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沐莲心 正文 岩溶圣地——大石围“天坑王”

黄龙汉 收藏 0 1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2.html


岩溶圣地——大石围“天坑王”





我们的地球除了陆地,海洋,天空以外,还存在着一个精彩的地下世界,也就是地下洞穴系统,然而我们却对它知之甚少。过去,人们把这个洞穴世界和荒凉、孤寂、幽暗连在一起,事实上,它绝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冷漠、阴暗。这个地下世界其实是一个动力澎湃、充满活力的地方。由于与世隔绝,生态群落得以完整保存。这里,原始森林星罗棋布,飞禽走兽穿梭其间,珍稀动植物如透明虾、蓝鸟、飞虎,美丽的七叶一枝花、绿兰、带刺的方竹、根系长达3米的木莲树、恐龙时代的桫椤、珍贵古老的银杏……称得上是世界独一无二的远古时期生物活标本。密如蛛网的地下暗河四通八达,时而小溪潺潺,时而大河奔流,时而激流险滩,时而水平如镜,无数的天坑溶洞就是在暗河的作用下形成的。

天坑作为一种自然奇观,它在世界的自然景观中,具有稀少、奇特、险峻、恢弘、壮丽、秀美、生态环境独特等旅游观赏价值。

大石围天坑位于乐业县同乐镇刷把村的北边,属红水河南端的干热河谷地带,经地质专家和岩溶洞穴专家实地考察论证,大石围的地下原始森林面积(9.6万平方米)为世界第一,深度约为613米,坑口长东西走向600米,宽南北走向为420米,容积0.8亿立方米,垂直高度位居世界第二,有世界“岩溶圣地“之美称。这里集独特奇绝的溶洞与原始森林和珍稀动植物于一体,形成天然的洞底有洞,洞中有河、河流湍急。地下暗河石笋挺拔丛生,石柱峭然擎天,石帘晶莹透亮,石瀑到处都有,景观奇特迷人,景点丰富多彩,造型组合不凡。

我是带着一种敬畏的心情走近大石围天坑的,乳雾的清晨,导游领着我们坐上电瓶车,汽车沿着崎岖的天坑带蜿蜒而上,大石围四周的雾气开始变浓,不一会儿弥漫了群山。山风凛冽,浓雾由东向西滚滚翻腾,而后开始下起小雨,雨雾使原本就十分险峻的崖壁,变得又湿又滑。周围是绝壁,浓雾覆盖深渊,分不清哪是天坑,哪是路面,此刻的天坑就像一张展开的大宣纸,供胆怯者写祈祷,也供勇敢者写宣言。突然间,天坑风起云涌,旋风夹着雨水迎面扑来,打在脸上,刺辣辣的,我的心也如涌动的云翻滚起来,觉得自己就像一条龙,在腾云驾雾,我惶恐地望着司机,心在暗暗祈祷:你要抓稳方向盘呀,你要认清路面呀,稍一不慎,我们就留在天坑,回归自然,成为永恒的雕饰了。

司机却气定神闲,仿佛周围的一切与他无关,他凭着感觉熟练地操作方向盘,在陡峭山崖中穿梭,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我搞不清这个司机是如何练就一对“火眼金睛”,在大雾弥漫、险象环生的天坑崖边闯出一条路来。望着瘦弱的司机身影,胆怯的我不禁肃然起敬,觉得这司机真不简单。世事往往就是这样,我们内心的恐惧其实就是恐惧本身,“天坑”对司机来说是一道风景,对我来说却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因为感觉不同,内心的感受就不一样。艺高人胆大,艺高是前提,胆大就是内心的淡定,这是一种从容,一种大气,是内心修养的一种极致。

来到大石围天坑,感觉就像一座座巨大的竖井,连绵成片,四周被刀削一样的悬崖峭壁所包围,东西两山峰像张开的鸡嘴,俯视大石围,坑口犹如雄鸡引颈对天长啼,它以一种无以伦比的恢弘气势,呈现在我们眼前,一团团的雾气从天坑底冒出来,置身其中,仿佛是无人往来的洪荒之地,不染凡尘,一派仙乡幻境。飒飒山风送来山雀的欢叫,寄生于悬崖石缝间的古老黄杉(俗称“天丛”),苍翠蓊翳,石山黄杨顽强地生长在石缝上,这是一种常绿灌木或小乔木,茎有四棱,叶草质,对生,圆状倒卵形。雌雄同株,果实有3个角状突起,样子奇特。

沿“之”字石级爬上顶峰,经过刚才爬坡的考验,胆怯的心理开始缓解,面对深不见底,雾气腾腾,怪风阵阵的天坑,也能坦然面对。人心就是这样,心比天高,就不会畏惧大山险峻的悬崖,心比海深,就不怕大海险滩的波涛。我环顾四周,四周一片寂静,寂静得可以听见植物在生长,小虫在低吟,黑暗中仿佛有无数的精灵在向我靠近。景区峰丛岩溶,藤树缠绕,千姿百态,高峻的山峰有冲破两重天的雄伟气势,直插天表,真是“异山奇崖叹超绝,岩阵簇林幻明灭”。

我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不断地问导游一些问题。“这些天坑是如何形成的?”导游笑了笑,“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清楚,听说是因为地下暗河长期腐蚀底部泥石,造成巨大地下空洞后引起地表大面积坍塌造成的”。我伸手摸摸坑口的石壁,这是一种由方解石微粒组成的石灰岩,是在海中生成的。这就怪了,这里并没有海。见我满脸疑惑,导游解释说:这里3亿年前是一片汪洋,3亿年,这是一个怎样的概念?人的生命也只是短短一瞬间。我冷不防问了一句:“天坑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导游愣了一下,继续说:“专家推断,最少6500万年前,也就是说天坑比这石灰岩年轻得多了,刚6500万岁,虽然有这么大的年纪,但它还像一个正在发育的年轻人,你看坑中的老树被砸得伤痕斑斑,是崖壁上掉下的石头留下的印记。 大石围天坑还要变大哩!”正说着,一阵怪风吹来,这怪风,时而上翻时而下卷,始终在谷口和半山腰盘旋,摇晃着悬崖边上的树叶,像波浪一样翻滚,轰隆声让人不寒而栗。

进大石围天坑,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所以召集同行者时,许多牛高马大、健硕粗壮、气宇轩昂的男子汉都打了退堂鼓。也难怪,面对一个不可预知,神秘莫测的地方,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接受挑战的。我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加入这次壮行,那是与生俱来的内心一种情结。我们五个“勇士”对望一眼,彼此没有更多的鼓励语言,就出发了。

从谷口往下进入谷底,从原始森林底部往上看,大石围口像一个横睡的宝葫芦。穿过原始森林,沿坡而下,是河滩,河底尽是大石块,水声震耳,洞内有蝙蝠及奇特的昆虫,河中有游鱼,河对面也有一个大洞,河水流向的地方幽深莫测。沿河走去,洞体豁然开朗,河滩上尽是汤盘大的石灰岩石块,全是从洞中冲下来的。不远处,出现另一条地下河!这是从另一个方向汇过来的河流,淌过河对面,感觉温暖起来,这条河水温比进去那条河要高,为什么会这样,至今还是一个谜。当地的村民说,这是鸳鸯河,水冷的河是阴,是母河,水暖的为阳,是公河,所以进天坑,必须男女同行,不能单独去,否则天坑不高兴,要为难你。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因为我们五个男子进去,天坑也没有为难我们。到了两河交界的地方,又是另一种地貌,滴落的水珠与河水,把沿岸一大片石灰岩腐蚀成千刀万戟,齐齐指向蓝天,蔚为壮观。面对石林,看着十多吨重的整块岩石都从洞壁塌下来,垒在河边。我不禁惶恐起来,一旦地下河水发怒,我们就只有束手待毙了。突然间,我觉得大自然是多么可爱也多么可怕。我们在享受大自然的润泽的同时,也承受大自然力量的挑战。一直以来,我们为了改善赖于生存的环境,毫无节制地向大自然索取,从不考虑大自然的承受能力,乱砍滥伐,让湖泊干枯、沙漠蔓延……大自然赐给人类物质的精华,而我们回馈大自然的却是垃圾。再不珍惜自然的恩赐,随意破坏、过度开采……有一天,当大自然暴怒了,我们就只有自食其果了。

走了一段,河滩又开阔起来,惶恐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河滩两边,满地奇石,有色泽如莲藕,并浸有“血块”的岩石;有灰褐如火山喷发后形成的、千疮百孔的怪石;有各种颜色、各种杂质混合相关的奇石;有晶莹雪亮的石英质白石……更奇怪的是,这些河滩上的石块都被一种红褐色的、有如水泥沙石一样的粘连着。

越过几个同样布满奇石的河滩,发现一块半土半石的地带,所有的岩石都是泥红色的,被滴水雕凿得千奇百怪。有一块脸盆大的石头,形如“两头龟”,龟背壳上被滴出七八十个洞眼,洞眼相连,精美神奇。

再往前走,河道更为幽深。河边塌下来的石块越来越多。洞体也越来越宽。在乱石堆中,有一个十几米高的大泥团,泥土很坚实,而且有各种花俏的造型,像走进一个泥人的童话世界。

世间美景多在险处,走出大石围,我们一鼓作气,继续探访大石围的分枝——以秀美著称的白洞天坑,它与天星冒气洞相通,一边洞出气,一边洞口吸气,形成不可思议的自然界呼吸奇观。从洞口冒出的白烟,在几百米外都可以看见。那云蒸霞蔚的奇观,令人惊叹。白洞天坑的这种 “呼吸”现象原因何在,仍是未解之谜。天星冒气洞像一个倒扣的巨桶,站在顶部洞口旁,只见乱藤垂挂。穿过白洞的地下洞穴,便能远远看见天星冒气洞垂下的几百米长的光柱,十分壮观。如是阴雨天,光柱伴随着缕缕雨丝倾泻而下,犹如银色的月光洒落,如遇艳阳高照,强烈的太阳光从这个天窗射入,宛如一柄利剑闪烁着插入洞中,金碧辉煌,美不胜收。洞中钟乳石千姿百态,像莲花、如珊瑚、似竹笋。在洞底行走,不用手电筒等辅助灯光,景物能看得一清二楚,这样的情景在众多的岩溶洞穴中极为罕见,这也是 “白洞”名称的由来。由于岩壁常年不断地坍塌,在洞底堆起了一座100多米高的乱石山,形成“洞中有山”的奇观。石山的两边,陡然下切,一个深不可测的巨大洞穴蒸腾着飘忽不定的迷雾,只听到地下河喧嚣的水声,看不到水,难以往下走。在天星冒气洞东边的岩壁上,经过常年的滴水侵蚀,形成黑色、乳白色的一丛丛状似木耳的石花。岩壁垂下的涓涓细流,击打着这些石头木耳,发出拨动琴弦一样的美妙声音,真是 “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走出大石围,恍如从异域回到故地,如梦初醒。望着奇石嶙峋,雾气腾腾,层艳叠彩,延绵成片的大石围,感觉大石围离我们是多么遥远,而心又是多么接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