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河南杞县民众因受“钴-60爆炸”传言影响,而大规模逃离当地躲“辐射”。后经官方辟谣,民众又陆续返回。从6月7日辐照厂发生卡源事故,到谣言引发大规模民众逃难,长达一个多月时间里,官方何以迟迟未公开真相?杞县县委宣传部长王清芝最近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如此解释:“上级环境部门认定,卡源事故没有危险。既然没有危险,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去小题大做,也不用一开始就大张旗鼓地公布信息。就好比一个人身体没有病,那还用得着大喊‘我没病’吗?”


看来,当地官方把“杞人忧钴”的主因归咎于杞人生性多疑了,毕竟,杞人曾有过一段名闻天下的“忧天”传说。多疑当然也是一种病,但在这起事件中,真正多疑的好象不是当地民众,官方似乎显得更加顾虑重重:他们把辐照厂的卡源事故当成了敏感信息,担心由此引发社会的各种猜疑。由此看来,在“忧钴”事件中究竟谁有“病”,值得好好地把一把脉。


王部长显然是不承认官方有“病”的。老实说,其“没病就无须喊”的高论,貌似有几分道理,但仔细推敲起来就会发现,那不过是一种诡辩。其最大的漏洞便是,无视公众知情权。按照王部长的逻辑,如果发生火灾,只要及时灭了火并消除了危险,消息就没必要发布了;警察捣毁了盗窃团伙,危害已经消除,也用不着发布消息。但事实上,对于后面那种有利政府形象的信息,宣传部门很有发布的热情;反之,则是“没必要”发布,甚至干脆封锁消息。


判断一则信息有没有公布的紧迫性,不是该信息背后的主体有没有病,而是人们有没有怀疑你有病。也许你确实没病,但是,如果广大公众都怀疑你有病,那么你就成了“疑似病例”,这时你绝对有必要向人们大喊一声“我没病”。否则,人们就会像躲避非典一样躲避你。在杞县,辐照厂卡源事故发生后,当即就引发了民众的紧张感,当时已经有人逃离杞县了。到6月中,辐照厂又发生了火灾,加剧了民众恐慌。想想看,当地民众在一个月内忍受了怎样的煎熬?如果官方不了解当时的民情,无疑是失职的;如果了解了民情仍不公开澄清,那基本可确定是“生病”了,这种“病”或可称之为“信息公开恐惧症”。


大家都懂得“谣言止于公开”的道理,偏偏许多地方政府不懂。谣言一旦引发公共事件,官方通常都不会给自己的定罪,除了责怪群众不懂科学、轻信盲从,当然也会从中揪出“一小撮”造谣分子。目前,杞县已抓获了5名造谣分子。其实照我看,有些造谣分子也有无辜的一面,某种程度上,他们可能是官方信息不公开的受害者——信息越不公开,公众越担惊受怕,在“宁信其有”的心理作用下,他们自行向亲友发布传言与猜测的信息,实乃情理之中。沦落为造谣分子,则属意料之外。


如此看来,我们喊了N年的“信息公开”在许多地方政府那儿仍不受待见。在“信息公开恐惧症”下,一些公众感染上传言敏感症,一点也不奇怪。某种意义上讲,两种症状的表现,是成正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