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七十二章 蜀地之危

无真子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33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李明华得了银子后果然退兵,双方老这么耗着大家也难受,至于卖手雷之举,李明华一来是诚心实意要资助明庭,二来也是被义军现在的财政紧张所逼。何况有派去传授操炮的探子在,他也别想偷偷攒下多少炮弹。日后若到朝廷翻脸之时,其必会囤积炮弹,到时也可多一条消息来源。若崇祯买到东西后敢翻脸不认人,以他买去的几门炮也构不成多大威胁,恐怕不用半天,就能将他的银子都化成“炮影”。

崇祯前次批准购买的手雷被大臣们一通搅和,连影子也没瞧上,这次终于得见实物,也对其威力大为震惊,待见到迫击炮的方便快捷之时,在对其威力感叹之时,也渐能明白孙传庭的难处。想到这东西命脉掌握在别人手中,崇祯又生出不安来,当下便传令工部,进行仿造。

李明华确定关宁铁骑已经离开后,对唐文亮交待了一番便轻车简从回了南阳。少了关宁铁骑的威胁,张子雨早把势力范围扩大到陕西、湖北境内。

张献忠在湖北正干得热火朝天,对于南阳义军这个不速之客实在有些痛恨。好不容易送走了贺疯子,没多久他又摇身一变,成了自己友军,大大限制了自己的活动空间。打又打不过,避也避不开,以前就是人家的手下败将,如今就更不用说了。

更为可恶的是,这贺疯子一点面子也不给,不管你高不高兴,反正他来了你就得让道,不让便带着人马拉开阵势,全然不顾友军之谊!

李明华来回奔波了将近半年,终于可以有个喘息的机会,想着老是资助别人武器也不是个办法,便亲自跑去尝试制作玻璃。

其实玻璃这么久还未能达到满意的效果,倒并非李明华提供的原料配方不对,只是这个时代的人毕竟缺乏系统的化学基础,原料虽然是用对了,可纯度上就远未达到需要的标准。

人在小时候对任何陌生事物都有一份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尤其对带着恐惧的东西,李明华当初便是被拌料的搅拌机吸引,时常在一旁呆呆地观看,如今一见到试做现场的材料,便看出与从前见过的不同来。他化学水平虽然不是很高,但基本原理还是知道的。一番折腾下来,好歹算是弄出了基本合格的东西。

张子雨在试制时早已派人从西安请来了吹制师傅,到东西成功的那天,刘地主可算乐开了花。其实这东西刘地主早就认为可以了,虽然有些杂质,可对于这个时代的地主来说,早就觉得好得不能再好了。可惜张子雨每次除了说不行外,又抽不出空来指导。

如今刘家文看到这合格的东西,大感自己以前“投资”明智,心中幻想着日后成为南阳首富的光景,脸上的笑容更是越发地灿烂了。

因为宣传的缘故,南阳有头脸的人物李明华基本都请到了,这烧制说是试验,其实早就试过了,这样说不过是为了增加神秘感而已。

一众富绅只见一件件东西被西安师傅吹制成型,每一件都晶莹剔透,色泽圆润,流光溢彩,霎是好看,纷纷围上来指指点点,心中皆暗叹此物巧夺天工,要是自己能独自一人全买下来,到时坐地起价,想不挣个大价钱都难。

曹秋砚向来口没遮拦,见到如此稀罕的东西,哪里还忍得住,说道:“怎么都弄出些男人用的东西,你也给我吹制个胭脂盒看看。”

张子雨见众商看得差不多了,接过曹秋砚的话头道:“胭脂盒又有何难。诸位士绅若是有意购买,可以先买些回去尝试一番,要是此物销路甚广,咱们以后还可以按需供货,你们想要什么,咱们就替你们做什么。”说完示意工匠,果然不到一袋烟的功夫便做出个小巧别致的胭脂盒来。

盐商刘才厚听张子雨口气,知道自己是没什么希望做独门生意了,但旋即一想:“此物如此精美,销路定然不成问题,只怕到时供不应求再想买进就困难了,目下应该给别人留个豪爽的印象,到时供货紧张,对方必定会先想着自己。”

当下不再犹豫,对张子雨道:“张将军,此物倒确是精妙绝伦天下少有,但如今兵荒马乱,民生凋敝,天下百姓食不果腹衣不遮体者鲜如牛毛,哪会有那么多人对这不耐饥不保暖的精巧物件感兴趣。”

说完是一脸的无奈与惋惜,偷偷撇了撇张子雨脸色又继续说道:“但将军不必忧心,只要是义军的东西,旁人我不保证,我刘才厚纵是倾家荡产也要为将军排忧解难,将军不必多言,此物我刘才厚一人全包了,便是蚀了我刘才厚的老本咱也毫无怨言。”说完又是一副慷慨激昂的神情,好似买了张子雨的东西他老刘便要即刻破产一般。

一众富商被刘才厚抢了先机,心中大骂姓刘的好生无耻,明明想狠抠别人一比,嘴上偏偏说得是天花乱坠。而且这条白尾巴狗翻脸就不认人,一张嘴就想独吞这笔大生意。

心下在想,嘴上却再也不肯做丝毫停留,纷纷向张子雨拍着胸脯保证:“义军的事便是所有南阳商贾的事,这种冒风险的买卖岂能让老刘一人来承担!”一个个在这下雪天气争得是面红耳赤,大汗淋漓,深怕别人多抢了自己半分“担风险”的机会。

张子雨猜不透这些富绅的花花肠子,说不定嘴上是道貌岸然,心里指不定在盘算怎么样好好捞上一笔呢,只好出言试探道:“各位士绅如此慷慨着实令张某感动,张某实不愿让各位蒙受丝毫的损失,我还是将这烫手的山芋交给别人,不然眼看各位亏了老本张某也是于心不忍。”

刘才厚眼见煮熟的鸭子就要到口,现在却要飞走,心下暗骂这群奸商不知廉耻,竟敢跑来瞎掺和抢自己的生意。急急忙忙道:“张将军多虑了,如今世道虽不太平,但好歹也有几个富人,就算退一万步,咱们买了这物事不卖,放在家里把玩把玩心里也舒坦不是?”

富商们也深怕即将到手的银子节外生枝跑了去,纷纷点头称是,张子雨见众富商言表,暗道商人果然奸诈,说道:“如此甚好,那各位就回去好好商量怎么个买法,现在这东西在下也是稀缺得紧,哪日商量好了再将这些好玩意儿买回去赏玩吧。”

富商们在这节骨眼上,都深怕被旁人道出其中关键,当下也不再当面啰嗦,各自揣着算盘告辞而去。

且按下富商们回去后一番勾心斗角不表,却说张献忠在河北被贺人龙逼得苦不堪言,心中憋了一肚子火气,又不敢和这边翻脸,便想起家乡的好处来。这一想便引出了思乡之情,只觉得在陕西样样都好,虽然是四战之地,早被自己祸害够了,没多少油水,但那里人头熟、兄弟多,大家都乡里乡亲的,做事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张献忠越想越觉得该回陕西,不多时便招呼起义子、兄弟一起‘衣锦还乡’。哪知到了陕西后却与自己想的走了样,以前的兄弟七零八落不说,乡亲们也翻脸不认人。这可真是人心向背,这些势利小人如今靠上了南阳这棵大树,哪里还肯跟着自己这穷亲戚瞎折腾!

而且负责此地的那个方计曾更不是东西,比他妈贺疯子还歹毒,口头上仁义道德,满脸道貌岸然,背后却偷偷布置人马,要是真信了他,说不定哪天被他灭了都不知道。

张献忠越想越觉得这陕西不可久呆,可天下虽大,又哪里有自己的容身之地?正在他一筹莫展之时,却遇到了个难兄难弟——“曹操”罗汝才。

罗汝才也为友军的不地道十分生气,人生气时总是容易冲动,对张献忠道:“这穷日子咱们是过怕了,反正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不如咱们就豁出去干票大的。四川素来富庶,粮草丰足,白杆军又被南阳这些混账白眼狼给败了,不如一起去四川闯闯。凭着咱们各自的十几万人马,难道还怕了那些草包官军不成?”

张献忠一想也对,这陕西确实不是个好呆的地方,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当下同意道:“好,就去四川,只是当地民风彪悍,倒要小心些才是。”

方计曾送走了张献忠,过了起初的高兴之后却想起个事儿来,义军之中多有蜀中子弟,这一下子把张献忠挤到四川,细想来可不是个好兆头。当下方计曾也不敢迟疑,急忙将张献忠动向快马向李明华汇报。

李明华和张子雨在四川待过不短的时间,也听当地人说起过“湖广填四川”一说,且不管是否属实,即便有这个可能,也是万万不能当作儿戏,当下便对张子雨说道:“张献忠入蜀可不是个好事,此人嗜杀是早有耳闻的,若是真弄出个屠川来,咱们可追悔莫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