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朝廷反腐败:一个人怎么PK整个朝廷

盟军总司令 收藏 1 340
导读:大明王朝运行了两百多年,等到新主子崇祯皇帝出山,已是腐败丛生,事情已到了不得不管的地步。 反腐败难,难于上青天。崇祯狗咬刺猬无处下嘴。可天道筹勤,灵感突降:对!抓主要矛盾!牵牛鼻子,不拽牛尾巴!谁是牛鼻子呢?——魏忠贤!典型的力量是无穷的!对!就拿他祭刀,何况,早就想收拾他! 魏忠贤这厮勾结熹宗的奶妈子客氏把持朝政,横行霸道,贪污纳贿,坏事做绝。尤其可恨的是,满朝的领导干部都是其安插的,甚至所有的红头圣旨都是由他所定,而且开头总是朕与厂臣,下三烂的太监竟与皇上平起平坐,甚至一切由他说了算!娘希屁

大明王朝运行了两百多年,等到新主子崇祯皇帝出山,已是腐败丛生,事情已到了不得不管的地步。


反腐败难,难于上青天。崇祯狗咬刺猬无处下嘴。可天道筹勤,灵感突降:对!抓主要矛盾!牵牛鼻子,不拽牛尾巴!谁是牛鼻子呢?——魏忠贤!典型的力量是无穷的!对!就拿他祭刀,何况,早就想收拾他!


魏忠贤这厮勾结熹宗的奶妈子客氏把持朝政,横行霸道,贪污纳贿,坏事做绝。尤其可恨的是,满朝的领导干部都是其安插的,甚至所有的红头圣旨都是由他所定,而且开头总是朕与厂臣,下三烂的太监竟与皇上平起平坐,甚至一切由他说了算!娘希屁!朱明的天下倒成了姓魏的天下啦!


想到此,崇祯的气就更不打一处来:由校哥呀!你我同样贵为皇帝,做人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你也真行,七年来两耳不闻朝廷事,天天做他妈的鸟木匠活,任由魏忠贤令诸侯。公仆们只知有魏忠贤,光生祠就给他建了一万多座,早把你这个皇帝忘到爪哇国去啦!搞得我大明乌烟瘴气。


还有让人气愤的是,朝堂上绝大多数领导干部得知要反腐败,一开始就做起了“俯卧撑”,接着都替魏忠贤评功摆好,一个个顶、顶、顶!


整个一利益集团哪!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官官相护啊!我这眼睛贼亮着呢!我要做振兴大明的英明君王!大风大浪不迷航,花言巧语不上当!舍得一身剐,敢把腐败分子拉下马!


魏忠贤呢,不软不硬,口若悬河,一副无辜的样子。不!他脸上还掠过一丝冷笑呢!众官员还齐刷刷跪地一片,手举乌纱声言辞职:反腐败反到魏忠贤头上,他比窦娥还冤!魏忠贤偷着笑:我是太监头子,我怕谁?


要挟!挑衅!这是反腐败呀还是腐败反?崇祯龙颜大怒,你是太监头子了不起呀?我是“一把手”我怕谁?崇祯愤怒了。该出手时就出手,他下令:把姓魏的撵出紫禁城,滚到凤阳守祖陵,十一月初一必须屎克螂搬家(滚蛋)!


他严词怒斥魏忠贤:朕思忠贤等不止窥攘名器、紊乱刑章,将我祖宗蓄积贮库、传国奇珍异宝、金银等朋比侵盗几空;本当寸磔,念梓宫(先帝棺材)在殡,姑置凤阳。(客、魏)二犯家产,籍没入官。其冒滥宗戚俱烟瘴永戍。


魏忠贤的生祠统统地拆掉,一个不要,全部拍卖充辽饷。


领导干部一个都不准辞职,稳定压倒一切。尔等一边干工作,一边交代问题,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检举揭发他人的,将功折罪!


太监终究VS不过皇上。魏忠贤想,惹不起,俺躲得起,拜拜啦!


魏忠贤的大轿大车一大溜,浩浩荡荡凯旋一样招摇过市。哼哼!我魏某人,人走茶也不会凉!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崇祯皇帝闻知他没事儿人一样,大怒:妈妈的!老子是大明王朝控股100%的董事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个不男不女的阉人,竟敢如此地游行示威,这不是打我的脸吗?这不是打我大明朝的脸吗?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一定要寸磔你方解朕心头之恨!马上!立即!凌迟待遇!凌迟!刮刮刮!再踏上一万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


十一月初六,魏忠贤的大队人马行至阜城县南关时,崇祯的谕旨导弹一样如影随形地追上了:——岂巨恶不思自改,辄敢将畜亡命,自带凶刃,环拥随护,势若叛然。朕心甚恶……


遗憾的是,魏忠贤已先于凌迟而脖子与绳套亲密接触了。作为大明朝特务机关的前CEO,魏的消息是何等的灵通呵!他和所有的腐败分子、准腐败分子一样,真太有才啦!


不久,在强有力的反腐败高压下,高、中级干部们狗咬狗一嘴毛,绝大多数都是腐败分子:魏的亲信兵部尚书崔呈秀、工部尚书李养德、太仆寺卿陈殷、延绥巡抚朱童蒙等等都被揪了出来,大老虎就竟有258个之多,小鱼小虾尚不算。


现实令崇祯惊骇不已:用人腐败是最大的腐败。吏部在人才提拔上搞少数人选少数人,乌纱帽明码标价大批发;户部、工部拿提成吃回扣;礼部交通内外两头叼食;刑部、都察院、大理寺执法犯法;兵部更牛:虚报员额与武器装备吃空饷。


御史顾其国提出驿站最腐败,被大小官员逼走。本来,驿站是为军情及各处差遣命官之需而设,可用于公务的仅占十之一二,实际是军政通吃徇私舞弊的黑网络、提款机。养一匹马竟要几百两银子!兵科给事中刘懋主持裁减和严管驿站,成众矢之的,最后竟被活活气死……·


为避免大量领导岗位唱空城计,只能分期分批隔离审查。崇祯感慨万分回天无力:糟透了烂透了!一人PK整个利益集团,按住葫芦浮起瓢。崇祯是个想有所作为的人,可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遭遇的总是“柳暗”但就是不“花明”!后金侵犯日甚一日,各地的造反派组织纷纷成立,而那个李自成竟然打到了北京,看来大明气数已尽了……·米粒大的脓疮养成碗口大,想治也难。崇祯帝无可奈何地走向煤山,找棵便于挂绳子的歪脖树,把脖子一套:不玩儿啦,我下课。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