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五十 世界上有许多事会出乎意料

梅戈 收藏 2 3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中午邢立强的奶奶还是没回来,我们一群人又是凑钱吃的饭。等我们吃完,我怕把跟邢立强借小人书的事忘了,赶紧就让他把小人书给了我,直到装进衣服兜里我才放了心。 一大群人山聊海聊聊到两点多,樊胜利带着大生子敲门进来了,屋里又是一阵欢腾,樊胜利望着我满脸是笑地说道:“永哥,我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中午邢立强的奶奶还是没回来,我们一群人又是凑钱吃的饭。等我们吃完,我怕把跟邢立强借小人书的事忘了,赶紧就让他把小人书给了我,直到装进衣服兜里我才放了心。

一大群人山聊海聊聊到两点多,樊胜利带着大生子敲门进来了,屋里又是一阵欢腾,樊胜利望着我满脸是笑地说道:“永哥,我们来了十几个人,都是能打的,我让他们在外面凉快地儿等着呢!我知道这屋里肯定是人多!”说完,樊胜利就开始给屋里的人发烟。

既然人都来了,我也不好意思打击他的积极性,而且我知道樊胜利这人,即使你这回跟他说了,他也答应了,但等到下回有事他知道了,他还是会带人来助威帮忙,所以接过他递给我的烟,我笑着对他道:“行啊,胜利,办事想的越来越周到了!”

樊胜利见我表扬他,有些不好意思,但明显显得是高兴,等我表扬他的话一说完,他立刻把手里的烟交给大生子,让他继续给大家接着发,同时笑着对我奉承道:“永哥,这还不是跟你们学的?!我这人笨,跟着你们,现在我妈都说我机灵好多了!”

他这话一完,屋里人都笑了,邢立强接过大生子递给他的烟点着笑道:“那有时间你可得请请永哥,永哥对你也挺欣赏的,说你这人真的很不错,是个可造之才!”邢立强说到这里扭头问宋建国,“建国,永哥是不是这么说的?”邢立强他们有时也半真半假地叫我永哥。

宋建国当然知道我对樊胜利的印象很好,尤其樊胜利又是他的亲戚,他也愿意因此和大家都近乎近乎,所以看邢立强有如此一问,马上就附和着道:“没错,上午永哥还跟我聊胜利的事呢!说胜利这人就是实在,值得咱们深交,这是永哥的原话,我一个字都没添!”

樊胜利一看我对他评价这么高,简直是心花怒放,立刻满脸全是笑地对我和大家道:“承蒙永哥这么看得起我,我简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这两天等永哥帮许彬哥解决完那事,再过十天就是我阴历的生日,我请永哥和大家伙儿去我们家吃饭,本来我怕请不动永哥,还想让建国帮我问问永哥呢!这下到省事了!现在不但要请永哥去,这屋里的哥儿们们全去,还有那些今天没在的好哥儿们们,大家也帮我请请!咱们哥儿们们那天好好热闹热闹!”

他这话一落,屋里人都笑了,宋建国点着他的鼻子笑道:“那你知道你得请多少人?去个百八十人都不多,再吓着你妈,我看你真是信口开河、张嘴就来!”

我也笑着对樊胜利道:“你要真是过生日,这屋里人去去就行了,再多的人就别叫了,去的人太多了,真得吓着你家里人!”

这樊胜利向来听宋建国的,我再这么一说,他就憨憨地笑了,这时庆阳看了看表,悄声对我道:“韩永,现在三点多了,我下去接下张成、志曾他们,他们说三点半左右到这儿来!”

我一愣:“怎么他们也知道这事了?”

庆阳一笑:“我昨天晚上回去正好碰上他们,就和他们说了,他们说今天下午过来!”

“那好吧,你带他们上来,我就不下去了!免得扎眼!”

“我明白!”庆阳笑着出去了。


等到四点我们这些人下了楼,在楼群外的路口会齐樊胜利、张成他们各自带的人,这一群人就有四五十了,尤其是跟着张成他们来的,就有将近二十个。走在我身边的黄海东瞅着这些人,道:“这下不用再叫人,这些人就差不多够了!”

走在我另一边的小豆子嘴一撇:“你看着吧,到地儿还有人呢,今天看这架势,人少不了!”小豆子说的到地儿是指许彬他们厂子外边的公共汽车站。

我没理会他俩的话,从张成、赵志曾他们一来,我就知道今天来的人少不了,本来还有些担心,后来一想,凭着这么多人,估计不用打就能把对付吓唬住,这样其实也很好,只是看着忽悠忽悠这些人,感觉实在有些扎眼,就对宋建国、庆阳、张成道:“哥儿几个,咱们这么走太扎眼了,还是分着走吧,不然再让谁给报喽!”

他们几个一听也觉得是,马上就各自招呼自己的人,大家分批走了。

我和邢立强、许彬、小豆子八、九个人走在前头,然后是宋建国、樊胜利他们十多个人,再后面拉开有五六十米,是庆阳、张成他们,这一拨人数最多,除了跟张成、赵志曾来的那小二十人,庆阳也带来了六、七个人。

这一大群人到了许彬他们厂子外的汽车站,那里已经拥拥挤挤地站了好几十人,那人数是只比我们多,不比我们少,刚开始从远处看,看不清是谁,邢立强他们就做好了打架的准备,这些人为了预防万一,有不少人身上都带了匕首、菜刀。

等我们再走近一瞧,原来全是我们这边的人,像什么大庄子、肖四这些人都来了,他们这时也看清了来的是我和邢立强这些人,肖四、大庄子这些有头有脸的就迎了过来。

我赶紧给这些大哥级的人物掏烟,大庄子带头笑道:“韩永,有事也不招呼哥儿们一声?你这可是看不起哥儿们,我要不是昨天晚上碰上张建设,还不知道你们有事,所以一上午我就赶紧找人,下午赶紧就过来了!”

肖四接过大疤楞递给他的烟,也跟着肖四道:“我不也是上午碰上谢二才知道的吗?这韩永现在可有点儿看不起哥儿几个,有事也不招呼一声,看来是水涨船高了!”

我明知道他们说的是玩笑话,但也不得不赶紧陪着笑脸解释:“哥儿几个,我错了还不成吗?其实我也是昨天下午才知道许彬这事,昨天下午来一趟没逮着人,晚上又着急回去,何况这事也不大,就没敢惊动几位!”说完,我冲周围的人一抱拳。

大庄子哈哈笑道:“行,韩永,我们这是跟你闹着玩儿呢,你别认真!”

许彬站在一旁笑道:“韩永说我这事不大,昨天还嘱咐不让找那么多人呢,所以我们也就没去麻烦你们,没想到你们都来了!”

大庄子呵呵一笑:“如果我们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了,不来就是不仗义,不冲你许彬,我们得冲韩永,这两年韩永是没少帮哥儿几个,所以我们知道有事就肯定要来!”

肖四等人也跟着连连道:“是啊,是啊,咱们出来混,就得讲义气,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对此我说不出什么,宋建国这时上来对他们道:“马上厂子就该下班了,咱们先散散,一会儿大家听永哥的招呼,永哥不喊上咱们就等着!”

庆阳、肖四、大庄子等人连声道:“是,是,大家听韩永的,先散散!”这些人话一完,百十来人哗的就散开了。


五点多点儿,许彬单位的人陆续下班出来了,我让邢立强转着给哥儿们们传了话:“大家做好准备,等我发话再动手!”这些人全表示一定等我的话。

我看车站上除了那些下班回家的人,就是我们这一大群人,怕要找的那人他们还在厂子那边,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就让小豆子、曹海去许彬他们厂子门口看看。

这两个人去了时间不大就跑回来了:“韩永,大疤楞他们厂子门口没人,出来的都是那些上班的,没有像是来打架的人!”

我一愣:“难道那孙子为了不挨打连班都不上了?”

许彬听了连连摇头:“不会,我和那孙子都是全民的正式工,他不会为了这事不上班的!”

“那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没叫人来?准备一个人跟你死磕?”

许彬笑道:“没准儿,这哥儿们生着呢,前天要不是有人拉着,丫非把我打死不可!“

宋建国听了呵呵一笑:“今天咱们就把丫打个半死,让丫活受!”

我们几个正说着商量着,许彬头一扭,马上对我道:“昨天我问的我们班上那人过来了,我现在过去再问问他,看那孙子来没来!”

我点点头,许彬转身快步跑了出去。

我们这些人瞅着他,他也就和他班上的人说了两三句话就又跑回来了。

看着他满脸是笑,我知道我们肯定不白等了。

果不其然,许彬跑回来兴奋道:“那孙子马上就过来,我们班上的人说他已经换好衣服了,估计最多三四分钟,那孙子肯定就过来!”

我不放心问了一句:“别的你问了吗?”

许彬摇了摇头:“没有,我怕问多了班上的人生疑,我连问了两天他已经有点儿怀疑了!”

我朝站上看了看,许彬问的那人已经在站上等车了,还不停地向我们这边看,我冲他一笑,那人赶紧扭回了头,我对邢立强道:“让大家准备吧,那主儿快来了!”

邢立强答了声是,轻轻的打了一声唿哨,这是让大家做好准备的信号。

许彬问事的人一听邢立强的唿哨,更不敢再看我们了,这下我们很得意,瞅着来了一辆公共汽车那人上了车,我们几个是哈哈大笑。

等我们笑完,那公共汽车已经开出好远,许彬低声喊了一声:“来了!”

我止住笑,顺着许彬的视线向他们厂子的方向望去,只见两个大汉正朝车站走来,一个岁数大的显得很从容,而那个岁数小些的却显得颇有些迟疑紧张,两个人边走边小声说着话。

我问许彬:“是哪个?”

许彬指着那个岁数小的道:“就是那孙子!”我一看,这哥儿们真不矮,也真壮实,比我们这边最高最壮的邢立强还高小半头,难怪许彬打不过他。

这时这两个人已经走过了樊胜利他们那帮人站的位置,正逐步向站上的我们走来,而且离着老远,那岁数大些的大汉就冲着我们微笑,同时还举起手里的一条烟向我们示意。我们没理会这两个人,只是用眼睛瞧着他们,这两个人就走了过来。在走到我们这群人的面前后,那个岁数小的强笑着对许彬道:“许彬,对不起,那天我错了,回去跟我哥一说,我哥就揍了我一顿,这不,我哥今天就亲自来向你赔礼道歉了!”

千想万想,没想到这哥儿们来了这么一手,这是我们始料不及的,所以不等那哥儿们把话说完,许彬就用眼睛问着我,这时我不得不说话:“哥儿们,你把我兄弟打了,这事……”

不等我说完话,那岁数大些的汉子马上满脸是笑地对我说道:“兄弟,都是我们错了,我这弟弟岁数小,不懂事,那天回去把那事跟我一说,我就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哪有一起上班工作的哥儿们打架的道理?!这也太不懂事了!而且我兄弟以前还说,这许彬在班上还挺照顾他,所以这事我兄弟做的就太不对了,我这当哥哥今天来,就是要替我兄弟跟许彬道了谦,这不,我给许彬兄弟带了条烟,不太好,牡丹的,兄弟别嫌弃,另外我给拿了十块钱,自当给兄弟的营养费!千不对,万不对,都是我这兄弟的不对!”

这看着又高又壮的大汉是真能说,他这一口气说下来,我们这一帮人是愣没插上嘴,而这大哥一上来就陪着笑,又是烟,又是钱,把我们几个差点儿没弄晕,许彬这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旁边庆阳、肖四、张成他们就围了上来,那大汉用眼角一扫,脸上更全是笑了:“哥儿几个要还是嫌少,下月我发了工资再给许彬兄弟拿点儿,谁让我兄弟不懂事呢!”说着话,这大汉照着他兄弟就又踢了一脚,手也同时举了起来。

这下我不能不说话了,急忙拉着这大汉的手:“大哥,行了,你这不是来解决这事的吗?咱们说说就行了,你别打你兄弟了,咱们有话慢慢说!”

这大汉一看我拉住他的手,急忙放下手来依旧满脸是笑地对我道:“这兄弟,我一看你就是能做主的,我姓刘,”说着话,这大汉就掏烟,我手一拦:“不用了,刘哥,咱们还是先说正经的吧,刚才你说的那些我们也都听见了,这事我看我这哥哥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们今天来,打架是其次,关键是希望以后大家别再冲突,大家都老大不小的,总打架还行?”

这刘大哥连连点头:“是,是,大家都上班了,哪能总打架?”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