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正文 第十五章 太液池的夜晚

身后 收藏 3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size][/URL] 没有时间去找别的门道,丁一决定到达的当晚就私闯中南海。 丁一曾经作为英模代表参观过中南海,对里面的情形很熟悉。但即使他身手再高,秘密进入戒备森严的中央政府驻地而不惊动任何人也是不可能的事。 “大哥,你穿上这个。”依依手中空无一物。但依依的个头明显矮了许多。 “这件衣服可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


没有时间去找别的门道,丁一决定到达的当晚就私闯太液池。

丁一曾经作为英模代表参观过太液池,对里面的情形很熟悉。但即使他身手再高,秘密进入戒备森严的中央政府驻地而不惊动任何人也是不可能的事。

“大哥,你穿上这个。”依依手中空无一物。但依依的个头明显矮了许多。

“这件衣服可以自动反射出被其遮挡物体的影像,也就是人类幻想的隐身衣。人类在21世纪已经开始掌握这项技术的雏形。”

丁一茫然伸出手,凭手的触觉确实感觉有一件薄如蝉翼的透明衣服落在手中。丁一穿上它,跑到镜子前,居然没有看到自己的影像,张开十指在眼前晃了晃,依然看不见手指的任何踪迹,恍如自己蒸发了一般,但明明自己就站在这里。

尽管如此,丁一还是等到了天黑。走过太液门时,丁一紧张得摒住呼吸,而两侧肃立的卫兵眼神都没有晃动一下,他们只是感觉有一股清风刮过。

丁一决定先去找总理。

西花厅位于太液池北区。是个长方形的庭院。水榭南大门为前院。二进院前面有水榭,三面临水,夏季池中开着朵朵莲花;水榭东北侧是不染亭,亭榭之间以短廊相接。院内植有花草翠竹和苍郁松柏。沿林荫道往前,是二进院的正房和耳房,建在青砖砌筑的台基上,正房廊檐悬挂有“西花厅”匾额。西花厅中间的屋子是会客厅。三进院内种有四季花木,栽有桃树、梨树,其中最多的是总理喜爱的海棠。院子中间的正房是会客厅;东耳房第一、二间是总理和夫人寝室,西耳房是总理办公室。

总理办公室的陈设十分简朴,靠东西两面墙立着四个书柜,三张方桌拼接的长形会议桌占了办公室的一大部分。办公桌右侧茶几上放着三部电话机。

从1949年11月搬进西花厅,直到病重住院,总理一直在这里工作和生活,为祖国的繁荣富强和人民的幸福,呕心沥血,日夜操劳。

西耳房的灯还亮着。总理还在伏案工作。

丁一努力压制着激动的心情,悄然来到总理办公桌前。

总理没有抬头,显然对两位不速之客的来临没有察觉。

为了不惊吓着总理,丁一让依依先与总理进行意识交流。

“不行,面前的人意识流非常强大,他又专注于自己的事情,无法交流。”依依跟他说。

丁一示意再努力一下。依依凝神专注于伏案工作的总理,脸憋得通红,最后终于叹口气,冲丁一摇摇头。

正在此时,响起轻轻的两下敲门声。总理终于抬起头,眼徃门口看。进来的是卫士长。

卫士长走到总理办公桌前,指了一下挂钟,“总理,您应该休息了。”

总理笑笑,冲卫士长挥挥手,指了一下旁边厚厚的文件夹。

“这是邓大姐的规定,您要不休息,我立刻去叫大姐。”

总理突然停住了,眼睛望向卫士长身后,又起身走到门口,向外望了一下。看来依依抓住时机成功与总理意识交流。

依依乘总理与卫士长说话的空档,叫了一声:”总理先生”看到总理有了反应,紧接着说:“总理先生,我们是来自未来世界的,我是具有超能力的外星机器人,我和主人隐身拜访您,和您讨论现在朝鲜半岛的局势。您要同意见我们,就请让卫士回避。”

丁一看到依依在那里一动不动,努力凝神集中意志力。

“小李,你先回去,我不看了,马上休息。”

卫士长看来一眼总理,给总理换了杯热茶就出去了。

总理看着卫士拉上门,眼睛正视前方。“你们可以出来了。”

丁一脱掉隐身衣,依依也现身相见。

看得出总理也感觉十分诧异。对丁一简明扼要的解释也是半信半疑。他没有深究,直接问丁一的来意。

听了丁一介绍的朝鲜局势,总理眉头紧锁。“不瞒你们说,我这几天一直在关注着朝鲜局势,你所担心的仁川防卫问题正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我军几位高级将领都表示过担忧。主席在和金首相的电话里也特别强调过。看来没有引起朝鲜同志的足够重视。”

“总理,9月15日美军的仁川登陆的情报是千真万确的,那是的局势发展就导致中国出兵朝鲜,直接参与战争,”

“出兵与否在中央都没有定论,争论很大,你怎么就认定中国要出兵呢?”

“总理,我们的确来自21世纪,尽管有些匪夷所思,但这是事实。今天是7月1日,3天后联合国军就会正式投入朝鲜战场。您可以用这件事来验证。”

“小同志,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和我推测的一致。”

“那您明天会向苏联表示:中国会在东北集结9个师,如果朝鲜军队被打败,会迅速派遣部队入朝帮助朝鲜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作战。这事件现在应该没有几人知道。”

总理楞了一下,认真仔细地端详着丁一。总理相信了,因为这是刚刚和主席讨论商定的事情。眼前的小伙子即使拥有再高明的间谍工具也不可能这么快知道。

丁一让依依在总理面前再次展示了朝鲜战争的有关资料。总理仔细地看着,尤其看到战争伤亡统计时,不时摇摇头。

“这是21世纪对朝鲜战争的描述吗?”

“是的,总理,但我们可以重新改写历史,颠覆历史,因为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在创造历史。我们中国可以因为这场战争重新改写世界政治格局。”这几句丁一说的气宇轩昂。

总理没有像丁一那样情绪激动,而是陷入沉思。良久,他抬头看着丁一,“我需要你提供更详细的资料,要尽量弥补我们可能的损失啊。”

总理打了个电话,声音很小,丁一敏感的觉出电话那端应该是主席。放下电话后,总理提出要立即带丁一赶赴菊香书屋见主席。

在南海北岸的西侧,从西数第一个大门即是丰泽园。这是一所古式的大建筑群。在丰泽园的大院内,被小的院落分割成一些较小的建筑群,作为中央部分领导人办公和居住的地方。

随总理来到丰泽园大院东侧的一个院落,院门上嵌着一块匾额,上题为“菊香书屋”几个字。走进院落向北,有正房五间,大门的匾额是书“紫云轩”。在北京,主席工作和生活中的多一半时间都是在紫云轩度过的,他非常喜欢这个地方,说它有家的感觉。

主席的办公室是南北向的长方形。在进入办公室门口的西侧窗下,放着一个东西向的大写字台, 办公桌与南墙之间,放着一把旧转椅,这是主席坐着办公用的。办公室的东墙上没有窗子,南北向放着一个长沙发。长沙发前放着一个玻璃面的茶几,茶几两头一南一北各放着一个单人沙发,与长沙发合抱着茶几。

就坐在简朴的沙发上,丁一与主席进行了改变中国未来60年历史的谈话。

这一夜也许是丁一最难忘的一夜,他竟然与中国最伟大的人物促膝长谈了一个夜晚。

在依依展示了几下无法实现的“超能力”后,特别是意识交流和隐身衣,终于让主席相信了时空穿越的真实性。谈话一开始就是当前的朝鲜局势,探讨出兵时机和兵力等军事问题。

原先是打算向中朝边境集结4个王牌军。现在决定再秘密集结6个军。将计划出兵人数增加两倍。同时下令全国总动员,准备战争物资,出征部队一律携带棉衣,不能有短期作战的思想。以不出兵和收回旅顺军港为要挟条件,要求苏联至少提供6个军的军事装备,外加2个航空兵师的米格-15飞机,

关于军队的命名,主席看着资料上“中国人民志愿军”七个字陷入沉思。“自古道出师有名,名不正则言不顺,我们原打算叫支援军,支援朝鲜人民。但谁派出去支援的?是国家么?那我们是不是要和美国宣战?后来倾向于还是将“支援”改为“志愿”比较妥当。看来历史也是如此记载的。我们想把战争局限在朝鲜半岛,不要酿成第三次世界大战,从资料上看来,美国更怕酿成三次世界大战的后果。现在我想还是叫支援军更合适些,我们就是要和美国及其走狗反动派明确对抗,不再遮遮掩掩,我们就用解放军部队的原有番号,不摘军徽领章。从现在开始,我们一起来重塑历史。”

丁一心头大震,历史真的要重新演绎了吗?中国派出的不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而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支援朝鲜部队。如果事实真的如此,以后的历史不知如何记载。

主席是有大智慧的人,绝对不会头脑一时冲动做出决策。难道他就真的那么有信心和美国全面对抗吗?要知道当时中国高层领导人内部意见并不一致,大部分倾向于不参战,因为中国历经多年战乱,百废待兴,卷入这场战争对国家发展不利。

主席看到丁一的疑惑,说:“你说21世纪是信息化的世纪,掌握信息掌握科技掌握情报就将领先于世界。我们掌握了你所提供的这些未来几十年发展的资料,我们就可以避免错误决策,避免走弯路,以最短距离最快速度实现中国百年来的复兴梦想。我代表全国四万万人民感谢你。”主席主动握住了丁一的手,令丁一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接着他们又讨论了关于国家建设方面的一些问题。丁一根据所学所知提供了许多建议:战后立即确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指导方针,经济强国;立即制定计划生育政策,不能等有了十亿人口了再实施;实施全民义务教育,全面提高国民整体素质;重新设计城市规划,全部中央政府机关撤出城区,另建行政中心,保持北京古都风貌。这种模式要推广到所有拥有历史古迹的城市;立即规划实施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工程,当然前提是有雄厚的财政。

丁一特别提到了文化大革命,这是由高层发起的一场十年浩劫。中国陷于混乱和停滞倒退。欧美日等却在跨越发展,这一进一退导致了21世纪中国依旧落后。

看着文革的资料和图片,主席的脸色有些凝重。“后人对我的评价是过失与功绩三七开,我的一个错误决策能给中国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既然现在就知道,我绝对不会让这场浩劫在我手中发生。看来小平同志的一些观点是正确的。”

“主席,我们来到现在的目的,就是要中国提前30年腾飞。30年在整个历史中也许是一瞬间,但足以让中国领先于全世界。”

“以史为鉴啊,你们提供的今后60年的历史对我们来说是比了解几千年历史都要重要!作为中国的领导人,我们不会允许自己犯明知道的错误。经过今晚的谈话,以后60年的历史应该是另一副前景吧。避免了这些错误,后人会怎么评价我呢?”

“主席,您的画像将世代在天安门挂下去。您的头像将印在全球最硬通的货币人民币上,您的塑像将……”

主席挥手打断了丁一的话,“那些都是身后事,只要我身后的国家赶英超美,我的历史使命就达到了。那你的历史地位将如何书写呢?”

“我是违反自然规律出现的,历史应该不会有我的痕迹吧。”丁一有些黯然。

“历史不会忘记英雄,人民不会忘记英雄。小伙子,你让我想起来年轻的时候,那是我也跟你一样。来,我送你一首我年轻时代诗词”

主席浓墨大笔一挥,《沁园春。长沙》跃然纸上。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

告别两位伟人出来时,东方已经出现了第一缕曙光。

依依的步履有些蹒跚,丁一赶紧搀住她。整个夜晚,依依都在做着高能耗的行动,能源几近枯竭,好在东方的曙光初现了。

丁一安置好依依进入休眠充能状态,他也倒头就睡。

只有充足的睡眠,才能保持旺盛的体能和清晰的头脑,才能有果断的判断能力和迅速的反应能力。

丁一这一觉睡到太阳西下,华灯初上时分。当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依依正在用清澈明亮的眼睛,在静静的盯住他的脸孔。丁一对着依依微微一笑。依依也笑了笑,笑容甜美中却又有一丝丝的冷艳。依依抬起头来,看着丁一的眼睛,低声说:“我在想,大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丁一笑道:“傻丫头,这个世上,好人和坏人,是分不清的!我是好人中的坏人,坏人中的好人!不管我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我对你好,就行了!”

“你是好人!是个爱国爱家的好人,中国有你和主席总理那样的一批人,不用多少年,你们会成为地球上最先进的国家。”

丁一突然发现,这个单纯的机器人女孩,在这半个月中,不知不觉中长大了许多,也想到了很多。越来越像人类了。他不知道,依依的自动学习功能一刻也没停止运行过。

在祖国的使命完成了,丁一还要回到战火纷飞的朝鲜,完成下一步计划。离开北京时,他没有带走任何东西,除了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这面国旗此后一直挂在丁一秘密基地办公室的墙壁上。每当丁一看到鲜艳的国旗,他就感到全身有使不完的力量。当然,在丁一实施伟大计划的过程中,他知道祖国始终是他坚强的后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