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对话:中方主动权明显增强已可向美提出要求!

蛇足 收藏 4 175
导读:7月28日发表题为《中美对话 中方主动权已明显增强》的文章,作者为评论员张沐,全文如下: 美国奥巴马政府上台执政后,经历打磨再造的中美双边谈判机制——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于本月27至28日在华盛顿里根中心重新揭幕。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特别代表王岐山副总理和戴秉国国务委员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特别代表希拉里.克林顿国务卿和蒂莫西.盖特纳财政部长共同主持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对话期间,双方就共同关心的战略性、全局性、长期性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以加深了解、增进互信、促进合作。在金融危机持续肆虐、地区和全

7月28日发表题为《中美对话 中方主动权已明显增强》的文章,作者为评论员张沐,全文如下:


美国奥巴马政府上台执政后,经历打磨再造的中美双边谈判机制——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于本月27至28日在华盛顿里根中心重新揭幕。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特别代表王岐山副总理和戴秉国国务委员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特别代表希拉里.克林顿国务卿和蒂莫西.盖特纳财政部长共同主持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对话期间,双方就共同关心的战略性、全局性、长期性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以加深了解、增进互信、促进合作。在金融危机持续肆虐、地区和全球面临新旧安全问题挑战的背景下,两大“具有全球领导性影响”的国家进行全面对话,受到举世空前的关注。


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是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的升级版。自布什当政美国时期中美构建S&ED,主要着重点是经济层面。于今,已経从以往美国针对贸易逆差、中国汇率及金融市场准入等问题施压的机制,转变为中方希望“增进彼此互信,深化互利合作,推动中美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关系向前发展”;而美国希望增进环境与政治安全协调的新机制。


美国最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乔治.华盛顿大学伊利奥特国际关系学院中国政策项目主任、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研究项目客座高级研究员沈大伟认为,这是奥巴马上任以后中美之间启动的一种新的高层对话机制。“新”体现在两个方面:形式“新颖”;双方将讨论的议题切合国际新形势,体现在对话把“战略”及“经济”两大方面的议题“合二为一”,囊括在同一个机制下。在具体的对话过程中,又将这个对话“一分为二”,一条主线,两条平行的对话渠道: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共同主持战略对话;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和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共同主持经济对话。


随着中国的稳步发展和国际影响力的明显提升,诚如美国国际战略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弗里曼(Charles Freeman)所说,“中美之间从未像今天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经济上,中美出台了全球最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在客观上构成世界经济复苏的两大引擎;政治上,中美在当下热点地缘政治问题上也存在广泛的共同利益。无怪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发表联合声明称,“这个对话将聚焦两国面临的事关眼前和长远战略以及经济利益的广泛的双边、地区和全球问题,以及由此带来的挑战和机会。这个对话的首次会谈也将为双边将来密集、持久的合作机制搭建舞台。”


与布什时代相比,新对话的议题在轻重缓急方面都将有变化。此次双轨对话在经济领域聚焦的是如何平衡大国经济,在政治领域聚焦的是应对气候变化和共同关心的地区安全问题。而中国将展现出更多主动性,更多地对美国财政赤字扩大、中国在美投资安全表达担忧,并对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稳定性提出质疑。而美国更关注中国金融市场开放问题,美金融服务论坛总裁尼古拉斯(Rob Nicholas)提出,“希望看到中国市场有更多的资本参与,以及更高的管理透明度。”


回顾中美经贸谈判的历程,美方一直以大国的姿态来要求中国履行种种义务。而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中国已经可以向美国表达同等的要求。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认为,今年中方的主动权已明显增强。有分析认为,在S&ED的议题上,人民币汇率将被碳关税和遏制贸易保护主义所取代。他一语道破说,“买1000亿美元的技术强过买1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而“美国是一个金融大国,我们同样可以要求他们保持美元汇率的稳定。”此话正道出了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双方贸易方面的重要议题。


参与S&ED前期咨询工作的清华大学中美研究中心主任孙哲对CBN表示,此番对话日程上,美国国债将是一个重大议题,此外贸易壁垒问题也将被涉及。据美国财政部网站显示的最新数据,今年5月中国增持美国国债380亿美元,与4月份出现今年来首度减持44亿美元形成鲜明的反差,380亿美元的这是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单月增持幅度的最高点。自此,中国持有美国国债总额首度突破了8000亿美元。专家普遍认为,美国国债虽然面临着美元贬值的压力,但目前依然是比较安全的投资渠道,因为它拥有其他资产很难比拟的市场容量和流动性。中国对外经贸大学教授丁志杰说,“增持在意料之中,美元虽然疲软,但现行的国际货币体系决定了短期内美元资产是不能被取代的。”


目前,美国国内关于出台第二个经济刺激计划的呼声颇为高涨,外界由此担忧美元将继续贬值,因为一旦出台“第二计划”,美国政府的资金来源不外乎是增发国债或增加货币投放。事实上,美国迫切需要在实体经济中找到增长点,也就是真正出路在于拉动实体产业而不是靠发债来恢复经济。


能源、环境和气候问题是这次中美战略对话的重点。奥巴马就任以来,对新能源的开发与利用以及环境资源的保护推出了诸多新政。这一经济思路可谓坚决摒弃小布什的路线,奥巴马希望利用新能源产业化、生物基因创新和移动互联网等技术革新,推动美国产业结构升级,从而带动美国经济走出衰退,走向复苏。美国历来是全球释放最多温室气体的国家。因此美国应该承担起领导责任,努力减少空气中的温室气体。美国希望亚洲国家能积极响应,这当然包括中国这一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及第二大能源消费国。


美国国会众议院上月底通过了包含向进口产品征收“碳关税”的《清洁能源安全法案》(参议院尚未表决),凸显“碳关税”一直是近期中美贸易中的热点话题。专家指出,美国一旦通过上述法案,欧盟、日本等发达经济体或许也会效仿。由于对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的出口额约占中国出口总额的一半,因此发达国家普遍实施类似制度将对中国的出口产生全面影响。


自“碳关税”问题被提出后,中美就此问题已进行了多次交锋。中方对此态度明确,那就是不能将贸易问题和气候变化问题捆绑在一起。部分发达国家提出对进口产品征收“碳关税”,违反了WTO的基本规则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之下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承担“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的原则,是以环保为名,行贸易保护之实,而这只会扰乱国际贸易秩序,引发贸易战。


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崔凡表示,美国实施“碳关税”的主要动力来自于其制造业发达地区,因此带有相当强的贸易保护主义目的。一旦实施,其贸易保护的作用可能会大于控制二氧化碳排放的作用。此外,“碳关税”的实施对多边贸易体制“无歧视原则”的破坏也不可低估。


中国清洁能源市场的巨大前景,是美国不能忽视的、能带动实体经济复苏的机遇,这也将是此次S&ED的重要议题。核能方面,美国对华已有具体项目转让,但在清洁煤、风能、太阳能等领域,目前的市场空间还很大。不过,在清洁能源领域和高新技术输出方面,欧洲同样在积极拓展中国市场。这也增加了中国在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时的筹码。


据悉,此次对话有可能签订多项协议,涉及中美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的合作、食品安全等内容。同时,有望进一步完善《中美能源和环境十年合作框架》协议,将应对气候变化纳入框架文本。这一框架的启动准备、分项目、子项目路线图和分阶段路线图已经出台,但合作项目尚未正式启动。就等待双方签署一份细致的路线图来充实此项框架协议。美国国务院还表示,希望“对话将围绕两国面临的广泛的双边、地区和全球性挑战而展开。”


总之,建立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是中美两国元首4月初在伦敦会晤时达成的重要共识,是双方推动中美关系在新时期积极向前发展的一项重大举措。双方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方面进行了密切协调与合作,在经贸、反恐、执法、科教文卫等广泛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取得新进展,并就朝鲜半岛核问题、南亚局势、伊朗核问题等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以及能源安全、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进行了有效磋商与协调。


事实证明,面对世界上一系列紧迫、重大挑战,中美两国拥有更加广泛的共同利益和良好的合作基础,加强合作、共同应对挑战不仅符合两国利益,也有利于促进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和繁荣。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就政治安全和经济领域的战略性、长期性、全局性问题进行深入交流,必将有力促进双方的相互了解、战略互信与长久合作,推动两国关系全面发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