迫自己亲孙女卖淫,时间长达一个多月。


昨日上午10时左右,在阿健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事发地点。窝棚占地面积不到10平米,屋顶用几根竹竿架起,上面盖着木板和塑料布,一侧靠着围墙,其余三面用木板和塑料布围起来。窝棚附近堆放着矿泉水瓶等杂物,因为闷热潮湿,已经开始散发出臭味。透过木门的缝隙,记者看到屋内摆放着一些生活用具。几块砖架起一口锅算是灶台,两张简陋的木板床上堆放着一些衣物,黑乎乎的蚊帐上挂着几件女性衣服,始终不见人的影踪。阿健透露,老汉凌晨被派出所抓走,孙女更是不知去向。附近的市民则表示,很少留意窝棚里面的人员往来。


中午1时,记者再次来到吉华路。窝棚已经被拆,满地都是木板、竹竿等杂物,一位满头白发的老汉穿着短裤正坐在路边,望着一地的狼藉,不停抽烟。“林洪全,76岁。”因为口音太重沟通困难,老汉干脆在记者的采访本上做起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林洪全说,自己是四川内江市东兴区人,1997年来深,做过5年保安,3年清洁工,还做过炊事员。几个月前,他来到此地,搭起这个简易窝棚,白天在外捡垃圾,晚上守护不远处的一个报亭,一个月下来有四五百块钱维持生计。


“我做过多年的报社记者,发表过的诗有几百篇。”林洪全说自己高中毕业于内江市四中,先后在《中外市场信息报》和《科技消息报》做过多年记者。“怎么可能,差别也太大了,肯定是吹牛。”林洪全刚做完简短的自我介绍就引发围观市民的嘘声。面对质疑,林洪全避重就轻,一笔带过地称,因为报社“效益不好广告难拉”,在朋友的介绍下才到深圳打工。记者后来在网络上查询老林提到的两家报纸,均无任何信息。曾偷拍下林洪全介绍卖淫交易全过程的阿健说,林洪全有文化不假,但 “说话不靠谱”,无法尽信。


“她叫林贫,19岁,确实是我的亲孙女。”林洪全一口承认,自己这个亲孙女前几天一直和他住在一起,但坚决否认自己曾逼迫她卖淫。据他说,孙女林贫今年高中毕业,考不上大学,上周才来到深圳找工作,连换了几份都不满意。记者问,林贫怎样来到深圳?如何联系上他?现在又去了哪里?林洪全无法自圆其说。


林洪全称,自己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林贫是他大儿子所生,家中还有一个哥哥,林贫的二伯妈在深圳开网吧,林贫有时去那里上网,但他无法提供这位二伯妈的具体地址和电话。


对于阿健所述、阿文曾经以50块钱的价格和林贫发生过性关系一事,林洪全称,钱是别人看他爷孙可怜施舍的,并不存在肉体交易。他表示,在和林贫同住窝棚的这段时间里,有两名男子曾以结婚的名义来看林贫,林贫不同意,两名男子给了她20块钱,给她买东西吃。


昨日上午11时,得知消息的坂田街道办执法队赶到现场,将窝棚拆除。窝棚拆除后,如何妥善安排老汉的生活?街道办介绍说,如果林洪全愿意的话,民政部门和救助站可以按照相关规定对其进行救助。


[警方无奈]无口供难定案情老头年过古稀不适宜作羁押拘留


记者昨日就报料人所反映林洪全逼孙女卖淫一事向警方查询,龙岗警方表示,接报后迅速对事情进行了了解,但由于缺乏当事人口供,无法确定案情。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据警方知情人士透露,上周六,有市民举报反映有女子被爷爷强迫卖淫之后,派出所立即安排便衣跟随市民前去吉华路九鼎皇公交站台附近的窝棚查看。然而,警方便衣人员到达被指卖淫的窝棚时,并没有见到有女子。警方后在周日的凌晨,将在窝棚内的男子带回派出所调查。


民警为嫌疑人做了详细笔录,男子对警方自称姓林、76岁,四川籍。警方问及其与少女关系时,林洪全表示,女孩是自己大儿子的女儿,是亲孙女。对于市民所指强迫孙女卖淫,林某一口否认。办案民警透露,此事件中,因女子已不见踪影,缺乏指认,故仍存有多处疑问———林洪全与女子之间是否确为爷孙关系?女子是否曾卖淫?若卖淫为实,又是否受老汉强迫?


警方表示,鉴于没有证据证明其强迫他人卖淫,加上林洪全年过古稀,属于高龄老人,不适宜作羁押拘留,警方在结束初步调查后将其放回,市民所举报的卖淫一事,必须找到涉事女子才能认定。


■线索征集


女孩,你在哪?


心理咨询师称应想办法别让女孩再入歧途,本报向知情者征集线索


“如果我见到这个女孩,会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跟她说,‘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深圳市关爱协会心灵援助中心咨询师向林主要为青少年做心理辅导,他认为,对涉嫌卖淫的女孩来讲,社会的接纳是安抚的第一步。


向林表示,“类似情况在内地也常会见到,多数发生在经济落后地区,这些女孩比较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她们没有太多的生存能力,经不起诱惑,才会误入歧途,媒体介入、尽早干预是对的,要让他们重新走上正路、从事正当职业。”


他还分析说,此事曝光后,周围人对女孩的关注可能成为她的主要心理压力,“离开窝棚、不再卖淫后,对女孩的心理援助固然重要,但在她这个年纪上,生存方面的需要更紧迫,如果没有生存上的支持,恐怕她不久后还会重返歧途。”


暗访视频里只留下女孩沉默的侧影。这个林洪全口中名叫“林贫”的女孩如今在哪?究竟是否林洪全的亲孙女,又是否在林的逼迫下出卖肉体?一连串的疑问外,“林贫”的生存也令人担忧,离开了窝棚,何处能供她容身?本报就此向广大读者征集线索,望知情者拨打0755-83325000提供信息。


■疑点


真爷孙,还是障眼法


“爷爷逼自己的孙女卖淫,简直禽兽不如。”一直围观的辛先生表达自己的愤慨,辛先生称林老汉穷困可以靠捡拾垃圾卖钱为生,如果生存艰难向民政部门求助,逼迫亲孙女卖淫换肉金的行为令人发指。


也有围观的市民对此事提出疑问,黄小姐表示,“有没有证据?很难相信爷爷会让自己的亲孙女做这样的事啊,会不会老头是扯了个谎,好让别人不疑心呢?”多数附近市民称,对窝棚内的一切都不知情,一家便利商店老板说,只知道里面住了个捡垃圾的老人。


胡乱堆砌的杂物上,一张被透明塑料布细心包裹的纸放在一旁,上面注明“征婚”、“富婆”、“亮姐”、“性福”的字样。阿健说,林洪全经常把这张纸放在桌子上,看到路过的男人便称给对方介绍对象,当对方停下表示有兴趣时,则拉到屋内介绍卖淫。林洪全则称,这是帮附近居民写的征婚广告。其中一则写着“还有一位好姑娘,中学毕业来深圳,工作就在富士康,每月工资三千零,就是缺少一情郎,谁能被她选中了,美满性福会久长”。


“谁会找他征婚,贴到公交站台上都比他强”,一名围观的市民当即表示怀疑,林洪全也不愿多言,捡起地上的竹竿,开始重新搭建窝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