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国中西部工农业发展之我所见<原>

国家改革开放之战略快要已过三十年了,可谓是气势磅礴之景派,这种成绩、这种速度以及这种翻天覆地之变化,前望无古地巨大地展示在全球人类的面前,谁能找到否定之词吗?你除了赞叹和点额之心悦诚服,除了拍案叫绝之激动,恐怕还没有什么之语言来代表你此时此刻那腔沸腾澎湃的胸怀吧?

放眼中国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一个个城市拔地而起,都以崭新的面貌傲立在世界的东方,他们的综合之实力甚至以达强可抵国的境界。

诚然我们在赞许的同时,也不忘静下心来仔细地来审视和思考我们做为一个大国还存在的不可小视的差距,那就是落后的我中西部之域。

好歹中国改革开放之政策,是采取循序渐进的步骤,先由试点再到部分推广,后才遍地开花,这就给我们在时间发展的探索过程中备有了参考可修正路线的余地和空间,实则以经济理论为先导,跟进实践做检验,行的通的, 则大步前进,行不通的,则立即止步另择,既杜绝了盲目冒险主义,也减少了不必要的国家之损失。

在建设和发展的道路上,我们一直是秉持科学的态度来定论已走过的路和未来即将要迈进的路,在这两种发展观上,我们都是以实事求是的精神来对待之的,现在我们越来越成熟了,不再象往昔开端的那么幼稚和胆怯了,我们不再回避任何一只狼,而恰恰我们敢自信地与天底下的任何一只狼在一起共舞和较量一番,并由此我们积累了丰富且宝贵的经验资源和基础本领。

确实我中国人为世界之大文明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并以此彰显了我中华民族全体炎黄子孙的聪明、智慧和才干,我们扬眉吐气了,我们才是人类最优秀的一支群种,我们的力量才是无与伦比的,中国人要么不爆发,要爆发准会叫整个地球之全都颤抖起来,事实已经证明我黄色人种所存在的一切之伟大、骄傲和自豪,都不是那些外国佬们无法矮小和丑化的,都不是能被他们三言两笔所刻意去否定掉的惊天创举。

世界大字典里应该把那四个“东亚病夫”的字给扣掉,让他们永远地沉烂在历史的那个底层吧!永远地消失吧!

笔者认为我国之发展,在改革开放之大环境下,应有所注重工农业建设体系之规范和节奏感了,为让国家之全方位生产力得到空前的喷发的同时,不能再不抛弃那些无所不顾及的追求了,愚认为此一时彼一时,初期与中期发展,在各个不同的阶段,应有不同的构思和框架,初期是为了给改革开放造势,领悟改革开放之大剧本的意思和思想,当我们全面进入改革开放之舞台的各个角色开始惊天动地地表演时时,而进入此中期环节我们就必须要有所收敛我们急进的速度,且发展与控制要平行稳步并进,而不可错一了,全心意味着超英赶美而来快马加鞭,用这种方式是否会造成一系列的得不偿失,因为我们搞经济发展的主题应该是追求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也就是说投资当伴随着无截止的自我消耗的同时也存在着却不能产生有效的实质性的赢利之结果,实则就是大不应该的浪费,诸如环境破坏问题、国土资源损失问题、国家基础项目重复再建造问题等等。

那么农业怎么个规范呢?

愚认为国家必须在高度重视三农问题的同时,还要加大力度看管好农田土壤的基本生殖质量的保护,尤其是中西部的广大地区,大力开发农民素质,给他们不断地有实效地注入科技力量和现代化种田的手段,让科技力量和现代化手段来彻底打破小农耕文化的落后呆滞思想,在这个方面,有关国家之专业机构应重点把目光投放在研究我国的山区地带,再者就是大力改造农村的基础设施,如交通公路与城乡一体化建设方面,尽量以达让农民群居化,这样也便于好管理,不使居民分散布点,更有利于国家对解决扶持扶贫和投资措施方面的集中到位和有效落实等难题,应科学地改革组织好农村基层管理干部问题,大胆淘汰老化教条的经验主义,全力推陈出新,推行干部的年轻化,让年轻化技术化政治思想合格化的新一代人到基层去,可以在基层推行“保党减政”之策略,中国最为复杂的农村改革就是基层组织的改组问题,因为它之多之广,关系网之重重,错综复杂,相互交织,当然导致的弊端也是沉重的,其民怨哀天不讲,还直接威胁着中央政令的通行和落实问题,愚认为中央应有科学地有组织地有秩序地有时间段地进行对农村基层改组,大胆删减,文章才会精美,才会耐读,才会上乘,才会耀眼。

怎么改呢?

就是因地制宜,结合实际,科学规划,就近达远,彻小村并大村,彻小乡并大乡,彻小县并大县,乃至彻小市并大市,彻掉臃肿的不要多余的删除不必要的留取合理的,仍然保留稳固的四级人民政府,继续延伸和扩大党的地方和基层组织的带头模范之作用,以党组织为首,而不是立政机关为首,以达瘦身减肥之目的,象裁军一样来裁政,这样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精兵简政”之策,否则机关多多,为事少少,人在其岗不谋其职,我们要追求能力型精干型公正且廉洁型和时效型的人民政府机构,而不要头头多小鬼乱当家的那些垃圾,因为头头一多,唯利唯私之贪图的人就多,不正之风的恶习就多,就会给农民和国家增添无限的负担和麻烦,需要国资饲养的人太多,而靠自己去劳动得食的人太少,当然裁的力度与阻力肯定会很大的,可以采取上级直接蹲点到下级看管执行,以慢改与速改相结合,进行集体验收,群众监督,媒体透视,如此这般痛下决心,那么我们面对的长痛就不如彻底地来一次革命性改组的短痛了,这样的目的达到之后,会惠及于民更会有福于国家的,当年中国工人阶级的铁饭碗一度被打破之后,也不如此吗?更何况那是一次民改,现在我们要的是一次政改和官改,愚认为农村老百姓会为此而叫好的支持的和赞成的。

那么农村基层组织得到改革之后,要大力发展我国特有的以工带农之战略,让我们农村的资源潜力形成一个有机性的组合成一个强有力的工业产业链,如果这个产业链被得到真实的开发而起,愚相信中国的农村之改革将会得到空前的进步,现在阻碍我们农村地区的两大之障碍是:一是软件上的思想观念之陈旧,二是硬件上的基础交通之不通和昂贵的代价,也就是说商品资源一旦走不出去,也就失去了市场,但是走出去了,且附加的投资大于了利润化,也是无任何意义了,为什么有的外商和沿海内资企业懒得到中西部去投资建业,就是因为运输成本的价格太高,高的猛于虎,人家算来算去没利润了,等于在帮国家交通部投资,那谁愿意去干这个傻事啊?如果这样之障碍被清除了,愚认为我国中西部地区应在现有的基础上和得天独厚的优势上领先发展我们的人文文化之经济,以人文文化之经济来带动其他经济的跟进,循序渐进地推行和发展。

沿海工业为什么那么活跃蓬勃?就是因为他们的产业链被有机整合的好和到位,不管上马的是什么之项目,都不愁“吞、消、吐”的整个制造生产过程的一条龙且还赋有时效性的循环,不或缺任何一样的配方,那么资源一旦被这个产业链所有机地带动了起来,接着就是要解决技术和管理性的问题了,否则即使你有再好的市场,也会力不从心的,不要多会儿就会夭折和枯萎掉的。

当然笔者尤为提醒的是农村改革一旦达到了以工带农和以工补农之境界,要千万一定控制好我们的环境问题,诸如破坏和污染还有大肆挥霍资源等等不良之行为,更不能惟利是图地乱搞或盲目地开发开采,如农田、水利、森林、排污以及绿化之保护问题,这可不能存在什么顾此失彼的现象,为了暂时性的一点蝇头小利而不顾子孙后代的生存之净洁的空间,倒头来可能会被自然界所惩罚的,所以我们不能近视脚前的利益,而放弃未来的隐患,更不能为了经济建设之大局和中心任务,而有任何侥幸的心理,这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不可推卸的使命。

那么国家如何来对我国中西部的工业进行发展呢?应该有步骤地由东向西地转移了,都拥挤在一个狭窄的沿海地带,就地区性的资源产业链来说,有的已经是出现了断章少节的现象了,甚至以达枯竭之境地,愚想与其国家从中西部地区向东调运资源以来弥补此不足,何不在中西部筑巢引凤,在交通上给予投资者插上轻便的翅膀,结合中西部大量过剩的劳动人力资源,其又何乐而不为呢?当然要想把金凤凰引到山沟里去,则中西部还必须要大手掌地扇去那些“大嘴巴的老爷”,不然的话,这些垃圾会把凤肉和凤毛带皮带骨头一起吞吃掉的,啥意思?愚指的是那些贪赃枉法的腐败之官吏,所以要想引凤接凤来按家发家和治富,你就必须要让凤凰放心大胆且无任何之顾虑地而来,不要让凤凰谈虎之色变,望而怯步或闻风丧胆,否则你创造再好的硬件环境,也吸引和感动不了凤凰的动情之心。

笔者以上为小笔点墨了,谨供从事农村工作的研究者们参考!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