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黑金 第七章 武汉特战 第六回 强拉大汉奸上贼船

leijun1125 收藏 1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size][/URL] 第六回 强拉大汉奸上贼船 赵同随着袁振红今天去正在筹办重新营运的中华航运公司,看看有什么事能帮帮刘振汉,他太幸苦了,五十多岁的人,为了王果夫他们跑里跑外。抗日的热情很高。 在办公楼里,碰到担任公司人士经理的刘振汉女儿刘敏,刘敏告诉他们,她爸爸去航运局(武汉伪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


第六回 强拉大汉奸上贼船


赵同随着袁振红今天去正在筹办重新营运的中华航运公司,看看有什么事能帮帮刘振汉,他太幸苦了,五十多岁的人,为了王果夫他们跑里跑外。抗日的热情很高。

在办公楼里,碰到担任公司人士经理的刘振汉女儿刘敏,刘敏告诉他们,她爸爸去航运局(武汉伪航运局)办理相关手续去了。见刘振汉不在,袁振红和赵同也不知道具体能帮上什么忙,在办公室等刘振汉回来。

刘敏刚把茶放茶几上说;“呃,我问你,你袁振红是大老板?是富翁?”袁振红惊诧刘敏说出这样的话来。刘敏又转向闲得摆弄茶杯的赵同说;“你赵同是富翁?也是大老板?”

“怎么啦?刘敏你今天怎么啦?突然问这样的话,什么意思呀”俩人不约而同感到惊讶。

“对呀,你也不是大富翁,他也不是”并指了指赵同。

“难道王果夫是?”

“你别管那么多,我们不是大富翁,大老板。反正我们有钱拿出来就行”赵同回答刘敏说。

“对!你们拿钱,我知道你们拿钱,也知道你们有钱!但你们想过吗?谁知道你们有钱?日本人和特务知道?他们是傻子?我爸爸的实业也就那么一些,我爸爸这么有钱?所以你们得想想,我爸爸当时可是差不多要破产了呀,难道他们不怀疑?不会调查?暴露了怎么办?还能打鬼子?还能有这么好的条件打鬼子?暂且不说打鬼子,被鬼子识破了,什么时候抓我们都不清楚!”刘敏的话把袁振红和赵同问住了!这些事是很大的问题,鬼子和汪伪特务一定会怀疑的,动作这么大呀,哪来的这么多钱?这么个大企业呀,一般人转不动。

“我们可以说南洋华侨投资办的”赵同回答说

“哦,南洋华侨!鬼子不知道调查?你们哪个是真正的华侨?哪个能说出准确的南洋情况来?一调查我看你们怎么扮华侨!别小窥鬼子的特务能力”

是啊,袁振红为自己的这么不小心,感到汗颜,不是怕鬼子。现在洞里还有那么多兄弟没出来,鬼子还在继续开采我们国家的宝藏,还没有阻止也没有遭到破坏。要是维系我们的落脚点没有了,凭我们现在完全不可能做到,怎么去接王上校从德国回来的装备?怎么毁灭基地的矿洞?一连串的问题摆在面前。只怕这些问题王上校也没有想到!袁振红想想有点后怕!自己怎么这么大意。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反正老子不怕,让小鬼子来呀,我正愁鬼子不来呢”赵同不服气被一个小女子质问得无言以对。但作为男人的‘尊严’又不服气的应道。

“莽夫!十足的莽夫!有勇无谋!”

赵同白了下刘敏不再说话,继续摆弄他的杯子。

刘敏看到袁振红竟然学起赵同来,也在摆弄杯子,心里就来气。走到袁振红面前拿起那杯子就摔在地上;“想啊,想办法呀!”

“你们湖北现在谁最有钱?”袁振红开了口。

“谁有钱?现在谁有钱?有钱的早跑重庆了,就算在武汉谁还敢出来搞实业?当然就是大汉奸有钱呀!他会跟我们合作吗?少做你的美梦!”刘敏因为急变得有点恼羞成怒,急让她不能控制情绪。

“先说到这吧,等你爸爸回来再商量怎么办!我们先走了,下午再来”袁振红和赵同不想被刘敏继续奚落。跟她说不清,得赶快回去找上余波、曹雄他们好好商量,经刘敏的一番奚落,感到危机的存在,时刻爆发、刻不容缓,这样的不小心是对他们特勤团战士的羞辱。

中午饭都没吃。在五金厂的一个秘密房间内,袁振红、赵同、余波、曹雄还有李伟真正的焦头烂额了,商量来商量去没个好办法,快天黑了几个人像捡到至宝样兴头十足出了房,估计是找到很好的办法了。


何佩瑢此人曾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回国后任保定军官学校教官、北洋第二镇队官。先后任第二师参谋长、湖北督军参谋长等职.被授予陆军上将衔。1919年任湖北省省长。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任武汉参议府参议长、武汉政务委员会委员长。1938年10月日军占领武汉后卖身求荣投敌,组织武汉维持会任会长。次年4月,任伪武汉特别市参议府议长,现任伪湖北省省长。当时湖北四大汉奸之一。真是臭名昭著,敛财万贯。

何佩瑢从伪省政府下班出来,上了台高级小汽车,前后有两台鬼子宪兵车严密保护,回到了高墙耸立扯了电网,岗哨林立,重兵守卫的武昌府邸。一傍的佣人赶忙迎上去,接过脱下的貂皮帽和大衣。五个房的太太在大厅或坐或站等他回来吃饭,佣人们见老爷回来忙开了,倒水的倒水,上菜的上菜,一番热闹服侍这一家子吃饭。


半夜三个黑衣人幽灵般闪到何佩瑢府邸大门伪军岗哨上,手脚麻利的以手化掌砍在伪军后脖子上。。。。。。

头也用黑巾蒙起来的黑衣人,静悄悄地潜进府邸。

何佩瑢卧室外边值班的保镖正在小声的议论刚才五姨太疯狂浪叫声黄色话题,好不让自己值更睡觉。

“这五姨太真是浪,叫声那么高,真爽!”

“你小子知道个屁,那是五姨太故意的,在向其他四个姨太示威呢,想不到这五姨太这么漂亮,被四个大姨太联合起来欺负,就只有在老爷回来了才见扬头”

“你知道什么,是五姨太确实。。。。浪”“浪”字还没完全说出口,正拖着尾音,就见到和自己说话的彪子后面有个鬼魂般的黑影挥了下手掌。

短暂的惊诧,大脑马上反应来;心说“不好”觉得后脑凉凉地,被一声轻轻的;别动!动就打死你!何佩瑢在里面房里吗?

这保镖狡猾的想利用回答的时机准备大声叫喊,口张得大大的,从喉咙里面释放的气流正要冲出韧带发出声音。

对面刚轻轻放下被砍晕的赵同看到,脑中电石火闪想到这小子就回答“是不是”,没必要张这么大的嘴,“不好!他想喊!”身子随心想已轻跃起一拳冲向保镖的喉部,那正冲出喉咙的气流被拳头打散并压迫,发不出正常的声音,像在放气的内胎,嘘嘘流出。后面的曹雄明白是怎么回事,毫不犹豫地砍了下脖子。


何佩瑢赤身裸体抱着刚刚和自己大干云雨地五姨太睡觉。这五姨太的浪真让他满意,男人的征服感随着浪叫而成就。正甜甜的畅游梦乡,从嘴巴微笑的形状一看就知道美梦正甜,现在又当上了省长正春风得意,官大钱多这可是中国历史以来千古不变的硬道理。

何佩瑢在梦中看到自己心爱的五姨太用冰凉的冰棍在自己的头上戳了戳。好像还在说“死鬼,把我弄得好爽!想不到六十多岁了还这么威猛!”夸奖得何佩瑢嘴角上翘的弧度更大。“嗯” 何佩瑢用手推了推五姨太撒娇指在脑门的‘冰棍’翻身继续美梦。

赵同更加用力用枪管戳了下何佩瑢的脑袋,何佩瑢还在梦中,用手要拿开五姨太这讨厌的‘冰棍’,手一抓住,感觉不对,是冰凉的枪管。梦完全被惊醒了,猛然坐将起来。看到床边两个黑衣人用枪指着自己,一身冷汗直冒。

“别动!爷们谈谈,要钱还是要命?”

何佩瑢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不知所措。一傍的五姨太感觉赤裸的后背很凉,转身想拉被子盖,翻身向外一对很大滚圆地乳房随身子摔将过来,还是觉得不暖和。曹雄上前没等她醒来,往她脖子上轻轻砍了下,让她继续‘睡’

赵同把床头淡黄色的灯开了,作为军人出生的何佩瑢清楚现在这状况反抗都是投劳,能闯进这么警备森严的府邸非等闲之辈,刚才让五姨太‘睡’的手法更是让自己吃惊。

“要什么?说吧,我尽量办到” 何佩瑢清楚他们要是军统的锄奸队,早在刚才自己没醒就下手了,杀死就是完成任务,可以领赏。谁还傻到不清楚夜长梦多,留更多的危险给自己?

“我们要钱,要很多的钱,更要你办事,只要做到不会伤害你半豪”赵同回答说。

“钱在床头柜的铁箱子里,有二十多根金条和银元,你们自己随便拿” 何佩瑢说完,随手指了在床边的床头柜。

“我们现在不想拿走,这点不够,我想要你办事,办事好了我们还你的钱,没办好还想拿你的命!”何佩瑢不禁又打了个冷战,有点弄糊涂了。

“我兄弟的岳父公司办不下去,需要你的钱并帮助他,也是借你的钱帮助这家公司办起来”赵同并指了指旁边的曹雄,意思就是那个人的岳父。

“办得好,你真心的帮忙,到时你的钱全部还给你,就算你的投资入股吧,因为只有你这样的大人物才拿得那么多的钱”曹雄不再凶巴巴的,好象他的‘岳父’真的遇到了很大的麻烦,样子很迫切。

赵同接过话;“也行,我们不强迫你,我的大省长!先说到这。但我保证两天之内在武汉城内死五十个鬼子和一个你这么大名的汉奸。如果我们没做到,也不拿你的钱更不要你办事!如果我们做到了,你就得乖乖的送钱和办事,三天后我们来联系你”

“好!我答应你” 何佩瑢还是有点觉得在梦里,那有这么的好事。吹牛吧;两天杀五十个鬼子?皇军是泥捏的?杀与我齐名的汉奸?也就石星川、张仁蠡、雷寿荣他们三个,他们也不是好惹的。要是真办到了,证明他们确实有本事,不敢得罪。钱对于何佩瑢现在不缺,看他们最多一百条黄金就能打发,只要能保住命,钱还可以刮。思前想后睡不着,见五姨太醒了,又爬了上去,管他,三天后再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