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回都市 第二卷 龙枭尖兵 第三十八章 妈呀,你是鬼吧?

longxiao9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URL] 萧战龙用手语示意众人“跟我来!”他推开身边的木门,闪身进入,众人紧随其后,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这是一间教室,破破烂烂的桌椅板凳千疮百孔,就连黑板都布满弹孔。一群小学生聚集在女老师的周围,女老师张开双臂,恨不得把所有的学生搂进怀中,给他们最大的保护,小学生们用嘴吸允着手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


萧战龙用手语示意众人“跟我来!”他推开身边的木门,闪身进入,众人紧随其后,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这是一间教室,破破烂烂的桌椅板凳千疮百孔,就连黑板都布满弹孔。一群小学生聚集在女老师的周围,女老师张开双臂,恨不得把所有的学生搂进怀中,给他们最大的保护,小学生们用嘴吸允着手指,可怜巴巴的望着众人。女老师哀求的眼光中写满了“求求你们不要伤害孩子!”

萧战龙友好地笑笑,示意他们不要出声。他率领众人踱步到墙边,侧耳倾听门外的动静,门外百八十号民兵纷乱的脚步声、叫嚷声、不绝于耳,众人大气不敢出。

自己的老大被人暗杀,第一支由40人组成的追兵小队全部阵亡,聚集在一起的民兵们这时已经四下分散疯狂地追捕入侵者。

萧战龙潜伏在门边,只透过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缝隙观察敌人,门外一辆轮式步兵战车缓缓地开了过来,他突然嘶声暴吼:“趁现在!”语毕像猛虎一样扑了出去,一跃而起登上车身,一套漂亮的泰拳膝法,两个坐在车身上的民兵就被顶暴了卵蛋,滚下车身,车上的枪手刚把高平两用机关炮掉转过来,一根钢针就扎在他脖子上的动脉,他颓然倒进车厢。

金刚和狼眼从后面飞跑过来,猛地拽开车厢上车,里面匕首寒光不断闪过,血水乱溅,不一会,里面躺满了被割断脖子的民兵,他们的尸体一个接一个被人从车厢踹出。

Funnel手持装上消音器的手枪,一阵精准地点射,后面追上来的四个民兵歪歪扭扭的倒了。

众人相继钻进轮式步兵战车车厢,先锋迫不及待地去抢驾驶员的位置,结果被狼眼一脚蹬在脸上:“你省省吧!在以色列的时候我就差点被你的飙车技术颠死!你以为我受伤昏迷了不知道?”说完大大方方地坐在驾驶员的位置。

“我靠你!”先锋捂着鼻血狂喷的鼻子,“垂涎欲滴”地摸向车顶高平两用机关炮的位置,不料被护士一把拽了回来。

先锋欲哭无泪:“这帮索马里民兵怎么会装备轮式步兵战车?准是从我们美军手里抢的!**纵机枪教训教训那帮混蛋民兵都不行?”

金刚趴在射击孔:“如果你想被从几百只枪里射出来的子弹打成筛子,你就去车顶操纵高平两用机关炮!”

先锋乐了:“想不到你这烂猩猩也有好心的时候!哥今天大仇得报,心情无比畅快,回去请你吃香蕉!那是猩猩的最爱!”

金刚破口大骂:“Fuck!你这只淫荡地白皮猴子,回家抓你的虱子去吧!”

夜叉和Funnel第一次坐步兵战车,对车上的设施非常好奇,Rosemary认真地指点两位美人利用射击孔射击的要领、以及如何使用射击孔上方的观察镜。

见众人准备就绪,萧战龙大手一挥:“GO!”

狼眼发动早已预热好的步兵战车,转眼托起烟尘,风一样的开走了。风,在往疾驰的车厢里灌,车厢内的血腥味充斥着每一个人的鼻孔。

楼顶的民兵很快就发现了步兵战车被人抢走,噼噼啪啪开始射击,子弹打在车身上叮当作响。步兵战车由高强度合金钢材料制成,车体侧面可以抵御普通枪弹,这无异于给车内的众人包裹了N层防弹衣。众人利用射击孔向道路两侧的民兵射击,民兵身上溅起无数细小的血花向后栽倒。

萧战龙果断下令:“狼眼,往街边民兵密集的地方开,给我使劲撞!撞完就跑!不要怕背上交通肇事者的罪名!”

步兵战车呼啸着冲进民兵扎堆的地方,被撞倒的民兵还没来得及惨叫,就被步兵战车从身上碾过,整个身体都被压扁。围在车身周围的民兵不断射击,用枪托砸。更有甚者还“勇敢地”往车身上爬,他们大多被自己人打成了渔网。

“完美的防御!完美的攻击!”众人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先锋啧啧有声的感叹便混着数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民兵对着步兵战车发射了RPG火箭弹,火箭弹刚好打在步兵战车驶过的位置。

萧战龙用喊番号的嗓音高吼:“狼眼,你给我以扭断方向盘的代价让步兵战车无规律的四处乱撞!如果我们被RPG击中,定会车毁人亡!我们不能给他们机会!”

狼眼驾驶着步兵战车忽而向左,忽而向右,晃得众人眼冒金星。先锋不满道:“我靠!你的驾驶技术比我还要烂!”

狼眼头也不回,全神贯注地横冲直撞:“闭上嘴好好看着!”

二十多枚RPG火箭弹呈笔直地直线冲向装甲车,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撕破了头顶的苍穹。

装甲车周围的大地上突然间同时跳起十数团耀眼的火光,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向四周扩散,那种震耳欲聋的爆炸所带来的压迫感,冲击着每一个人的耳膜。

RPG火箭弹没有击中到处乱撞的步兵战车,倒是把聚集的民兵身体炸得支离破碎,近百条残肢断臂满天乱飞。撕心裂肺地惨嚎很快盖住了接二连三的爆炸声。此时,任何一个人随便抓起一把泥土。里面都会夹杂着碎肉、碎骨、内脏碎片。

楼顶发射火箭弹的民兵气得七窍生烟,哇哇乱叫着重新装弹,突然一声清脆地枪声响起,一个正在装弹民兵,连惨哼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子弹击中眉心。

先锋瞪大眼睛盯着身边的准星:“连站都站不稳了,你还能一枪打中眉心?你到底是何方狙击手?”

准星看都不看他,淡然道:“我是王牌狙击手。”

“......”

萧战龙已经把手中的步枪换成手枪,一手抓着扶手,一手用手枪射击,他昂首道:“你个笨蛋!这跟跑动中射击的道理是一样的!”

先锋嘟囔道:“谁是笨蛋!我可是勇猛的游骑兵!”他学着萧战龙的方法,连连点射,几个正要发射RPG的民兵被他一枪毙命。

手持AK的民兵对众人根本构不成威胁,子弹无法打穿步兵战车的装甲。唯一的威胁就只有RPG火箭弹,众人都把步枪换成手枪,对着肩扛RPG火箭弹的民兵连连扣动扳机,民兵们的脖子或是脑袋都被射穿。

打掉全部肩扛火箭弹的民兵后,步兵战车飞速撞出民兵包围区域,头也不回地开走了。马达的轰鸣声仿佛在嘲笑着怒火中烧的民兵们。

步兵战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开到难民区,众人弃车步行。

夜晚的狂风席卷着黄沙飘过难民区,躺在地上的难民目光呆滞,皮包骨头、形容枯槁,猛地看上一眼,你会以是一具具干尸躺在那里。

护士气道:“真惨!都怪阿布德尔抢走了国际组织运送的粮食!把难民饿成这样!”

先锋接口狠声道:“我在阿布德尔的身上捅三百八十刀算少的!就应该捅上三万八千刀!为我的战友,也为难民们报仇雪恨!”

带头的萧战龙突然停住脚步,他一指西南边:“**!那是鬼还是人!?”众人望去,西南边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多个民兵,活着的两个民兵都被绑着手脚。

一个人蹲在正中间,那人相貌丑陋的令人腹中如同翻江倒海,几欲呕吐;他瞎了的一只眼里还有白色液体流出,鼻子少了一半,耳朵少了一只,嘴像腐烂的肉一样向外翻着。从他的脸部到头顶,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刀伤、枪伤、咬伤、烧伤、摔伤、撞伤、烫伤,凡是你能想到的伤,全都“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他的脸上与头顶。加上他天生黑色的肌肤,恐怖骇人,乍一看,你会以为他是从金字塔中爬出来的木乃伊!

众人全部弯腰呕吐,直到把腹中的酸水都吐出来了才停止,先锋大骇:“**!恐怕鬼见了他都要说——妈呀,你是鬼吧?”

嗜杀对众人的品头论足丝毫不以为意,继续着他的“工作”。他身上挂着一个铁盒,他从铁盒里拿出一捆细长的铁丝,他将铁丝一根根的扎进民兵的动脉,小心翼翼地把扎进动脉的铁丝摆齐,民兵痛苦不堪地扭动身体,嘴里呜呜地叫着。

嗜杀阴森地笑着:“别急!”突然他猛地拔出扎在动脉的九根铁丝,鲜血从民兵脖子上的十数道伤口中同时喷涌而出,溅了鬼人一脸。

嗜杀用舌头舔干净嘴唇周围的鲜血,兴奋地叫着:“好玩!好玩!不但杀人还能解渴!”接着他从铁盒里掏出一卷手纸,把手指撕成条再揉成团。一点点塞进另一个民兵的口鼻中,直至整卷手纸全部塞进,民兵的脸由白变绿,由绿变红,由红变紫,由紫变黑,最终窒息而死。

嗜杀干掉两个活着的民兵后,意犹未尽的站起,不一会,就发现了不远处站着的浑身血污的众人,他径直向众人走去。

众人迅速把黑洞洞地枪口对准了嗜杀,嗜杀没有害怕地意思,迈着大步朝众人走去。

萧战龙制止想要开枪射击的众人,几个箭步冲上前去,拦在嗜杀身前:“既然你杀了阿布德尔手下的民兵,就证明你和他们不是一伙的!我们不想节外生枝,但你就是活得不耐烦了,我成全你,直接把你送去阴曹地府!”

嗜杀盯着萧战龙的脸,阴森地笑着,发出鬼魅一般的声音:“我叫嗜杀!我认识你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