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远号上的洋舰长:为北洋水师尽心竭力

盟军总司令 收藏 13 100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894年的中日甲午海战,战况之惨烈,至今仍催人泪下。当年海战中中国海军主力“镇远”号舰上有位洋舰长却鲜为人知。大清水师的主力干将多出之他的门下。在甲午海战中他亲临指挥,为北洋水师立下汗马功劳。这位年仅32岁的指挥官,就是美国人马吉芬。


毕业于海军学校


马吉芬1860年12月13日出生,祖父生于苏格兰,移民到美国,参加过独立战争,父亲在南北内战时期是美国宾夕法尼亚第八十五志愿团的中校军官,在墨西哥战争中晋升为上校,马吉芬从小就受到行伍的熏陶,对军旅生涯有着发自内心的憧憬。


1877年读完高中后,马吉芬如愿以偿成为一名海军军校学员。可是,就在马吉芬即将结束四年学院生活、踌躇满志准备成为海军军官干出一番事业的时候,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规定只有当军舰上缺员时才将学员递补上去。结果当年的毕业生中只有12人有机会进入海军,其余的90人包括马吉芬不得不回家当老百姓。眼见在国内无法将学识付诸实践,他只好到国外找机会。


峰回路转中国之旅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了。


马吉芬大胆决定到刚刚起步的清朝水师去服役。马吉芬1885年2月到达旧金山,之后又设法到了日本,再从日本长崎取道上海,并于1885年4月通过水路来到天津,路上他听到一个消息:中法战争结束。这个消息使他无法入睡,他在家信中写道:“我一生中从来没有如此沮丧。我知道如果他们不雇用我的话,我就完了。我已经没钱离开中国。”


马吉芬找到美国当时驻中国的副领事,请他递交一份求职信给李鸿章。后来他听说副领事要去见李鸿章,就千方百计跟了去。


在李府,年仅24岁的“小后生”根本无法让年届70的李鸿章相信他真拥有军事才华,经过一番辩论,最后李鸿章同意,如果他能通过军械局水师学堂的多学科评估考试,就雇用他。于是马吉芬坐在一群戴着花翎圆帽的人面前,接受了一次全面而苛刻的考试。考题内容涉及船舶驾驶,枪炮使用,导航,航海天文学,代数,几何学,球面三角学,二次曲线以及微积分运算。最后,他的成绩获得了所有考官的一致好评。


恪尽职守做教官


由于考试成绩出色,马吉芬在人才奇缺的中国受到重用。他在水师学堂讲授海军专业课,工作仅仅一周,薪金就增加到每月130两银子。随之马吉芬被李鸿章任命为中国水师学堂船舶驾驶和枪炮使用科目的教授,全权负责领航和航海天文学的课程,训练陆军和炮兵学员。几个月后,他又被指派去指挥一艘有装甲防护的训练舰,于是24岁的马吉芬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就成为中国海军的一名舰长。


随着北洋舰队的扩大,马吉芬的职务也提升了,获得了更多的薪水、更多的仆人、更大的房子和更多的标志晋升的军服上的彩色纽纹。作为回报,他将自己在美国海军学院学到的知识运用到中国海军中。马吉芬在任职期间,无论是经手订购炮弹还是购买制造步枪的材料,从没有中饱私囊,他无疑是当时清朝海军许多“洋”军官中最尽职尽责的一位。他不但为中国初期海军带来了先进的现代海军知识,更重要的是他为北洋水师培养了大量优秀的海军军官。


黄海激战显英豪


19世纪末列强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仅隔一水的日本也蠢蠢欲动。正好朝鲜东学党起义,朝鲜王位危在旦夕,国王请求大清支援。而日本找借口强行出兵朝鲜,同时向中国宣战。1894年9月16日,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率北洋舰队护送轮船运兵至鸭绿江口大东沟登陆。不料这一军事秘密日本人从美国人那里得知。17日上午北洋舰队准备返航时,突遭日本联合舰队袭击。丁汝昌立即下令迎战,排列成人字形队阵的北洋舰队,以定远、镇远居中直扑敌舰。由马吉芬指挥的“镇远”号是中国舰队的主力,装备305毫米主炮四门,150毫米副炮两门,其305毫米主炮穿甲弹重329公斤。在马吉芬沉着指挥下,有10发炮弹分别击中日舰“西京丸”、“比睿”、“赤诚”和旗舰“松岛号”。日舰“畏‘镇远’甚于虎豹”,纷纷避开其前主炮,调整到“镇远”背后进行集火射击。速度稍逊的“镇远”舰受到几乎整个日本舰队的攻击,装甲及炮塔护甲被日舰炮弹击出的弹坑密如蜂巢。


下午3时30分,中国舰队两发305毫米口径巨弹命中日舰“松岛”4号炮位,引起堆积在甲板上的弹药大爆炸,顿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日海军大尉志摩清宜等28人当场毙命,68人负伤。爆炸使“松岛”大部分火炮被击毁,指挥塔内的舵机受损,“松岛”立即失去了作战能力。但此时随着战况越演越烈,北洋水师的各舰要么被击沉,要么擅离职守,而坚持在战场上的中国军舰,此时只剩“定远”和马吉芬指挥的“镇远”两舰尚在战斗。日本舰队环绕着“定远”、“镇远”继续猛攻,两舰在茫茫大海中鏖战不息。在战斗中“镇远”一直烈焰熊熊,中弹220发,死13人、伤28人。马吉芬本人也受到严重烧伤和弹片击伤,但他依然指挥“镇远”号同日舰作英勇的博斗。


饮弹余生述悲情


黄海海战双方势均力敌,北洋水师虽受重创但主力尚存。李鸿章为“保存实力”,命北洋水师“进港避战”,从而把黄海制海权拱手让给日本。日军兵分两路,一路渡过鸭绿江进攻中国东北,另一路借助海军掩护。在山东登陆,海陆合围北洋水师,“亚洲第一”的北洋舰队全军覆没,“镇远”号也被拖到日本大卸八块示众。


看到“镇远”号如此命运,加上恶劣的健康状况,马吉芬离开中国返回美国疗养。他在纽约生活了两年,忍受着无休止的伤痛折磨。但他在给家里的信中尽量避免让家人担心,他隐瞒病情,调侃他们的忧虑,谈论一个小孩向他要中国邮票,他还打算一旦身体好转就和大家去旅行,但后来他知道这是不可能了。医生急切要求他接受手术。对此,他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我知道我的头骨将要开个3平方英寸的口子,但不会触及大脑,切除一个眼球。医生们没有向我隐瞒这种手术的失败纪录。我已置生死于度外。为了防备万一自己手术后精神错乱,马吉芬给《世纪杂志》写了一份黄海海战的完整报告。


在马吉芬的私人箱子中有一把他用过的左轮手枪。1897年2月11日清晨,他要来这口箱子,支开了身边的护士。当她们听见枪声冲到他的床前时,发现他饱受折磨的身体已趋于平静,疲惫的眼睛永远失去了光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