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鹰利魂 第三卷:流失命运 第七章:首次行动

子任鐵血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size][/URL]   此时正值中秋佳节,全集团准备放大假,为期一天,人员:正副司令,两位军长以及一位副军长,师长一人,还有5个特邀名额,由大家投票决定,最终,也不知道怎么混过去的,猎犬,廖凡竟然力压群雄,把什么副军长,师长之流全都挤了下去。   “司令员啊每次这种时候都是和军长他们几个在清新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


此时正值中秋佳节,全集团准备放大假,为期一天,人员:正副司令,两位军长以及一位副军长,师长一人,还有5个特邀名额,由大家投票决定,最终,也不知道怎么混过去的,猎犬,廖凡竟然力压群雄,把什么副军长,师长之流全都挤了下去。

“司令员啊每次这种时候都是和军长他们几个在清新茶馆喝茶,然后在去买些东西给弟兄们。”这是泰戍从马安生那里套来的口供。

“泰戍,跟我一块,还是自便?”司令问。

“我带着焦鹏去逛逛,顺便和他切磋一下武艺。”泰戍答。

司令贼笑着:“行吧,那你们回来的时候可得给兄弟们带点东西,你们刚进来,得在面子上做足,笼络民心嘛。”

“谢司令提点,我明白了,那我们先走了?”

“走吧走吧,晚上早点回来,还有联欢会。”


山下的镇上人来人往,还保留着古典风范,路边还有摆摊的小烟贩,卖鸡卖鸭卖菜的应有尽有,那些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人可是不少,一些黄毛也到处窜耗子,便衣在路上晃荡,也没个消停,但谁也不敢上山去。

“队长,咱这是去哪?接头吗?是谁啊?在哪?”

“跟着走就行了,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Do you understand?”

“Yeah.But……Oh!No problem!”

泰戍斜视着他,不知他何时会用英语讲话了,以前高中毕业后,连句小学生都会的How do you do?都不会,在特种部队强化式训练下勉强能讲两句了,泰戍认为他几天后就忘了。

“服务员,把这张菜单给你们大厨,让他按这个烧,给双倍的钱。”进了一家小饭店,泰戍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白纸,上面隐约有些字样,当他告诉服务生,把纸给大厨,还给他双倍钱时,就上下打量了一下,而后镇定的进了厨房。

“哈哈,我知道黑幕了。”猎犬显得很激动。

泰戍没啥信心:“但也不知道这些警察的智商高不高。”

“虽说警察是白痴,可应该能明白吧。对了,你用什么墨水写的?”他说警察是白痴当然事出有因,小时候可没少受警察的冤枉,自己又不吭声,案子一旦被定下来,想改也难。

“硝酸银溶液。”

“强光照下就行咯,希望他们智商高点。”猎犬认为他的智商一定高过于警察。

“老高,你看看这张纸,有什么特别的,有一个跟卧底同志相貌差不多的人送来的。”服务生刚进厨房,便是一生正气的感觉,那个叫老高的人,被他从睡梦中叫醒。

“快快快,起来了,研究一下。”他那一嗓子,所有休眠的人都起了。“电台准备呼叫绝域。”

“这纸上除了菜名什么也没有啊!”老高说。“会不会是密写。”一个小生说道。

“绝域绝域,收到了吗?我是001。”电台兵拼了老命的呼叫。“我是绝域,001请讲。”对方也传来回话。“我找绝域02。”“请稍等。”对方静默了。

“很有可能,但也不知道使用哪种溶液配成的,怎么显字。”“以前化学上过,现在忘了。”小生说道。“警校教过,记不太清了。”“你们真是,快想想,国家养你们干什么的?”被老高这样一讲,知道的也忘了。

“我是绝域02,001请讲。”“队长,快。”电台兵立马通知老高。

“我是001,鹰送来一张菜单,不知如何处理,怀疑是密写,但不知如何破解。”

“绝域收到,马上处理,先让大厨烧菜,请稍等。”参谋长马上通知通讯员,“给我接铁鹰特种大队,我找菜花蛇。”

“参谋长,有何指示?”菜花蛇笔挺的站在电话前。

参谋长说:“我遇到了点技术问题,想问问,你们队长平时是用什么密写的?”

菜花蛇显示咯噔了一下,有思考了会:“得看情况而定,有时候只有白纸,就有好几种选择,如果用硝酸银溶液,会写上A,我们就在强光照下,如果是酚酞溶液,就用氢氧化钠溶液,会写上N,淀粉溶液就是碘酒溶液,不过身边常配备的是硝酸银。”

“谢谢啊。”参谋长“啪”就把电话挂了。

“001,查看一下菜单上有何字母,或是由字组成的字母。”

“绝域,没有什么字母,但是分析下来,如果加密,得到的是字母A。”

“好,就在强光下照,看看有没有字,顺便告诉他:见面勿多,紧急另议,好好隐藏,切勿暴露。”

“好,清楚了,谢谢!”老高同志相当客气。

“军子,把醋、柠檬汁、番茄汁、洋葱汁找来,弄成汁,然后在发票上写上:见面勿多,紧急另议,好好隐藏,切勿暴露。明白了吗?”“明白!”

“另外,小张把纸放到强光下照一照,看看有什么字,速度要快。”

厨房外,猎犬问道:“队长,你写了些什么?”

泰戍说:“减少联系。小道石下,有烟卷。”

“好,军子,你负责把发票给他,别有任何表情,见机行事。”老高指着发票说。

“他们不会光研究这字,连菜都忘上了吧,我可都快饿死了。”

“你急什么?要么你外头吃去,孰轻孰重?”

“二位的菜,这是发票。”军子真的是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他们面前纯属僵尸型。

泰戍边笑边摇头,猎犬说:“你们是不是忙糊涂了,钱都没给你们,你们就给发票?”

军子一阵尴尬,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昨晚没睡好,今天一大早就干活了。”

泰戍笑着说:“我倒是无所谓,这发票多多少少都一样,就是报销的问题,你这样可会被开除的。“

军子听出泰戍是话中有话,什么是被开除,就是离开前沿了呗,军子勉强笑笑便离开了。

“这年代,真是甚人都有,这都什么素质,这都能混到前沿?”猎犬借题发挥。

“哥们,在这吃呢,兄弟也来插一脚。”

猎犬吞着饭在讲:“哟,廖凡啊,咋地,没人陪着啊!”

“坐啊,自己人。”泰戍给廖凡拉出把椅子。

“泰大队长,终于承认我们是自己人了!?”

“当然了,我们不是自己人还能是什么人。”猎犬见缝插针,顺着就被扯过去了。

泰戍踢向猎犬:“我们当然是自己人了,都是黑豹的嘛。”

“泰大队长真是深藏不漏,真以为小弟什么都不知道?”廖凡是越来越大胆了,竟然敢冲向前去。

“廖凡,我一直有一点弄不明白,你为什么就敢那么肯定,那么直截了当的跟我挑明。”泰戍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用眼神威慑着他。

廖凡看着泰戍,猜测着他的心思。“当年在军校,我在侦察营实习过,不过刚来不久,你就走了,不过,我可曾亲眼见过你射击,当时我就想我以后枪法一定要比你好,可惜啊,混了几年都没能实现,‘枪神’的记录没人能打破。不过你的形象,我可是永远记住了。你说,我能不确定是你吗?24岁的营长,27岁的中队长,29岁的大队长,谁不知道?”

泰戍在拼命回忆射击那次:“可我印象中可没你这个人。”

“露馅了吧,印象中,就是真有此事。”

“刑侦学了那么久,倒被你小子算计上了,算了,认输了。”

“突然我觉得你不是泰大队长?”

猎犬听到这反差,他喷出一口饭,口齿不清的说:“你这一会是,一会不是的,整啥玩意啊!”

“据我所知,泰队长,从小就没说过一句认输的话。”廖凡非常自信,好像自己就是泰队长。

“错了,初中二年级,他为了避免同学发生争执,他说过认输。”泰戍更自信,因为这就是自己。

“泰大队长,情报有误,多见谅。”廖凡暗暗说,“这家伙给了什么情报。”

猎犬坐他旁边,一下就听见了:“你,你说谁?”

“路通,两年前,他把你的属性资料全给我了。”为什么要叫属性呢?因为战斗人员和那些枪炮,游戏中的魔兽一样,都是有属性的,包括他的战斗力,损耗程度,牢固程度,力量等等。

“家贼难防啊,回去后,他完了。鸭子就是鸭子。”这可不是玩笑话,等他回去,野鸭真该完了,暴露军情的罪过可不小。他的身份也算军情,知道他的属性,他就该玩完了。“廖凡,有个问题要问你,你怎么被差点误杀的?”

“这可说来话长了。”

“那就拣短的说。”

“刚进去的时候,我是一身正气改不了,他们怀疑我是军警人员,在他们交易的时候,准备干了我,反正我留着也没用。当时我已经察觉到了,当机立断,干掉了一个同样也值得怀疑,但只是个地痞的人,他们就信了我。”

“就这么简单?他们也太好骗了吧。”猎犬又发起了感慨。

他们停止了交谈,静静的吃着饭。


酒足饭饱之后,就开始一个话题一个话题的胡侃起来。

“今天可是中秋节,人家可都和家人在一起,要是我们还在老地方呆着就好了。”廖凡望着外面,好像看到了圆月和星空。

猎犬洒脱起来:“我是无牵无挂,一个身子一条命。”

“就算在那儿,我们也回不了家,还是得训练,拉练。”

“那也不一样,联欢会总有吧,假如当初没来这,现在我可能都是你手下的特种军官了。”

“做梦吧你,我怎么进去的,枪法达到10发100环,21分钟跑完5公里,徒手干掉三个老特种兵才进去的。”

“是啊,那三个特种兵,后来被我罚到浅滩互相格斗一个晚上去了。通常干掉一个半就算优了,干掉半个就算合格了。”

“哎呀,我真得叫你们大哥了。”

“那是,履带车你们有吗?装甲车你们有吗?飞机有吗?滑翔翼有吗?大炮,超轻型降落伞橡皮艇,运输机,‘战神’……”猎犬把自己能想到的全说了。

“得了,别炫耀了,这都是性质决定的。”

“他说得对,这我们什么都没有,穷光蛋一个。当年我们全营出动跟你们一个小组对抗,你们就3个人,干了我们49个人,破坏了我们的指挥中枢,抢了我们的冲锋艇,就逃之夭夭。结果我们情报竟然说:特种兵做鬼,来了十几个竟然只说来了三个,害得我们都没准备。真是大笑话,你们这三个老兵干了我们两个排,太窝囊了。”廖凡回忆着演习现场,三个兵临走前还给他大腿,手臂来了四枪,明显是故意的,还摆了个鬼脸,把他气得。

猎犬喷了廖凡一脸的水:“老兵?那次去的是三个正式进来两个星期的新兵,是侦察营的,是队长下令,我照办的,他说:随便找两个应付一下就行了,我们还得去野外拉练,没时间。”猎犬越讲越轻,因为泰戍不只踢了他,还凶神恶煞的瞪着他。

“大哥啊,没这样耍人的吧,搞到现在,那三个把我们营搞得一团糟的家伙是新兵,还是我们营的,搞了那么久,哦,是自己人打自家人。你不能这样看不起我们吧,你也是我们这出来的。”廖凡摆出一副哭脸,看似快急哭了。

“你不能这样想,这,这也说明你们的兵源好。”泰戍赶忙圆场,自己没重视归没重视,可怎么能明的说呢,这不是破坏友谊嘛。

三方陷入尴尬状态,就这样沉默下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