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牛倌的艳遇

landemon 收藏 0 88

牛倌王福荣死了。

这是个夏天夜晚,一连下了几天的雨了,王福荣睡在牛棚里看牛。打了三十多年光棍,一直不知道女人的滋味。和老牛睡在一起,很羡慕自己老伙计。同样都是公的,老伙计一年能交配几次,远近村子很多牛犊都是这个老伙计的后代。那些人老取笑王福荣:你看你那牛整一回还能整几块钱,你要整一回,要牛整十回的钱才够。日他姐,他们都有老婆笑话我!白天赶着牛去了李家沟,看着牛哼哧哼哧整的很爽,王福荣那种原始的冲动在体内澎湃,可惜没有那个胆子挂一个。后院陈家寡妇王桂芬有点意思,明天去叨叨。

外面雨稀稀拉拉下着,有些凉。王福荣裹紧被子,伸手摸自己裤裆那玩意:同样都是一根棍子,为啥咱这用不上呢?下辈子当个牛吧!今年都三十几了,三间瓦房都没盖起,爹呀,你咋不给福荣留一档子家业?桂芬会不会嫌弃?再说俺还是个童男呢……桂芬眼小,屁股大,跟李家沟那老母牛屁股差不多,应该也会很爽吧?到底那啥滋味呢?……明天去马营街上买个花手绢给她……马营街那个剃头的矮矬子,找个媳妇还不错,明天去剃头去……

午夜时分,雨下的大了,劈劈叉叉打雷起来,王福荣在梦里醒来,嘟嘟哝哝地:“日你姐,明天西河涨水咋去马营街……”又转过头要睡去了。猛然想着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支起胳膊四下看看,牛呢?妈天爷牛呢?我的妈天爷!这老东西下着雨去哪里了?

王福荣忽生起来,摸起枕头下的手电筒,四下打照着也没看见。这下慌了,披上衣服下床穿鞋,随手拉起一把伞,提拉提拉往外找。下了雨,泥泞满地,也看不清脚印。找吧。

牛倌拿着手电筒,“偶啊偶啊”叫着老伙计,只听到稀里哗啦下着雨,却没有牛的声音。走到桂芬叫东边,这一堆软乎乎的,手电一照是一堆牛屎。老伙计从这走了。顺着夹道找,转到瘸子二哥门前榆树边,四下看还是没;踩着泥巴走到大水坑边,还是没。王福荣急的一身汗:“偶啊偶啊!”前夹道过去,看见谷老二灯还亮着:“日你姐都生了仨娃了,还弄!”

快到东口了,好像听到铃铛响,王福荣有些高兴,屁颠屁颠跑过去,手电筒一照咋前面有个人,仔细一看还是个女的。这会王福荣倒没想那么多,专心找牛。从女人边上走过,却突然有些冲动了,转过身看了一下那个女的,不认识啊,谁家的。长得真好,双眼皮呢,真白,头发真黑,衣裳真红……王福荣往前小挪了半步,像是触电一样跳转回来,二话不说抱着女人在脸上亲了一下。冰凉凉软和和的!真得劲!

王福荣亲完啥也没想转身接着找牛,顺着刚才听到铃铛的地方,终于看到老伙计低着头四处望。“日你姐下着雨往哪跑!”其实心里还是有些隐隐舒服的,想不到俺还会有艳遇,那个女的咋啥也没说呢?王福荣有些后怕,万一刚才人家喊起来可丢人了啊!心里的得意渐渐多起来,总算把初吻送出去了!“好一个大胆的小包拯,打黄袍好似那臣打君!”

王福荣走到牛棚,低着头把牛栓在牛槽边,转身吓了一跳:那个女人坐在床边,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看着他。“咋,你想咋哩?”女人不说话,伸出雪白的手抱着王福荣的脖子,王福荣心突突突突突跳起来:“这是咋哩!俺错了,俺老实人!”女人仍不说话,抬起脸在王福荣脸上亲起来,冰凉凉软滑滑的,真得劲呢!王福荣也不嘟哝了,胡子拉碴伸过嘴凑上去,那软绵绵的舌头搅在一起,王福荣有些眩晕了,却发现那舌头一直伸到自己喉咙里面,突然有些害怕起来:“这个……身上咋真凉……这个舌头……咋真长……舌头软是软,好像……刺啦啦没有唾液……”

王福荣想要推开女人,可是身体有些软了,那女人胳膊像是箍在自己身上,王福荣睁大眼睛,看到那女人有些怨气含笑非笑的眼睛,汗毛都像竖起来了,猛的挣脱开了,站在那里却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女人还是那种似笑非笑看着自己,一个闪亮起来,女人脱了红衣服,两只小白兔在胸前跳闪闪的,王福荣一下子懵了。那白的刺眼的脸又凑过来,胳膊搂住牛倌扭在床上,轰隆隆的雷声一排排滚过来……

天亮了。

瘸子王老二穿着胶鞋踩着泥巴来了,老远就喊:“福荣,福荣,走去西河看涨大水了,看看都冲啥下来了!你是个猪是不是?还是睡死了!”

王老二拐到牛棚先往里看,楞在哪里了:王福荣一丝不挂躺在床上,裤裆耷拉着一拃长的家伙,吐了一滩白色的鼻涕,却睁着眼睛,一副满足又恐怖的表情歪在枕头边,脖子上凌乱的一排紫红的指甲印,惨白的脸仰望着牛棚,王老二下意识顺着看上去,一个红布挂在棚顶上……

本文原发表于本人腾讯博客http://user.qzone.qq.com/254533134/blog/1238165175请审核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