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六八、皇军又上当了

中国老坦克 收藏 9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二月二日下午,日军对二十五师团实施了空中补给,随后,该师团进至三团设置的阻击阵地,先导的四辆坦克被树林中飞出的炮弹击毁,伴随步兵被树林中飞出的迫击炮弹炸倒了一大片。 位于后方的一零五野炮马上还击,马上树林中的炮火停息了。日军马上组织人员前去抢救伤员,并检查损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二月二日下午,日军对二十五师团实施了空中补给,随后,该师团进至三团设置的阻击阵地,先导的四辆坦克被树林中飞出的炮弹击毁,伴随步兵被树林中飞出的迫击炮弹炸倒了一大片。

位于后方的一零五野炮马上还击,马上树林中的炮火停息了。日军马上组织人员前去抢救伤员,并检查损毁车辆。半个小时后,日军整队继续前行,走了不到五十米,先导车又被击毁,后面的步兵又遭到了炮火袭击,炮兵一还击,对方又消失了。接连几次,天也黑下来了,一共也没有前进多远。为了避免再遭到敌人的炮击,前出的部队又退回了前一天设置的营地。日军退回营地后,设置了大量观察哨,所有的炮兵都在阵地警戒,所有的战车兵也不敢下车,就在车上守着。。

整个一个晚上,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连平时经常出现的冷枪射击都没有。

早上,毛利揉着通红的眼睛,舒展了一下僵硬的后背。“终于过去了。”

“我们是不是过于敏感了?”赤柴也活动了一下,问道。

“晚上是不是太平静了?敌人在前面阻止我们前进却不对我们进行骚扰,这个可不大象是火龙的风格。”

“难道我们走错了方向?”

“不能,这一带除了火龙没有其它的土匪。而且土匪也没有那么强大的火力。”

“会不会是一个圈套呢?”

“现在我也不敢下定论,但是这件事情本身就很不正常。本川部队也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我建议我们今天先停止前进,等待进一步的情报,同时让骑兵联队进行侦察。”

毛利话音未落,外面就传来一阵呼啸声,随后就是一连串的爆炸,“坏了,辎重队方向。”

毛利和赤柴先后冲出了帐篷,只见辎重联队方向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这时,空中又传来呼啸声,赤柴等人就地卧倒,一群炮弹落在了指挥部附近,几分钟之后又一群炮弹落在了骑兵联队周围。

“毛利君,恐怕我们有麻烦了。”赤柴看着正在燃烧的通讯队的帐篷说道。“命令部队马上就地构筑工事。我怀疑敌人很快就会进攻了。”话音未落,又是一群炮弹落在辎重联队方向。随后辎重联队方向发出了弹药殉爆的响声,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

“看来火龙的目标是我们呀。师团长,您赶快带部队向八道江方向前进吧,我带领一个大队留在这里阻击敌人。”

“毛利君,如果是你要进攻你会提前告诉敌人吗?”

“不会。”

“如果敌人炮击的目标是第七十联队或者第三十六联队我都会认为敌人是要进攻,但是现在我认为你以前的判断是正确的。敌人现在炮击的目标是我们的辎重,目的就是破坏我们长期作战和行军的能力,我估计他们不会马上进攻。你马上带领所有的骑兵赶回八道江,请求增援,并请求航空兵向我们实施空中补给,我率领大部队转移到一三二五高地固守。”

“是,卑职马上出发。”


不远处的小山上,方怀山正领着两位记者在观察日军的情况。

“我的天,方中校,你们有这么多的大炮?”

“没有多少,这个要靠我们的战士把炮打的很快。只用几门炮就可以打出这个效果。但是这个速度不能坚持,只能打一小会儿。”

“噢,这顿炮炸死不少日本人呀,可是你们为什么不朝那边人多的地方打呢?”

“我们这次炸的主要是日军的物资,这样就可以迫使他们退回去,或者在下面我们攻击时敌人无力反击。”

“你们这几个人就要向这近万日军进攻?”

“也许呀,或许我们几个就要去消息这些日军。您想不想采访一下活的日本军官?”

“您在开玩笑,这下面至少有六千日本人,还有坦克和大炮,尽管我不是军人,但是作为一个战地记者这些常识我还是有的。”

这时,一个战士跑过来,“队长,军长命令我们要拖住敌人,不要让他们跑了。”

“给军长回电,敌人有骑兵离开,怀疑是要增兵。另,炮兵战果不错,已经摧毁了敌全部储备油料、大部弹药以及其通讯设备。”

“十七组请示是否截击敌骑兵?”

“放他们出去。通知十六组,让他们注意安全,他们的位置离敌人太近了。”

“二十五组报告,有一支日军小分队长在他们那边溜过去了,有三十五人,全部徒步通过,配备有电台五部,轻机枪五挺,掷弹筒五具,其余的敌人带的都是冲锋枪。”

“他们是从哪个方向往哪里去的?”

“空降的,是从一三二五方向过来的,现在正在向八九三方向运动。现在应该已经接近三十一组了。”

“马上把这个情报通报军指。让三十一、三十五、四十二组对这股敌人实施狙击作战。留几个活口就可以了,不用都留着。另外把情况通报王啸,让他们出一个排配合。”

通讯员离开后,方怀山又观察了一会儿,收起了炮队镜,带着两位米国记者离开了观察点。


王啸接到方怀山的通报亲自带了一个排前往四十二组潜伏的位置。突然发现前面有人影晃动,马上命令部队就地隐蔽,这时前面的人影也隐在树后。

“对面的朋友,哪个道上的?”对面的人喊到。

王啸听了心里直笑,这周围哪里还有道上的朋友,挥手示意后面的战士们就地展开,设置火力阵地。自己则大喊道:“对面的朋友报个万儿吧?”随后就地一滚躲到另外一棵树后面。他还没有爬起来,一颗子弹就打在刚才他躲的那棵树上,于是他大喊了一声,把背后的水壶丢在了地上,并示意身后的战士注意隐蔽。

对面的人等了一会儿看没有动静,又喊了几句话。随后一顶钢盔从树后闪了出来,晃了几下之后又缩了回去。过了一会,一顶棉帽子晃了几下,见还没有动静,一张脸露了出来,见还是没有动静,一个人从树后闪了出来,走了几步又闪到另外一棵树后面。又过了一会儿,陆续有十来个人闪了出来,先前闪在树后的那个人也闪了出来,向刚才中弹的树走了过去。

王啸一挥手,随后抬手一枪就把走在最前面的这个人打倒在地,后面的四挺机枪一齐开火,把十多个敌人都打倒在地。有一个战士想冲上去检查情况,被王啸一把按在地上,同时挥手示意刚才开火的战士迅速转移,还不到半分钟,一排掷榴弹就落在了刚才的机枪阵地上,一个动作稍慢的机枪手被炸的飞了起来。随后树林中又恢复了刚才的安静。

“团副儿,怎么办?我们看不到鬼子的掷弹筒。”刚才被按在地下的战士低声问道。

“都别乱动,现在就和鬼子比耐心。你让小山子他们班都上树,注意动静小点,别让敌人发现了。刚才谁让人家炸着了?”

“是黑豹子和水根儿。”

“你现在过去告诉你们排长,都换个位置,动作小点。今天咱们估计遇上硬点子了。”

这个时候后面的无线电员爬了过来。“团副儿,四十二组的人说不会再有榴弹落下了,他们已经把那几个家伙解决了,但是有十几个人找不到了,让我们小心点。”

“春山,你带四个人过去检查一下,看有没有活口。二娃,你回去告诉你们排长,让小山子他们班上树隐蔽,其它人继续隐蔽,让卫生员看看伤员怎么样了。”

吴春山答应了一声做了一个手势就带了四个战士冲出了隐蔽处。时间不长,五个人抬着一个人和一堆东西跑了回来。

“团副儿,就剩一个还有气儿的了,咱们一共干掉八个,都是背花机关的,没有长枪。这个少尉身上有个包儿,我们都弄回来了。”

“好样的,你在这里盯着,让他们几个把他弄后面去,我要好好审审他。”正说着,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机枪射击声,随后一阵枪声从树上传来,很快后面枪声响成了一片,在一片激烈地自动武器射击声里不时出现几声清脆的单发狙击枪的声音和榴弹爆炸的声音。几分钟后,枪声平息了。王啸和周围的几个人互相看了一下,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几声鸟叫。几个人这才放下心来。时间不长,通讯员带了一个身上裹着树皮的人,来人脸上画的跟山鬼似的,把王啸他们几个人吓了一跳。

来人敬了个礼,“王副团长,日军这个小队已经解决了,抓了五个活口,你赶快带部队回去吧,抓紧时间把俘虏给军部送回去。我们还有其它任务。”

“兄弟,多谢了。”王啸带着人到后面一看,自己的部队七死十一伤,战士们正在抢救伤员和打扫战场。

“狙击队来了多少人?怎么伤亡这么大?”看着正在忙碌的战士,王啸问了正在包扎的排长赵明博。

“刚才他们说是来了三个组,但是我们只看到他一个。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让鬼子抄了后路了,刚开始就一个鬼子,我们一打一下子冒出一帮子来。我们的枪口都冲前呢,要不是你让小山他们上树咱们就惨了。这些鬼子和以前遇上的不大一样,动作特别快,机枪打的也准,咱们的伤亡大部分都是这几挺机枪造成的。刚才来的那个兄弟还说了几个地点,说是那边还有十来个鬼子尸首,让咱们去收拾一下。”

“数过干掉多少鬼子了吗?”

“这边一共十一个死的,五个活的。其中四个背电台的,三挺机枪,其余的都是花机关,这伙鬼子有来历。”

“我带一个班回阵地。其余人员抓紧时间打扫战场,然后你们排回营地去,把俘虏和伤员都带回去。回去以后你组织部队把这次战斗好好总结一下。这次被人家抄后路够窝囊的了,如果不是人家狙击队咱们的脸就丢大了。”说完王啸就带着一个班回阻击阵地去了。


王啸带人离开不到一个小时,日军的六架轰炸机对刚才双方交战的地区实施了轰炸。炸了一气之后见没有什么动静又四处转了一会,就离开了。赤柴收到了关于挺身队失踪的消息后并没有紧张,这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联络筒传来的消息说挺身队是遭遇敌小股部队被消灭的情报,让他对对方的战斗力感到了担心。只有毛利已经到达八道江的消息让他稍感安心。过了一阵一架小型飞机给二十五师团空投了电报机和报务员。

赤柴向毛利询问了情况后,认为自己完全有能力固守待援,争取以自己吸引敌人来攻击,配合增援部队把敌人消灭在这里,于是他下令以一部兵力控制一三二五高地,主力在山下构筑防御工事,并要求所部做好防炮工事和扫清射界的工作。随后又将所需物品清单发给了毛利,需求他协调增援部队行动,现在暂时不要向师团主力靠拢。随后又向关龟治司令官汇报了情况,并阐述了自己的计划。司令官认为赤柴的计划可行,于是严令二十九师团不再理会敌军骚扰,快速向三岔岭子方向前进;二十四师团放弃进军蒙江计划,改向太平川方向前进,安置伤员补充物资后,取道牛槽沟向二十五师团靠拢;通化守军和八道江守军各抽调一个联队组成毛利支队,运动到清沟子附近待命;前田挺身队(原本川挺身队余部)迅速查清敌军主力位置;航空部队所有爆击机装好炸弹,随时准备支援地面部队。


就在日军忙着调兵遣将的时候,虎穴营地的临时指挥所里也充满了紧张的空气,二十五师团的据山固守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军长,我们还是调头打二十四师团吧,他们减员严重,还有运动中,我们打起来要容易的多。”孙长发看着地图说。

“那就要把三团和四团调回来,至少两天之内无法作战。而且现在赤柴的脾气明显见涨,摆出的架势是要和我们硬干。”赵树明说道,“我怀疑现在敌人还会不会向蒙江方向前进。”

“副军长说的对,我们不能硬打二十五师团。参谋长,二十五师团的损失弄清楚了吗?”

“据方怀山报告,二十五师团现在包括加强的部队只有六千七百多人,所有的储备油料和弹药已经被摧毁,储备的食物也大半被毁。其骑兵联队已经回到八道江,怀疑是去调援兵,运物资。”

“一团和二团有消息过来吗?”

“二十四师团果然转向太平川方向,估计是要过去休整;二十九师团还是那个样子,进三步退两步,新九军那边没有什么战果也没有什么损失。王啸报告,他们刚才交战的地方被敌机轰炸了,另外有一个排携带伤员、烈士遗体、俘虏和战利品正在向这边过来,我已经派了一个排去接应他们。”

“赤柴老鬼子在山上固守,这个事儿不大对呀,怎么成了我们攻他们守了呢?”边上在沙盘上做标记的丁占北小声说道。

“小丁,你刚才说了句什么?”赵树明突然问了一句。

“没有什么呀,我就是说鬼子是向我们进攻的,怎么赤柴成了固守了。”

“军长,我估计是赤柴想把我们逗出去,变成他们守,我们攻。我估计很快就会有大量的空投物资送到赤柴手上,他是打算让我们站到明处和他们正面交锋,这样就可以发挥他们优势了。”

“他倒是打的好算盘。命令三团四团,把陈家堡子给我端了。我倒要看看赤柴有多少耐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