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四集中国远征軍 第21章、中途岛之战﹙3﹚

dontbb 收藏 2 1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9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921.html[/size][/URL] 第21章、中途岛之战﹙3﹚ 山本打仗是个高手,不过和所有小鬼子高级将领一样很迷信。而且他从小就有一个嗜好,酷爱吃一道叫“加酱烧鲫鱼”的菜。“加酱烧”,日本音恰恰是“失败”的意思。当年,他作为一名海军准尉,战时就因为吃这道菜,结果在海战时被俄国佬的炮弹炸掉两根手指头,十指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921.html


第21章、中途岛之战﹙3﹚


山本打仗是个高手,不过和所有小鬼子高级将领一样很迷信。而且他从小就有一个嗜好,酷爱吃一道叫“加酱烧鲫鱼”的菜。“加酱烧”,日本音恰恰是“失败”的意思。当年,他作为一名海军准尉,战时就因为吃这道菜,结果在海战时被俄国佬的炮弹炸掉两根手指头,十指连心,惨痛的教训让他终身难忘。


俗话说;好了伤笆,忘了疼。在淞沪大战时,他的手下一个舰长在长江入海口水域,从中国渔民手上抢到一条1斤多的长江大鲫鱼,鲫鱼长到1斤多很罕见。这个马屁精舰长自己舍不得吃,派人送给顶头上司山本。


山本让厨师烧了一个“加酱烧”,一个人就着天皇赏赐的米酒美滋滋地吃了一顿。本来在淞沪参战的日海军占绝对优势,中国人除了少数飞机能骚扰日舰队外,即乎无任何攻击手段。可偏偏遇上了克星何峰,弄出个什么微型潜水艇炸弹,打了毫无防备意识的日海军一个措手不及。日军第三舰队大中型军舰中有三十三艘同时被炸沉,是日海军从甲午战争以来损失最惨重的一次。日海军史称9月2日惨败。一场没有还手之机的惨败。连那个马屁精舰长也连人带舰葬身长江。而且在占领中国的首府南京时,他在军舰上遇到了一条长江大鲫鱼,吃一堑,长一智的山本马上制止住了厨师已经烧了一半的“加酱烧”,他们才取得了胜利。


6月25日,借联合舰队举行最后一次沙盘演习的机会,山本在旗舰“大和”号上为即将出征的军官送行。山本大将命令部下拿出天皇赏赐的米酒,为大家送行。就在大家兴高采烈之际。一件尴尬不快的事情发生了,厨师端上了一道山本最喜欢的“加酱烧鲫鱼”。这是山本出征最忌会的事。很迷信的山本见了,脸色顿时大变,脑袋忽悠一下子。往事历历在目。


负责伙食调配的勤务兵近江兵冶郎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见此情景,副官正言厉色地斥责近江:“‘加酱烧’是多么难听的字眼儿,在这种时候,怎么能吃这样的饭呢?”


近江恍然大悟!他赶忙认错说:“是我和厨师的一时疏忽,以后一定要注意。好在长官脾气好,如果是脾气暴躁的话,说不定连盘子都给摔了呢。”


山本没摔盘子。当着大群即将出征的军官,他故作无所谓地大声说:“没关系,我们是大和魂的男子汉。”说着,心情很差的山本还是控制不住把天皇御赐的葡萄酒连同杯子一道掷进大海。


经过这件事,上天似乎预示不吉利。在山本的心里留下了巨大阴影,大战即将展开,他自我感觉反倒越来越差。他脑海里也闪现过罢手的念头,但山本大将这一次共动用了包括8艘航空母舰在内的水面作战舰只、水下潜艇和各类辅助舰只共206艘(其中还不包括扫雷艇、巡逻艇等小型舰只),以及469架舰载飞机。动用如此庞大的海上兵力是日本海军建军70年来前所未有的壮举,光出征所需要的燃油,就超过了战前日本海军一年的耗油总量。而且惊动了天皇,整个日本都在关注这场战役,不是喊停就能停的。


6月26日,山本的主力舰队还是按原计划出征了,舰队很快到达公海,随即变成战斗队形:以战列舰编成两个纵列,“大和”、“长门”等在右,“伊势”、“日向”、“扶桑” “山城”等在左。轻航空母舰“凤翔”号在两纵列之间占位,担负起飞和收回派出的巡逻飞机。轻巡洋舰“仙台”号同其他20艘驱逐舰则围绕战列舰群布成围幕。轻巡洋舰“北上”号和“大井”号担任后卫,以警戒追踪的潜艇。整个舰队以18节的速率向东南前进,每隔5至10分钟曲折一次。


山本五十六率领联合舰队在海水滔滔、风雷夹击的大洋中,日夜兼程,飞速东进。他认为完全可以出其不意,把美国人打个措手不及。


但他做梦也没想到,美国太平洋舰队占有一种优势,这种优势可以弥补它的不足。那就是,美国舰队因为已经破解了日本海军“JN-25”的通讯密码,而对敌人的计划了如指掌。尼米兹占有准确的情报,根据掌握的情报事先布阵,主动埋伏。日本人则蒙在鼓里,勇则有余,谋则不足;美国人巧妙运筹,伺机而动,而且和历史上不一样的是尼米兹手上多了何峰这张王牌----150架战斗机当今世上最先进的“鹰”式战斗机和50架轰炸机。


联合舰队各部队在6月29日一整天继续向东挺进,但到了30日,天气开始变坏了。当山本舰队和近藤舰队经过中太平洋时,天气突然骤变,风力增强,太平洋上雷声乱炸,狂风大作。傍晚,山本将军的主力舰队遇上了暴雨强风,哗哗的大浪打在舰艇的甲板上,能见度很差,航行十分困难。舰队不得不减低航速,在倾泻的狂风暴雨中步履维艰,踯躅前进,同时停止曲折航行。


不仅天气的兆头是不好的。“大和”号的无线电员截获到一份由位于日本运输舰群正前面的一艘美军潜艇发出的加急长电。电报是发到中途岛去的。日军无法译出该电的密码,但这已经暗示,日军运输舰群可能已被发现。如果这样,则美军几乎可以测定这些运输舰是驶向中途岛企图入侵的,因为从塞班岛出发采取东北东航向的一支如此庞大的船队绝不能仅仅是一支驶向威克岛的补给部队。


山本大将听到报告后,不但没有惊慌失色,反而泰然自若。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睛冲洋面上横扫而过,满不在乎地告诉幕僚们,如果敌人已经猜到他们的意图,立即出动大批舰队迎击,正好达到他事先计划殊死一战、诱敌歼灭的目的。幕僚们无不敬佩山本胸有成竹,富于战略眼光。


6月31日,天气仍然不好。不仅山本和近藤的部队,就连处于前方的南云部队也遇到强风和不时的暴雨。此时,“大和”号舰上的无线电情报截听到美军活动,尤其是在夏威夷和阿留申群岛附近的飞机和潜艇的动态。


山本与其参谋认为,夏威夷附近的动态可能是预示着美军有一支特混部队即将出击,因此他们便迫切期待飞艇的侦察报告,因为飞艇原定于今天在夏威夷进行侦察。


其实,骄悍轻敌的山本五十六和他的舰队已经落入陷阱。他的对手尼米兹在月黑风高的太平洋上早已撒下了天罗地网,正在迎候他们的到来。


6月31日,“大和”号又从电讯中发现夏威夷附近飞机和潜艇活动频繁。山本大将及幕僚们猜测,可能是美国特混舰队出动的前兆。


这个猜测很准,当天,弗莱彻的第17特混舰队簇拥着刚刚抢修完毕的“约克城”号离开了珍珠港,前去追赶第16特混舰队,准备在中途岛东北处的伏击地点会合。


不过作战不能依靠猜测,山本急切地等待这一天对夏威夷进行侦察的结果。对夏威夷珍珠港实施事前侦察,在山本大将的作战计划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在珍珠港作战中,由于夏威夷间谍网的出色工作,才保证了奇袭的成功。可现在,那个间谍网没有了,联合舰队几乎失去了了解美国太平洋舰队情况的一切手段。为了避免盲目投入作战,战前,山本精心制定了代号为第二次“K号作战”的空中远程侦察行动。


按照该计划,两架水上飞机于6月30日零时从沃特杰起飞,日落前的14时30分(东京时间)到达中途岛附近的弗伦奇-弗里格特无人岛礁。由悄悄等候在那里的潜艇加油后再次起飞,于20时45分(当地时间6月31日1时15分)到达夏威夷上空,完成对太平洋舰队的侦察任务,然后返回沃特杰。


但是,这个经过仔细安排的侦察计划出了问题。 6月30日,当“伊-123”号加油潜艇抵达弗伦奇-弗里格特岛礁时,没料到在那里竟然停着两艘美军船只。“伊-123”号潜艇紧急发报,向沃特杰报告了这个情况,并说,看来不大可能按照计划在这里给水上飞机加油了。负责指挥第二次“K号作战”的第11航空战队司令官接到紧急报告后,随即命令,侦查任务推迟。并指示“伊-123”号潜艇继续在岛礁监视,看看敌舰是否会离开。

第二天,这个微乎其微的希望破灭了。“伊-123”号潜艇报告说,发现在弗伦奇-弗里格特岛礁附近有两架敌水上飞机。可见,美军已经把弗伦奇-弗里格特岛礁作为水上基地使用了。除了完全放弃“K号作战”计划外别无办法。


这些令人失望的事态立即上报了“大和”号上的山本海军大将。“K号作战”计划受挫,意味着无法弄清目前珍珠港内敌人究竟有多大兵力,以及其动向如何。但是,联合舰队司令部仍然希望,如果美军舰队从珍珠港向中途岛出动的话,由小松海军中将的潜艇部队在夏威夷和中途岛之间建立的潜艇警戒线,将能够提供预警及美军出动的兵力情况。

可是,这一个期望也落空了。预定于7月2到达警戒位置的潜艇迟到了。这些潜艇实际上到7月4日才赶到阵位。此时,美国的两支特混舰队已先后通过了这一海域。联合舰队失去了又一次觉察美军行动的机会,最后侦察手段只剩下无线电侦听了。


7月1日,雨停了,但天气仍旧阴沉沉的。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美国人已经发现了日本舰队。无线电发现,从夏威夷发出的电讯明显增加,而且截收的180份电报中有72份是急电,说明美国方面处于紧张状态。


7月2日,也没下雨,不过太平洋上仍然阴沉沉的,大浪滔天,狂风压顶。山本站在“大和号”的舰桥上,端着望远镜,能见度很差,只能勉强看到离他1,500米远的驱逐舰警戒舰队模模糊糊的轮廓。海风刮来一阵大雾,霎时间完全失去了能见度,相邻的舰队彼此都在雾霭中消失了。


罗盘仪指示出,舰队已经达到中途岛以西大约1,000海里的海域,正在朝西北方向行驶。离主攻目标越近,旗舰“大和号”上的气氛越紧张。一个值班电报员前来向山本海军大将报告说,派出侦察的“伊-168号”潜艇刚才发来电报,在库雷岛以南发现敌人警戒舰巡逻,距离大约离中途岛600至700海里。这些迹象强烈表明,美国人似乎加强了对中途岛西南方面的巡逻。后来又报告说,在威克岛东北大约500海里地方,美国有一条相当规模的潜艇巡逻线。越来越多的情报表明,对手已经提前实行了严格的警戒和侦察。


“唔,敌人已经预先发现我们了!难道他们知道我们的作战意图?”山本将军对幕僚们说,诡诈的眼神中含着恐惧。有人建议,应该立即将情况通知前面大约600海里的南云舰队。因为这些情报表明,敌人已经知道或猜疑到日本舰队向中途岛移动,而且看情况,他们早已森严壁垒,严阵以待。但骑虎难下的山本摇了摇头。山本在这时犯了一个重大失误,虽然他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但“大和”号仗着它完善的无线电设备,已经明显地感到了美国人的异常活动,这很可能暗示着一支美国舰队已从基地出发了。山本应该把这些动向通报给南云,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日本人通常很刻板固执,这种刻板在中途岛战役中接二连三地暴露出来。7月2日这天,“大和”号上功率很大的接收设备收到了来自东京军令部的重要通报:“美国航空母舰舰队很可能正在中途岛以东动作,也许正在准备设伏。”


很显然,军令部对这些内容并无把握,因此使用了“可能”、“也许”之类的用语。但军令部认为事关重大,仍然通报了联合舰队,以便山本能有所参考,多设想一些应变准备。


要不要通知南云?山本犹豫了。在此之前,他从未考虑过要破坏无线电静默,因为只要“大和”号上的无线电一开,南云固然可以收到指示,可珍珠港的美国人也会收到讯号。即便美国佬不了解通讯内容,可“大和”号的位置却会因此暴露。谁都知道,“大和”号自充当联合舰队的旗舰以来,一直呆在柱岛锚地,此时突然出现在中途岛以西,这意味着什么,美国佬不会不懂。


如果还像奇袭珍珠港时那样,联合舰队司令部呆在国内基地不动,山本当然会毫不踌躇地把一切自认为有价值的情况通报给南云部队,而不必担心因此而暴露位置和企图。可此次作战不同,为了寻求海上决战,也为了让开战以来呆在锚地、几个月无所事事的战列舰队的官兵们捞上一显身手的机会,山本亲率战列舰部队出航了。到了海上,山本才感到自己反而失去了从容发布指示的自由,至少在南云部队打响战斗之前,保持无线电静默还是很重要的,否则可能暴露自己,丧失战役的突然性。由于前进中的各个舰队严格实行无线电静默,他不愿暴露南云舰队,更不愿因此而无功而返。


一旁的参谋黑岛大佐觉察到山本长官的为难,张口就说:“我们不应该打破无线电静默,何况南云部队也是收报单位,也会收到军令部的通报,因此,没有必要以联合舰队的名义转发。”山本点点头,转身与渡边参谋下棋去了。


中途岛海战过后,当草鹿得知联合舰队司令部曾经截收到敌人的异常活动,并得到了军令部的警报的时候,他们感到十分愤慨:联合舰队为什么不把这些极为重要的敌情动态转发给第1机动部队,以使它免遭任何突袭的危险呢?


无线电静默,见鬼去吧!中途岛大战后,草鹿得知有关情况后悔恨交加:“天啊!出发前,我跟他们说了多少次,千万别发生这种事!如果我们及时了解这些情况,该多好……”


一切都按原计划实施,联合舰队的各路部队在茫茫大雾中向前猛闯。


傲慢成性的南云早已准备好了运俘虏的船只,甚至连火化美军尸体的汽油也有足够的储备。可是,他惟一没料到的是,前面有一个巨大的陷阱在等着他。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