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暗战(3)

山鹰2007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经过这么一出敌人,一枪不发就疯狂向我们猛冲过来的敌人彻底愤怒了。他们就像受伤、见了血的凶兽一般,立足脚的,架起了手里的AK、PПK也不管看得见、看不见,普遍枪支未进入有效射程之时就向山顶疯狂射击起来,一簇簇热烈迸射的火星,在森黑的腾腾烟幕中,闪耀着夺目的尾焰,凌空尖叫的子弹仿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经过这么一出敌人,一枪不发就疯狂向我们猛冲过来的敌人彻底愤怒了。他们就像受伤、见了血的凶兽一般,立足脚的,架起了手里的AK、PПK也不管看得见、看不见,普遍枪支未进入有效射程之时就向山顶疯狂射击起来,一簇簇热烈迸射的火星,在森黑的腾腾烟幕中,闪耀着夺目的尾焰,凌空尖叫的子弹仿佛轻快的跳着节奏欢快的踢踏舞。还有没能站稳脚的,趁着这**似的掩射和ZIS 4-23暴风雨般的赤灼弹流轰击,变本加厉的疯狂嚣叫着,加快快速度向我扑来!

“打!”随着惠英东一声高吼,重重的烟幕笼罩里,虽然看不见敌人,但这根本无损1排AГC-17自动榴弹发射器的恐怖战力。迎着敌人6条骄横跋扈、肆虐妄为火龙席卷而来的金属风暴,密如急点在闷鼓上一般沉浑的急遽‘噗噗’声,没有一丝间歇的敲响起来。瞬间,两蓬簇簇的弹榴弹如淅沥的雨点一般抛落下来,在人影幢幢中,宽不过200多米的上山坡道上,以每枚榴弹炸点间距不足4米恐怖密度,将60枚30mm高爆燃烧枪榴弹抛洒爆炸,在形成成一条长约200米的密实火墙。熊熊燃烧起坡上仅以残存的片片枯草,燎原的火焰映清了浓浓烟幕中越发懵懂透亮的个个身影。

“啊……”的一声声惨叫瞬间在榴弹爆炸的瞬间仿佛压倒了战场之上的一切音量。继那20余敌人重伤、倒毙的同时,又数个倒霉者被这一排榴弹和光同尘。更有幸者,烈焰焚身,光荣的直接谒见胡志明去了。

借着蓬一人多高,被烈火烤的枯黄的茅草隐蔽;我拿起62望远镜,偷眼观瞧后,心头暗暗叫好。现在只要再加把力,我坚信我们就能打破敌人妄图借用的烟幕隐蔽发动的攻势……

“英东,BG-15照明弹持续平射攻击!”

“明白!”紧着AГC-17的持续发难,8支装配BG-15的AK74突击步枪,“唰!”的一声疾射出8颗PG462 40mm照明枪榴弹瞬间在浓黑的夜色里划出如彗星耀眼闪亮的白炽光亮,呼啸着迅如陨星天降,破开重重照得青黄的浓厚烟幕,紧贴着雄峻陡直的山坡呼啸而下。迎着外围阵地我配售火箭炮兵持续小范围覆盖爆炸形成烟幕后似暮霭霞光般的虹霓,奔投而去。那被我火箭燃烧弹产生红光映衬出爬上坡的敌人朦胧而硕大的影子,在照明弹迅即飞行间,瞬间变得缩小、凝聚、清晰……

不用62式望远镜红外,刹那间我甚至单凭肉眼清晰分辨到了那红白交融的光晕里一个个清晰的人影还有手中钢枪迸射出的烁烁的枪焰!

“杀!”立时,看准了敌人位置的二排兄弟们老梁一声呼号下,4箱备好一次性拉响的RPD-5苏制无柄手雷如天女散花一般罩着一组组拉成散兵线的敌人滚落下去。借着陡直,近乎光秃秃的山坡,百余枚黑乎乎拽着缕缕轻烟的,瞬间就如石头子一般没如了深不见底的幽深烟海。数秒,陡坡下仿佛炸开了一通通集聚的滚雷,砰砰作响,声声惨鸣间,敌人疯狂的弹雨顿然一歇;劲道的罡风交错,叠压,冲撞形成一浪无所匹及的气团,砰然碎裂;‘唰’的一声,毫无迟滞的撕开厚重阴霾的烟幕覆盖,将蓬蓬狰狞恐怖的血色与碎肉残肢抛洒人家,袒露出一撮撮山坡上惊慌失措的数十条人影。

迅即间,“唰!”的一声;又是8发PG462枪射照明榴弹照亮了整个破开的遮在我们眼前厚重烟幕的表层。

与之同时,“嗒、嗒……”10班、11班两挺58式双联高机枪发出我们的最强音,两条炽灼的弹链,在幽暗的夜色中闪烁着咄咄逼人的艳色,拽着两条长长的曳光眨眼间借着手雷撕开的烟幕,枪榴照明弹暴露的个个清晰人影急促射去。簇簇尖啸的高机子弹迎着长啸嘶鸣的6条火龙与德什卡M大口径机枪弹链交织出的严密火网穿透而过,瞬间即将2个完整一体的人影削成4节;没有惨叫,没有呻吟,只有献血、残肢带来惊叫与怒吼。

刹那间,我们56班机、67轻重机、HCB重机枪顺着那持续激射的58高机曳光弹链,齐齐怒喝嘶吼起来!子弹尖啸里,交织成密不透风的片片弹幕。瞬间向着陡坡之上被这一幕惊呆了,手忙脚乱中根本就在缺乏掩蔽的陡坡上,来不及蔽弹的敌人罩了过去!

鲜血瞬间即在透亮的青白烟幕中飙飞,人影在陡直的山坡上惨叫跌落;秋风扫叶,犁庭扫穴,一通急促的火力攒射眨眼间就将爬近我核心一线阵地距离5、600米的敌人瞬间打得伤亡惨重,幸运点落在后面的慌不择路,咬牙吃痛,惨哼着抱头从陡坡上滚落下被我火箭炮燃烧弹覆盖打成了一片炼狱的外围阵地里。惊呼、惨叫声此起彼伏……

就见多数敌人被我恐怖的轻重机枪火力扫落下去的同时,我飞快用步谈机冲大家急呼道:“快撤!撤回洞掩蔽!”

大家应声而动,飞快把露出洞窟口的武器一往回拉。不过数息,六条肆无忌惮的恐怖火龙即以摧枯拉朽之势向着1、4两排战友据守的6个洞窟横扫过来!亏得我反应迅速,洞窟多为‘入’字形构筑,并且有烟幕阻碍射界,造成敌人ZIS 4-23找不准精确方位才幸运躲过一劫。不过转头看着犹如被霍霍的23mm防空炮弹砸得犹如雨帘般坠落激射的飞石。看了看,如烟花般爆裂消逝在深沉夜色里炮弹爆炸溅散开来的蓬蓬火花。失败与死神的阴影依然挥之不去的笼罩在我心底,但不管怎样,狙击小组5个战友的命总算是保住了。

头阵吃过我们大亏的敌人见借用烟幕隐蔽趁势攻击的徒劳无功,迅即果断收拢兵力重整旗鼓。但敌人的烟幕弹依然持续覆盖在外围阵地与洼地里形成一道厚厚的烟幕,掩盖了我们的视线。同时ZIS 4-23和德什卡M大口径机枪火力掩射密度骤降,依然连绵不绝的持续隔着烟幕阻隔没有一丝停息的冲着我611东防御阵地的大概位置响作一团,打得雄峻的611山体铿锵作响。

敌人这是在干什么?若是先头覆盖烟幕后进行攻击,是为了隐蔽ZIS 4-23防空炮的形迹,同时也是对我611东坡再度发起攻击的再度尝试。但现在攻势被我找到了破解法,遭到了迎头痛击,缩了回去就该任着散开烟幕,令ZIS 4-23防空炮得到良好射界持续向我防御阵地实施火力压制,同时步兵再度试图发起凶猛攻击才是。虽然这样不同于步兵利用烟幕趁势攻击能有用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但总比再度重蹈覆辙强吧?敌人在怕烟幕散开后,我们能呼叫炮兵进行地毯式轰击?

可能。虽然代价不小,也许会再次遭到惨痛失败,但只要不是我重炮火力,就很难彻底重创了敌人自身具有相对坚固防御力ZIS 自行防空炮,凭着ZIS 4-23的恐怖火力和敌人优于我的绝对优势兵力,即便人员遭到了惨重损失,只要把兵力抵近占领了核心阵地外围,胜利的天平便已经彻底倒向了敌人。而如果我调动重炮火力,即使损失了这波攻势里占主角位置的6门ZIS 4-23,但对于拥有至少3个全苏械混成装甲团的敌人来说,这仅仅是受到了轻创,更何况代价大换来的胜利会更大?只要把握得好时机,敌人就能拿它做套,换来他们梦寐以求的配属炮兵重炮的再遭重创,甚至是失去战斗力。

(PS:这是在敌人角度推理看,实际由于廖判断出了敌人的险恶用心,炮兵做好了准备基本不可能。)

这笔账,虽然算得残忍血腥,从来就是阴狠毒辣,丧心病狂把自己13、4大的孩子都能拿来组织‘送死队’的敌人不可能不会算。

敌人没这么办只能说明敌人有更好的方案。虽然不知道敌人这方案到底是什么,但我知道我们当前首要解决掉这个难题的关键是必须迅速炸掉敌人的ZIS自行防空炮。不然凭着它凶猛的直射火力,一但烟幕散开,6门防空炮持续对准我防御洞窟持续火力压制,我6连将无法发挥地利于轻火力结合后令人恐怖的战斗力。到时候一但敌人步兵冲上来,一切为时已晚。

在悬崖侧旁的茅草里,我和老甘、混蛋一对眼,便瞬即做出了决定。

老甘迅速拿出TRC540呼叫道:“强子,掩护。我们必须做掉敌人的防空炮!”

陶自强迅速回道:“明白!叫大徐,我们协同掩护。”

刚逃过一劫的许光河,摸着才被炮弹刮起的凌厉罡风挂花了的臀部,恼道:“等等,算老子一个!他奶奶的,不把这脸面扳回来,俺咋跟就等着俺洞房的媳妇儿交代?干死他姥姥的……”

我道:“明白,我们去站住外围阵地。然后采用RPG-9爆破。”

陶自强道:“好的。一起行动。我们掩护。敌人的火力还没停,注意安全。”

许光赫道:“先头在外围阵地发现敌人尖兵小队,我们要小心。”

邱平闻言,眼前一亮道:“尖兵小队?我最喜欢了!土豆,土豆……”

“啪!”我一把掌啪在邱平头上,恼道:“土你妈的,快给老子想办法!”

“办法?多的是啊……”邱平微微沉吟着,隆隆的炮声,烁烁的红光中,映衬着他稚嫩似的孩子脸上,带着诡谲与狰狞的自信微笑。

9.19 23:45分,611东外围阵地侧近陡坡。敌人的ZIS 4自行防空炮与德什卡M大口径机枪稀疏了,依然连绵不绝的横扫、盲射响个不停。敌人的BM21仍然近乎挥霍的不断向我611高地东山脚下投送的发烟弹。

我配属火箭炮兵部队的小范围燃烧弹覆盖轰击刚刚停歇。焦黑的大地滚腾着灼热的气流。滚滚的烟海和着沉重夜色里,三个戴上69式防毒面具的人头正偷偷在一块大石后露出眼来。

“肉眼能见度:0。”老甘伸手来,摸着石头寻到了距他不离2米远,大石另一侧的我,贴耳悄声道。

我放下62式望远镜,隔着三角眼罩相视冷笑道:“外围阵地热源辐射大于人体体温,红外线对地1.5米下可分辨度0。”

我身旁的混蛋邱平也现出了罕用的正经,放下AN/PVS_5便携式激光测距仪,道:“微光夜视能见度不大于50米,激光测距我离611外围阵地约为80-100米。”

TRC540里,陶自强道:“廖佑铭,发现。我狙击组在你7点钟方向,间距100米,火力支援小组在你5点钟方向,距离150米,偕同作战。一排增援在你6点钟200米地沟潜伏。由于浓烟阻挠,缺乏光学观测设备,1排同志将携重火箭筒,在我们确认压制外围阵地或情况危急时抵达外围阵地。另外,光赫过来了……”

不多时,一个魁梧的身影绑着跟登山绳就从我身后的山坡滚落下来到了我们身前的大石处。

老甘一回头,就见到了与我们同样‘猪头’的许光赫冷笑道:“光屁股骑老虎——胆大不知羞。老许,就你个打鸟的也成?”

许光赫骂咧着解掉环腰的绳套,冲老甘道:“他奶奶的,有仇不报非君子!为了给俺未来的媳妇儿有个交待,俺这百八十斤儿陪你这不要命的一起豁出去了!”

随即转头冲邱平道:“混蛋,瞧好吧。以前俺教过你咋玩儿枪,今儿个看俺咋教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随即,捋开了袖子,把出了腰间的65式伞兵刀。

老甘看了看,从胯侧鲨鱼皮制的刀鞘中拔出了自己的‘心肝宝贝儿’,不削笑道:“呵呵……笑死我了,就这?钩刀大大降低了刀身整体的强度,脆还不说。刺入人体很容易钩上肋骨难以拔出。看看,这才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的好家伙。你那玩意儿,削削苹果,撬撬罐头还是挺不错的。杀人?别是冲上去自杀喔。就安心给咱掩护吧,老许。哈哈……”

许光赫一瞪牛眼,示威似的持刀一抖手腕,耍出个刀花,恼道:“奶奶个熊,谁说的!?俺才不想给你个不要命的滚刀肉擦屁股。咱们比比?今晚要是都命回,输了的,三瓶五粮液!”

老甘微微一笑道:“外加三条云烟!”

许光赫应道:“成!”

邱平急道:“甘排,赫哥,还有我!有烟有酒,再加三副云腿,如何?”

许光赫笑道:“混蛋,摸哨可是男人干的活。你个小孩儿就甭去了。看看你那副见风就飘的纸片人似的身子骨,还是再长两年来吧!”

邱平一捋袖子,露出了细长的膀子,叫屈道:“瘦是瘦,有肌肉!赫哥,您可别瞧不起人。看见没?!咱可是天天加强锻炼,认真加餐的!”

“加你妈个头!”一听这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的猛拍了混蛋头盔一巴掌。六连都被他这个既不要脸,又不要命的家伙给吃怕了。

“我实话实说嘛……”邱平委屈着摸了摸脑袋,随即抽出了拭不尽丝丝血迹,磨损得只能用来撬罐头盒的59军刺;摇摇头,可怜兮兮冲我道:“我的坏了。排长,您能把您的借我么?毛主席都说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也想跟越南的同志们加强刀功交流。”

一见邱平那基本残废了T形刺,许光赫顿然瞪大了牛眼,惊道:“混蛋,你……”

邱平炫耀似的在许光赫眼前舞了舞军刺,笑道:“赫哥,就这,昨晚7个。您后进了。嘿嘿……”

随即他又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道:“排长,军刺借我吧。反正那,您也使不上……”

“使不上,也不能给你使!让你个臭小子尽给老子添乱。老许,你那65式就别使了,用我的!” 我气一把将军刺扔给许光赫。

接过59军刺的许光赫,顺手递给了满眼期待的混蛋,隔着‘猪头’就冲瞬间怒目而视的我扮了个鬼脸,狡黠的笑道:“老廖。总算让俺盼到这天了!别生气,就给俺耍耍您战场之上的赫赫威风。如何?老甘可老早就把你些那能耐,在各侦查大队阔谈啊。尤其是今早,611你这英雄表现,那可真是天下无双,万中无一的喔。若是俺也有那福分儿,也一定要在俺未来的媳妇儿面前,显显俺的猛!”

立时我恼羞成怒,连杀人的心的都有了。日……

言毕,扔了石头转身向下爬去。

“唰!”石头尚未落地,银光一闪,立时就似豆腐一般毫无迟滞和脆声便断成切口齐整两片。跌落在目瞪口呆的许光赫眼前。

老甘一脸狞笑的引刀还鞘,冲许光赫猛摇着指头,不削道:“老许,你输定了!别想逃债,让老子在坟头请你喝茅台喔。”

许光赫气呼呼道:“谁要输了!?豹子,你小子也别想逃债!告诉你:拳头、刀子是敌不过机枪、大炮的……你一个,老廖一个,老邓一个,小杨一个,都是一群还生活在旧社会的怪物!”

老甘微笑着唤我道:“大头,他说咱们是旧社会的怪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