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偷营

无真子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33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张子雨不以为然道:“屠川是满清扣给张献忠的屎盆子,不可尽信。”

李明华道:“我也不是相信,只是这事干系重大,还当谨慎从事才是,何况张献忠素有嗜杀恶名,除之也是早晚之事。”

张子雨道:“咱们才扩大了这许多地盘,再去四川恐怕消化不良啊!不过派个万把人去以防万一还是必要的。”

李明华道:“也是,白杆军现在绝大多数都已愿意归附我们,就用他们从方计曾手中换出万余兵力来便是,只是领兵的人选不好决定啊!”

张子雨道:“你这一说,我倒想起个人来。”

李明华接口道:“秦良玉母子!只是不知人家愿不愿意?”

张子雨满怀信心道:“当今的世道中国人乡土观念极强,此事关系蜀地安危,我看她必定不能坐视。”

李明华也觉有理,说道:“好!我这就去劝劝看。”

秦良玉自上次心灰意冷后,便一直隐居在内乡县,其实这也是因为有家不能回的无奈之举,靠近义军驻地安家,可以省下为生计、银子之担忧!——在这里,一切用度自有人送上门来。

李明华揣着忐忑来到他母子二人住处,见母子二人倒是将这家收拾得紧紧有条,看似有心定居于此了。

秦良玉母子却没见过李明华,见有陌生人前来,以为又是送东西的,可又觉得来人气质上有些不符,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招呼。

李明华见二人面露疑惑,自我介绍道:“我叫李明华,这次来是想和你们商量点事情。”

秦良玉听说是李明华,露出一脸愤怒之色,倒是马祥麟微显期待之色,起身招呼道:“承蒙你等这几月来的照顾,不过如果是来劝降,就不消多费口舌了。”

李明华自然早就做好了吃这闭门羹的准备,说道:“我来是想告诉你们,张献忠、罗汝才入川了。”说完向他二人脸上望去,只见秦良玉面露惊异,马祥麟则是满脸愤怒。

秦良玉沉吟半晌才道:“休要用此诓我,老身是不会从贼的。”

李明华见她态度坚决,也不想啰嗦,正要转身离去,却听马祥麟说道:“张献忠素来御下不严,纵容手下为祸,如今蜀地空虚,此去必生灵涂炭。母亲,苍生无罪、不能坐视啊!”

李明华见有了转机,回头说道:“我敬二位之忠义,但并不赞同二位之迂腐。张献忠此时手下已发展到十余万人,罗汝才亦与其不相上下,蜀地虽民风彪悍,但升平已久,恐怕抵挡不住这两个百战流寇。”

秦良玉其实心中也十分矛盾,听李明华说得在理,起身道:“祥麟,咱们回去重建白杆军,老身豁出这条老命,也要和张献忠周旋到底!”

马祥麟如何不知道母亲性情,可想起家中的境况,只得劝道:“母亲,家中哪里还有能战之人,就连能战的女将,这次也都随我们前来,何况所需之粮草、钱银又从何处筹集?”

秦良玉忆起平日身旁的护卫女兵,如今也不知其生死下落,一时悲从中来,长叹了一声。

李明华也不忍强人所难,说道:“我可以给你们两个选择,如果你们决心要走,就将愿意随你们回去的旧部也一并带走,不过我估计最多只会有几百人。如果二位愿意和我们合作,也可选择带领我部精兵一万五千余,加上一应火器,对付张献忠手下的乌合之众,我想也该绰绰有余了。当然,不管你们作何选择,我们都会派兵监视张献忠动向,绝不会坐视他胡作非为。”

秦良玉和李明华接触不多,有些怀疑他是否肯为了百姓与张献忠翻脸,到时不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而是匪寇间的道义问题。万一到时他坐视不理,那自己这点人马死后,又有谁能搭救无辜的百姓。

李明华见秦良玉犹豫不定,再次劝道:“二位虽然忠义过人,但我义军也并非为一己私利,所作所为你们也当有所耳闻。我只想劝二位一句,罔死何益?”

秦良玉良久才道:“老身心乱得很,祥麟,送客吧!”

李明华虽然未得到秦良玉答复,但派兵的工作却不能落下,回去后便开始着手安排。

却说洪承寿从崇祯手中讨了羡慕已久的火器,踌躇满志奔赴关宁防线而去。要说对付皇太极,可与调兵剿匪不同,剿匪时洪承寿要顾及鞑虏偷袭,可调人马不多,可对付倾巢而出的皇太极,他手下的人马却可以尽数出击。

洪承寿回到辽东后便调集一干得力干将,前去会会皇太极。洪承寿的手下可是能人辈出,吴三桂、白广恩、高杰等,倾兵尽出,足足有十几万人,浩浩荡荡奔锦州而去。

皇太极这次也下足了本钱,不但将多尔衮、多铎等满人精锐尽数带出,就连孔有德、尚可喜这些汉奸部队也没留下,想到上次在关宁防线挖城墙根的辛苦,皇太极这次还特意找人造了一百多门炮。

洪承寿听说对方有大炮,暗想皇太极把骑兵和大炮集中到一块可不好解决。人家的炮虽然笨重,但打得很远,迫击炮虽然发射便捷、移动方便,但苦于射程不足。

反贼攻保定城墙时所用之战法倒可以借鉴,但鞑子炮兵能得到骑兵支援,到时别鞑子没打着,反被对方骑兵抢了炮去。唯独的可乘之机便只剩下“诱敌”——利用鞑子重炮移动不便的弱点,把他的骑兵引出来。

李明华青山口诱敌之所以成功,全耐清军得胜而归,气焰嚣张。如今洪承寿和皇太极双方势均力敌,诱敌之计虽好,但皇太极也不是傻子,要想请君入瓮恐怕还得肯下本钱才是。

洪承寿想了十余种方法,可最终都觉得不妥,心中不由得佩服起当初卢象升的胆子来,当初他可是在完全劣势兵力时去偷营。想到偷营,洪承寿忽然心生一计,若派关宁铁骑摸黑前去偷营,然后再在半路埋下伏兵,到时不论偷营是否成功,只要引得清军追赶,就可稳赚不赔。

想好计策,洪承寿开始隔着清军七八十里地安营扎寨、埋锅造饭,摆出一副长期作战的样子,同时派人向被围的祖大寿喊话,告诉城内的兄弟援军来了,你们要坚持住。

皇太极此时正在锦州城外学耗子。地道、壕沟、密密麻麻,若把这些工程皆用在种粮食上,都够这些士兵吃上几个月了。可如此辛苦地大搞建设,祖大寿一点都不领情,不但没有端上一口凉茶热汤,还打了皇太极一个埋伏。

听说又来了个洪承寿,皇太极感觉非常无奈,想要退兵吧,承包了这么个大型的工程,连一毛子工程款也没领到,回家还得赔偿工伤损失。想要和洪承寿投标竞争,人家又根本不接招,直接走了后门。

洪承寿一番眼花缭乱的花招使将过去,觉得皇太极也该犯晕了,便开始清点起兵马来。这人不分男女老幼最相信的是谁?当然是他自己了!

洪承寿挑的领兵将领自然也不会是别人,这么重要的事儿,当然是自己亲自干最放心。当然,如果怕死怕到没有事业心的人又当例外,洪承寿虽然也怕死,但还是事业心要强些。

清军承包的大工程可是个体力活,加上高风险的施工作业,比之煤矿工人也不遑多让。白天累得够呛,晚上睡觉自然要安稳一些,别说做梦,就是翻个身也是少有的事。洪承寿挑的又是曙光将现之时,一大票夜游神给马穿上了棉鞋,风尘仆仆地赶去给清军提神。

清军瞌睡虽然是大了些,可这上万人一起骑马狂奔还是能听见的,一时间报警声响彻四野,鞑子们顾不得尚未完全恢复的体力,飞快地跑向自己的战马,甚至连衣服也顾不得穿上。

洪承寿同志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缺德事儿了,自然把握的颇具火候,清军尚在狂奔,关宁铁骑便已杀入营中。这些辽东健儿也是半游牧民族,尽管他们还是汉人,但马上功夫也不比清军差到哪里。

清军乱作一团,有的人连自己的马还没捞到,哪里敌得过这排山倒海而来的骑兵大阵。不过游牧民族的特长便是敢于独立作战,明知打不过人家,他也不会把屁股对着敌人,抵抗得非常顽强,没有接触敌人的迅速靠拢,正在承受攻击的拼死抵抗。

骑兵取胜靠的就是速度,洪承寿自然不会去四处追杀已经抱成团的清军。只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关宁铁骑便将清军杀了个对穿。

这起早贪黑的大老远跑来,洪承寿当然不会喝点稀饭便继续赶路,大家在杀出清军大营后,又绕了个大圈子,换个方向再次杀入。这次关宁军可就没上次那么顺堂了,清军的瞌睡虫都被赶走了,四处人马也已抱成了团。

骑兵和骑兵作战用嘴说就比较简单,将刀横在马脖子一侧,趴在马背上猛冲便是。当然,遇到落马的敌军,劈砍动作还是要练得利索的,要不然光把敌人的马割死有个屁用。

皇太极被洪承寿这一搞,非常的不爽。大半夜的不睡觉,你瞎折腾啥?这不是扰人清梦么!必要的教训是一定要执行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