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平天国中的“洋兄弟”

1851年1月11日,农民领袖洪秀全在广西桂平县金田村率众起义,建国号“太平天国”。1853年3月19日,太平军占领南京,洪秀全进入南京城,宣布改南京为天京,定都天京。太平天国建立了与清王朝相对峙的农民革命政权。


为了镇压太平天国革命,清政府与外国反动势力相互勾结。美、英、法三国纷纷组织了洋枪队。清政府借助这些外国军事势力对太平天国将士进行疯狂的杀戮。太平天国面临着抗击中外反动势力的斗争。


革命军中数百“洋兄弟”


在外国侵略者武装干涉太平天国革命的同时,一些外国人也参加了太平军。太平天国的领导人称参加革命的外国友人为“洋兄弟”,现代史籍中称之为“洋将”。据史料记载,太平天国的外籍军人有数百人,忠王李秀成手下的洋人志愿军就有200人左右。这些人来自欧洲、美洲、澳洲、非洲。来自非洲的战士就有五六十人之多。来自欧美、有姓有名、其事迹可考的共有13人,其中英国5人,美国4人,法国2人,意大利1人,希腊1人。有6人在战斗中牺牲,这数字还不包括他们的家属,如英国人呤的夫人玛丽。


洋人的参与,使得太平军不再是一支靠冷兵器作战的军队,各种洋枪、洋炮都摆上了战场,使得这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显得有声有色,十分壮观。


英国人呤(Lindley)加入太平军



呤(F·A·Lindley)是英国人,1840年2月3日出生于伦敦一个普通家庭。13岁在船上当学徒,17岁通过考试成为二副。1859年夏,他乘“埃缪”号船来香港,在香港英军司令部当一名海军下级军官。


呤到香港后,对中国人的生活产生了兴趣。第二年春天,太平天国在天京外围打垮了清朝江南大营,乘胜攻克常州、苏州和浙江的嘉兴,接着向上海进军。这一重大胜利,引起各方面的关注。呤决定辞去在海军中的职务,找一个不受拘束的自由职业,观察太平天国的情况。他在一艘中国商人的小轮船上当大副,船长也是他的一个辞去军职未久的同僚。这艘轮船要航行到上海附近的太平天国统治区收买蚕丝。


1860年秋,呤偕夫人玛丽驾驶轮船并带了约4万两银子向太平天国统治区驶去。一进入太平天国辖境,呤就看见防守边境的军士们彬彬有礼,严整肃穆的气氛与所见清朝官兵的凶残贪暴大大不同,生气勃勃的革命军给他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呤在停船采购生丝期间,花大量时间观察太平天国的情况。不久他就大胆地去苏州拜见当时名震一时的忠王李秀成。


那时候,李秀成刚刚从上海受挫回到苏州,他的部下有数百人死于英国侵略者之手,他的面部也被英国的大炮击伤。


听说有一个英国人要见他,李秀成立即答应了,并让他住在王府里,享受最友好的款待。在与呤会谈时,李秀成介绍了太平天国的情况,抨击了英国政府的干涉政策。通过了解,呤明白,欧洲社会中所宣传的太平军肆意破坏和杀戮的形象是被歪曲的。在离开苏州之前,他已经非常钦慕太平天国革命,并向李秀成表示愿意加入太平军。李秀成颁发给他一个通行证,凭此证,他可以在太平天国辖区内自由往来。


呤投效太平天国后,就到上海和其他清朝统治区去为太平天国采购欧洲军火和粮食。当时欧洲军火是可以在通商口岸买到的,但英国侵略者却严禁供给太平天国。外国侵略者和清朝统治者共同协力封锁为太平天国购买武器和粮食的人,一旦截获,将予以处死。


1861年夏,呤亲自到上海,找到许多拥有欧式大木船、宁波船及其他江船的欧洲人,向他们宣传太平天国的宗旨,激发起他们对太平天国的同情,鼓动他们用行动来支持太平天国革命。他在办妥一些重要事务后,回到镇江,并将船从运河上开到扬州仙女庙购买粮食,运到太平天国属地。


外国军人作战勇敢


呤是一名军人,曾在太平军中带炮队出征,但他更多的时间是为太平天国训练军队。1862年,他在天京训练兵士炮术和操演一种中西参半的阵法。1863年冬,他去上海路经嘉兴,把自己所知道的铸造炮弹、制造引信和炮位瞄准的全部知识教给荣王廖发寿的部下。他说:“中国人本来就以善于摹仿闻名,这些解放了的中国人可以迅速学习英文及其他各种技能,这种本领令人惊讶。”


1863年5月,天京雨花台要塞失守,天王急诏向皖北进军的忠王李秀成部队回救,李秀成率军赶回浦口。这时候,呤正奉命协助守卫九瞭洲要塞,他把停泊在天京的欧美商人组成一支志愿兵队伍,使用炮台上的大炮,他在自己管驾的大木船上也装备有两门精良的旋转炮,保卫九瞭洲要塞和几个控制江上交通的炮台。接到李秀成前来支援的报告后,呤立刻把他所率领的船只开过去,为渡江的军队作掩护。


九瞭洲要塞是保卫天京和浦口两岸交通的关键,天京把它当成接济的咽喉。清军水师为了控制长江数千里的交通,断绝太平天国接济,就用压倒性优势,集结成千的炮船与太平军展开恶战。呤与守卫炮台的将士们奋起迎击,使对方伤亡惨重。九瞭洲要塞失陷时,呤的夫人玛丽和战友埃尔中弹牺牲,他自己也受重伤昏了过去。


勇擒敌船1863年9月,伤愈之后的呤奉命潜到上海去捕获敌人战船。当时英国军官戈登率领的洋枪队联合清军在苏州攻打太平军正急,呤此行的目的就是缓解太平军正面战场的压力。11月14日,他探听到一条消息,清军一艘叫“飞而复来”的轮船从苏州附近开过来,停泊在上海以西的一个教练营附近,当天要驶往前线。他决定夺取这艘轮船。通过探子得到的消息,船上只有两个值班的欧洲人和一些清兵,其他的欧洲人全都上岸去了,两个马尼拉军需官也不在船上。


此时,呤身边只有6个人:英国人怀特、翻译阿林及其他4名广东人。呤认为这是夺取这艘轮船的唯一机会,因为这里是清军大本营,四周又有他们的英、法盟友保护,船上的警备肯定松懈。


呤随即作出如下部署:把小船停靠在轮船的船头,三个人藏在船篷里,他和怀特上船去约欧洲人谈话,然后伺机发动突袭。一俟时机成熟,呤便向在小船上守望的阿林挥手为号,阿林一见暗号就马上带领广东人冲上船。呤和怀特及另一个人负责抓牢两个欧洲军官,阿林带三个人制止清兵和水手的抵抗,然后把船开走。


下午1时,呤带领6人轻装携械在码头雇小船向轮船驶去。小船驶近轮船,他和怀特从船头走到船尾,向甲板上前后一望,见船上有十多个清兵、一个马尼拉人、两个欧洲人和七八个中国伙夫。他和怀特一直走到船上的军官面前,自称是某家报馆的记者,要求搭船前往昆山采访。这两个军官,一个是炮手,一个是大副。他们告诉呤,这艘船属于一支在太湖作战的船队,由一个曾经担任过英军第九十九联队的军医马格里率领。他们这次来上海是装物资,并把他们在太湖俘虏的几个太平军将领交给清朝江苏巡抚李鸿章。这两个欧洲人刚刚讲完,两艘载满清军的小船向他们驶来,距离不到50码,呤马上向阿林发出退后的暗号。两艘小船的船长和其他人员上了战船。呤又向船长请求搭船去昆山,船长同意了。


这艘船开船时间是深夜,呤决定再作努力把它夺过来。他觉得,仅凭他们几个人的力量肯定不行。他和怀特于是上岸,许以丰厚的报酬寻找帮手,但最后只找到5个欧洲流氓。


呤把随从分成两队,各乘一艘小船,他自带一队,另一队由怀特带领。


两艘小船离江岸不久就驶近“飞而复来”号船旁。呤命令立刻上船,他的一队由船头右舷登船,另一队则由左舷登船。


呤一下子钩住轮船的船帮,携着刀枪冲了过去,把几个站岗的哨兵和一个在甲板上的马尼拉人抓住,不到一刻钟工夫,就控制了全船。接着,呤出示了太平天国的委任状,证明这是军事行动而不是强盗行为,将把船上军官当成战俘。


呤夺船时,一个马尼拉军需官跳入水中游上岸,向清朝军营报告。清朝官员立即通知英军,英军马上派军舰来追,最后还是没有追上。


呤迂回西进,进入太平天国领域。到达无锡后,他受到太平军的奖赏。这艘船,船头架有一门32磅旋转炮,船尾架有一门性能良好的12磅榴弹炮,船中军火弹药极为充足。太平天国把它定名为“太平”号,由呤统领。太平军俘获这艘轮船,打乱了敌人进攻苏州的部署,在保卫无锡战役中,发挥了巨大威力。


1863年11月底,呤和他的战友怀特取道嘉兴去上海。


这时候,天京和江苏、浙江各战线的敌人正在加紧全面进攻,清军大肆布置密探,侦察呤的行动。呤等抵沪不久,其亲密战友怀特就被英国领事拘捕入狱,以暗助“逆匪”的罪名监禁3年。怀特入狱后几天,死在地牢里。呤此时也无法活动,同时积劳成疾,医生劝他转地疗养。最后,呤决定回英国。在呤离开中国前后,清朝统治者及英国军队一直在追踪他。


出书怀念太平天国将士1864年,呤回到英国。在英国,他听到的都是英国人把干涉太平天国的侵略战争说成是“已经给人道的事业带来了最重要的后果”,“一种对于中国前途显得非常有利的政策”;把屠杀中国人民的刽子手戈登奉为“民族英雄”。当时有许多干涉太平天国的英国军人返回国内,他们借用五花八门的报刊散布一些虚假的报道,在英国人民中造成对太平天国的偏见。呤这时候决定把自己在太平天国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告诉人们发生在东方的这段真实的历史。


1866年2月3日,呤的书完成,书名是《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在这本书中,呤以科学家的精神搜集证据,作了无可争辩的论证,批驳了英国侵略者对太平天国革命的诬蔑,抨击了英政府的侵略政策,进而呼吁英国人民起来制止英国的侵略。他预言,太平军虽遭打倒而未被消灭,“将会像‘不死之鸟’一样从他们以前的光荣的灰烬中复活起来”。他又断定:“尽管有些国家会为它们政策的表面胜利而欣喜,为高贵的太平天国的领袖的殉道而无动于衷,但是星火燎原的时刻终会来临。那时候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止。”


1872年9月14日,呤和海伦结婚时,结婚证书上仍然署明自己是:“前太平军上校”。


1873年3月29日,呤在伦敦因左心房破裂逝世,年仅33岁。在死亡登记上,他的职业是:“前太平军陆军上校”。最令人感动的是,据呤称,他的《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是“遵照伟大的太平天国革命领袖的嘱托而写的”,书的扉页上写着:“献给太平军总司令忠王李秀成———如果他已去世,本书就作为对他的纪念。”该书出版时,李秀成已被杀害,但呤对李秀成的尊敬和怀念已跃然纸上。呤终生铭记着他与太平天国的关系,他不愧是一位全心全意为太平天国革命效力的真正的“洋兄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