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持美债:无奈的明智之选?

fengyimin 收藏 2 15
导读:中美双方昨日在华盛顿举行2009年首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国目前大约持有超8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如何保障在美投资的安全成为最受关注话题之一   美债缘何仍受青睐?   今年4月份,我国首度减持44亿美元美国国债。但减持势头没有持续,5月份380亿美元的单月增持幅度创下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高点,至此我国持有美国国债总额达到8015亿美元。   以美元计价的资产在我国外汇储备中占比八成。国巨创业投资总裁、首席经济学家孙飞认为,购买各种外币资产,美国国债相比其他货币,还算一个不错的投资选择,因为

中美双方昨日在华盛顿举行2009年首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国目前大约持有超8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如何保障在美投资的安全成为最受关注话题之一


美债缘何仍受青睐?


今年4月份,我国首度减持44亿美元美国国债。但减持势头没有持续,5月份380亿美元的单月增持幅度创下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高点,至此我国持有美国国债总额达到8015亿美元。


以美元计价的资产在我国外汇储备中占比八成。国巨创业投资总裁、首席经济学家孙飞认为,购买各种外币资产,美国国债相比其他货币,还算一个不错的投资选择,因为从本金损失来讲,美国国债享有国家信用,相对安全。


复旦大学美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宋国友对记者强调,一定要摒弃完全以经济收益来评价购买美国国债的行为,应从更宽的角度来衡量,比如对美国希望中国帮忙的回应以及中美战略关系等。即使仅从投资效益的角度出发,到目前为止,中国外汇储备也很难找到一个妥帖的、百分之百盈利的投资渠道。在他看来,中投投资黑石的风险要远远高于购买美国国债的风险。


外汇专家陈炳才也认为,已经形成并不断增长的高额外汇储备,无论投资于何种资产,其价值都处在不断变动的风险当中。而我国作为国际市场上的大买家,一旦重仓介入某种资产或大宗商品,自然会大幅拉高这种资产的价格,反而会带来不必要的储备损失。在这种情况下,外储的流向必然倾向于相对安全性、流动性更高的美国国债。


如何确保投资安全?


既然美国国债仍然是我国外汇储备的重要选择之一,那么如何确保投资安全便被置于首要位置。


专家指出,作出具体保值规定是本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最值得期待的内容。“美国国内关于出台第二个经济刺激计划的呼声颇为高涨。外界由此担忧美元将继续贬值,因为一旦出台‘第二计划’,美国政府的资金来源不外乎是增发国债或增加货币投放。美国作为一个金融大国,有义务保持美元汇率的稳定。”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兼中国市场主席李晶表示。


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尔森认为,中国政府和民间可以向美国政策制定者施加一些影响,要求美方制定一些对策,比方说可以说服美国国会通过一些加税法案。不过,宋国友却认为,征收消费税的做法不可能得到国会通过,使用其他手段来贴补美债的损失风险更为恰当。


有专家提出,如果继续购买美国国债,中国可以跟美国谈判获得一些抵押物,或者直接进行大公司股权交换。另外还可以建立一个类似于董事会的机构,美国在使用国债或者美联储新印钞票的时候,定期向中国作一些汇报或者通报,得到中国的部分允许,这些都是可行的办法。


如果美国不能保证我国投资的安全,那么美国需要在其他方面作出让步。比如美国要承认中国市场经济的地位,对中国开放高科技出口,对中国的公民开放旅游市场,对中国的银行业、金融业开放金融市场等。


不买美债买什么?


“美国刺激经济方案、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大量货币投放造成通胀的风险。对于国外机构或政府来说,美国兜售美债无疑是为了转嫁美元贬值的风险。”孙飞说。中国目前用外汇储备购买的美元资产,未来潜在的巨大损失风险越来越大,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所以,中国的外汇储备投资不能完全集中在美元资产上面,尽量使外汇储备资产投资多元化。


“外汇储备亟待结构性调整。我建议,趁金融危机见底的时候,大量低价购买新能源、不动产业以及大型企业股权。未来升值能够抵消和填补通胀和美元贬值带来的损失,美国国债也要买,外储组合配置需要优化。”孙飞说。不过,宋国友却认为,有钱未必能买到技术和资源等受政治因素限制的产品。在不久的将来,可能有新能源代替石油的使用,国际油价的走势也不太确定,因此,购买资源型产品或者技术方面的风险也不得不考虑。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近日对中国驻外使节表示,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把外汇储备运用与企业“走出去”结合起来。这被认为是官方首次宣示直接支持企业购买海外资产政策。另外,近日中投在沉寂一段时间后,开始在国际酒业、矿产、基金信托方面表现活跃,大型油企也加快了海外并购扩张步伐。


美债台高筑酿风险?


根据7月最新数据,美国国债已达11万亿美元,约占美国GDP总量3/4。美国国债总量在布什政府期间从4万亿美元陡增到近10万亿美元,增长迅猛,奥巴马上台后提出各种经济纾困方案,使得债台更加高筑。目前,国债还在以一年一万亿美元的速度增长。


“美国国债发行量非常大,远远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比较危险。中国国债余额在GDP的占比一直控制在20%以内。”孙飞说:“美元作为国际货币,除了印钞机外,扮演的角色还有提款机,通过发债将其他国家的财富用在美国国内,为美国消费者和经济服务。”


“从对GDP的占比来看,美国国债相当大。”宋国友认为,这将削减其他国家继续购买美国国债的信心,担忧美国是否有足够多的国民经济总值和经济总量来偿还债务?如果有,又将以一种什么方式来偿还?是美元贬值还是联邦赤字?而这些措施,对美国经济会不会造成更不好的负面影响?这些问题都需要作出回答。


《国际金融报》 (2009-07-28 第03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